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演讲 | 樊纲:软着陆化解风险,增供给抑制房价

观点地产网

2021-09-16 10:23

  • 我们确实应该用一种理性思维看待现在的各种情况,包括政策的情况,同时用理性的思维看到这个市场未来的发展潜力。

    樊纲(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首先致敬观点机构,致敬陈诗涛女士,这个论坛坚持了21年,确实非常成功,而且到今天也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波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参加论坛,我也是21次都参加了,所以我是最元老的嘉宾。非常荣幸探讨房地产业的发展。

    今天的发言是非常困难的,我先讲讲宏观经济的形势,再讲讲房地产的情况。

    宏观经济确实现在相对比较低靡,工业生产两年平均下来,8月份的增长率是5.4%,比上个月又下降了1.2%,服务业下降的更多,平均只上涨了4.8%,工业是5.4%,服务业是4.8%。投资两年的增长是4%,进一步下降。

    社会零售商品总额增长了2.5%,两年平均只增长了1.5%,比上个月又下降了2.1%,当然这里面服务业消费占比比较大,这两个月受疫情的冲击比较大。

    唯一的亮点仍然是进出口,出口跟去年同比增长了15.9%,货物出口增长了25.2%。贸易逆差进一步增长,现在到了3800亿元左右。所以我们的内循环还没有循环起来,我们还在靠外循环,我们还在靠出口的增长对经济的拉动。

    各种原因加在一起,特别是疫情,疫情是两方面的,国内的疫情对内循环造成冲击,国外的疫情反复,反倒加大了对我们出口的需求。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思考后疫情时代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再加上其他因素,还有美国跟我们战略竞争的因素,疫情之后世界产业链的调整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也需要我们思考。

    这个产业链的调整最初有中美大国竞争的因素,但是后来因为我们的疫情对别人发生了断供,别人的疫情又对我们发生了断供,于是脱钩、中国+1、中国+N、分散产业链。

    回过头来大家觉得去中国化还不太现实,而且去中国化会产生很多新的问题,所以很多企业现在又回来了,对中国的订单现在又开始回来,对中国的订单有些是短期的,有些是长期的。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加上我们的成本结构的变化,我们中国东西部相对关系的变化等等,都会对我们未来长期的产业结构,对我们的产业链布局产生影响,都是我们在思考未来发展的时候需要考虑的问题,新技术的发展、数字经济、一些新的业态产生等等。这是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当中有一块是房地产,8月的数据确实不太好看了,土地购置下降了14%,刚才还看到一条信息,有些城市10宗拍地的案件中9宗流拍,这样的信息到处流传。

    新开工的面积下降了16.8%,销售下降了21%,回到了2008年的水平。而这个显然对中国的宏观经济确实有重大的影响。

    房地产占中国经济的比重按照增加值算是16.4%,如果加上建筑业、家电等等,这个影响面就更广了,在全部的国内贷款总额当中,现在跟房地产相关的贷款,包括家电、建筑占41%,举足轻重。

    所以房地产出现问题,它具有宏观经济的效果。这一点我们也都知道,我们力争减小这样的影响,但是目前来看客观上还存在这样重大的影响。这就需要我们思考方方面面的问题。

    从微观的角度思考,从产业的角度思考,从宏观的角度思考。从宏观角度思考我们得想想我们的问题是不是存在,我们今天的一个主题是理性,问题确实是存在的,特别是在企业当中,不理性的因素确实存在。

    我每次发言都要想办法搞清楚我是在对企业说话,还是在对政府说话,在这样的论坛上很大一部分是面对企业。对政府的话我在另外的场合再说。

    我们针对的问题,首先在这里我们要面对企业来说话,企业非理性的因素确实很大,特别是在过去市场比较好的时候,一些项目的成功,赚了一些钱,就以为自己可以呼风唤雨,就可以用高杠杆来进行急速的扩张。对市场没有一种敬畏之心,产生了很多问题,这对我们经济学界来说也不是新问题。

    有人批凯恩斯主义,凯恩斯最基本的道理,为什么有经济周期,为什么有经济危机?原因就是企业家的动物精神,也就是非理性行为。

    在过去这些年,我们看到了很多这种现象,这种现象出现之后,一定后面跟着就是高杠杆,就是风险。这个风险出现之后,一定会有后果。因为市场是会波动的,市场波动之后我们的很多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暴露出来你说不解决?这些问题在那里,越拖可能越大,越拖这种非理性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可能越大,然后造成的后果可能越大,产生的实际影响可能越大,最后可能会对宏观经济产生更大的振荡,因此发现问题就要及早解决,只有及早解决了,这个风险造成的影响才会控制在比较小的范围内。

    这句话说的不仅是对我们这个产业,包括很多的产业,现在出台了这么多的政策,针对这些产业,你针对问题越早解决越好。很多部门出台了政策,可能对市场的联动效应比较大,但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讲,早解决比晚解决好。

    当年P2P的问题,拖到最后产生那么大的问题,其实早就发现它是问题,迟迟没有解决,最后造成那么大的问题。

    所以我们不应该说不解决这个问题,是问题就会产生影响。但是我们要思考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能够对宏观经济不产生过度的超量的负面影响。

    我今天发言的主题不是日程当中的一个主题,我讲的是“软着陆化解风险,增供给抑制房价”。

    我们有多年软着陆的经验,我们过去一直进行一些调控,其实就是为了使问题不发生太大,最后化解这些风险的过程是一种软着陆,而不是硬着陆。也就是对其它行业的振动不会产生太大,不会产生过度的调整。

    当然因为调整的时候,它往往会产生过度调整,我们的调整就是让波动在可控的范围内,这是宏观需要考虑的问题,当然这个不是对企业家说的,但是也包含对企业家问题的一种表达,风险是存在的,我们要化解风险,必须采取措施,但是如何使措施不产生过度的对其它经济部分的冲击,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关于增加供给抑制房价,这是经济学的基本常识,价格是供求关系决定的,我们现在出现的问题是,我们要平抑物价的时候,抑制需求,比如限购、限贷这些政策我都同意,你可以采取这种行政手段,短期内把需求控制住,对价格飙升就产生了一种控制。

    但是现在做的是什么呢,出现价格上涨的问题马上就控制供给,减少给供给侧的贷款,意思就是说你不要现在供给,你再晚两年再供给,那价格还是会升。

    这里面就有两方面的问题,第一是从供求关系的角度来讲,你不可能用减少供给来抑制价格的上涨。第二是要坚持房住不炒,但是房住的需求还是有的,怎么去解决房住的问题,你不能让大家都不去发展房地产,你的住房需求如何满足?这是我们实际的问题。

    而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确实有大量的追求美好生活的住房需求,特别是在城市化进程但中,人口迁移所产生的迁移性需求。

    有人说中国的住房自有率是世界最高的,这我同意,但是大家想想人们都有住房了,但是仍然还会有住房需求,特别是迁移性需求,农村的人都有住房,但是他想到县城买,县城的人想到地级市,地级市的人想到省城,到大城市,一系列的迁移性需求,特别是现在到大城市群的迁移性需求,这个迁移性需求一定是有区域差距的,一定是冷热不均的,一定是有的地方价格下降,有的地方价格上涨,怎么满足这样的需求仍然是我们的问题。

    因为我们的城市化进程还远远没有结束,我们有大量的农村的居住人口和小城市居住人口要向大城市、城市群集中,我们如何满足这一部分人的需求,仍然是我们市场要解决的问题,而不是简单地靠一些政府政策来解决问题。所以我说我们确实应该用一种理性思维看待现在的各种情况,包括政策的情况,同时用理性的思维看到这个市场未来的发展潜力。

    我就讲这些,个人观点。

    撰文:樊纲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