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周一至周五 24小时更新

万通的剩宴 思想家冯仑渐隐地产江湖

来源: [ 观点地产网 ]      时间: 15-06-25 23:44

早已失宠多年的万通地产,在诸多市场人士看来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壳公司”,冯仑的地产江湖也只能在旧闻里成为传说。

  观点地产网 “你们屡次重组不成,现在又搞什么非公开发行股票,我们作为中小股东坚决不同意,要求立即复牌,不要再错过牛市的剩宴。”

  长期停牌而又重组失败的万通地产,在6月24日的网上投资者说明会上,接收到了诸多类似的“中小股东的愤怒”,不知素有“地产思想家”外号的冯仑,若听到这样的质问要作何回答。

  自从1月6日声称要进行资产重组以来,万通地产已经断断续续停牌近半年。在此期间,公司曾于4月15日公告透露,此番重组涉及收购互联网文娱资产。

  彼时曾有分析师结合股市背景对观点地产新媒体分析称,如果消息属实,公司股票复牌应该会至少补几个涨停板。

  如今两个月过去了,投资者等来的仅仅是重组终止以及因筹划非公开发行继续停牌的消息。

  “只能说很失望,没想到是这种结果。”爱建证券分析师左红英对观点地产新媒体如是评价。

  在回答股东关于未来是否还会继续推动重组进行时,万通地产称:“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是根据公司的战略发展规划做出的审慎决定,未来公司将根据公司实际发展情况、市场情况考虑是否继续推进重组事宜。”

  股权转让失败在前,公司重组收购互联网文娱资产终止在后,已经无心恋战的冯仑看起来去意已决。早已失宠多年的万通地产,在诸多市场人士看来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壳公司”,思想家冯仑的地产江湖也只能在旧闻里成为传说。

  “壳公司”危机

  万通地产此前意欲注入的互联网文娱资产,到底是巨人网络还是盛大游戏,似乎已经鲜有人追问,重组已终止的消息让这家常年沉寂的上市公司更添一份萧索气息。

  万通地产表示,自停牌以来,公司连续与多家互联网标的公司展开深入磋商与谈判,但交易各方对交易价格、交易结构、交易方式等重要问题存在较大分歧。

  交易各方经过深入沟通与协商,依然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达成一致,综合考虑本次收购重组情况,公司认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条件尚不成熟,继续推进将面临极大不确定性,因此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谈及此次重组的目的,万通地产表示,公司目前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在国家调整产业结构的背景下,房地产行业呈现整体增幅下降态势,新开工面积、销售面积、土地成交面积等多项指标出现下滑,公司现有房地产业务面临着较大的经营压力。

  因此,为改善公司的持续发展能力及盈利能力,并更好回报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公司曾拟收购重组互联网相关资产,并对现有房地产业务进行战略性调整。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万通地产并没能搭上这波互联网的春风转变航道,也告诉人们,风起时并不是什么都能在天上飞。

  “接下来要看公司到底什么定位,是继续守着没什么前途的地产主业,还是另寻它法,现在只能当个壳公司来看了。”一位分析师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访问时如是表示。

  地产主业停滞

  万通地产的处境颇为尴尬和微妙,就像如今被热议的白银时代、互联网+一样,每个时代都不缺少概念,而冯仑或许是他所处的时代中最会玩概念的人。

  不过遗憾的是,无论是美国模式、立体城、自由筑物还是房产众筹,冯仑的计划中似乎都没有万通地产。相反地,基金、直投等新业务收入超过地产,才是其一直以来对于万通控股寄予的最大希望。

  根据万通地产2014年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12亿元,比上年减少42.06%;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509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88.16%。截至2014年12月31日,公司净资产35.29亿元,比上年减少5.41%。

  地产开发方面,2014年万通地产开工面积32.01万平方米,竣工面积32.16万平方米,年末在建面积52.03万平方米,签约面积7.8万平方米,销售金额12.28亿元。公司2015年主要开发项目为北京怀柔杨家园以及杭州未来科技城,新开工面积共计25.65万平方米,同比下降近20%,可售面积仅为37.79万平方米。

  年报中,万通地产在土地储备情况一栏列举了10个项目,分别为北京市怀柔杨家园项目、河北香河运河国际生态城一期、二期、天津生态城19号地、天津万通华府、杭州未来科技城、天津万通中心、上海万通中心、杭州万通上园新新家园、杭州万通中心D座,合计权益面积仅有214.74万平方米。

  缓慢的开发进度、买块地都会捉襟见肘的销售收入以及已经开始的对于转型的探索,都让市场相信,未来万通地产不可能再将传统地产业务一条路走到黑。

  前路依然未卜,改变已经开始,既来之则安之。

  冯仑地产截图

  “一个人在一个时代中能够迸发出的光芒,其实就是这个时代的光芒。”冯仑这句用来评价牟其中的话,放在他本人身上也相当妥帖。

  某种意义上,冯仑这代地产人的发展轨迹,亦是其所处年代活的年轮,没有从头历数、一一道来的必要,几张截图也能稍稍勾勒这位地产大佬的形象。

  1990年底,冯仑从北京的一家信托公司借到了5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在海南开始了他的地产征途。冯仑、潘石屹、王功权、刘军、王启富、易小迪“六君子”按照“水浒模式”,以水泊梁山的“座有序,利无别”的传统组织方式,明晰了万通的架构,但这也为日后的分家埋下了引线。

  分家,本是一个和不满、嫌隙甚至反目相傍而生的动作,在万通这里却成就了一段商界的美谈。1994年末,以冯仑和潘石屹为代表的两派摊牌,潘派的三位合伙人选择退出。虽然对于股权价值折现的预期出现了分歧,但大家能够在律师参与下冷静地谈判、算账、折价、签转让协议等,以今观之,其过程亦足称“规范”。

  “留下的人拥有的是资产和希望,离开的人拿走的是现金和希望。”冯仑如是总结。

  2004年,万通控股与天津泰达结为战略合作伙伴,有了天津泰达这样一个大地主的支持,冯仑一直渴望的土地、资金资源就有了着落,他把和天津泰达的合作称之为“导演加制片”模式。

  2009年,冯仑提出了“滨海新区、美国模式、万通价值观”的发展战略,称力争用五到十年的努力,不断完善不动产投资模式,将公司收入结构调整为投资收益、资产交易和管理费三部分,从而成为中国本土最具竞争力的专业房地产投资公司。

  不过,残酷的市场法则从来不会因为蓝图和规划的美好而有恻隐之心,无论是万通地产还是万通控股的发展并未遂了冯仑的心愿,包括其2009年提出的立体城、2014年倡导的自由筑屋均承受了大大小小的磨难。

  时间不老,地产圈的看客们或许可以庆幸的是,理想未竟的思想家冯仑,距离彻底淡出让其成就盛名的地产江湖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发稿:王静审校:徐耀辉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