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红星 买房年代 2009五一黄金周特刊隆重推出
服装界“弄潮”全解析

  天下文章一大抄,服装同样如此。这季流行粉色系、横条纹、薄风衣,满街都可以见到这样的款式。在很多服装店前,都会树起“同行勿入、面斥不雅”的牌子,他们千方百计、日防夜防的,就是服装行业的抄牌人。

  这些抄牌人各出奇招,有的靠看时尚娱乐杂志上的名人着装,有的买下全套偷拍装备到时装店偷拍,还有的花重本把名牌服装买回来复制……就这样,几天后这些盗版衣服就可以批量面世了。一件设计好的衣服,如果要申请专利至少要三四个月,等专利批下来款式早就过时了,所以基本没人会为款式注册专利。正因如此,面对越刮越列的抄牌风,大牌们也很无奈。

  事实上,“抄版”和“山寨装”,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不鲜见,包括一些著名的国际品牌,例如H&M和Zara等也在不断“抄大牌”,他们靠专业买手到处收集大牌、买来就用,即使每年要花几百万欧元打官司,比起几十亿欧元的利润,也算不上什么。国内的服装品牌,同样是原创和抄袭互相渗透,无论是一线品牌,还是二、三线品牌、杂牌,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抄袭行为,只是各自的演绎方式不同而已。

  装备特工行头、练就间谍本事

  有人买一套偷拍设备,到高档服装店偷拍;有人光靠记忆力,就能在貌似寻常的逛店中记下款式……抄牌人每天在名牌服装店里出没,把款式抄下来再交给服装加工厂,一模一样的衣服很快就能上市了。

  抄牌新丁 装备全套偷拍工具,升级抄牌行动

  这些天,孙小姐每天起床后,匆匆洗刷完毕,就去跑市场,她准备开一家服装公司。这个想法诞生于去年10月,那时候,她在站前路一家服装公司上班。而此前,她一直以为开公司是一件神秘而艰难的事情。

  10人小公司月赚百万,秘密在抄牌

  孙小姐是去年9月份来到广州的,过来投靠一个同学。那个同学在一家国营单位上班,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她每天去上班后,孙小姐一个人在家很孤独,就浏览网上的招聘信息,想找一份工作干干。

  几天后,她在一家服装公司成功应聘会计,这是她平生第一次了解到服装行业的运作过程。这家公司很小,员工不到十个人,老板娘一个人兼任经理和会计,她这个名义上的会计,其实也就是做做统计工作,工作比较清闲。公司虽小,生意却很红火。孙小姐从报表中看到,尽管正在遭遇了金融危机,但这家小小的服装公司,去年10月份的销售量异常惊人,收入将近100万元。

  随着慢慢了解,孙小姐窥破了这家服装公司的运作秘密:在台湾注册一家公司,注册自己的品牌,然后偷来别人的服装式样,稍作加工改造,甚至连改造也懒得做,找一些小工厂生产,再批发给全国的代理商。孙小姐曾经看到,东北的代理商有一次开着宝马车来到站前路的公司,还听说这位代理商不仅在东北有房有车,在广州的珠江新城也有一套住房,代理商的儿子也在广州最好的一家私立学校读书。

  依葫芦画瓢,注册个台湾商标

  去年11月,不满足于做一名统计员的孙小姐,决定自己开一家服装公司,也想像老板娘那样赚大钱。

  因为有了自己开服装公司的想法,孙小姐就处处留意公司的经营模式,她偷来了公司代理商的联系电话;而有些人想做代理商,孙小姐也偷偷地把他们的电话号码记下来,以便以后能够用上。她还把公司的宣传画册偷出来,那上面全是一些女性服饰的式样。孙小姐说,即使她原样照做,也会像公司老板娘那样赚钱。而平时,公司的宣传画册异常保密,只有在一年一度的订货会上,老板娘才会拿出来让代理商看。

  去年11月中旬,孙小姐花费几千元从台湾注册了一个商标,她说台湾的商标很便宜,而一些女性也比较迷信台湾的品牌,认为台湾的衣服一定很好,其实都是在大陆生产的。

  蹭杂志临摹被看穿,被迫买成堆杂志

  仅仅有那些宣传册是远远不够的。此后,每天下班后,孙小姐就来到流花路的服装批发市场,看到中意的衣服,就掏钱买下来,最多的一次,买了上千的衣服。那些衣服她没有穿,是为了以后开公司用的。

  下班后,超市也成为了孙小姐最爱去的地方,她常常站在超市里,翻看那些服装类杂志,揣摩那些模特身上的衣服式样,遇到满意的,就拿出本子临摹下来。常常要到超市关门的时候,才会离开。很多次,在超市里,她在笔记本上临摹服装样式,遭到了工作人员的呵斥。无奈之下,好面子的孙小姐只好买下了那些服装杂志,现在,她家中有一厚摞服装、娱乐杂志。

  逛服装店抄款,抓不到机会

  想做服装公司的老板,不能不去那些精品服装店,因为那里才有最新流行的款式。进入 12月份,孙小姐开始走进了服装店里,想继续偷抄人家的款式。可是,这些服装店的营业员异常热情,孙小姐刚一进门,她们就笑容可掬地迎上来,然后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后,不厌其烦地向她推荐各种款式的服装。常常地,孙小姐还没有看清楚第一件服装的式样,营业员已经把第二件服装递到了她的手中,让她根本就没有机会抄牌。回到家中,孙小姐依靠自己的回忆来描画那些服装式样,却常常画得驴唇不对马嘴。

  买下全套设备开始偷拍

  元旦过后,孙小姐买了一套偷拍设备,像和地下工作者一样,来到那些高档服装店偷拍,回到家中,再仔细地揣摩,描画在笔记本上。所幸,偷拍了很多次,还没有被发现。

  2月份,孙小姐觉得自己的服装款式准备差不多了,就开始联系吊牌、唛头、水洗唛。她先后在海珠区土华村附近的服装辅料店里联系,这些有上百家小服装工厂,隐身在一些楼层里,不进入楼层,是无法知道里面热火朝天,所以服装辅料店也因地制宜地开起来。这里的服装辅料店少说也有几十家。孙小姐仅仅以每个1角5分的价格,生产了10000套吊牌。而10000套,是辅料店的“起步数”。

  进入三月,孙小姐就从公司辞职了,她拿走公司的所有商业秘密,开始依葫芦画瓢地开办自己的服装公司。她给记者的名片上,印着“XX服装总公司”,而公司地址,是她出租屋的地址——一个小区里位于19层的房子。

  孙小姐说,她下一步的打算,就是挂牌营业,将抄回来的款式交给东莞的服装厂,先在网上销售,再开实体服装店,“我要做全国范围的大生意,我原来上班的那家公司生意那么好,我一定会超过他们。”孙小姐踌躇满志地对记者说,“如果你愿意,我把广东的生意都交给你来做”。

  抄牌夫妻档 老公负责记款号,老婆出面买回家

  “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抄得妙不妙。”高经理点燃一根香烟,叼在嘴角,志得意满地说,“服装的款式也是这样。”高经理在越秀公园附近的一幢楼上有自己的公司,那幢大楼里几乎都是服装公司,租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再招聘几个人,就开业了。还有一些是中东商人开的服装公司。

  高经理平时不在公司里,他像个暗探一样,揣着傻瓜相机到处转市场。去年5月的一天,他在一家公司里偷拍时,遭到人家营业员的呵斥。老大一把年纪的高经理脸上很挂不住,灰溜溜地离开了。

  几天后,高经理又出现在了服装市场,专看那些高档服装,尤其是最新上市的名牌服装专卖店。他有着极强的记忆力,看一眼就能记住服装的款号——一个服装的款式都有一个固定的款号。回到家中,他就让老婆把那些款式的服装买下来,自己好好揣摩,然后再加工。往往是刚上市几天的服装款式,在高经理的公司里就有了货源。

  高经理的公司专做男装,更多的是夹克。记者询问,这样做,会不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会不会侵犯了人家的专利?高经理笑着说,一件衣服设计完毕,如果申请专利,需要三四个月时间,三四个月过后,款式早就流行过去了。所以,一般的服装都没有专利,可以放心炒牌。

  抄版行家 每周逛店两三次,抄板完全凭记忆记

  老A在服装设计业混了五六年,做过大连锁品牌设计师,也在十三行开过自己的小店,但去年因为金融风暴,附近商家十有八九都倒了,他也维持不下去,于是关门重回大企业做设计总监。他毫不隐晦地对记者说:“我们就是抄版的!”

  老A直言,服装界抄版太正常不过

  因为大家都需要借鉴,不抄几乎不可能。以前公司每周都要设计师至少出去“逛街”一次,以便保持潮流触觉,及时更新设计产品。勤快的老A通常去逛两三次。

  老A透露,一般设计师抄版的方式有三种。一是生手的初入行者,他们会用偷拍等方式抄版,有的还会借口试衣在试衣间拍服装细节;二是比较熟手的设计师,他们逛店时凭记忆就能记下样式,回公司后再把设计图画出来,让打版师傅做样板,经公司同意后就能批量生产了;三是由专门的机构提供的资料,包括将巴黎、米兰等地的摄影师拍下的最新发布图制作成画册,有些画册上甚至还附有面料。

  无所不在的山寨服装

  奥斯卡颁奖礼刚刚结束,洛杉矶一家叫LightInTheBox的购物网站就推出了几乎所有出席活动明星穿着礼服的山寨版。

  

  刘亦菲去年底被网友揭发穿山寨礼服出席活动,并被封为“山寨王”。图为刘亦菲去年10月出席某品牌发布会时所穿的一身淡粉绿色礼服,与LV08秋冬款的衣服有90%的相似度。

  

  最佳女配角奖得主Penelope Cruz的蕾丝雪纺礼服售价299.99美元。

  偷吃会抹嘴,大牌抄板让你看不穿

  “抄牌”和“山寨装”,国内、国外都不鲜见,包括一些著名的国际品牌,例如H&M和 Zara等也在不断“抄大牌”,他们靠专业买手到处收集大牌、买来就用,即使每年要花几百万欧元打官司,比起几十亿欧元的利润,也算不上什么。国内的服装品牌,同样是原创和抄袭互相渗透,无论是一线品牌,还是二、三线品牌、杂牌,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抄袭行为,只是各自的演绎方式不同而已。

  紧盯龙头,搭配流行元素和布料

  直接抄别人款式贴上自己的牌子,这种抄牌方式,对于有品牌意识的服装厂来说太低级。大服装品牌通常会每年派出“买手”到日本、韩国以及新加坡等地进行采购,选择他们觉得国内有市场的大牌衣服回来。同时,设计部门也会定期在国内的图片收费网站下载高清的时装秀大图,但通常时装秀的衣服,呈现的是一种艺术性、表演性,实用性通常不高。所以,当所有图片放在设计组的桌面上,他们还会用几种不同的方法进行组合。

  男女时装都有他们的“龙头”,是各企业的主要竞争对象,例如女装大家都看 “OCHIRY”(欧时力)和“例外”,而男装就会看“汉崇”(HIM)。这些品牌推出什么款、主打哪种剪裁,都会变成其他同行的重要考虑对象。例如某品牌今年的男装主推一种“倒三角”贴身剪裁,那其他同行本季也可能推这样的剪裁。

  虽说大家都是在抄大牌衣服,但各花入各眼,不同厂家会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部分流行元素,再加以不同的搭配。例如今年巴黎时装秀上女装流行斜肩、横条纹或贴身高腰裙,则A厂家就会选择横条纹作为设计点,而B厂家就可能会根据斜肩款制作不同的衣裙。而且会在设计中添加自己的原创,经过这样的拆分,普通人很难看出厂家到底是在抄袭哪个大牌。

  世界潮流市场,每年都有“潮流趋势发布会”,由国际潮流趋势协会发布今年一系列将会流行的颜色、布料、皮革、香料甚至特殊工艺等。服装行业也会由行内公认的专业机构制作趋势手册。但这些趋势手册或售价昂贵,动辄几十万欧元一本,或限量供应固定客户,国内厂家很难买到。但过季的趋势手册就便宜得多,通常几万人民币就能买到。这些过期手册里所提到的潮流色系,就会成为国内今年的潮流色,各厂家就会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不同的面料,结合抄回来的大牌款式,制作自己的款式。

  经过这三重的拆分重组后,基本上各厂推出的款式已经做到各不相同,即使在天河商圈的大型购物商场,要找一模一样的两个品牌的服饰几乎不可能。

  高科技抄板,电脑扫描面料

  另外还有一种抄板的模式就更高科技了。陈先生被去年挺火的“网络直销衬衫”模式所吸引,决定自创品牌创业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香港走一圈,把各大世界顶尖品牌的衬衫都买回来。然后,他把这些衬衫上剪下的布料放入电脑进行扫描分析,分析它们的物料成分以及织法,在计算成本后,制作出一模一样甚至更为密集织法的服装。陈先生说,假若大牌都觉得这个款高档、热销,那就不用为这些款式的销售担心。有了款式,他就找厂家进行大量制作。

  业内人士:假货比抄袭更可耻

  卡宾服装视觉总监陈戈勇在谈到业内抄牌问题时指出,“完全仿造比抄袭更可耻”。

  他认为,模仿、借鉴甚至抄袭在服装行业中一直存在,日本时装最初崛起时也在模仿欧洲的时装,都会经过这样的成长阶段,“有人抄”也是一个品牌成功的一种表现,关键是要把自己做大做强了,面对别人的抄袭也不怕。但就国内的品牌而言,如今专门成立部门大力打假的不多,追究抄牌抄款山寨装的就更少了。

  学院派:借鉴不是问题,但不提倡抄袭

  广州大学纺织学院服装设计系的专业教师刘会明说,抄牌其实是普遍存在的现象,而且似乎已成为一种合理的存在。在广州十三行、沙河、白马市场等服装批发市场,互相抄袭很普遍。作为一个服装行业的教育者,刘会明认为学生也会有借鉴和模仿的阶段,“借鉴不是问题,但不提倡抄袭大牌。”

  刘会明认为,要将侵权制假和款式借鉴两种方式分开看,中国的服装要发展就得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长,对于纯粹的抄袭应该打击,而且国际大公司也曾经组织过一系列的打假活动,但说到借鉴,无论国际还是国内大牌,都有可能被其他同行“拿来我用”,这样则很难从法制上进行保障。

  他还举了个已成为教材的例子,意大利奢侈品牌华伦天奴因为没有在中国注册商标,因此周边产生了两百五十多家打着“华伦天奴”品牌的企业,这些“抄大牌”或“傍大牌”的企业有些甚至做成了VIP会员制连锁店,“华伦天奴”也被称为“农民最喜欢的男装品牌”,这种模仿名牌的怪圈是不健康的,但也属于暂时无法监管的灰色地带。而另一方面,也有更多的“山寨借鉴派”,在中大布匹市场附近,可以轻易地用三五百元买到一本与世界大牌服装接轨的精美画册,服装设计系的学生会用以借鉴参考,其中既有各大世界名牌的商标,也会有最新的款式,还有本地厂商经过借鉴后“抄大牌”的款式展示,贯上“XX服饰厂家原版”的名字,对于这些现象,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律师观点:专利申请周期长,不利版权保护

  广东博浩律师事务所的胡周雄律师表示,服装款式的版权保护难,也是服装行业抄牌普遍的重要原因之一。

  虽然服装款式可以申请外观专利,并且在申请了专利的情况下,被抄牌厂家可以凭专利,通过收集证据进行维权。但是,这种做法对于服装行业而言,实际操作意义不大。因为取得专利证书时间较长,一般要好几个月,有时甚至要两三年,而服装流行周期却很短,在没取得专利之前,即使是使用在先,但别人先申请了专利,也无法拿回专利,但还是可以继续生产。胡周雄说,目前法律比较注重商标保护,专利法方面还有待改进,法律界对于加快专利申请的呼声也很高。

  网店老板:“山寨装”好看不好穿

  淘宝网店店主晓薇告诉记者,现在网上“山寨版”服装很多,也可算是抄版服装的一种。

  “有些店主把明星穿着服装的照片放上网,买家收到货时,这件明星礼服的面料、纽扣甚至颜色也与照片上相差较远。”晓薇说,这种现象在韩版服装中较为普遍,一套造价上千元的服装,山寨版不过卖百元左右,吸引了许多爱赶潮流的顾客,有些小女孩也会在网上留言,“虽然拿到货后剪线头都剪了一个多小时,但看上去和明星穿得很像,好高兴哦”。可见山寨版服装的泛滥,还是和市场需求有重要关系。

  如今《瑞丽》、《米娜》、《VIVI》等时尚杂志在学生和白领族群中很受欢迎,杂志所推荐的风格多是甜美时尚的,重点推荐的服装品牌都在千元上下。不少网店热销的“杂志款”,其实就是与杂志中风格和款式类似的衣服,价格一般在百元上下。

  网络买家小刘说,现在很多网店卖家都仿照杂志上的款式制作衣服,价格便宜,但质量往往让人跌破眼镜。实际货物与杂志上的照片不相符、衣服的质地与宣传的不一致,均码服装大小不一的情况十分普遍。碰到这些情况,网民可以通过网站的消费者保障制度,索赔或退货。

  韩版淘宝网客服小高建议,网上淘衣服质量为先,价格其次,一定要选那些是真人实物拍摄的图片,“山寨版”的衣服好看的只仅仅是图片,但未必好穿。

相关文章

·雅戈尔:失重的惩罚 09/03/31

·格子:从一个国家的图腾,到整个世界的疯狂 09/03/09

·夏奈尔缔造的不朽传奇 08/12/14

·裙子变长 保守主义回归 08/12/11

·品牌弄潮儿的自我颠覆 08/11/25

观点地产网关于本网站版权事宜的声明:

观点地产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观点地产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观点地产网所有,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020-87326901或来函guandian#126.com(发送邮件时请将“#”改为“@”)与观点地产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