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铿锵行 钱荒预期下的“克强经济学”
作者:     时间: 2013-08-14 11:57:09    来源: [ 观点地产网 ]

我们知道了一个,就是它有上限和下限,如果坚持那条下限的话,房地产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博鳌铿锵行 讨论主题:结构化改革“钱荒”预期下的克强经济学。

  嘉宾主持: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

  讨论的嘉宾: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城乡建设经济研究所所长陈淮先生;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先生;路劲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单伟豹先生。

 铿锵行

  樊纲:因为陈启宗被台风挡在了香港,我就代替他来主持一下。这个环节的题目是关于克强经济学的,我说一下克强经济学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是巴克莱银行的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提出来的,当然也有一些争议。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房地产对结构调整的感受和不同的看法,我们这一阶段就进行这个讨论,我想首先请任志强。任志强对很多问题都有很深的研究,对这些问题他也有很多的独到的看法。

樊纲2

  任志强:那我可能比他懂,比如说樊纲刚才讲的要去杠杆化,我们也看到中央政府要很努力的去杠杆化。到现在我们也还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克强经济学,所有人都在琢磨,包括前面有两位,一个是朱中一,他说我们不知道今年的房地产市场是什么样,是因为不知道中央政府在想什么。第二个是樊纲,他说还不知道后面的情况,很多东西都存在不确定性。

  我不是搞经济学的,但我知道不管哪一届政府,你起码要告诉我们一个目标,是往东还是往西,现在我们不知道往东还是往西,所以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三中全会,希望三中全会能给出一个比较明确的目标。我不知道你们大家注意听朱中一刚才的讲话没有,他说房地产的长效机制怎么回事还不知道,也许要三个月以后才能知道。

  樊纲:有一种说法叫,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的。进一步就是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这就是我们的不确定性。

  任志强:但是我们知道了一个,就是有上限和下限,如果坚持那条下限的话,房地产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任志强1

  樊纲:陈淮,你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

  陈淮: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王市长欢迎我们到三亚避暑,这事让我想了一个多钟头,我今天还真是到三亚避暑,房地产的运行、市场的运行也同样,就有到三亚避暑这样的可能性,没人能知道,老天爷知道。

陈淮1

  我们的主持人说围绕着结构调整,但是我们的纸上写的“钱荒和克强经济学”,这是两码事,前一个说的是中长期的问题,不管是房地产市场还是结构转型,都不是三两天的事,写在纸上的那个是短期的。任志强说不知道要往哪儿走是不对的,十八大说了,我们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他说他不知道。7月30好政治局刚刚开完会,说2013年要促进房地产业平稳健康发展,用了19个“稳”字,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发展,他说不知道,你这就是不对的。今天我们坐在博鳌,在台下的开发商,媒体说了一个词叫迷雾重重,但是他们今年比任何一年心里都平坦。我看过任志强先生的分析文章,他最近一篇文章,他其中一个观点,开发商不缺钱。那个钱荒是从哪儿来的?谁编出来的?樊纲编的?

  任志强:开发商属于樊纲说的影子银行支持的系列,缺钱是正式银行系列,这是两个问题。

  陈淮:钱荒这两个字大家不要提,水太深,不是年轻的记者能写和知道的,银行有没有去杠杆化的问题?有。有没有影子银行的问题?有。但是这个问题是不是把某个并不那么直接和尖锐的问题提出去,解决十八大那个延续的问题,这个我们不知道。

  任志强:闹了半天你还不知道。

  陈淮:所以这两个字别拿到这儿和房地产搀和一块儿说,这是一个。另一个,我不知道什么叫克强经济学,樊教授是专门研究经济学理论的大家,他尚且没有研究明白,我说我们要研究志强经济学,我还知道一点。

  简单说,目前房地产的问题,昨天有一记者问我长效机制的问题,我希望在座的这么多家媒体务必整明白,长效机制不和“政策”这两个字联系在一块儿,政策永远是短期的,是即时决策的,长效机制是制度建设,是保证这个产业如何发展的问题,比如说今天我们到三亚来避暑,也许明年你就到黑龙江去避暑了,三亚就很热,40度,今年到浙江去的就死定了,43度。

  任志强:计划生育政策这么多年了,还是长期的,长效就怎么不能说是短期的呢?

  陈淮:宏观调控政策这个词,它是对总量平衡关系进行调整,这个总量平衡什么是长期了?你什么时候见过超过一年的调控政策?

  我们保住以往调控的成果,别老讲放松和收紧这个词,放松和收紧都是和中央不一致,对着干的事,因为中央政治局7月30号的会强调的是稳,你偏说是不是放松,是不是收紧,你不是对着干吗?这个精神不符合。第二个,我们今年没有什么对房地产业排在第一的事。有两个事,第一个是短期内保证增长的基本增速,第二个,控通胀的上限问题,今年的所有政策主要指向,和任志强、华远房地产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指的是房地产增速和通胀,和樊教授研究的领域是最密切的。

  樊纲:请单总谈谈。

  单伟豹:我们都知道安倍经济学,上台之前了解到要谈克强经济学,然后我马上让我的手下收集了一些资料,我看了李总理的报告,克强经济学的基本特征,第一是强化市场,第二是放松管制,第三是改善供给。我另外还看了一个报告,就是李克强为什么按兵不动。这一届政府采取的就是不干涉、不折腾,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特别的政策出来说可以或者不可以,其实已经是放了市场了。做市场就是不越位,但是不缺位,其实就是对市场是要管理的,但是不是干涉。管理的方向主要在法治上健全,就是你不犯法,你做什么都可以。现在的限购、限价其实是干涉,而且不合法。上一届怎么做我不知道,反正我们看到的是,习主席走邓小平的南巡路线,现在李克强和朱镕基在比较,把中间的撇掉了,我觉得今年上半年的那些数据都是比较正常的,而且也没有慢下来,也没有泡沫的倾向。房地产投资增长20.3%,施工增长面积15.5%,销售增长28.7%,住宅方面增长30%,我们公司增长60%了,资金方面大概增长30.6%,主要是销售回款多了很多,房价升了5.4%,有些城市没有怎么涨,大家大城市,尤其是北京的涨幅是惊人的。地价涨了4%,其实远远不止,M2增长13%,我觉得都是在以前的上下线之间走,我觉得这半年的所有数据显示是一个比较正常的运行。资金有稍微的紧张,但是也让我们的销售款的回款平衡了,所以我觉得克强经济学真正是管理市场,而不干涉的话,这对市场运行是非常有好处的。美国的次贷就是它没干涉也没管好,每个人买房子不用首付,那就会造成非常明显的危机。我所以中国目前的运行就是以不干涉为主,没有出台任何政策也是一种信息,其实就是说你们市场在上下线之内可以自由运行,我觉得是一个好的现象。

单伟豹

  樊纲:第一轮讲了一些大的问题,主办方给了题目有结构化改革这个词,然后是“钱荒预期下的克强经济学”。我同意陈淮说的,咱们少用钱荒这词。我想我们第二轮讨论点具体问题。你们房地产商的角度感觉融资情况怎么样?你们刚才说不紧张,你不紧张,是不是大家都不紧张?大家是不是在调整融资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我也非常想听听各位的看法。

  任志强:今年房地产商好像没有人喊缺钱,要钱的都是想再扩张,加速扩张的人说需要更多的钱。现在房地产商真正讨论钱的问题是讨论那钱贵和不贵,你要拿稍微贵点的钱,可能满大街都是,就是恨不得投行、信托什么都追着你,问你要不要钱。好的企业就寻求价格偏低一点的,如果能拿到银行贷款标准利率的话,要比市场融资的钱低得多,所以成本是最主要的。于是就有很多企业到外头去拿,通过境外拿了很多钱。比如说在香港上市这几家公司,龙湖差是60到80个亿,建业也有十几亿美元,万科等等都是,凡是有境外渠道都从境外拿,境外才百分之二点几、三点几,高的也才百分之五点几,比银行标准贷款利率还低。初步算一算,这几家境外上市公司拿到的钱超过600到800亿,这是非常大的数。单总刚才讲到几个数据,银行贷款今年增加了很多,个人消费贷款,就是按揭这一块,银行增加了将近60%,所以开发商今年保持30%以上的自有资金的增长,那是非常高的数,所以不能说开发商现在很缺钱,只是因为它贵和不贵之间,大家有些争议,大家愿意拿更便宜的钱,而不是愿意拿更贵的钱。

  为什么在房地产上没缺钱?因为投别的钱过去,在钢铁上,钢铁不灵了,尤其是钢铁贸易,煤炭不灵了,船舶不灵了,光伏不灵了,那十大产业政策都不灵了。钱拿出来干什么呢?因为钱是有成本的,房地产今年是形势比较好的,所以都往房地产里扔。缺钱的只有是极少数财务不透明,或者是公司状况比较差的企业,真正好的企业,严格说起来,在今年不管从统计数据还是从报表上看,在各个方面来看,都没有说严重缺钱的。

  樊纲:所以钱荒对房地产业是一个伪命题。

  任志强:银行要缺钱,开发商可以借给他们一点。

  樊纲:陈淮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陈淮:资金供给不缺,但是资金的风险结构配置存在很大问题,房地产需要的是中长期稳定运行,它不光靠回款。刚才志强先生说满大街都是钱,也就是说实际利率远远高于民意利率,央行前几天做了一个改革,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当实际利率远远高于民意利率的时候,他说把银行管制的民意利率贷款的下限放开了。当食堂只剩下粥了,他说馒头可以随便吃了,这个改革有意义吗?下午巴所长来了,大家记得问问他,金融专家都怎么研究的这事。

  任志强:人家说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不需要,我放开就没意见,如果在需要的时候,你放开的话,大家都打架了。所以现在就放开下限。

  陈淮:不放开下限的钱你借得了吗?刚才我们的嘉宾也讲到克强经济学这几条原则,其实主要是两个,短期内经济总量的平衡稳定运行问题,今年先顾这个,长远两看,对抗利益集团它没有足够的力量。

  房地产的金融我们说了十年,包括樊纲教授也嚷了十年,把间接融资转变为直接融资这件事是个改革的问题,不是简单的调控政策的问题,我们十年调控政策最大缺陷之一就是没和改革相结合。这个没改,就只好由一些拾遗补漏的私募、信托来补充,这些都是短期的,在风险承担上并没有真正起到在开发商、银行、货币供应者、所有者、市场投资人之间合理的配置,这是问题。刚才说缺钱和不缺钱,不缺钱不一定没有危机。恐怕改革的问题,我们这个论坛得多讲讲,政策的问题少说点,别老觉得吃退烧药能治病,根本的是说,我们得动手术,还是住院打吊针。退烧药吃了今天不烧,明天烧得更厉害。

  樊纲:陈淮先生讲的这点非常重要,一定要区分短期和长期的问题,基础性的、根本性的问题和临时性的一些政策差别问题,我们经常这些东西老混在一块儿。同时,大家确实要看到一点,包括我刚才讲的影子银行的问题的时候没讲到,有些改革是自下而上的,这个事情就是自下而上的,是银行、投资者、储户大家一块儿改了过去单一考银行贷款的融资体制。

  单总,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比如说以你的公司的情况,你的融资多大一块是银行贷款,多大一块是其它的融资渠道?

  单伟豹:我们除了建筑费用的那一部分在国内融资,其它的全部是在境外融资的,主要是发长期的债。我看到克强经济学,我不知道什么东西,第二是在缺钱的时候怎么做,我们现在银行还有30几个亿,是历年来最多钱的一年。我后天回去,我们还能融资50亿美元。我们现在有些不愿意拿,就是不想公司的杠杆太高,第二,在境外拿美元有一个问题,你进来可以有项目,出去是非常艰难的。中国很多法律定下来都没有考虑清楚的,外币和人民币是断掉的,我们对外币的借债现在还是有些忌讳。所以钱绝对不缺,以前几年银行对开发商本来已经很紧了。我不相信任何一个公司缺钱,除非它经营不好,经营不好是另外一件事,目前对开发商来说是不缺钱的。

  樊纲:我们这一段的讨论主题两个关键词,一个“克强经济学”,前面各位说了,不知道。一个“钱荒”,听一轮下来,伪命题,所以这个讨论进行不下去了,所以我们的讨论就此结束。



(审校:劳蓉蓉)
24小时热点>>

观点地产网关于本网站版权事宜的声明:

观点地产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观点地产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观点地产网所有,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020-22375222 或来函ed#guandian.info(发送邮件时请将“#”改为“@”)与观点地产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