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地产网 >

博鳌文档 >

>

>

正文

对话主题:地产企业及企业家的社会责任
作者: 观点地产网     时间: 2010-05-27 17:47:37    来源: [ 观点地产网 ]

  主持人:谢谢,刚才的小环结虽然非常短,但是仍然充满了喜庆之气。接下来仍然为大家呈现非常有喜气的黎族舞蹈。下面进行的是今晚的高潮:2006博鳌房地产论坛精英对话,主持嘉宾是《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SOHO中国董事局主席潘石屹,对话嘉宾是阳光100置业集团董事长易小迪,香港中原董事局主席施永青,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宏观室主任研究员王小广,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进发展中心主任易宪容,北京科技大学教授、原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战略部部长赵晓,箭牌卫浴董事长谢岳荣,远大铃木住房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剑先生。

  让我们掌声有请。

  秦朔:今天有一个比较短的时间,可以碰撞出许多的火花。主办方定的题目是地产企业及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我想房地产开发商在这个时候谈社会责任,不是简单的想回应,如果只是回应一些议论,想平息什么的话,恐怕不是我们的境界所在。我们的开发商究竟如何体会自己的社会责任。

  潘石屹:社会责任,两个月之前,参加亚洲博鳌论坛的时候,大会让我谈社会责任。我想了一下,社会责任第一点应该要遵纪守法。这是任何商人的边界-按章纳税。

  第二点是企业要盈利。如果一个企业家办得亏损了,银行的贷款也还不了,只能占用别人的货款。如果想尽社会责任怎么尽呢?员工的福利也不能给。靠我们勤奋的劳动和管理,使企业赚钱了,才能谈社会责任。

  前面是市场和法律的问题,但是市场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一个人得病了,一个人应该多做一些公益事业,有时候把这两个事情应该是平衡的,物质和精明方面。做这些帮助穷人的事情,帮助病人的事情,不是说是等价交换的原则,必须要上各式各样的榜,给谁捐就要登一下。做善事是积德,如果和商人等价去做,你积的德会跑到别人那里去。所以一方面企业要盈利,另外尽可能发自内心的做一些善事。

  赵晓:其实我没有资格点评,没有深入这个话题,只是非常简单的谈一下自己的看法。而且我看时间已经比较晚了,不想多占用大家的时间。遵纪守法固然是尽到社会责任。因为这是底线,谁不遵纪守法,谁就进去了。第二企业必须要盈利也不是社会责任,如果不能盈利根本不能在市场上生存,这都是规定的动作。企业真正要做的是,这些都做好了,也遵纪守法,也盈利了,这些规定动作都做完了,你的自选动作还有哪些?社会责任不仅是捐一点钱,不是说要交换某些东西(荣誉),社会责任是涵盖企业管理的所有的环节,你要对上游负责,对下家负责,对股东负责、设计负责、员工负责。所有企业社会责任是涵盖企业运行的所有方面,也涵盖管理的所有的环节。

  施永青:我从香港来,我的观点和你们的不一样。我自己的看法是,社会责任应该让个人自己去提出。如果社会要靠企业去负起社会责任,去解决问题。这个是很不安全的。因为,责任的标准没有统一,都是自己为自己定的,所以我觉得要经常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的社会是很危险的。我不喜欢听到要企业负什么社会责任。这个是不可靠的,政府就要负社会责任,政府的政策出错就要负社会责任。企业的责任就是赚钱。这是在市场经济上,企业就是负责的责任。你要使市场接受,民众接受,他应该知道自己的社会功能,他知道社会发展的方向和整个社会发展同步,促进社会进步的话,这个企业才有机会发展。但是,社会不应该把社会责任推到企业身上来,这是不可靠的。很多谈社会责任的地方,企业连守法也做不到。现在的企业连守法都做不到的情况下,谈什么社会责任,我觉得这是不切实际的。

  王小广:这个观点应该不受质疑,应该结合中国的实际,当前中国转型期这个情况结合讲的话,一般来讲企业肯定要不光利润第一,也有一个责任,社会责任不是主要的目标,他是社会的一员也有社会责任的问题。他要做好自己的企业,遵纪守法,同时创造更多的利润,创造更多的就业。这本身就是做好企业的本身的社会责任。

  施永青:如果企业不守社会责任,你怎么对付他?

  王小广:社会责任是自觉的事。

  施永青:自觉的事就做不了。

  王小广:你付出了就会得到回报,负起社会责任的企业会得到更多。

  施永青:我想知道,现在有没有很清楚的列明的社会责任。你刚才说每个人的价值观念、道德感,这是每个人自己做人应该有的。不是社会要求的,如果是要求的,要清楚写出来,做不到的要惩罚。否则谈出来没有用。

  王小广:现在有一个盈利,他的前提是不损害他人,不能创造负的外部性。正的外部性应该得到补偿,这是一个基本的。做到这点就是社会责任。第二,因为中国的现实情况,确实有很的人没有尽到基本的责任,根本谈不上之外附加的社会责任。我昨天在飞机上看到一本书《罗斯福传》看到美国的状况就是劳资的对立,资本家和工人的对立,资本家等于消费者有一种过渡,带有剥削也好,的确有这样的情况。工人也有过分的要求,两个不相上下,造成了矛盾的激化。中国也有现实,房地产不是劳资关系,而是房地产商和消费者的关系,中国的市场经济到现在的情况应该以消费者为中心,考虑消费者利益的最大化,你满足整个社会对消费者的利益,基本的需求,不去损害它,不造成过度的欺骗他,我不是讲房地产商是这样,肯定是有这样的情况。我觉得是消费者的责任,现在是消费者主导的经济才会创造更多的效益。这是中国房地产市场面临的,作为生产者和消费者一定的对立要调和,需要让步,两方都要让步。生产者应该利润不是讲利润最大化,或者讲利润最大化损害别人的利益的最大化。至少把这个夺去,之后对消费者作一些让步。当然,消费者也应该有一个体谅,不应该做一些,我觉得是一些了解、其他的考虑等等。

  秦朔:赵晓教授有补充,谢总讲完之后,老易点评一下。

  谢岳荣:我觉得前面所讲的是最基本的社会责任,第二是节约社会资源。提倡节约、提倡环保,不可把再生的资源短期都用完,而是提倡一个可持续的发展。第三,是要打造民族的品牌,国家是非否强盛,主要是看我们拥有多少的名牌,我国经济发展虽然发展很快,但是很多行业被外资垄断,零售的终端和外资的超市。零售的终端被垄断之后,企业想打造名牌非常困难,国家的经济命脉掌握在外国人手里。我们有责任,打造中国的名牌以及世界的名牌。现在在中国物业行业里面,我们公司水平最接近于国际品牌的,我们要扛起民族的大旗,冲锋在前,带领中国整个物业行业走进世界。培养我们中国的设计师,使我们的设计能够进一步和国际接轨,设计出高品质的产品。

  易小迪:守法是最简单的,真正守法我们都做得到,而且都是经营得比较好的企业。为什么大家对房地产评价这么低?原来我们以为讲生意一样,《国六条》一照都是猪八戒,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国家认为在这个行业里面,有一些社会责任没有尽到。今天想表明自己一样。我认为,一个企业做得更长久、更大,肯定会超越法律最低要求的道德要求。就是价值观,价值观要超越社会平均水平,你站在一定的高度上指导自己的行为。实际上,你所有的行为都在价值观的指导下,像卫浴做环保、节能也是价值观之一。这个行为是在价值观指导下。还有包括金钱的使用方式,崇尚节俭。从这个角度说,企业是有这个责任,首先对金钱的意义、物质的态度。第二会培养大批的企业员工,他们的行为准则,你在哪里工作过,如果在好企业当中,我们会更加负责。价值观是企业当中主要的因素,不是说所有的行为是在价值观发生的。

  易宪容:企业的社会责任,相关的书在香港图书馆有100多种。刚才讲的是因素,企业在如何实现最大化。第二,法律在法律方面不仅是遵守边界,而是对整个社会的推广和实施。第三,企业的导致责任。企业和别人交易、交往有没有原则。你做出来的产品是不是使民众信得过。像我们有很多的产品,首先提出的诚信原则。第四解决企业的从善责任。你赚了钱以后,如何使用?如何帮我们设立需要帮助的人。第五,企业应该承担的是一个社会的认知,企业领导来讲,应该往哪方面走?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曾经做过一些研究,基本上他们讲的就是这些内容。

  秦朔:下面请张剑先生,我先给他叙一个旧,他去日本出差,看到日本的浴室是整体的,他用螺丝刀给全部拆下来,研究看一下能否拿到中国来。后来他回到中国开了远大铃木。我曾经问过他,他说在中国做生意要承受很多的压力,很多的事情其实我们很不开心,在这样的事情下,你能够开心吗?今天看到他参加这场活动,看到他特别的开心,想请他谈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张剑:今天我也想起了,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参加这个活动。我过去是教书,通过发明一步一步的创立了远大。也赚了钱,那时也是最高峰的时候。今天我非常开心,开心的原因-我听说过赵晓,我认识你。这个开心不是钱给我带来的,更多的是价值观。今天不谈这个。

  刚才谈到企业家的责任,各位谈得非常好。最后经济学家也作了点评。我想谈另外方面的问题,也是关系到其他的责任。刚才谈到的责任确实需要做的,作为企业家需要承担法律要求以外,还有一些责任,因为你得到在某些方面都多。但是另外一方面的责任,是我现在做企业的想法,不谈其他的价值方面的问题。

  我觉得很重要的,也是今天在这里开会转型的很重要的观点。就是企业家应该有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如何让大多数人能够分享这个社会进步的成果。这一点我觉得非常重要,社会在进步,科技在进步,科技的进步要通过企业实现他的价值,最后产生结果,如何让大多数人分享这个成果?比较有代表性的,大家有开车,最开始有车的时候是贵族化的表现,有福特的企业家把汽车做到价廉物美,让普通的人马上分享成果。今天到处都是汽车,这个例子非常多。戴尔把电脑做得那么便宜,大家都可以用电脑。如果企业家不能把企业的进步,变成普通人享受的东西,企业家他尽到很大的责任?房地产的发展是非常的惊人,我们看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对房地产不满,包括很多人在享受到一部分好房子的好处,但是为什么这么不满?我觉得《国六条》其中的想法,是希望普通人分享这种成果。所以我觉得开发商如何考虑,当然不是单纯的减少利润可以做到,还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如果单纯靠企业,就算你赔本也做不到。企业用新的技术、好的管理降低成本,变成大众可以分享的。

  比方说,我这个想法不一定成熟,我观察房地产已经十年了,现在开始做一些尝试,我们希望更多的是从技术层面上做一些事情。为什么房地产的成本那么高?也不是像所有的人那样想象房地产是暴利。其实房地产的成本是非常高的,政策有关,也与我们的作业方式有关。企业家能否在各种方式上改变一种状态,让他的成本变得更低、品质更好。实际上房地产面临什么样的转型,我认为是同治化的转型。很多人同治化的产品不好。实际上是不对的,我们纵观世界,任何一个产品走向成熟,都要走向同治化,因为只有同治化才能提升产品的价值。

  所以同治化带来高品质、低成本、很低的价格大家来购买。今天的工业就是这样的模式,所以房地产走到今天,是不是要向这样的方向发展?我做空调,是比较成功的时候,转型来做这个。也不是看到小浴室,浴室就是一个小的房子,日本也好、发达国家相对我们来说,我相信美国的房子比我们便宜很多,因为他们很多的东西是通用的。所以今天,房地产的竞争力究竟在哪里,和过去很不同,过去靠关系拿到好地,我有资金,我比别人更能塑造形象,物业做得更好。但是我想未来光靠这些是不够的。我认为同治化时代的到来,意味着要有四个方面的竞争力:一是更可靠的品质;二是规模。讲到这里,就是如何降低成本,如何有规模。将来的房地产是靠更大的规模。

  还有价值在哪些地方?是靠优化。企业家很重要的责任,你能够做出价廉物美的产品,让消费者得到最大的价值,当然企业也能获得价值,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责任。

  秦朔:王博士有新的观点要补充。

  王小广:因为刚才讲企业要创造物美价廉的产品,我认为这是基本的责任,现在我们的责任,房地产商和消费者成为一种对立,弥合这种对立是基本的。我花比较少的钱买一个比较好的房子,但是与现在的房地产商有很大的距离。第二,国家为了达到一个社会目标,或者是房地产福利的目标出台一些政策,我想房地产商不是抵抗他,而是采取一种积极配合的态度,来配合这个社会责任。我认为这是在中国现阶段最重要的。像90平米,我没有深入研究,在很多的大城市的中心区,我觉得是必要的。但是很多人为了利润,他就会去游说,抵抗这种政策,或者造成一些威胁的舆论。这不是社会责任,社会目标应该与政府的政策一致,应该接受与社会的调和,这在中国的现阶段非常重要。

  施永青:从市场经济来看,受英国一理论的影响,按照他的理论,做营商的人,他不是为了生产一些好产品服务大众的,他是为了赚钱。他靠什么赚钱,就是要靠符合市场需要的民众需要的。他为了赚钱就要生产最好的产品出来,在中国,道德、为人民服务、社会责任、要牺牲小我、大公无私、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谈得更多,但是哪个时候,人民的生活改善得多,还是让企业盈利的时候改善得多,企业为了竞争,为了盈利就要服务大众,这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的动力。我不是反对企业的社会责任,我们公司也有做很多慈善的工作,我自己也替政府环卫小组制作很多的扶贫,我认为这是个人自我要求,是一个社会风气。如果站在中国现在最必要的是什么?是加强法制。我认为,现在研究加强法制对人民的好处,比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得到的效益会更多。我不反对企业的社会责任,我觉得应该是用什么方法才能对人民更有好处。

  秦朔:张剑先生讲到经济学家,所谓的经济发展,就是女王穿的丝袜,女工也可以购买。从福特到盖茨,从汽车到他们装的软件,都希望分享,这样的发展模式都带来基本型,这样的过程实现要靠工业化、产业化,要做很多的工作,不是像我们建立在小生产上的各自为政,各自为战。这是对开发商非常有意义的。刚才赵晓博士说想补充一些观点,有请。

  赵晓:因为刚才有施总和小广在争论。我想说的是,利用两分钟的时间,简单的讲一下,我所看到的社会责任的大概一个变化过程,大概是70年代美国的学者提出来,企业有三条底线:第一,经济效益的底线;第二条是生态的底线;过去很多的企业为了追求经济而忽略了这条底线。第三,社会责任的底线。后来这个变成了一种行动,美国有很多的公司加入了社会责任资金,占了整个股票市场非常大的份额。他们把社会责任的目标放到他们的企业中去,比如到很多很差的国家去,投资进去却也能赚钱,他们说,这个国家的人为状况非常差的话,他们会撤出。再后来,联合国安南任联合国理事长的时候,他注意到一个特点,全世界的主权的问题已经变得不是重要的问题,一个国家侵犯另外一个国家,伊拉克侵犯科威特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少。主权问题不再是重要的问题,他发现人权是重要的问题。他发现企业在社会责任方面,人权没有做得特别好。重要的是在欧盟,他们建立了SA800指标,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指标。这个指标是非常厉害的,中国的产品出口,如果价格很低,是很有竞争力。后来发现不合格,主要是没有给工人建厕所,他认为你对工人的社会责任不够,所以会不进口你的产品。这样变成各个企业、各个国家、联合国的行动,已经由道德变成硬性的指标。这样对企业的约束是越来越强的。

  因此,这个问题不是一个争论的问题,而是实实在在由夺得指标变成对企业有硬性规定的指标。所以他是有约束力的。

  秦朔:其实,这里都是一家之言,大家没有补充之后,我看在座的嘉宾如果有问题,也让大家提两个问题。有没有人愿意提问题?没有人提可能是想回去看足球了,想回去休息了。

  那么,我来小结一下,也算是一家之言。如果把社会当成一切关系的总和,我想每个个体也好,企业也好,任何的组织体,我想其实从他诞生起,他必然是要尽社会责任。你自己以为,比如打老婆、离婚是家只是庭问题吗?社会要调节的,因为有可能要制造社会矛盾的。但是社会交给不同的组织体的社会责任是不同的,交给商业机构,他是盈利机构,从组织机构来讲盈利机构和非盈利机构,他尽社会责任的方式是从商业角度尽社会责任。所以我想从商业机构不尽社会责任,最突出的,我认为是违反了商业的道德,背离了商业的逻辑。现在很多的开发商在整个发展环节里遏制了发展。有很多的例子,它是没有尽社会责任的,类似的例子非常多,我觉得这里不用展开。

  只要做一些基本的研究,房地产行业,在改革开放之后,在公司治理、产品创新方面,远远落后于许许多多竞争性的行业,你去看一下中国的富豪,我是做过这个工作的,你按照排行榜把他们搜索出来,你找不到他谈公司的治理,找不到他谈怎么创造价值,找不到怎么可持续发展,都是谈短期的政策和财富指标相关的。有些企业他只是教员工怎么拖欠政府的款、压榨供应商,这跟商业的道德本身就是背离的。赵晓博士讲,除了自身以外,不仅要对你的CQ负责,还要对供应商、周边、社区、环境的负责。这是中国和西方国家特别大的区别。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一个老师在圣诞节回家的时候,他晚了一点,别人都开了灯饰,都特别漂亮。他当时没有开,他感到特别的惭愧,他说自己没有尽到责任,这种意识作为一个企业它是存在的。

  别人建的房子,如果说它是一个城市的符号,它看起来比较文雅,比较体面,作为城市来讲,可能是一道风景。但是现在建造了太多丑陋的怪物,我在广州写过一篇文章《请不要拿塞纳河比珠江》,后来受到很多政府官员的批判,因为我说你广州的珠江怎么和塞纳河相比?塞纳河是怎样的情况?我们发展商全部是一线江景、二线江景,建的丑陋无比的建筑,然后整个的珠江两岸搞得乱七八糟,再过几年就不能看了,你这是对城市尽到了责任吗?而这种工作是你完全可以通过你商业上的设计,你的理念上接轨,甚至说花不了多少钱就可以解决的。但是因为他急功近利,就非常随便,希望越快越好。对社区不尽力也有很多的例子,我们现在有很多的社区规模已经很大了,在里面的许多公共配置非常不足,当时他跟政府谈的时候就说他来解决,很多公共问题出来主要是发展商拿到钱之后,不愿意再拿出来,对于你承诺的方方面面的东西,既是背离商业也是背离社会的。当然,在更高的层面来讲,他们刚才讲信念的问题,信仰的问题,等等。这是另一个层次的问题。

  今天中国的发展商首先按照规规矩矩的,你怎么教育孩子的那种道德观、价值观用到自己的公司里。这里我特别推崇万科,至少这个公司是比较透明的,教育员工的时候是用比较正确的观念去教育员工。而有很多公司的员工告诉我,我的老总教我们如何逃税、如何去欠款、如何加快流动。如果用这些观念教导这些员工,这样的员工带着这样的观念,走向社会,走向家庭,你这能叫尽到社会责任吗?所以我觉得我们不用去奢谈更深层次的,包括刚才赵晓讲的SA8000这个标准,你不用去奢谈这些东西。我们很多工厂,其实就规定了多少人一个宿舍,你的宿舍超过多少人,就是你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国外人不敢买你的商品,,就说明你这个商品是带着血汗的。其实不用谈很远,就把你公司楼书,写在你公司的员工手册,写下的那些承诺,能够真真正正从你的自身,从你的员工,从你的上下游,整个的供应体系,扎扎实实做起来,进而才能够到你的社区,到你的城市。我觉得这样就已经尽到了社会责任。

  张文豪:时间也不早了,我的话也不多,我只有三句话,我并不是因为要社会责任结构有多好?我是感受到、预计到这种东西很空的长唱高调,带来的坏处。我很赞成施总的观点,他提到亚当斯密,我在一本著作里面,它可能比施总谈得更形象一点,说是一个伦敦的面包是,他在半夜起来,不睡觉,类似于我们看球的精神,起来做面包。他的目的是什么?他绝对不是为了大伦敦街头上太多无吃的人,而是为了让他后屋熟睡的妻女生活得更好。每一个人都是趋利,只有让依据他趋利的本性,你叫他做出来的规范动作才是最可信的。

  第二句话,刚才提到外国人,他在社会责任方面比中国人外在形象要好得多。这个原因是什么?我不认为他们的道德比我们高尚,而是他经历的社会发展阶段比我们完整,他认为只有这样做,对于他才是利益最大化。他的出发点仍然是他的利益最大化,他认可了这一点,他的认识要比我们清晰。而不是他们单纯的道德要比我们高尚。他们仍然是趋利。

  第三句话就是我说的害处,像施总讲的社会道德是没有标准的,在没有标准的事情上,唱高调的恶果是什么?因为你没有标准,它可以被更高的高化、更大的虚化,可能被某些人利用。像刚才讲的文化大革命,为什么后来很多人看到不好的事情都不说了呢?是因为被更高的高调罩住了,它反不过这种高调。而且是有很高地位的人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都是无标准的,下面的人就不敢喊,因为没有标准。

  我今天抢过话筒,就是说如果不着边际的唱高调可能被一些动机叵测,可能给他一个很好的借口。谢谢!

  嘉宾:我插一句话,我反对这种观点,他的害处是言行不一致、唱高调来干坏事的,这不是全部。举个例子,惠普的文化是以人为本,他相信所有的人,所有人的出发点都是善良的,给你创造条件了,给你一个自由度,以相信你为前提,他做到了,其实他这个企业比我们做得更好。我想社会提到的最低社会标准,像产品标准也要高于平均标准,而你提一个更高的标准,恰恰你又做到了,这一定是更好的结果。不是说一谈到高标准就是唱高调,我想不完全是这样的。其实还有好企业在执行这个标准,因为他做到了,一定会做得很好。

  嘉宾:因为我们的时间已经非常多,我想关于论坛的话题,我们有新的人其实可以去做更进一步的研究,亚当斯密不仅讲无形的手,还有讲同情的心。他写的《道德情操论》是比前面那本书是更加重要的。回到刚才小迪说的话,google说:"我们不用去做恶的事情,仍然可以成功。"我想google的核心价值观就是"Wecanmakethingssuccesful,withoutdoingevil",我们不用去做恶的事情,我们仍然可以取得成功。我觉得这种价值观仍然可以赚到钱,而且google已经颠覆了我们整个的经营广告模式,赚取了那么多钱。他所有的排名都是公正的,他没有去做坏事,他秉持了这样一种道德观,但是还是经营地这么成功,其实他给我们很大的启示,不需要找另外的借口去doevil,然后去作为makethingssuccesful的理由。谢谢大家!

  潘石屹:作为一个企业、个人也好,最幸福的事情,我觉得是付出,是给别人服务,有很多时候争取东西是痛苦的,帮助一个困难的人,帮助一个得病的人,你可能金钱上的帮助,时间上的帮助都是比较幸福的。而且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可能我想得比较极端一点,人没有坏人,只有一些得了病的人和一些不成熟的人。有些人说的话、做的事情,犯了一些错误,我观察都是因为得了病或者神经不正常或者不成熟的人。所以每一个人的出发点都是好的。所以,尤其在目前的情况下,我觉得现在的房地产公司,有一半都是非常的难受的。我们尽量为别人着想一下,创造轻松的环境,无论我们的学者、媒体不要给他们雪上加霜。

  吴立范:我是中山大学的,我很同意潘总、秦总的观点,今天来参加这个论坛,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也发了很多的卡片,当我看到很多名片是纸的,可以回收利用的,这样的企业家,我是心存敬佩的。说明他已经承担了社会责任。所以说,我也想起一句话,什么叫领导力?你一定是率先愿意自愿做一些事情,你才能成为这个行业的领航者。社会责任是企业家自愿做的事情,当你自愿做的时候,才能成为这个行业的领跑者,你才会受到社会的尊重,你最终会得到社会丰厚的回报。

  施永青:我发现在外国提社会责任是在普遍守法的情况下,是再进一步。中国的情况是,你们说社会责任,很多是不守法,如果是损害人家,这种应该是透过法律、法制贯彻执行。为什么强调企业责任?就是法律的标准太低,所以应该是在基本的程序下,在法律得到完全的贯彻情况下,我们不反对多花一点时间去谈企业责任。

  赵晓:我们做得还不够好,所以我们还能够做得更好。中国的房地产业大有希望,中国房地产企业家大有希望!

  秦朔:对于一个企业家,守法是必要的责任。第二句话,房地产开发商最重要的事情,是黎巴嫩诗人的一句话来讲就是以:以关切之心造屋,让心爱的人住进去。

  王小广:中国最大的公益事业是完善市场经济制度,希望房地产的企业家在推动房地产制度方面做出贡献。

  张剑:我想企业能够想到社会责任,会走得更远。

  谢岳荣:企业不能唯利是图,帮助别人有时候也是很快乐的。

  易小迪:不管中国的社会有特殊性,我想市场经济的制度是用永远不变的,你付出多少,就会得到多少。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才能爬得更高。易宪容:对于社会责任来讲,每个人都要承担,承担之后会更加快乐,企业承担了社会责任之后,这个企业就会更加发展。

  主持人:在此谢谢所有嘉宾诚恳的言论。到现在,今天的议程已经过大半,最后还剩下一项,刚刚在晚会中筹得的义款,现在有请海南省文联副主席、海南省舞蹈家协会主席,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文化部优秀专家、国家一级编导蒙老师来接受这笔义款,有请蒙老师!我们请观点房地产会员机构秘书长陈诗涛女士,代表我们主办方将16100元的义卖的所得捐给蒙老师。蒙老师将代表所有海南的艺术工作者接收这笔款项,它将全部用于抢修和保护我们海南非物质生态遗产工作。

  尊敬的各位精英和房地产企业家们,在这里请代表海南省文联、海南省舞蹈家协会、伟大的黎族,全体的文艺工作者,在这里对你们优秀的企业家们,对非物质遗产的关爱表达由衷的谢意!文化是需要传承的。海南非物质文化的传承是需要我们大家来支持的,作为海南的文艺工作者,我们更加责无旁贷。谢谢你们!再次表达由衷的谢谢!在这里有两位黎族人,是收集上来的,黎锦送给你们。

  主持人:谢谢所有有爱心的人,谢谢房地产论坛。今天所有的议程到这里结束。

24小时热点>>

观点地产网关于本网站版权事宜的声明:

观点地产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观点地产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观点地产网所有,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020-22375222 或来函ed#guandian.info(发送邮件时请将“#”改为“@”)与观点地产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