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周一至周五  24小时更新

舆论、道义与商业 融绿收购“失控了”的宋孙缠斗

来源: [ 观点地产网 ]      时间: 14-11-20 04:16

接下来的绿城董事会会议将决定宋、孙绿城实际控制权之争的最后走向,而九龙仓的态度将成为博弈的关键。

  观点地产网 “经公司董事会研究决定:免去田强绿城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此令自2014年11月19日起生效。”

  这是11月19日凌晨宋卫平公开回应回归绿城事件后,于当日傍晚核发的免职令。至此,随着融创系田强的“被免职”,围绕宋卫平与孙宏斌之间的融绿交易纠纷正不可避免地走向失控。

  上述免职令核发后不到五个小时,以田强为代表的现绿城11名管理团队发布联合声明,拒绝执行宋卫平的免职令——“其他任何一方股东单方提出的人事任免要求,现任管理团队是不予采纳的;任何一方股东或个别董事无权单独对管理团队发出任何指令或者意见。”

  据杭州当地媒体最新消息,融创团队高管于11月19日下午聚集在黄龙世纪广场绿城集团总部,进行“集体停工”,绿城也出动了所有保安对大楼进行防控。

  事件走向暂难明了,有市场人士称,继早年“国美斗法”、“娃哈哈达能争拗”的股权相争戏码后,一场围绕绿城股权的宋孙缠斗或许由此拉开帷幕。

  针锋相对的任免

  11月19日晚间,宋卫平核发田强免职令同时,任命了应国永为绿城集团总经理。应国永为前绿城集团执行总经理,此前负责绿景片区,并任职绿城多年。在5月的绿城融创并购中,应国永选择辞职创业。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田强也以绿城房地产集团名义也发布了一则免职令,免去姜苏东综合管理部行政总监的职位,任命本体建设部总经理尤洪仓兼任此职。

  随后,目前绿城管理团队11名高管发布联合声明,值得注意的是,该11名高管中翁晓宁、童晓君、韩波等均为宋卫平旧部。

  极大的真理与谬误必然是相傍相生,正如潘多拉的盒子里也放着希望。有市场观察人士指出,在融绿事件走向失控的同时,孙宋双方直面交锋,闹得不可开交,然而双方底气或许都不是那么充足。

  焦点:已经离开绿城的宋卫平核发免职令,依据在哪里?

  据绿城中国5月22日晚间公告,融绿股权交割完成后,宋卫平由原来的董事会主席改任董事会联席主席,并在2015年3月1日起,将由绿城中国董事会联席主席改任为董事会名誉主席,孙宏斌担任董事会主席。

  董事会方面,罗钊明、郭佳峰和曹舟南辞任绿城中国执行董事,孙宏斌被委任为绿城中国非执行董事、董事会联席主席和提名委员会主席,融创集团副总裁、财务总监兼联席公司秘书黄书平被委任为执行董事。

  对此,有相关市场人士分析指,按照5月22日公告内容,上述董事会成员变更均需股权交割事项完成落实后生效。

  “现在宋卫平依然是绿城董事会主席,且在香港证监会明示融绿并购完成前,新的董事会并无法律依据。”上述人士认为,宋卫平核发免职令或正是基于这点。

  不过,根据11月19日晚间现绿城管理团队集体声明显示,他们认为在融绿并购案中,买方融创已经全额支付交易对价,另外也依据协议组建了新的管理团队。因此,目标股份交易已经实质完成。

  并指出,新的股东会、新的董事会根据买卖协议业已组成,并于7月7日任命了新管理团队,得到了各方股东一致认可。

  “现有管理团队是受各方股东领导下,唯一的、合法的管理团队。”现绿城管理团队以此为依据,拒绝执行宋卫平核发的免职令。

  或许,彼时公告中的“须待(并购事项)完成落实并于完成后起生效”,与“买方已经全额支付交易对价,目标股份交易已经实质完成”说法之间,尚待诉诸法律层面上的明断。

  举报信与内部喊话

  回溯事件发展演变的时间线,或许孙宋双方“失了控”的争斗均源于那一份不明举报信。

  11月14日,有消息称香港证监会向宋卫平、夏一波、寿柏年及融创发出问询函,询问融创绿城是否为一致行动人的细节。

  有消息指认,该问询函缘于香港证监会收到一份举报信,其中列举了融创收购香港交易中的一些事实,来证明宋氏夫妇及孙宏斌是一致行动人。

  同时该消息还指,该举报信署名不是宋卫平妻子夏一波,但夏一波是这封信的主要操盘手。

  11月17日,夏一波现身杭州玫瑰园,向媒体称自己与举报信没有任何关系,直言“我要起诉诽谤我的媒体。”

  不过,现在看来在举报信事件的背后,此刻孙宋双方的交锋已经不再局限于舆论造势,而是由隔空喊话的“动口”转向有实质意义的“动手”。

  其实,此刻在上述举报信之外,融绿双方均有内部喊话的动作,这也被市场认为是对社会舆论的争取,其同时也成为这次融绿事件中的一个注脚。

  11月16日,绿城董事罗钊明、郭佳峰、曹舟南联名发布内部信——《风雨与共,砥砺前行——与绿城人书》,笔触抒情,为宋卫平回归背书。

  “绿城的问题,终归是家里的事情,是每个绿城人必须担起的责任。”

  “秋来回想初心,因为我们对于价值的坚持和追求,我们将注定不懈奋进,一叶障目不能阻碍大江东去,愿与各位同仁、同道回归工作本身,努力温暖过冬!”

  这封内部信试图为宋卫平的回归抢占舆论高地。

  与之对应的是,现任绿城高管的郑甫、田强也先后在11月1日和2日发出绿城内部信,称“近几天,在公司内、外部有不少关于公司近期将有某种变化的说法和传言。”

  在该内部信中,对宋卫平回归做出如下回应——“到目前为止,集团管理团队未接到任何来自股东层面的关于此说法的正式信息,此说法只是部分股东关于公司未来经营发展的一些想法,还在探讨阶段,可行性尚待商榷。”

  该信同时对原绿城的公司战略走向、产品户型开发及成本管控等方面爆光,“巨量的股东资金沉淀在大量的酒店资产中且在建项目中有大量可能会造成极大经营风险和现金流压力的大商公建项目。”

  “大面积、高总价、长周期的难点库存占据集团目前近1000亿库存的60%,即使市场好转此类库存去化也难以明显提升。”

  显然,双方内部喊话中已然表达出彼此争锋相对的对立情绪,而宋、孙之间围绕着融绿谈判也与此前双赢的愿望渐行渐远。

  主席声明与僵局

  “绿城肯定不属于宋卫平、寿柏年,更不应该属于孙宏斌。绿城是杭州市的、浙江省的、中国的最好的房企。”这是宋卫平在11月19日凌晨发布的个人声明中的说法。

  这样的喊话似曾相识,曾经轰动一时、持续数年同样发生在杭州的“达娃事件”中,在争斗最激烈时刻也有上升到如此高度的喊话。

  虽然娃哈哈达能之争早已平息,但数年之后,贯穿于整个争端之间的市场机制、企业家契约精神以及裁定机构的公平等等准则仍然屡屡被提及和讨论。

  有市场人士指出,宋卫平此番喊话,无疑是有亮出底牌的意味。“这次宋卫平称绿城是杭州的,有喊话政府支持的意味,未来这或是融绿并购纠纷解决的一大因素。”

  事实上,目前大多数市场人士认为孙宋双方寻求诉讼裁定的可能性极大。此前在双方谈判过程当中,有消息透露,融创一方已表示,“我们的应对只能是诉讼了。”

  据北京盛峰律师事务所房地产法律事务部李松律师介绍,若是绿城提起诉讼,既能选择作为被诉讼对象所在地法院(即融创总部天津),也能原则诉讼承载主体所在地法院(即绿城所在地杭州)。

  有法律界人士也指出,进入诉讼后,尽管宋卫平拥有一定筹码,但有时间压力。据业内人士分析,若进入诉讼环节,融创方面如继续握有目前绿城运营的实际控制权,则在时间上较有心理优势。

  据了解,7月7日绿城中国召开高层会议后,已将管理经营权交给了融创方。随后融创方面在绿城人事层面做了一番大的变动,其中包括29个项目总经理、24个项目营销总的调配和任命,集团人事上也做了新安排。也就是说现在孙宏斌拥有绿城的实际控制权。

  李松指出,民事诉讼普通程序的审限为6个月,若是案情复杂经法院院长批准则可以再延长六个月。而且“在法院作出判决前,没有人拥有强制执行的权力改变现状”。

  也许,这就是为何在11月19日晚间,宋、孙之间突然爆发绿城控制权争夺的原因。

  据19日晚间最新消息,孙宏斌当晚已返回杭州,而另一重要大股东九龙仓代表周安桥也将于近日抵达杭州,看来接下来的绿城董事会会议将决定宋、孙绿城实际控制权之争的最后走向,而九龙仓的态度将成为博弈的关键。

发稿:鲁鹏审校:刘满桃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