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观点论坛中国行_2009年度论坛 - 不确定经济走势下的房地产
“华裔马多夫”彭日成行骗记

  上世纪80年代初,赌场聚集的拉斯维加斯大道(strip)附近的“拉美尔汽车旅馆”(Rummel Motel)是到这里的赌场碰运气的精打细算的旅行者落脚的那种地方。旅馆外挂着写着“温水泳池”的陈旧霓虹灯广告牌,年轻的台湾移民、少年彭日成就住在这家他亲戚开的旅馆里。和其他一起玩的移民孩子不同的是,彭日成看起来很有钱,经常出入赌场。

  Jeffrey Liu的家人与人合伙经营旁边的一个汽车旅馆。他说,彭日成会带你去吃牛排、看演出,全部由他埋单,人人都愿意和他玩。

  Jeffrey Liu说,有一天,他和另外一个朋友发现彭日成从这个朋友家人经营的汽车旅馆的柜台偷钱。他们与彭日成对峙,但彭日成否认偷窃。他说,他和朋友放过了彭日成,不过让彭请他们吃了晚餐。

  对彭日成来说,这将成为他今后人生的一个模式──他浮华的生活方式把人们吸引到他的身边,随之而来的还有对他行骗的不断指控,从小偷小摸到最后跨太平洋的巨额欺诈案。9月份42岁的彭日成去世时,正在就联邦监管机构指控他利用自己加州的投资公司从事一桩大规模庞氏骗局进行争辩。一位法庭指定的资产管理人指控他把自己的公司作为“私人存钱罐”,帮助维持自己奢侈的生活,包括私人飞机、豪华汽车和赌博。

  据委托管理人的估计,这桩仍在调查中的丑闻使他的投资者(大部分来自他的故乡台湾)损失最高可达6亿美元。预计验尸报告将于1月初之前公布,同时公布的还有彭日成是否死于自杀的裁决。

  从拉斯维加斯汽车旅馆的童年岁月到加州豪宅中的最后时光,彭日成一生用尽伎俩、招摇撞骗。他留下了一连串的线索:赌债、被谋杀的妻子和大呼上当的投资者。

  彭日成坚持称自己是清白的。他今年早些时候发表声明说,他在公司业务和个人生活中都是依法行事的。彭日成家族的发言人上周五在一份声明中说,彭日成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好兄弟,他的家人非常想念他。很不幸他永远没有机会为自己辩护,反驳政府大肆渲染、轰动一时、毫无根据的鲁莽指控。他还说,是时候让彭日成安息了。

  彭日成1966年12月15日生于台北,在三个孩子中排行老大。他告诉副手,父亲从事贸易行业,母亲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具制造家族。彭日成上了私立名校,同学Joyce Mao回忆,他当时在学校里经常打架。

  少年时期,彭日成前往拉斯维加斯,在当地上了高中,1984年毕业。后来他在内华达大学雷诺分校(University of Nevada, Reno)与Jeffrey Liu做了一段时间的室友。目前在拉斯维加斯任妇产科医生的Jeffrey Liu说,他们曾经在一个营养学课堂上邻桌而坐,彭日成还曾吹嘘自己一门考试取得了高分。

  在雷诺分校期间,一位朋友曾在彭日成站在旁边的时候用银行卡取款,不久银行卡就不见了。她向其他人讲,银行的监控录像显示,彭日成曾经用过这张卡。Jeffrey Liu说,彭日成听到过后说,他在地上捡到了这张卡,并归还了现金。

  内华达大学雷诺分校一位发言人表示,彭日成从未完成过对该校的申请,学校也没有他上课的任何记录。

  彭日成重新露面是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这是一所树影婆娑的校园,很受移民家庭学生的欢迎。朋友们说,彭日成当时开了一辆宝马,还成了一名学生领袖,被选为亚太师生联合会(Asian Pacific Student & Staff Association)1988-1989学年主席。

  校方记录显示,彭日成当时并未入学。学校管理人员说,除了1986年夏季学期外,彭日成从未正式在学校注册,也没有获得他后来声称拥有的本科和MBA学位。

  彭日成“毕业”后的几年里为加利福尼亚州圣安娜(Santa Ana)的一家小规模房地产开发公司拉生意。时为公司合伙人的科特雷耳(R. Lang Cottrell)说,彭日成是另外一位合伙人介绍进入公司的,介绍人说他“能把雪卖给爱斯基摩人”。彭日成经常说自己家多有钱,以及他能为各类交易挣到多少。但同事们偶尔发现彭日成写一封短信也要费上好几个钟头的劲,随后公司向校方求证,发现彭日成伪造履历。科特雷尔说,最后到了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一概不信的地步。

  另一位合伙人米翰(Jay Meehan)说,彭日成承认他赌博输光了台湾亲戚给他的200万美元,这笔钱本来是用于偿付他们家在拉美尔汽车旅馆或另一家拉斯维加斯汽车旅馆上的抵押贷款,此后彭日成就与公司断了联系。

  Elaine Fan第一次遇见彭日成时还在加州上大学,后来她25岁时乘飞机回台湾,再次与彭日成相遇。她说,他们交往了不到一年,彭日成就向她求婚了。彭日成在拉古那尼克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举办了订婚宴会,这处度假胜地位于一处俯瞰太平洋的峭壁之上。几十位出席宴会的客人在酒店的行政餐厅用餐。

  Fan所不知道的是,她这位未婚夫还在跟另一个女人贝希莱因(Janie Louise Beuschlein)约会。彭日成在一个脱衣舞会认识后者,她在那儿工作以养活两个孩子。

  米翰问彭日成会不会跟贝希莱因分手。他说彭日成答道,没问题的,我就算结了婚也还是可以有女朋友。

  订婚宴会后不久,Fan就开始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她只知道对方叫Janie,自称与彭日成一起生活,而且还刚刚生了个儿子。Fan说,她向彭日成质疑此事,彭日成保证已与Janie分手。但Janie不停地打电话来。Fan于是取消了婚约。她说,我只是无法接受。她仍住在洛杉矶地区。

  1993年5月,彭日成与贝希莱因结婚。他们的婚姻一点也不太平。两人曾因家庭纠纷而四次劳动警方大驾,其中包括1993年的一次,彭日成的妻子说她担心彭日成会杀了她。彭妻跟朋友说想离婚,于1997年5月雇请调查机构,后者察到彭日成在加州北部与另一名女子牵手。一位与此案有关的执法人员说,彭妻给彭日成打电话质询此事。

  法庭记录显示,第二天中午时分,彭妻正准备离家与调查人员碰面,一位穿着体面的陌生人按响了他们位于橘郡(Orange County)住所的门铃。彭妻带着小儿子来开门。那名男子拔出枪,在房子里与彭妻展开追逐,在主卧旁边的一个带镜子的衣帽间内将她射杀。那天是彭氏夫妇结婚四周年。

  此案嫌犯曾经是彭日成的律师,对其的审判历时多年,却以未决告终。彭日成否认与此案有关。他运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赋予的权利,拒绝出庭作证。

  加州橘郡郊区占地广阔、阳光充足,不少金融骗局都在这里发生。欧文(Irvine)和新港滩(Newport Beach)千篇一律的玻璃混凝土写字楼里充斥着五花八门不容错过的新公司,合法不合法的都有。彭日成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经营,不停地转换着公司。

  彭日成的同事说,他算得上有魅力,虽然他的英语结结巴巴,但很有说服力,就算快破产时也穿着价格不菲的西装。以前的一些同事说,彭日成好赌成性,经常被追讨赌债,有时还会遭到痛殴。

  90年代初,彭日成曾向警方报案,称他是一起涉及数十万美元财产的离奇勒索阴谋的受害者。警方报告中,案件结果仍不清楚。数年过后,他成为硅谷一家靠台资支持的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时任首席执行长徐克宇(Michael Hsu)说,这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家族为该公司筹措了部分资金。1997年,他因纠纷离开公司,该纠纷目前仍未解决。徐克宇说,彭日成伪造银行户头签名盗取了300万美元。对此彭日成予以否认。

  彭日成多次成为被告。一位投资者诉称,他在一次流产的高科技风险投资中被骗了8万美元。另外一件诉讼中,彭日成的继子控告说,彭日成使用欺骗手段,使自己未能参与彭日成妻子珍妮(Janie Pang)死后的保险受理流程。后来两件案子都在庭外和解。

  90年代末,在拉古纳比奇的Club M夜总会,彭日成遇上橘郡一位名叫拉多维奇(Chas Radovich)的企业家,从此他的命运开始转变。拉多维奇孩提时从塞尔维亚移民美国,参与了一系列风险投资,其中包括一家现已瘫痪的电信公司,以及一家治疗过敏症的公司。

  拉多维奇说,从2000年开始的两年里,他让彭日成免费使用办公场所和电话,作为交换,彭日成承诺,任何生意都会让拉多维奇分一杯羹。但现年50岁的拉多维奇说,彭日成把拉多维奇的很多下属都拉进了自己的金融公司,包括他当时的首席运营长,而拉多维奇一个子儿也没有见着。

  拉多维奇还说,一次彭日成惊惶地打电话给他,说他被要求追加30万美元的股票交易保证金。拉多维奇回忆说,他从他父母的户头拿出钱借给了彭日成,后者保证一个星期后归还,结果没有。拉多维奇说,去年他父母缺钱的时候,他终于拿到了彭日成一张9,000美元的支票。拉多维奇说,彭日成不讲良心,不过是个能说会道的骗子。

  彭日成在拉多维奇办公室里酝酿的公司,就是后来的保盛丰集团(Private Equity Management Group Inc.)。这家公司总部设在欧文,在台湾募集资金,承诺将为其票据支付高于市场的利率。买家被告知,他们的钱将用来投资美国的资产,包括用于收购老人持有的寿险保单。

  虽然该公司一开始没有任何资金,但彭日成告诉下属说,赢得投资者的唯一途径就是营造一种成功氛围。2007年被解雇的保盛丰二把手阿布巴卡尔(Nasar Aboubakare)说,早年一次旅行时,彭日成坚持要住台北晶华酒店(Grand Formosa Regent Taipei)的总统套房,又在这家酒店订了豪华宴席,并花了1万美元在当地一家卡拉OK厅消费一晚。当时唯一有点钱的阿布巴卡尔说,那次旅行让他收到了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一张8万美元的账单。

  下属称,彭日成抬出了一些重量级人物的名字,说是在跟他们进行业务合作,并自夸做成过哪些生意或掌管了多少资金。他在简历中假称自己当过摩根士丹利的高管,并告诉拉多维奇,他曾在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Lambert)与知名的垃圾债券交易员米尔肯(Michael Milken)合作过。保盛丰的投资者也曾得到承诺,如果有损失,也会有国际大公司的特别保险条款覆盖。但保盛丰只买了它所承诺的一小部分保险。法庭文件显示,保盛丰还一度伪造了一份保单,寄往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PLC)在台湾的分支机构。

  最后,台湾各大银行说服1.6万名个人投资者把超过8亿美元的资金投给了彭日成的公司。

  在向台湾投资者兜售产品的过程中,彭日成声称保盛丰集团得到了财大气粗的欧文(Irvine)家族的支持。欧文家族的财富始于其先祖于19世纪在橘郡买下的一大片土地,拥有这片土地的Irvine Co.早已被卖掉,但这个家族的名声在亚洲部分地区依旧响亮。

  在给台湾银行界做营销报告时,保盛丰声称它的一个大股东是Irvine Capital Holdings LLC,董事长叫莫顿??欧文??史密斯(Morton Irvine Smith),是“美国著名的欧文家族的代表”。彭日成在一次前往台湾做营销时带上了史密斯,把他引见给当地的银行界。

  Irvine Capital是一家注册于内华达州的公司,由彭日成及其下属创办,彭日成为史密斯支付工资。现年44岁的史密斯说,他在公司里没有任何实职,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营销报告中所说的那些东西。他还说,自己不清楚彭日成所做生意的具体内容。

  史密斯的母亲、76岁的琼??欧文??史密斯(Joan Irvine Smith)表示,她的儿子不掌管家族的任何金钱。她说,在这个公司中,我们一分钱也没有投,我要是会把钱投到莫顿这样的项目中,我都能上月球了。她说,她相信彭日成是狐假虎威,在利用她的儿子。

  保盛丰前首席执行长阿布巴卡尔说,史密斯的主要作用就是在台湾银行界人士拜访公司在欧文的总部时出来迎接,并带他们到附近的欧文博物馆(Irvine Museum)参观。

  资金开始涌入保盛丰之后,彭日成花天酒地的生活方式有增无减。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诉彭日成案的庭审记录显示,保盛丰挪用投资者资金,购买了三架飞机,其中包括一架Gulfstream IV型飞机,被彭日成用于出国旅游和飞往拉斯维加斯游玩。法庭指定的财产接管人估计,彭日成另外还从公司挪出6700万美元用于支付工资、杂费和贷款。接管人在彭日成一位女朋友那里追查到36万美元,并从一位赌徒身上追查到170万美元。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称,彭日成将100万美元汇到了拉斯维加斯一家赌场。

  州政府车辆登记资料显示,截至4月份,彭日成及其第二任妻子拥有5辆车,包括一辆价值18.9万美元的阿斯顿??马丁(Aston Martin)豪华跑车,以及一辆价值21.5万美元的梅塞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双门轿跑车。从保盛丰退位后,彭日成交还了第六辆车,这是一辆租来的宾利(Bentley)。

  保盛丰进行过几笔更为规矩的投资,包括贷款给一家经营酒店业务的初创企业eSuites Hotels LLC,以及一家生产武术用服装的公司Tapout LLC。两家公司的经营者都称,彭日成是一位精明的金融家。

  但保盛丰做的很多生意都失败了,结果造成了日后如相关联邦部门所称的庞氏骗局,也就是用新募集的投资者资金去偿付老投资者的融资,或支撑其资金运营。

  盛宴在4月份嘎然而止。《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头版文章,质疑彭日成的信用,并指出他的公司有可能在运用庞氏骗局欺骗投资者。他对这些指控强烈否认,但第二天就从公司引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得到法庭允许,控制了他的公司。彭日成后来被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他安排少于1万美元的现金交易,以逃避联邦为反洗钱而制定的申报要求。

  迫于彭日成案受害者的压力,台湾银行界已经同意为其投资于保盛丰的客户补偿可能出现的损失。

  警方称,9月11日下午,在彭位于加州新港滩的家中,彭日成的母亲发现他躺在床上,停止了呼吸。一位亲戚拨打了911。第二天清晨,当地一家医院宣布了他的死讯。

  彭日成第二任妻子Sheanna照料着一位未成年女儿,以及彭日成二十岁左右的儿子。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财产接管人仍在继续努力追回这位金融家的剩余财富。彭日成去世时没有留下遗嘱,这就需要有另外一套法庭程序处理他的善后事宜。

  彭日成去世前,多数时间都被软禁在家,脚踝上戴着电子监测器。他跟几位下属说,指控都不成立,他将被证明是清白的。

相关文章

·富力桃园·御湖天下开盘当日成交额3.5亿 07/08/31

·未受加息影响 连续三日申城新楼日成交突破千套 06/05/04

·富力地产开盘日成交584套成交额高达7.7亿 05/08/01

·买家"持币待购" 主流态度仍为观望 05/07/09

·超8成市民表示跌10%以上才买房 05/07/09

观点地产网关于本网站版权事宜的声明:

观点地产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观点地产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观点地产网所有,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020-87326901或来函guandian#126.com(发送邮件时请将“#”改为“@”)与观点地产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