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周一至周五  24小时更新

新鸿基庭审剧透:豪门家事中的“红颜知己”

来源: [ 观点地产网 ]      时间: 14-10-14 02:53

因为郭炳江的作证,让向来让外界感觉神秘的郭氏豪门家族故事亦掀开一角。

  观点地产网 日前,一直备受中港两地关注的新鸿基案件香港再次开庭,而这次,主要出庭作证的是新鸿基的联席主席郭炳江。

  不过也是这一次,因为郭炳江的作证,让向来让外界感觉神秘的郭氏豪门家族故事亦掀开一角。

  庭审中,郭炳江首次自爆自己先天双耳没有耳道,曾做多次手术,但不完全成功。

  其称,约19-20岁高中时到英国读书做手术后,才开始配戴助听器。并指,听力影响年幼时的学习及说话能力,但与大哥郭炳湘及弟弟郭炳联一样就读常规学校,虽然英文读默经常“零蛋”,但整体成绩仍然不错。

  事实上,郭氏家族成员除了一直掌管新鸿基的三兄弟之外,其创始人郭得胜还有两个女儿。不过,郭炳江透露其大姐于1978年就过世了。

  郭炳江作证就首度指认,郭氏家族成员此前关系不错,而这几年豪门家变起因来自大哥“红颜知己”。

  大哥的“红颜知己”

  2008年,新鸿基爆出郭氏三兄弟阋墙,而这是日后牵扯甚广的新鸿基案的起点。

  当年2月18日,新鸿基地产正式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宣布,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湘因个人理由即日起暂时休假。

  5月28日,新鸿基宣布,郭炳湘即日起退任主席兼行政总裁一职,改任非执行董事。

  当年10月4日,郭氏兄弟母亲邝肖卿通过新鸿基地产表示,持有10.817亿股或约42.09%股新地股权的郭氏家族信托基金的受托人已落实重组,由三兄弟三家均分家族持有的10.817亿股或42.09%新地股权,邝肖卿继续是该等信托基金及股权的受益人。

  但郭炳湘此时已被踢出家族基金受益人之列,也就是说郭炳湘本人将不能分享市值近500亿港元的新鸿基地产权益。

  据当时的香港媒体报道表示,郭炳湘休假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其“红颜知己”唐锦馨在新鸿基话事介入,触发郭氏家族的警觉,邝肖卿更被传直接介入事件。

  在这次2014年9月底的庭审中,该等说法得到了郭炳江的印证。

  郭炳江称,2000年,已婚的郭炳湘认识了女朋友唐锦馨,之前因绑架而性情大变,对人充满怀疑的郭炳湘格外信任她。2003年郭炳湘于美国治病期间,甚至为她与太太吵架,使得其太太带着子女离开美国。

  而郭氏老夫人邝肖卿则因郭炳湘曾经被绑受过伤害,希望家里人都能迁就郭炳湘。

  但另一方面,郭炳江指听闻唐锦馨会在郭炳湘面前,经常搬弄公司及两兄弟是非,因此郭老太邝肖卿并不太喜欢她。

  2007年,郭炳湘患上躁郁症。郭炳江称其“性情突变,变得狂妄自大,性格好暴躁,经常骂人,又充满精力,母亲担心他被女朋友控制。”

  于是,郭氏家族的律师兼好友徐嘉慎,曾代表母亲郭邝肖卿,发一封“最后通牒”信件,警告郭炳湘离开唐锦馨,否则会撤换他新鸿基主席的职位。但郭炳江表示,当时郭炳湘没有改变。

  而郭炳江更表示,郭氏三兄弟与母亲邝肖卿,曾就郭炳湘女友订下书面协议,但具体内容其并没有透露。

  “世纪绑架案”后遗症

  看起来,“毁了”郭炳湘和新鸿基的源头仍是1997年的那起绑架事件。尽管号称“世纪贼王”的张子强早已经伏法,但其当日之事对受害人所造成的身心影响却长久难以消除。

  对于那次绑架,郭炳江也有所披露。郭炳江忆述,在1997年接到张子强电话,其称已绑架郭炳湘,并透露郭炳湘的车在浅水湾。

  郭炳江证实后当晚再接获张的电话要求见面,张子强更指可由郭炳江选择见面地点。

  郭炳江其后安排追随父亲郭得胜多年的陈钜源在新鸿基中心接张子强,载他到帝景园跟他与郭炳湘妻子李天颖见面。

  但郭炳江表示,“好难同张子强讲价”,因为张子强永远不肯透露其要求的赎金。

  张子强连日在中午致电,要求见面开会,而在会议期间,郭老太邝肖卿、郭炳联及郭炳湘的妻子,不停请求张子强释放郭炳湘,但张子强一直拖延。经过多日斡旋后,邝肖卿与张子强达成协议,同意赎金为6亿港元。

  翌日郭炳联即到银行提取现金,并按张子强的要求,将6亿现金放在私家车上,及后由陈钜源负责交赎金,但由于一辆私家车只能载3亿现金,故陈钜源前后驾了两辆车给张子强。

  数天后,张子强致电告知郭家,已释放郭炳湘。虽然郭炳湘最终被放,但他和被张子强另一次绑架的受害者李泽钜的经历,却成为多年以来香港社会一直报道不断的话题。

  郭炳江透露,郭炳湘被绑架前为新鸿基地产主席。但事发后三年,郭炳湘变得多疑、抽离,曾患创伤后遗症及抑郁症,又拒绝诊治,并抗拒与其他人谈及绑架经历。

  公事上,郭炳湘立场意见每天转变,决策时非常犹豫,无论怎样解释都无法说服关于买地的事宜,事件困扰整个家族。

  其举例称,郭炳湘曾攻击郭炳江太太及陈鉅源。郭炳江指,其妻原本负责国金二期商场租务,但郭炳湘要求交出,二人因此闹交,最后母亲迁就郭炳湘。

  此外,郭炳湘不同意与瑞信签订于环球贸易广场的租约,要求于2008年初的董事会会议中讨论,并在会上斥责郭炳江、郭炳联及陈鉅源等人。

  郭炳江透露,郭炳湘一直怪责家人,没有在他被绑架时及早营救。

  许仕仁的角色

  而在聘请许仕仁做顾问事情上,郭炳湘也表现得极为多变。

  郭炳江称,2003年中鉴于当时政治形势,新鸿基需要熟悉政治的人才,而许仕仁的顾问合约拖了一年,对方已经入住礼顿山及使用国金办公室,不能够再推迟,所以开始代大哥郭炳湘主力与许仕仁磋商。

  当时郭炳湘在美国进行肝脏手术,但做手术返港后,对聘任许仕仁的态度完全转变,由原先已经同意条款,变成不批准签约。其表示,郭炳湘甚至怀疑许仕仁是李嘉诚想打击新鸿基,派到公司来的间谍。

  郭炳江称,自己认为对许仕仁有道义上的责任,突然不聘请对方会很尴尬,又觉得三兄弟谈一份合约,过了一年半仍未成事很是羞耻。因此坚持以年薪1500万港元的待遇聘请许仕仁做公司顾问。

  其还表示,在许仕仁做顾问期间,曾献计改组家族信托,及将新鸿基分拆成三间公司,但郭炳江最终认为做不到。

  对于许仕仁,郭炳江形容“为人高傲,担任顾问期间不会主动联络”,并称除了郭氏兄弟及陈钜源外,不认为许仕仁会与其他新鸿基员工接触对话。

  至于许仕仁担任顾问的工作内容,郭炳江只是表示其为新鸿基提供政治、时事、经济方面意见,对新鸿基而言十分重要。

  其中,后来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与新鸿基之间聘任由来在作证中也有披露。

  据悉,2004年郭炳湘代表新鸿基聘请许仕仁担任5年顾问,直到2009年其60岁退休年龄。但在2005年3月,许仕仁却提出要辞职。

  郭炳江称,许仕仁首次提出请辞时,只提及以私人理由,没有透露会帮曾荫权竞选,因此其不同意。

  但前行政长官曾荫权以人情牌相邀,许仕仁最终还是离开新鸿基去帮曾荫权助选。而在许仕仁政务司任期结束之前,郭炳江也已经知道其并不会留任,亦没有打算再次聘其回新鸿基。

  郭炳江称:“原因是兄长郭炳湘不会同意,亦不想因此与郭炳湘及母亲郭邝肖卿吵架,加上许仕仁2005年没有接受挽留,令人失望。”

  同时,郭炳江表示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务司司长的地位太高,加入私人公司太敏感,亦担心将来政府在审批新鸿基的图则时会特别小心。

  其强调,自许仕仁重返政府已很少联络,期间曾会面但没有谈及西九龙项目。并表示许仕仁从不透露私人的财务情况,自己也并不知道仕仁于2003至2008年期间需要金钱。

  郭炳江坚持称,最终给许仕仁1500万年薪的顾问费,是因为对方值得这个价钱,而其中并无其他成分。

发稿:武瑾莹审校:杨晓敏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