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会见闻录丨力求安全与稳健 阳光城近三年发展获股东认可

观点地产网

2021-05-06 23:56

  • “关于朱荣斌总及团队的去留问题,朱总认为一个公司更需要关注是人才储备及培养机制,这是一个组织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健全的“后浪”机制才能让公司稳健发展,滚滚向前。”

    观点地产网 五一假期后的首个工作日,阳光城在总部阳光控股大厦举行了年度股东大会。

    一位现场投资者表示,阳光城股东大会一届比一届好,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执行副总裁吴建斌、执行副总裁阚乃桂、财务总监陈霓以及董事会秘书徐慜婧均出席了现场。

    本次股东大会也没有花太多时间在宣读议案上,而是很快进入了交流阶段,现场数位投资者与管理层围绕阳光城的利润压力、土地投拓、物业分拆以及和战投泰康合作等方面进行了长达90分钟的交流,其中朱荣斌也罕见回应了一直萦绕的离职传闻。

    阳光城最近的股价持续走低,在上一个交易日(4月30日)甚至触及了近一年来的谷底5.51元,泰康所带来的市场效应并没有改变房地产行业整体的走势,阳光城目前市值约为235亿元。

    关于阳光城的讨论点主要在于,在这个高度不确定性和充满竞争性的市场中,公司过去的高增长逻辑难以为继。在各种精细化要求下公司并没有展现出技高一筹的实力,仍在调整过去埋下的管理和负债问题,而战投方泰康的加入也没有在业务层面给公司带来太多深度改变。

    朱荣斌认为,阳光城内部已经达成了共识,首要还是安全和稳健,“我觉得只要活下来,未来就有机会。哪怕是阶段性的发展受影响”。

    阳光城独立董事给公司的期望是“不败”,换言之不考虑如何主动取胜,而是只要不败就是胜利。而泰康对公司的要求同样是以稳为先。

    然而,这也引起了股东们关于公司成长性的忧虑。去年,阳光城销售面积1528.52万平方米,权益销售面积1006.26万平方米。

    但在投拓端,阳光城全年支付总地价707亿元,权益对价401.96亿元,合计补充权益土地储备约725.96万平方米,相较于2019年近500亿元的拿地预算减少了近20%,而相对2020年的销售面积同样不足。

    朱荣斌表示:“拿地的确没有达到预期,并购没下手不后悔,在积极参与招拍挂,但仍然保持谨慎。”他也给股东们打了预防针,“原本预计两集中市场会有所放缓,但没想到地价溢价仍然很高,有项目不好算过账。”

    目前,阳光城手中6000亿土储货值尚能维持今年与明年的销售,而对于泰康的十年利润要求,朱荣斌并不担心。“只要国家环境不出现大变化,阳光城手里的牌足够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

    朱荣斌谈离职

    投资者们还是对阳光城在“双斌”加入这些年来的表现给予了肯定。“当初朱总的管理团队在2017年底加入,给了股东很高的期待和增长,现在你们带领的阳光城不再是区域型房企,也是实现了股东们当时的想法。”

    这位投资人话锋一转,便开始向朱荣斌讨教起了离职传闻的真实性。

    事实上,关于朱荣斌离开阳光城的传闻从2019年开始便不胫而走,每一年都有媒体爆料称其将在年内离职,其中讨论最多的便是重返碧桂园。

    “坦诚地讲,这些传闻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猎头那边是有主动找过我。”朱荣斌说,对于这些传闻,他看得很开,并没有直接否认,而是和股东们聊起了发展与改变。

    “我跟老板也说任何东西都不能阻碍公司发展,任何东西都在变化,但公司不变,朱荣斌还在就是好事?也不一定。不变,就觉得一定是好事吗?不见得。”

    朱荣斌直言:“真实的情况应该是,不要怕我变。去年年底,我跟老板签了个5年之约。我走不了是事实,我觉得你们不用再关心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房地产行业在变,公司在泰康加入后也在变,任何事情都在竞争中推进,对于股东们忧虑的公司稳定性问题,公司团队和经营状态都不用过度解读。“外部环境在变,公司环境在变。不见得听到不变就是好事情,听到变就是坏事情。”

    朱荣斌说,他曾和老板讲过,如果他走了,可能来另一个人把公司干得更好。阳光城的文化土壤就应该这样,隔几年冲一波,长江后浪冲前浪,现在流行的叫后浪。

    朱荣斌认为,阳光城就是缺后浪。“我就希望我脱胎换骨,虽然还是朱荣斌,但是要换个脑袋。我也在调整,感觉老朱荣斌已经黔驴技穷。我们自己是待下来了,但是我们都要‘换人’,不然无法适应周围的变化。”

    养老的想象

    过去一年,阳光城自身最大的变化在于泰康的加入。

    2020年9月9日晚8点,阳光城公告宣布,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与阳光城第二大股东上海嘉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通过协议受让的方式,从上海嘉闻受让公司13.53%的股份,共计554,710,264股。

    对于流动性相对没那么紧张、财务相对稳定的阳光城来说,此次引入险资泰康,除了基本面上关于“三线四挡”的财务考量,以及公司融资方面的赋能外,两者在业务上的协同与合作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投资者们也就这方面进行了追问。首先是关于融资方面,朱荣斌坦言:“我们在融资上面有一点合作,但是非常小,因为泰康它所有审批都是按照金融系统机构的要求,相对会严。”

    在项目业务合作上,阳光城与泰康会在存量、增量以及物业管理这三方面推进。

    存量项目方面,泰康有一些不能分拆的项目,而阳光城拥有一些低效的商业、公寓,对于公司来说比较鸡肋的资产,双方布局城市匹配的话会在这方面展开合作。

    增量项目方面,双方的合作要符合泰康机构的运作模式,双方都会主动提供可行的项目进行讨论。目前,泰康已经落地了19个养老社区。

    对于双方而言,要找商业条件合适的城市进行合作。朱荣斌坦言,我们跟泰康接触之后发现,养老确实还赚钱,不过现在能够赚钱的领域,只有很小的一个市场,也就是养老里面的刚需市场。

    第三,阳光城的物业社区跟泰康的合作,这是目前房地产公司和养老地产尚未走出来的一条合作路径,还在探索之中,以提供物业服务为主,物业公司与养老社区设立平台。

    对于养老地产,吴建斌表示,阳光城走的是细水长流的路线。

    “大家不要对盈利有太高期待,养老业务周期比较长。它就是长期主义,这是长期持续战斗,还需要长期主义的钱来支撑,现在属于双方都不要太计较代价的科研阶段。”

    撰文:李标、张钇璟    

    审校:钟凯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阳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