逢周一至周五  24小时更新

任志强问答录:我觉得自己挺棒的

来源: [ 观点地产网 ]      时间: 14-10-23 03:14

任志强对自己退休的原因解说来得有些波澜不惊,因为华远的注册地终于从湖北迁到了北京,用他的话说是“没我什么事儿了”。

  观点地产网 一张中间摆放着水果和零食的普通会议长桌,围坐着二十几个媒体人士,任志强坐在这张长桌的首位,从容地接住每个抛向他的问题。

  言谈间既有对于中国地产行业的惯有的点评,也有对自身、家人、朋友的调侃和幽默。一切都是既往熟悉的节奏,除了这场新闻发布会的主题:任志强要退休了。

  10月21日晚间华远地产发布了一系列董事提名公告,并预告将于11月24日召开股东大会,讨论关于选举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的议案。

  根据公告,华远地产最新提名的非独立董事为孙秋艳、孙怀杰、杨云燕、张蔚欣、唐军和陈晓玲,其中并无现任董事长任志强,这也意味着任志强在新一届董事会中将不再担任董事长职务。

  任志强在发布会伊始即开门见山,“昨天公告正式公布,今天我就怕你们在这儿瞎吵吵,所以赶紧请你们来。”任志强对自己退休的原因解说来得有些波澜不惊。

  因为华远的注册地终于从湖北迁到了北京,用他的话说是“没我什么事儿了”。而华远已经六年没改选了,不改不行了,最后任志强已经年满63岁了,亦过了退休的年龄。

  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可耻,我还挺棒的

  2011年,迎来甲子之年的任志强,正式卸任华远集团董事长一职。三年后的今天,他亦宣布不再竞选上市公司华远地产董事长一职。

  “对于公司职务来说,我确实退休了。房地产经营管理的事我不再去干预了,但要让我去帮个忙我肯定得去,毕竟带了这么多年了,但是承担经营性责任的事和我没关系了。”

  彻底从经营性岗位退下来,任志强在华远的职业生涯就可以盖棺定论了。

  任大炮的绰号在当下几乎到了妇孺皆知的地步。然而大多数人是只知任志强,而不识华远。因此,任志强时期的华远其实一直有被外界诟病没有做大规模。

  当被问及这个问题时,任志强立即反问道“干吗要费力搞成最大的,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最强的呢?”

  任志强声称,作为一个保守的人,不追求大,只追求给股东最好的回报。“起码在今年评比中,经济效益前十有我们”,“股东给了你一块钱,你用这一块钱给他挣了多少钱,这是最重要的。”

  对于华远予股东的分红,他特别骄傲的说道:“近十年里,我的净资产回报率比万科高多了。我没有从市场上拿一分钱,你看我们分红多少,我们牛就牛在这儿。”

  另一个让任志强觉得自己很牛气的事情是他的二次创业。1996年,坚实公司以华润北京置地名称在香港上市,成功的完成了原华远房地产的“境外上市”,并成为中国第一家在境外上市的地产公司。

  “我们打开了通道以后,龙湖、建业等等,都在香港上市,就是因为我们把这个坚冰突破了。”任志强总结道。而谈及华远的二次创业,任志强也颇为自豪。“我们是从零开始,一寸土地也没有。二次创业就我一个,还有一个孙宏斌。”

  你们别以为我就没事干了

  作为公众人物,任志强退休的消息传来,被问到最多的是退休后干嘛。

  任志强此时颇为得意地表示,自己现在还担任的职务多着呢。中国房地产协会副主席、副会长,全国房地产商会执行副会长,还有中国最大的NGO环保组织阿拉善本届的会长,这些可能都会让任志强一如既往的忙碌。

  他甚至调侃地提到日后会继续参加各种活动,当然也包括房地产相关的活动。“我出台费很贵的,外地去一次30万。还有些开发商开盘请我,可能在媒体打广告要100万,但请我去了,不叫媒体,媒体也会来,就跟今天一样,好多人都是自己要求来的。”

  除此之外,任志强还提出了两个可能会做的事情,研究院和写书。

  “搞研究不错”,“得弄个研究院,做民间的公益性研究。”任志强称,退休后研究院依然设在华远,只不过换个小的办公室而已。他对于研究院的工作亦做好了规划,“研究院可能就不是天天上班了,也可能把一些课题委托出去。”

  至于作为意见领袖的“任大炮”是否会熄火,任志强称,“这个事得交给年轻人去做,老年人就是老年人,就得承认。年轻人会越来越有接地气的一些看法和主见。”

  但是谈及反腐等社会问题,任志强则表示会继续关注。“社会变革应该受到关注,家里有一个脏东西你老看不去管他吗,要把他打扫出去。”

  被问到是否留有遗憾,任志强以一贯的调侃风格说道,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多生娃娃。

  饶是如此,他也会在言谈间正色道,“人生永远是无止境的追求,你可以把所有东西都看作遗憾,我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宽容,不但宽容别人,也宽容自己,所以有人骂我,我也不拦着,谁高兴骂就骂,我对自己也是一样,所以就没什么遗憾。人得把遗憾扔在脑袋后头,使劲往前跑,我们虽然老了,可是我们还希望往前跑。”

  只要有人投资,就是黄金时代

  当被记者提问,请他谈谈北京房价的时候,任志强嘟囔了一句,“说了20年了还说,多没意思。”不过话音未落即开启了吐槽模式。

  “我没看见北京市政策放松了,他们老制定一些跟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政策”,“我觉得北京开放不了限购,和房地产没关系,和人口限制有关系,5年以后再看”。

  不过他也指出了北京楼市一些细微的变化。最新的消息显示,远洋地产“远洋璟湖园”项目,部分获批房源单价已经超过12万元,成为今年获批住宅的最高单价。任志强指出,“这意味着北京房价在随着市场的价格走,而不是随着保障性住房的价格走,这俩是有差别的。”

  而对于今年以来的政策变化,任志强也颇有微词。“今年已经出现了两次定向降准,一个1万亿的开行贷,5千亿的SE什么,还有2千亿的平衡,我们现在政策的短期性,大概不到两个月。”

  任志强打比方说道,如果政策变化越来越大,就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在不断改变竞争的标准,就像比赛的时候突然改变规则,往自己门里踢球算赢,往别人门里踢球不算赢,这怎么弄。

  “新常态就是告诉你一个月一变,什么时候不变了心里就不舒服,天天得猜明天变什么。”

  当被问及对于领头羊万科提出白银时代的看法时,任志强耿直地批评称,我不觉得用黄金和白银来比喻因为利润的高低来决定,这个不是最好的。“最不赞成万科,一边喊着不行,一边加大投资去拼命拿地。”

  任志强解释称,“如果说同样都是开发,过去挣钱多,现在挣钱少了,叫黄金和白银的差别,这个我个人不太这么赞成。”

  他显然对于行业的前景保持较为乐观的态度,“如果这个行业还有人不断的去投资,还有这么大的一个产量额,还有一个较长的时间,他就是黄金时代。”

发稿:见习编辑 王静审校:劳蓉蓉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