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暴下的珠三角现状

  所谓考察,无非是在主办方设置好的迷宫里游走,不论是本人,还是……,不太可能从这些表层上去了解珠三角面临的真实困境。

  此次利用公务之便,经广州,过肇庆,观佛山,瞄东莞,再回到深圳,虽不能深入理解风暴之下企业的痛楚,也稍微能触摸到珠三角经济动脉中跳动的神经。加之本人是东莞一个小厂的小股东,对现状更有切身体会。

  整理此文时,广东又在驳斥“广东企业陷入倒闭潮”,听起来感觉有点好笑,因为这种“反倒闭”的言论没有任何意义,如何面对才是硬道理,到底倒了多少家连“上帝”也不知道,就像在东莞访问时,华坚集团董事长也说:没有人知道,谁也不会知道……

  在广州的南沙港时,不见往日络绎货轮,唯感从太平洋西岸吹来凉风阵阵!

  在肇庆参观亚洲铝业时,整个工厂像假期时的高尔夫球场一样鸦雀无声。

  在佛山看著名的南方古灶,里面的艺术家都不知道在哪里喝酒去了。

  在东莞华宝集团的车间里,一员工回答记者道:加班是比较少的啦!

  至于深圳,副市长在会上的发言稿竟然不敢公之于众,到现在电子版都没有拿到。

  转了一圈之后,感觉到广州的杂乱,肇庆的冷清,佛山的阴霾,东莞的逃避,深圳的隐晦。

  这仅仅是一篇游记,并非对珠三角经济的直接解读,毕竟这样的观察非常浅薄。

  只是一叶落知天下秋,也许能反应出些许现实。故一路行来,摘取所思所想所见所闻,辄笔记之。

  深圳:思想生锈,寻找昔日刀锋

  回到深圳,第一感觉就是它的现代质感。与东莞不一样,深圳的现代是内在的,而不是东莞用金钱粉涮在墙壁上。

  从锦江酒店向西看,深南大道上车马如龙,灯光如织。

  从锦江酒店向东看,深南大道上还是辉煌璀璨,贵气逼人。

  当时看到新华网的那位老大哥正在疯狂拍照。

  谁能想到,这里曾经是一个小渔村,短短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换了气象。

  现在的深圳,硬件可谓全国第一。无论是人才,科技,教育,基础设施建设,都已经领先于全国。难怪总理也被蒙住了,深圳将可能是此次抵御金融危机的榜样。其实深圳关内还可以,关外只怕也是气喘吁吁。

  但这些对深圳来说,都不是问题,最可怕的问题是:他的思想退伍了。

  当媒体在深圳一社区考察时,这个社区深圳本地人每人一栋房子,其余的全是对外出租,平均每户人家的财富1000万以上。本来,其财富来源也属于命中注定,媒体除了羡慕也无话可说,只是深圳这样的食利阶层,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毕竟,这样的财富来得实在是太简单了些。

  以这样的利益阶层,在糖水里长大,可以想像,能有什么思想?

  在见面会现场,这么多媒体在场,竟然就提了一个问题,当然这个问题是不是准备好了的条子,大家尽可以去想像。特别是在会议结束后,会议的电子版一直都不敢对外公布,不知道深圳到底在害怕什么。

  哪个城市没有缺点,深圳怕什么呢,这个以思想新锐著称的城市,彻底落伍了。

  而思想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句话可能显得有些老套;但一定是地球为数不多的真理之一。

  深圳之所以能从一个小渔村一跃而成中国城市的“启明之星”,直到现在还与经营数百年的上海分庭抗礼,无非因为它是邓公这个巨人思想的实践田。

  那时候的深圳,没有传统思想的牵绊,没有意识形态的约束,没有官僚本位的制擘,敢于“无法无天”的喊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敢于责问旧体制的条框并动手砸破篱笆。而如今呢?在改革开放前20年深圳一直是城市中的“黄色领骑”,是80年代的“圣地延安”,是所有热血青年的梦想之都。它“敢为天下先”的思想为这个社会创造了无数奇迹,同时也点燃了民族复兴的“星星之火”。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这片贫嵴的“南蛮之地”,思想随着商品一起北伐,当时整个中国在谈“思想的解放”,全世界都在关注这块开放资本的社会主义热土将怎样的成长。而如今呢?

  那曾经是怎样的一份荣耀!还用得像现在这样自诩为“先锋”城市?还用得着满怀醋意去与上海北京一扳手腕?那是一段怎样的岁月?理想的、浪漫的、大破大立的、肆无忌惮的、撕裂的、傲啸四海、埋头苦干的、睥睨天下的,它的一举手一投足都震撼着整个中国,它的细枝末节摇头摆尾,都成了思想本身。

  而现在的深圳,看不到任何思想的争论,一句“思想解放”刚刚提出,马上就来了一批“深圳不是政改特区”的防火队员,还有谁敢像当年一样直接与袁庚叫板,姓资姓社猫黑猫白那种激烈碰撞都是遥远的回忆,没有人敢更深一层的挖掘新闻的背后,因为那样会触犯既得利益者,看不到任何关于城市的思想性探讨,那些言论可能会被屏蔽,最多是深圳社科院几个所谓“专家”今天说房价该降明天说房价该涨。

  这次网络之行连市长的发言稿,连个电子版都不敢给,不知道到底在怕些什么,其它任何城市,纵然也有缺撼,但绝不至于害怕到连自己说出来的话都不敢见阳光。

  在武汉读大学,每天都会去看《深圳特区报》,虽然它很幼秩,但却能从中找到一点涌动的春潮,去感受南方天空传来的阵阵惊雷,沐浴那清风扑面的甜醴气息,此次深圳新闻网的两位朋友,都是青春靓丽的女孩,她们也说了许多的心里话,思想的禁锢无所不在。

  深圳的视听媒体,要么歌功颂德,要么广告连篇,要么娱乐八卦,要么官员升迁。看不到能够真正激起这个城市居民心灵的报道,没有一篇刺入骨髓的负面追问,似乎所有媒体都约好了用同一个鼻孔歌唱:我们欢呼,我们跳舞……而唯一稍有良知的那份报纸几经浮沉后也谨言慎行起来。当北京的《经济观察报》以“观察家”的凝重审视这个社会,当上海的《第一财经》高屋建瓴游走于刀锋的边缘,甚至当华中内陆武汉都出现了《长江商报》这样的思想性报纸时,而深圳的本地媒体,却集团患上了思想性阳萎。

  在车上,我给媒体朋友作了一些介绍,说深圳的民间思想极为强势,因为民间的思想者还是挺多的,这可能与深圳与香港的接壤有关。本来深圳具备出思想家的土壤——新旧思维的急烈碰撞,东西文化的双向交汇,社会发展日新月益,高智商人才的聚合,严酷竟争的千锤百炼……这与诸子百家时代,与“五四新文化运动”本质没有区别?然而,半个甲子过去了,我们没有看到“萨特福柯与笛卡儿”,也没有看到《常识》《论法的精神》与《社会契约论》,关于“深圳直辖”的讨论成为一个遥远的梦幻、提倡“深港自由贸易区”的讨论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至于“深圳关是否违宪”这样的议题好像事不关己、涉及更深一层的“行政三分”更如雷区。铺天盖地的是平庸、媚俗、八卦、金钱至上及追求“娱乐至死”,没有任何思想的维度。

  深圳本来是没有任何长处的,之所以能发展到现在,完全是因为它锐意改革。而当年的改革者沦为利益团体时,深圳就不可能再去创造另一个奇迹。

  像这次的改革开放30年的主题,总是回想昔日荣光,而不是规划自己未来。所以在改革开放25年之时,深圳特区市长带了一帮官员前往苏州,以“交流”的名义向苏州“取经”。这是深圳第一次公开向一个内地城市参观学习,深圳和苏州两地媒体都有大篇幅报道,其历史反差,刺痛了深圳市民的眼睛。有人不停地叩问:深圳是如何掉队的?

  不过,深圳还是不乏改革精神的。在中兴通迅访问时,我们看到那种对核心技术的孜孜以求,而且其宣传负责人也说到,中兴不可能与联发科合作,不管这样的话是否对自己将来有影响,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态度还是值得欣赏。还有我们采访的华强文化科技,其四维影视产品引来怪叫连连,尽管其动漫产业我们知道华强其实不咋地,但这种对未来产业的兴趣让人看到深圳企业还是有雄心的。

  深圳本无长处,而是因为30年前思想的破位而成就其地位,如果现在固步自封,任其思想染上斑斑锈迹,不能重拾当年英雄气概,那深圳昔日的刀锋姿态,肯定会被其它城市所取代。

  深圳到底能不能成为金融危机时的榜样城市,谁也不知道,只知道有着近15万员工的富士康,很久没有加工资,并且开始员工休假也变得很容易了。

观点地产网关于本网站版权事宜的声明:

观点地产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观点地产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观点地产网所有,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020-87326901或来函guandian#126.com(发送邮件时请将“#”改为“@”)与观点地产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