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与走向深化,探析康养文旅的中国发展路径

观点地产网

2021-04-23 00:50

  • 过去的一年中,不管是康养还是文旅都成为社会民生关注的热点。“2021观点学徒计划-线上季”以“重启康养文旅”为主题,共话机遇与未来。

    (2021年4月22日)时隔一年,康养、文旅同行再次相聚2021观点学徒计划-线上季。和去年分隔两场举办不同,这一次是更加融合的相聚盛会。随着康养与文旅的不断交融、深度互动,两者的合作共赢日渐成为趋势。

    过去的一年中,不管是康养还是文旅都成为社会民生关注的热点。

    一方面,康养服务的对象是疫情中的易感人群,养老机构的细心呵护为老年人筑起了生命防线。而“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提出要“大力发展普惠型养老服务,构建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医养康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则给疫后的康养行业提出更高的要求,需要其挑起破解国内养老难题的重担。

    康养之外,文旅逐渐成为判断经济恢复的关键指标,是畅通国内经济大循环的重要力量。如临近的五一假期,多地推出惠民消费券,迎接即将到来的出游热潮。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经历疫情起伏的康养文旅行业有哪些值得借鉴的经验?行业地位凸显,如何加速板块复苏与走向深化?4月22日,“2021观点学徒计划-线上季”以“重启康养文旅”为主题,共话机遇与未来。

    轻重资产抉择与服务探索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约有1.8亿,约占总人口的13%;预计“十四五”将跨入中度老龄化阶段,2025年将超过2.1亿,占总人口数的约15%。

    伴随着老龄化社会的深度演变,康养产业的发展变得更加迫切。“十四五”规划纲要中,也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2021观点学徒计划-线上季”康养文旅专场,椿龄康养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养老研究院院长堂本政浩,带来了更多国际的声音,向与会嘉宾分享来自日本的养老服务经验。

    椿龄康养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养老研究院院长堂本政浩

    1982年大学毕业后,堂本政浩在日本开始接触生命保险工作,并见证了日本介护保险制度的推出与成熟,过程中履职日本大型认知症机构、介护会社、护理公司等部长职位。躬身养老事业数十载,让其成为中日养老行业的专家。

    会议过程中,堂本政浩对比中国和日本的养老现状,指出日本当前的难点是医院、介护公司各自经营的情况较多,让他们合作较为困难。此外,想要充实上门医疗服务人员的队伍难度大、不同区域的医疗协作程度和服务也有所参差。而且,老年人在机构的终末期,临终护理的应对较困难。

    作为全球老龄化进程最快的国家,日本在养老方面的探索走在前列。因此上述现状亦正在或即将成为中国养老的现实。

    在线上会议中,堂本政浩总结日本养老产业体系的发展经验对中国的启示,认为中国要解决养老难题,可以从这些方面下手,包括是配备CCRC;发展社区上门式服务,以城市为中心,由大型地产公司、医院或者社区管理公司推进老年人基础设施配备。此外,可以提升上门诊疗医生储备,如上门诊疗医生能够享受医疗保险、护理保险等福利政策。最后可以完善补贴,构建上门诊疗、康复机构、上门看护、上门护理等等老年人支援服务。

    倾听来自日本的经验过后,与会嘉宾对国内的养老行业发展有了更多的审慎和思考。在康养行业发展大势之下,应该重资产持有还是轻资产运营的争论也变得热烈。

    孰轻孰重?在随后的分享中,中原地产首席咨询顾问、昱言养老创始人张坤昱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轻重资产不可片面理解。轻资产对运营经验、团队有一定要求,亦需要有部分自有资金,要求从业主体更加专业。而得益于国内处于资产上升的通道,重资产可以保值增值,利于变现。她强调,养老行业是轻重资产结合的行业,需要有机结合。

    此外,她提醒,不可以小看养老这件事情,做养老的护城河很深,是瓷器活,需要尊重行业的属性,低头倾听发展规律和本质。

    持有相同观点的,还有世德养老咨询总经理黎皓,他指出目前从事养老服务的企业来自各行各业,不应该对涉足的企业类型设限。“什么企业都可以做养老,但是要想清楚为什么做,情怀还是有盈利目的?”

    他提出,重资产和轻资产的连接桥梁是金融,可以通过资本、股权整合等方式,融合两种操作模式。此外对于入局的房企,他提出建议,开发商没有必要事事亲力亲为,术业有专攻,可以通过规范、合理的金融、设计,与服务商沟通联系,实现重、轻资产各自的赚法。

    从荒芜到新生,文旅价值的变现途径

    年初至今,国内疫情阴霾逐渐消退,休闲度假消费激增,如何实现文旅板块复苏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此外,随着康养与文旅的不断交融,两者延伸出更多可能,合作共赢也日渐成为趋势。

    北京首置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利群认为,康养和文旅是不分家的。从未来的形势看,旅居的行业规模很可观,可能达到30万亿,现在才是刚刚起步。

    蓝海市场在望,不过文旅项目投资大、回报慢,疫情期间首当其冲,如今也还在漫步回血中。因此,当下更为关键的,或许是文旅空间的变现难题如何解决。

    在嘉宾分享环节,GVL怡境国际集团首席市场官、怡境文旅副总裁朱冰尧认为,价值变现才是文旅地产的核心要义。他建议,可以构建“运营变现”逻辑——将产业链后端前置,用TO C逻辑解决TO B问题。抓住两个痛点,即解决“用户痛点”,以及叠加运营策划先行的规划设计。

    此外,对于如何打造“IP”,赋予文旅项目独有吸引力,提升旅游产品的附加值,与会嘉宾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从无到有”,田园东方创始人兼CEO张诚在主题分享环节,以“共享单车乐园”的打造为例,向在场嘉宾分享从创造话题、由零到一,到形成文旅IP的过程。据其介绍,该文旅项目以艺术赋能、展游结合、公益先行的方式,最后成功实现了商业循环。他提出,虽然在创造之初,看似脑洞很大、弯绕,但是实际有很多大IP的创造就是这么开始的。

    田园东方无锡疯狂拖拉机农场

    当然,不管是康养还是文旅,在场的嘉宾也提醒从业者,单个项目的成功不意味着可以全国化复制,而是要结合属地化、人文特色,深度挖掘内涵。

    北京山海文旅集团副总经理何时印深有体会,他指出随着文旅消费由物质到精神层面,由观光休闲到生活体验深化,文旅小镇不能单就资源讲资源,打造文旅项目时,要构建一种生活方式、传播精神价值、塑造独特的文化现象。

    撰文:陈朗洲    

    审校:武瑾莹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创新业务

    学徒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