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否会迎来“失去的十年”?

  鉴于美国的第二次泡沫已经破裂,一些美国人担心,美国也开始步入“失去的十年”。

  美国是否会成为另一个日本?或者更准确地说,它是否会重蹈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覆辙?当时的日本正步履蹒跚地迈入所谓“失去的十年”。仅仅在6个月前,认为美国即将面临十多年日本式经济低迷的观点,似乎是荒唐可笑的。但是,在经历了过去几周的金融动荡,目睹了政治上的无能表现之后,你几乎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美国最终陷入的衰退与日本当年的情形相似,它已经算幸运的了。这是因为,在几个重要的方面,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经受金融冲击的条件,要比今天的美国好得多。

  先回顾一下历史。二战之后,日本经济的表现的确可以用史诗般的语言来描述:经济奇迹。从战争的废墟中崛起的日本经济,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和日本在全球经济总量中所占的比重高达40%,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想象一下这样一番景象:在银座的某个豪华的卡拉OK包厢内,时任美国总统的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与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Yasuhiro Nakasone)正拉开嗓门,高声合唱:“我们就是世界。”

  1986年,日本经济转入超速运行期。那时,银行贷款非常容易获得,金融投机之风已到了极其疯狂的程度,工业领域也在如火如荼地扩张。上世纪80年代后半段,东京证券交易所的指南针似乎一成不变地指向北方。在1986年至1991年这段时间,日本经济的扩张总量大体相当于法国当时的国内生产总值(9,560亿美元)。这样的表现也令美国相形见绌(美国消费者购买了日本的大部分产品,同时,日本的安全保障也是由美国军队提供的)。事实上,日本的崛起似乎正恰逢美国走向衰退。

  正如保罗·肯尼迪(Paul Kennedy)所言,不堪帝国扩张重负的美国,似乎变成了一个精力耗尽的国度。无论何事,只要美国人能做到,日本人往往能做得更好。美国生产出Pinto轿车;日本制造出Accord轿车。美国制造出Ishtar;日本创造出Walkman。但是,美国人所创造的,多半是类似绿票讹诈(greenmail)、杠杆收购(leveraged buyout)这些东西,而日本人往往能生产出五花八门,深受全世界喜爱的小玩意。

  但是,日本也在忙着制造另一个极其荒唐的泡沫。与日本当时的房市相比较,美国人不久前的疯狂之举显得那么地克制有度。上世纪90年代初期,银座黄金地段的房产售价高达每平米30万美金。在土地资源稀缺的日本,许多家庭不得不办理跨代贷款,才能负担起一套价格高昂的住房。

  日本的房市已演变成一种极限运动,我经常援引这样一个例子来证实这一点:日本王宫坐落于东京的繁华商业区,据说,这栋房产的价值——由于王宫并不会真的出售,所以无人知晓它的确切价值——相当于整个加利福尼亚州房产价值的总和。

  尔后,随着这两种泡沫的同时破裂,双重泡沫便转化为双重麻烦。经过屡次否认之后,官员们终于承认的确有问题存在。而当日本聪明、无私、不屈不挠的大员们——美国最好的人才都去了华尔街,而日本的精英都加入了大藏省——开始行动起来的时候,他们好像变成了笨拙无比的苏联官僚(虽然没有苏联人那么腐败),出台的各种应对之策无一奏效。在目睹了日本政府开始阶段对危机的不作为之后,美国的日本问题专家暗自得意:如果遭遇相似的困境,美国人肯定会痛下决心,让那些无法营运的机构破产。看看我们美国人以前是如何应对储贷危机的。

  日本随后的情形虽然令人忧虑,但绝非一副萧条景象。购买廉价酱汤的长队并没有出现。而且,相对较低的官方失业率经常给人一种根本没有问题存在的假象。但是,日本的经济奇迹似乎已成明日黄花。经济往往先增长一点点,随即停止,然后又会进一步萎缩。建造的那些数不清的大桥也不知通往何处,但是,所有这些基础设施方面的开支并没有使日本经济走出低迷。

  昔日甚嚣尘上的日本威胁论——这种将日本视为对手的观点类似迈克尔·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在《升起的太阳》(Rising Sun)一书中描述的情形——突然显得如此地荒诞不经。如今,在美国,没有人担心日本即将接管世界。现在令他们惴惴不安的国家变成了中国。

  鉴于美国的第二次泡沫已经破裂,一些美国人担心,美国也开始步入“失去的十年”。认为美国的应对之策不会是,而且也不可能是,否认问题存在的观点,依然是有道理的。

  然而,如今的美国缺乏日本昔日在应对泡沫破裂时具备的几项有利条件。最明显的一项是,在“失去的十年”开始时,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它现在依然保持这一地位。相比之下,美国现在,与过去一样,是全世界最大的债务国。仅仅为了维持政府的日常运作,美国就需要每天从海外日益紧张的贷款人(包括日本人在内)手中,借入20亿美金。

  此刻,继续向美国提供资金符合美国债权人的最佳利益。但是,当这种情形改变时,或者说如果情况有变,将产生怎样的后果?美国对此一定要保持警惕。一些估算表明,明年的联邦赤字可能超过7,500亿美元。

  虽然按照占据经济总产量的比重计算,这项赤字并非历史最高水平。但是,赤字就是赤字,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而且,目前尚不清楚联邦赤字在未来有何缩小的方式。此外,一方面,美国的储蓄率一直呈现负值,居民债务累累,而另一方面,日本人继续狂热地储蓄,他们过分节俭了。

  所以,当人们问我,美国是否会遭遇日本当年的境遇时,我再也不会说:“这不可能!”现在,我这样告诉他们:“如果美国人走运的话。”

相关文章

·观澜湖:2008欧米茄高尔夫世界杯开打 08/12/01

·被掩盖的中国住房危局 08/12/01

·金融风暴下的珠三角现状 08/12/01

·全球最热经典邮轮线路 08/12/01

·品味十大古典音乐 08/12/01

观点地产网关于本网站版权事宜的声明:

观点地产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观点地产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观点地产网所有,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020-87326901或来函guandian#126.com(发送邮件时请将“#”改为“@”)与观点地产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