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汤山再失手 任志强北京投地遇门槛

观点网

2010-08-03 01:51

  • 这是继憾失通州地块后,任志强高价入标争地的再一次失败。

      观点地产网 陈小丽 7月30日,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公布了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镇居住、多功能用地项目用地的评标结果,报价最高的华远地产败给了低出1.5469亿的北京翰宏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这是继憾失通州地块后,任志强高价入标争地的再一次失败。

      再次败北

      资料显示,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镇居住、多功能用地项目用地占地面积30178平方米,规划建筑面积70313平方米。该宗地将配建建筑面积2400平方米的“公共租赁住房”,其套型面积控制在60平方米以内,由政府指定单位按5500元/建筑平方米的价格进行回购。

      对最终以3.37亿元成功夺魁的结果,北京翰宏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还是感到颇为惊喜:“我们当时以为够呛的,觉得自己报价报高了,因为一个单位的报价是高出标底的20%左右,我们高出标底很多了。”

      北京翰宏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裁李威在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时认为,公司最终拿到土地有两个方面优势:“首先,我觉得我们想用做别墅的品质做这个项目,可能当时这个阐释是我们比较好的。第二,我们是把保障房的品质建出了商品房的品质,这也是我们在投标书上面写到的。因为是在一个小区里面,跟商品房是连在一起的,没有独立出来。在保障房方面,我们已参与旧城改造6万平方。”

      对于任志强接连在通州和昌平的两块居住用地投标中报出高价却未能如愿以偿的事情,李威认为,华远地产没有中标的结果其实也是符合政策。“后来我研究一下,因为华远地产把保障房分开了,就是用商品房的品质建商品房,用保障房的品质建保障房。此外,报价比底价高太多了,也不符合政府在土地方面降低土地出让价格,从而影响房价的目的。”

      面对落榜的结果,任志强撰写博文表示:“华远一个也没中标,这大约也是在我预料之中的事。而更让人无奈的是人们只能看到公平的报标过程,却永远无法猜到标书中的门槛设定是否公平。”

      任志强表示:“标书中政府明确规定:评标中是否承担或开发过保障性住房是评标的重要条件之一,占有一定比例的分数及一定比例的印象分数。华远为取得今后能不被永远的挡在竞标资格劣势地位的大门之外,决定用几个亿的高价购买一张进入商品房小区中带有配建保障性住房资格的门票,先用一次性的价格损失换取第一次建设保障性住房的经历,以便为今后的投标打下一个公平竞争的基础。遗憾的是这张门票太贵了,几个亿都未能为一个是4千平米的保障房,另一个是八万平米的保障房的障碍换来信任。”

      李威也坦言,目前土地出让的投标门槛不合理。“投标需要有保障性住房建设的经验,投标限制这一点就是不合理的。因为以建商品房品质和投入建保障房住房,肯定是在消费者得到的实惠最多,既然最低水平人家都能做了,难道高水平人家就不能做了吗,因为政府限制这个是没有意义的,不合理的。”

      业界观点

      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于大本营在京城却已经有5年未在北京土地市场有所斩获的任志强而言,此次出手不凡,连抢两地块的举止,被市场解读为返京意愿强烈。

      此前任志强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对于华远地产来说,下半年该买地就买地,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会受调控影响。”

      而对于任志强接连两次败北的结局,业内人士李杰评价简洁明了地评价:这就是中国特色。对此,任志强也颇为无奈:华远自2003年实行土地招拍挂制度以来,不管是出最高价还是中间价都没有中过一次标。

      “政府掌握了最大的资源,尤其在土地资源这一块,完全是政府垄断,政府想给谁做就给谁做,想怎么给就怎么给。各项指标占多少,政府说了算,分数怎么评,还是政府说了算。”业内人士李杰在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时表示,并认为华远返回京城很艰难,现实摆在那里了。

      李杰亦对地块专门设立规定企业做过保障住房的门槛颇有微词。“在保障房这一块,因为没有市场风险,赚的是稳钱,其实是个香馍馍,政府更是不会随便给人的。与潘石屹拍中服地块的置疑是一样的。这也是招拍挂的缺陷之一,没有中立机构来定这个标准。其实,保障房未必比高端商品房更难建。唯一合理的解释可能是作为对以前建过保障房的企业的一种肯定和鼓励,仅此而已。但这很可能被用来寻租、滋生腐败,也容易在保障房领域形成新的垄断或者使垄断强化”。

      李杰还指出:“地方政府既想做实事搞民生,又希望腰包鼓,这是个矛盾。我预计最终的结果仍然是价高得者,市场化就是这样的,但必须是在政府彻底的担起保障房建设的重任之后。在这之前,两种情况都可能出现,由举牌到招标,我认为变的是形式,唯一需要改变的是政府。政府洗脱了抬价的嫌疑,而且政府可以稳坐中军帐,不到最后不知道是谁中标。”

      而北京业内人士姜维认为,这种事情,什么原因都可能有,无法预知。姜维向观点地产新媒体介绍称:“华远在北京想拿地的话还是可以拿到的,只是技术问题。”

      北京另一业内人士马跃成认则为,北京的土地出让由举牌改为招标的改革有利于像华远这样的公司在北京活动,过去由央企垄断,机会很少。“我觉得这样挺好,既然是招标,有评标的程序,本来就不能一个因素决定胜负。如果只有报价就决定,那就不用评了,那就叫竟价了。以后企图高价拿地已经不行了,主要还是看方案。”

      对于地块设立的保障性住房这一门槛,上述人士亦表示不合理:“以前除了几个北京自己的市属企业,外地进京的基本上都没有做过。招拍挂的制度可能在决策层中处于争论和改革之中,很多政策和利益方都处于博弈之中”。

    撰文:陈小丽    

    审校:0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