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经行记:贝鲁特往事

  每次战争过后,这个城市就会重生。他们是和谐世界最大的受益者。

  我记不起那个亚美尼亚女孩的名字了,就记得她很瘦,牙齿不好看,但眼睛很漂亮和奥黛丽·赫本的有点像,手臂上隐隐有金黄色的绒毛。

  那个夏天,我们经常坐在我打工的中餐馆门口,就在她打工的面包圈店旁边。她跟我说她的男朋友和她分手了。我告诉她我又给我在北京的女友写了首情诗,是仿聂鲁达的诗写的。那时候我和女友又吵架了,我很想她。

  我分不清楚这些亚美尼亚女孩是天主教还是基督教徒。我在网上查过,她的祖先是20世纪初被奥斯曼土耳其强迫从几千公里外的黑海边上赶过来的。据说路上死了很多人,在联合国网站上,关于20世纪大屠杀的资料中也有那次事件。在认识她以前,我还以为只有德国鬼子和日本鬼子才干这种勾当。

贝鲁特新城区

贝鲁特新城区

  贝鲁特在地中海东岸,东侧有两列南北平行的黎巴嫩山和外黎巴嫩山包着。所以,在历史上被迫害的异端好多都跑到这里来生存。那个亚美尼亚女孩的祖先就是这么一支。在他们之前,因为阿拉伯半岛的贝都因人北上,一些阿拉伯土著天主教徒也留在这里的山上。大诗人纪伯伦是他们的后裔。在他住的村子旁,有好几家修道院。这些修道院的历史,据说可以追溯到基督教创建初期。

  亚美尼亚姑娘的一个同事是德鲁兹教教徒。这个宗教在伊斯兰教创教没多久就分离出来,成为当时被迫害的异端,于是也躲到了黎巴嫩。这个德鲁兹小伙子告诉我,他们的教义说天堂在遥远的东方,我国万里长城的墙那边,还说每个时代,都有五个圣人,不停轮回转世。

  我在大街上有时会看到德鲁兹的教士,穿着古怪的黑色灯笼裤,头上戴着瓜皮小帽。

  最后一批来逃难的人,大概是巴勒斯坦难民。他们最早是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时期逃过来的,也有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时期逃过来的。他们在贝鲁特南部扎根修建了难民营。有些人已经在里面生活了60年。我进去转过,觉得和北京四环边上,那些尚未拆迁的城乡结合部差不多。差别可能就在于,到处墙上都贴着阿拉法特的照片。有的地方门口也有真主党领袖的照片。从墙上斑驳的弹孔看,那里可不安全。

  我在酒吧街没有看到过打工的巴勒斯坦人,这里似乎都是从叙利亚来的。不过不管是叙利亚人还是巴勒斯坦人,他们的手上都有刺青。

  亚美尼亚姑娘有阵子非常忙,她在打过3份工,供她弟弟上学。她自己也在学英语。其实我觉得她的英语口语已经很好了,而且她还会说亚美尼亚语和阿拉伯语。好像,还会一点点法语。

相关文章

·增城首家国际五星级喜来登酒店落户景东国际城 08/12/09

·恒大首个白金七星酒店13日试业预定火爆 08/12/09

·西海经行记:贝鲁特往事 08/12/09

·世界尽头:格陵兰独立 08/12/09

·万科履冰 08/12/09

观点地产网关于本网站版权事宜的声明:

观点地产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观点地产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观点地产网所有,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020-87326901或来函guandian#126.com(发送邮件时请将“#”改为“@”)与观点地产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