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最大房产中介南京“苦撑”

来源: [观点地产网]      时间: 2008-01-17 09:22

  “我现在也不想把房子租给创辉。”昨天,国内媒体对创辉租售不断的“关店卷款”报道,让王伟有些紧张。

  2007年10月,王伟以每年15万元的价格将城东银城东苑一套150平米的临街门面房提供给创辉租售。这是自称“国内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创辉租售集团在国内开出的第1721家分店。当时,这家规模持续膨胀的中介企业,在国内创造了平均每天开4家门面的新纪录。

  去年11月25日,南京创辉正式亮相。仅仅50天后,上海、广东的数百家创辉租售一夜之间集体关门,倒闭、破产等传闻早已缠身的地产中介创辉租售是否面临“下课”的尴尬境地?

  昨天,记者了解到,仍然营业的三家南京创辉租售,在整个大环境的影响下,苦苦支撑。

  曾被预言“南京中介霸主”

  1月16日,记者来到位于银城东苑的创辉租售店,由于开业时间较短,店内一些设备并没有到位。150平米的门面仅仅使用了一半。在室外温度逼近零下时,店内的员工都身着羽绒服工作。一名物管人员称,“为了省钱,创辉连空调都不敢开。”

  这样拮据的经营状态,在2个月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去年下半年,创辉计划进军南京中介市场,当时该公司已经在广东、深圳等地开出1600家门店,超过了盛极一时的“中天置业”。

  “当时中天的问题已经暴露出来了,战线拉得太长,但是创辉没有在意。”创辉深圳总公司一名外派经理透露,公司董事长林凤辉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不管出现什么状况,公司都不会减铺或者裁员。

  “公司当时放出话来,要在半年内席卷整个南京市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告诉记者。而实际情况是,连同创辉在江宁天水雅居和迈皋桥的两家店铺,2个月的实际成交量不足10单。“完全维持不了正常运作。”

  南京创辉的负责人之一朱军告诉记者,在布点之初,总公司并没有提出盈利要求,而且短期内南京也不会再开新店。

  南京一负责人忽然离职

  另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创辉租售派驻南京分公司的经理吴锋在上海、广东等地“东窗事发”之前,忽然离职,回到广东。

  昨天,吴锋在离开南京之前向记者透露,创辉在南京的三家门店短期内不会关门,自己的离职与公司的经营状况下滑无关。“公司大量门店关门,完全因为上海方面战线拖得太长,亏掉了8000多万。”

  实际上,早在去年12月25日,深圳某媒体的网络论坛中,就有网友贴出《创辉租售要倒闭了》的帖子。其中有一份创辉租售的“内部邮件”。网友表示,这是发给各区域主任、上海区域总经理的:“根据目前公司状况,公司决定在上海区最终留下经营铺位15家。位置不好、业绩也不好的铺位,集团决定于明年1月30日后不再划拨任何款项。明年1月1日起上海区营业经理以下等级所有员工将全部成为学员,没有任何人特殊,工资年前不再发放。……(2008年1月1日执行)。”

  吴锋的离开更是让事件扑朔迷离,“仅仅是因为个人原因离开。创辉目前没有拖欠客户一分钱。”吴锋表示公司的运作模式不存在问题,加息和国家宏观调控才是公司目前状况的根源,目前没听说创辉有资金链断裂的确切证据。

  专家:制度缺失的必然结果

  “地产市场的拐点,加上制度的不健全。”这是南京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教授葛扬对“创辉门”的最直观判定。“加息的作用是有限的。”这种“激进”的发展速度,在部分地方市场表现尤为普遍,甚至在局部区域,有些中介的发展规模达到500家以上。“这并不是一种健康、有序的发展状况。”

  “二手房市场在去年表现红火,但是许多乘势发展起来的中介企业还没有经历过风浪,二套房政策的出台,加上经营理念和资金运作上并不成熟,一旦市场再有波动,马上全部出问题。”葛扬表示,“迅速扩张但没有资金来源的企业,是基础不牢靠的。”

  更为关键的是,葛扬认为,同样是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交易,二手房和商品房相比,几乎无制度可依,监管力度几乎为零。葛扬表示,创辉之所以走到今天,一方面由于房产市场调控给中介行业带来较大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创辉内部决策方向失误和对风险控制能力的欠缺。

  新闻链接:

  1月15日,创辉租售在珠江三角7个主要城市的近600家门店纷纷关门——广州、佛山、中山、东莞4个城市的分店全部关门,珠海绝大部分门店关门,惠州仅剩约20家门店,总部所在地深圳只剩1/3门店。同时,拖欠员工工资、网点异常撤并、职工内部原始股集资纠纷也浮出水面。

  号称全国规模最大、网点最多、以深圳为总部、在全国有1800多家门店的地产中介创辉租售传出要倒闭的消息。去年以来,深圳房地产成交量从每天几百套萎缩到到每天几十套,整个行业似乎进入了寒冬期,随着“中天置业卷款逃逸”事件和“长河地产关门倒闭”事件的发生,房地产业内一时风声鹤唳。

审校:0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