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龙过客 孤注旧改局中的那些人和事

观点地产网

2021-04-29 01:25

  • 对于升龙来说,孤注一掷于旧改战局,并不容易。至于离开的人们,去向都在何处?

    观点地产网  4月28日,广州新晋“旧改网红”升龙的人事变动浮出水面,一时间受到关注和热议。

    有消息指,前阳光城总裁张海民已于上周末离职升龙集团,算起来距离其任职升龙总裁仅六个月左右;同时,前实地CFO李斌刚刚入职升龙集团几日便离职。

    观点地产新媒体向升龙方面求证,张海民的回应是:“在休假中”,其对外也多回应“未离职”,但这传递的信号,多被默认为张海民处于离职之际。

    此外,升龙内部人士证实,李斌确实在短时间内已经离职。

    张海民是否离任尚无法完全确定,原因自然也未解;而李斌火速离职,据称主要因升龙实行的“AB角制度”,即同一职位设立两人进行内部赛马的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两年里,升龙集团高管人员频繁变动;不少职业经理人和行业优质人才进入升龙,迅速成为过客。

    显然,此番离职风波的背后,聚焦在升龙集团背后的经营管理问题,以及这些地产高管们的后续去向,更值得关注和探讨。

    来时路

    张海民有着光鲜的履历,是“明星”职业经理人,此前每一次任职变动都能在业内引起涟漪。

    他23岁时进入万科,最高职务担任过北京、深圳万科地产营销总经理。离职万科后,相继加入了融科、上海星月投资、沿海地产等;2010年入职阳光城,7年后离开,又相继辗转俊发等房企。

    2020年10月,张海民正式加盟升龙成为新任总裁,当时业内大多认为张海民涉足投资服务领域后,最终还是选择回归闽系,拥抱开发业务。

    李斌,现年39岁,2005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分别在普华永道和毕马威担任审计师及助力审计经理,此后进入房地产行业,在龙湖、旭辉、鸿坤、华夏、泰禾、实地等房企担任过财务负责人。

    2018年,李斌入职泰禾担任CFO;2019年4月,富力地产联席董事长张力独子张量将其纳入麾下,任命为实地地产CFO,主要负责分管融资、资金、财务、税务工作,后为执行总裁。

    根据市场消息,李斌于4月初入职升龙,具体职位和负责的业务板块不详,据传年薪千万。

    离职风波的掀起,也让外界窥见升龙近两年来为加快旧改项目的推进,不断进行招兵买马。

    据悉,升龙给予李斌的的职位是财务高管,但在他入职之前,中海背景的向翃已入职,任财务副总裁。与李斌互为AB角的向翃,曾在“地产黄埔军校”、“利润王”中海系任职长达24年。

    而李斌离职应是超乎本人预想的,有称其入职前还推荐了在实地管营销的同事杨莹加入,同样是千万年薪。杨莹曾在碧桂园工作,后来在美的置业做营销一把手,2019年10月加入实地任营销副总裁,今年离职。

    升龙集团过往离职高管中较为大咖的人物,有三盛地产集团总裁冯劲义,其曾被升龙集团创始人林亿寄予厚望,但自2014年12月上任升龙总裁后,任职仅8个月时间。

    据悉升龙聘请冯劲义的年薪同样不菲,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薪资在1000万以上的职业经理人仅11位,冯劲义以1295.3万元占据一席,位列总排名第8位。

    可以发现,升龙给予这些优秀职业经理人的年薪都是千万级别。据称,今年前去升龙任商业总裁的原碧桂园文商旅集团副总刘嘉,年薪同样达到千万。

    高薪之外,吸引职业经理人选择升龙的,大概率是看重其在大湾区的旧改布局。

    据悉,张海民在微信朋友圈曾言:“房企要想在不远的未来还在排名有位置,没有一点独特的竞争力,几乎不用谈,但靠公开拍地、单项目收并购的空间已经不大,城市更新是目前这几年还能有效掌握土储的其中一个竞争力。”

    张海民也欣然接受旧改带来的挑战:“旧改的魅力在于它的复杂度,可以给未来丰富的想象空间。”

    擅长找项目和找便宜的项目,也被认为是升龙看中张海民的原因之一。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任职升龙后,张海民办公室墙面上便贴着一张升龙的旧改布局图。

    公开披露的资料显示,升龙集团自2017年进入广州后,已拿下9个旧改项目,预计投资金额超过800亿元;也有市场消息称,升龙在广州布局的旧改项目已达20个。

    此外,据称升龙也给“新人们”描绘了美好图景。不过这些产业平台的搭建,沾了不少品牌房企的光,而“光环”则由地产圈内明星高管的聚集支撑了起来。

    据传升龙和万科合作成立了物业公司,一把手是原奥园物业董事长沈典维;同时,升龙还和万达合作成立商管公司,一把手是原碧桂园文商旅集团副总刘嘉。

    而且,这两块产业在未来也有上市的规划。

    离时意

    关于李斌离职的原因,主要聚焦在“AB角制度”。

    据传李斌对于向翃的入职并不知情,升龙方面的回应是,李斌的工作职责与向翃并非同一方向,双方工作内容并不重叠。

    值得注意的是,AB角同台竞争在升龙内部不是单例。据称,升龙曾有两位营销高管分区而治,分别是万科背景的吴昭庆和阳光城背景的肖永强,但在今年3、4月分别离职。

    另外,在上文所述实地背景的升龙新营销总杨莹之外,还有其他2位营销总,目前内部分为东片区和南片区,大概率由这两个营销总各管一块。

    据了解,工作中“互为AB角”的两人,即A角对某项工作主要负责,B角应主动熟悉并协助做好该项工作,当A角出差或其他原因不能承担完成该项工作时,由B角接替完成该项工作,并切实负起责任。反之亦然,以便根据工作性质可以即时办理的一般性事务和紧急公务。

    “AB角制度”理论上可以提高工作效率、防止权力固化和过度集中,保障企业的可持续管理和发展,但在现实中会让高管感觉“不被信任”,兼之造成管理上的纠纷及运营效率低下。

    有地产猎头分析称,有过泰禾、实地任职经历的李斌,应是领教过“AB角”制度下工作的不易。

    此外,薪酬体系应也是造成人员流动的因素之一。根据内部消息透露,升龙的工资结构为月度工资少,大部分收入都分配在季度发放,而与业绩挂钩的奖金比例也很高。

    据了解内情的人士透露,领导对于业务的期望高,但旧改项目的进度要求却很难实现。旧改是难啃的“骨头”,要有业绩压力不小。

    进入羊城旧改市场快速插旗的升龙,显然亟需加快速度,缓解前期巨大的资金沉淀。但升龙在广州旧改的难度要超过郑州,转化周期或许比林亿预想的要长得多。

    “现实”与“期望”之间要跨越的距离和承受的压力,也让更多高管们心生去意。

    因此,尽管不遗余力招揽优质人才,但升龙的人员流动性一直颇大,可想而知各部门日常经营管理也颇不稳定。

    有知情人对媒体表示,升龙集团企业内部管理鱼龙混杂,因为主要业务为城市更新,需要有相关政府人脉关系,很多房管局、土地更新局、土地出让中心、三旧办等政府退休人员在经历脱敏期之后会在升龙集团任职,这些长年待在体制内的人,一定程度上与职业经理人在管理文化上有冲突的地方。

    从战略层面讲,旧改因为在投资和运营逻辑上与一般地产开发业务有很大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主攻旧改的开发商将旧改业务单独成立集团的原因,如富力、奥园、佳兆业等;据了解,升龙将地产开发+城市更新业务基本上归于一个集团下管理。

    回到升龙本身的经营发展,在旧改上频有斩获,并未在业绩上兑现。

    根据观点指数公布的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金额TOP100榜单,2017年-2018年,升龙销售额分别以390亿元、510亿元,排名51和58,2019年则跌落百强榜单;2020年数据则显示,升龙集团全年权益销售额不足71.5亿元。

    对于升龙来说,孤注一掷于旧改战局,并不容易。至于离开的人们,去向都在何处?

    这是“80后”李斌的第八次离职;而张海民2003年从万科出走后,先后入职过融科、星月投资、沿海地产、阳光城、俊发等。除了最长在阳光城的7年,在其余房企任职均不超2年。

    明星经理人们的去向,同样为猎头圈、房企圈密切关注;于他们自身而言,现实和理想驱动下,所要思考的更多是寻找更好的平台。

    离开升龙的冯劲义最后选择了三盛,三盛在2019年将总部搬迁至上海,并提出千亿规模目标。

    三盛集团总裁林荣滨曾经说过:“如果三盛总部在福州,冯劲义就不会去三盛了。”

    冯劲义自己则说:“我觉得到三盛,更多地像主人翁,当家作主的感觉。”

    随着这场离职风波掀起的,背后承接上述不少高管人才的珠江投资,或成为了最大赢家。

    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升龙集团此前有一批高管离职去了珠江投资。其中,原升龙集团钱一伟,曾经在龙湖长沙担任人力资源总监,去了珠江投资担任集团助理总裁、集团人力资源及行政管理中心总经理;而原升龙集团工程条线业务负责人曾礼,曾担任西安龙湖总经理,去珠江之后担任珠江投资成都区域总经理。

    此外有消息称,前年11月,自原仁恒置地执行副总裁王晞履新珠江投资集团总裁职位后,升龙集团就有一批人去了珠江投资,先是人力,后是工程设计,除了曾礼、钱一伟,还有刘祥伟、傅宁宁等设计及集团管线岗高管。

    撰文:林海研    

    审校:徐耀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人事

    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