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记 | 丝路寻踪·伊宁六星街

观点地产网

2021-08-09 11:05

  • 蔡穗声 发源于天山的伊犁河流经伊宁市往西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注入巴尔喀什湖,全长1236公里,其中442公里在中国境内。

    伊犁河水量丰富,河谷宽阔,使得伊犁拥有新疆最富饶的土地。

    站在伊犁河老大桥上眺望,河水静静流淌,新疆杨傲立河畔。

    人们都说:“不到伊犁,不知新疆之美”。

    西北边陲伊宁市位于伊犁河谷盆地中央,是伊犁自治州的首府。

    伊宁古称宁远,是清代伊犁九城之一。与2000多年的喀什相比,伊宁始建于1762年,只有200多年历史。

    在伊宁看城市建设,推崇六星街。

    走进六星街,中心是树影婆娑的小公园。

    从小公园辐射出数条宽敞大道,大道两旁是高大挺拔的新疆杨。

    门前喜欢搭建拱形花棚的多是维吾尔族民居。红花点缀在攀爬植物中。

    门内庭园是葡萄架凉棚,一侧设置了带垂柱的木房子,一张称之为“卡塔”的宽大床,供人盛夏时节避暑乘凉。庭园也是接待客人、喜庆聚会、奏乐跳舞的场地。

    俄罗斯族传统住宅多为砖木结构,屋顶坡度很陡,不易积雪。铁皮屋顶涂上彩色油漆,或是铺设彩钢瓦。屋顶上开有天窗,可调节室内温度和空气流通。

    双层窗户,内层木框镶玻璃,外层木窗,可抵御风雪。

    这一户的门檐下是半层高的扶栏阶梯。

    俄式民居在门厅下面有储藏室,利用稳定的低温保存泡菜和果酱等。

    国内唯一的俄罗斯学校就在六星街里。

    六星街里有俄罗斯风情园,园前的俄罗斯妇女雕像正在玩“面包叠罗汉”。

    始建于1943年的清真寺位于黎光街和工人街交叉路口,历经1982年大规模整修和1996年扩建。

    清真寺往南不远处有圣尼克莱东正教堂,位于黎光街4巷10号。教堂始建于1937年,1966年遭到红卫兵捣毁,重建于2003年。教堂首层是礼拜堂,三层钟楼悬挂有大铜钟。

    这里是俄罗斯人的信仰中心。

    正是中午时分,教堂闭门。我绕行至教堂背后,一片墓地突然呈现在眼前。

    在间杂小树的萋萋荒草中,不规整地竖立着汉白玉、大理石、花岗岩的墓碑。墓碑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上端都有东正教十字架的标志。

    这是俄罗斯墓地,占地20亩,埋葬着一百多年来去世的俄罗斯人以及少量俄族家属的汉人。

    眼前的墓碑只是历经十年浩劫幸存的极少数。

    教堂两位前任神父的墓地也在这里。还有1944~1945年牺牲在伊宁的苏联红军合葬墓。

    我久久伫立在墓地前,脑海掠过百年风云。

    沙皇俄国1860年借调停第二次鸦片战争之机迫使清政府签订《中俄北京条约》,四年后又趁新疆内乱之际逼迫清政府签订《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 割占了汉代以来属于中国的伊犁西部巴尔喀什湖(又名巴勒喀什池)以东以南44万多平方公里领土。

    1871年沙俄乘阿古柏叛乱之机出兵强占伊犁地区,拆毁了惠远老城,并意欲代为“收复”乌鲁木齐。

    1876~1878年,陕甘总督左宗棠统帅清军入疆收复了阿古柏侵占的天山南北诸地,并于1880年部署军队戒备沙俄进犯乌鲁木齐。

    同年中国驻英法公使曾纪泽(1839~1890年,曾国藩次子)奉命前往俄国圣彼得堡,进行了为期10个月的艰苦谈判。

    曾纪泽凭着过人胆识和外交功夫据理力争,于 1881年签订《中俄伊犁条约》(又称《改订条约》),清政府收回伊犁。但沙俄仍侵占着早些年割占的44万多平方公里土地。

    曾纪泽像

    摄于霍尔果斯口岸陈列馆

    清政府收回伊犁被誉为“虎口夺食”,是中国近代史上难得的一次成功外交。英国外交官评论道:“中国已迫使俄国做出了它从未做过的事,把业已吞下去的领土又吐出来了。”

    六星街东北方向4公里多是伊犁宾馆,宾馆内园林有俄(苏)驻伊犁领事馆旧址。

    领事馆于签订《中俄伊犁条约》后设立。因十月革命爆发,1920年领事馆关闭。1924年中苏恢复外交的翌年设立苏联驻伊犁领事馆,直至1962年再度关闭。

    领事馆旧址现存四栋俄式建筑和一座四层楼高的六角水塔。

    伊犁宾馆园林东端围墙里,保存了一段领事馆旧址的东门遗址,迄今整整140年。

    领事馆人去楼空,唯有门前的铜狮子张牙舞爪,尚存当年淫威遗风。

    历史风云铸就今日伊犁。

    百年亡魂安息在这片荒草地下。默默祝愿他们在教堂庇护下永享安宁。

    六星街的历史凝聚在民俗文化陈列馆里,陈列馆以图文形式介绍六星街的起源及其规划理念。

    1909年伊犁高桥子皮革厂从惠远城迁来伊宁城郊。为解决工人和技术学校学员的居住生活,工厂聘请波兰裔德国工程师瓦斯里设计并于1934~1936年建设居住区。

    由黎光街、工人街、赛依拉木街三条街道贯穿中心花园辐射成六条主干道,把47公顷的街区分成六个扇形地区,平面布局呈六边星状,故称“六星街”。

    摄于民俗文化陈列馆

    有一说法,1930年代中期伊宁成为伊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其时新疆实行反帝、亲苏、民平(民族平等)、清廉、和平、建设“六大政策”,六星街是依据此理念而规划设计的。

    实际上瓦斯里设计六星街的灵感来自英国社会活动家埃比尼泽·霍华德(1850~1928年)的“田园城市”。

    19世纪末霍华德提出建设兼有城乡优点的“田园城市”。市中心设置公园,六条主干道从中心公园向外辐射;城市外圈建设工厂、仓库、市场,一面对着最外层的环形道路,另一面是环状的铁路支线。

    霍华德组建公司并筹集资金,1903年和1920年在伦敦附近先后建起两座“田园城市”,引起欧洲各国效法。

    六星街中心为公园、学校、商铺、清真寺等公共建筑,外围是居住区,各式庭院和民居在环形扩散模式下依次布置。“三条道路通工厂,三条道路通市场”,生产与居住、热闹与安静划分在不同的功能区域。这是当时国际上先进的规划设计理念。

    摄于民俗文化陈列馆

    六星街的布局与中国城市传统的方城九宫棋盘式格局大相径庭。

    民俗文化陈列馆的二楼是手风琴珍藏馆。

    珍藏馆里陈列着世界各地的手风琴近800架,是亚历山大·谢尔盖维奇·扎祖林倾尽半生心血收藏,品种齐全,跨越年代久远,展现了手风琴的发展历程。

    亚历山大照片

    摄于手风琴珍藏馆

    62岁的亚历山大是出生在伊宁的俄罗斯人。他自幼跟父亲学习琴艺,能拉一手好琴;15岁学习修理手风琴,40岁学习音乐简谱并开始创作,创作了20多首手风琴乐曲。他执着于手风琴的收藏、修理、演奏和传承。

    珍藏馆收藏有1827年和1832年的俄罗斯手风琴古董,距离世界上第一架手风琴仅仅过了5~10年。

    1821年德国人布斯曼(1805~1864年)制造了用口吹的奥拉琴,翌年在琴上增加了手控风箱和键钮。奥地利人德米安(1772~1847年)将其改良,创制了世界上第一架手风琴。

    早在1777年,中国乐器“笙”由意大利传教士阿莫依特神父传入欧洲,随即便在欧洲出现了一些手风琴的前身乐器。

    《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写道:“18世纪末进入欧洲的中国笙,启发了西方制造三种独特的簧乐器:口琴、手风琴和风琴。”由此笙被誉为“世界自由簧乐器之祖。”

    俄罗斯人把手风琴音乐文化带到伊犁,并广泛传播开来。

    1930~40年代,俄罗斯人傍晚会在家门口唱歌、拉琴和跳舞。周末在小树林进行篝火晚会。

    手风琴也融合到当地家庭生活当中,与哈萨克民族的弹拨乐器一起演奏。

    离开手风琴珍藏馆、民俗文化陈列馆时,又看到大厅中央的巨幅浮雕。

    人们在葡萄树下奏乐跳舞,背景是巍峨天山与绵长伊犁河。欢乐人群中可看到维吾尔、哈萨克、汉、回、俄罗斯、塔塔尔、锡伯等民族服饰,乐器有手鼓、笛子、唢呐、柯布孜(哈萨克族弓拉弦鸣乐器)、手风琴等。

    这正是六星街的写照。居住着多个民族居民的六星街见证了不同文化的共生现象,构成伊宁最美的人文景观。

    摄于民俗文化陈列馆

    凝神定睛,眼前舞姿跃动,耳畔歌声飞扬:

    延绵雪山怀抱着故乡

    缕缕阳光洒在水面上

    载歌载舞的各族儿女

    永远依偎在您身旁

    啊,伊犁河

    在我心底流淌……

    ——杨峰《伊犁河》

    摄影于2021年5月

    撰文、制作于2021年7月

    蔡穗声 广东省房地产行业协会名誉会长

    撰文:蔡穗声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