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房贷崩盘 中国3760亿美元债券祸福未定

来源: [观点地产网]      时间: 2008-07-14 23:23

  设立于1938年的Fannie Mae一直被视为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证券化(MBS)的奠基之笔。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时设立他的初衷,就是保证房贷资金的流动性;Freddie Mac意译名是“联邦住房贷款公司”,由国会在1970年发起成立。

  >>编辑推荐阅读:亲历:美国第二大银行倒闭案

  房贷美、房利美这对姐妹花濒临破产,也将美国房贷市场推向崩溃边缘。中国作为第一大海外债权人,3,760亿美元国民财富会“因祸得福”,抑或“是祸躲不过”?取决于美国的拯救方案。

  上周五,美国两家政府发起类公司(Government Sponsored Enterprise,简称GSE)房贷美(Freddie Mac)和房利美(Fannie Mae)传出深陷财政危机,政府可能接管的消息。一时间,股市风云变色,道琼斯工业指数两年内首次击穿11000点大关。

  五位现任和未来美国经济“首脑”:美国总统布什、联储主席伯南克、财长保尔森、候选总统奥巴马和麦凯恩纷纷出面表达关注。外界先有报导伯南克提出将开放贴现窗口,随後联储有出来澄清,外界分析认为这“出尔反尔”,显示政府举棋不定的窘迫为难。

  中国读者也许奇怪于,这对译名有些脂粉气的公司,为何如此举足轻重?他们虽然是上市公司,却有着深厚的官方背景和非常特殊的“江湖地位”,不客气地讲是美国房地产贷款市场的“心脏”。

  设立于1938年的Fannie Mae一直被视为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证券化(MBS)的奠基之笔。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时设立他的初衷,就是保证房贷资金的流动性;Freddie Mac意译名是“联邦住房贷款公司”,由国会在1970年发起成立。简单讲,他们是美国房地产贷款的最大买家,从债券市场融资,购买银行的贷款,然後打包出售,或者自己持有,充当着美国房地产贷款的血液-资金供给分配站,目前共持有或担保着5.3万亿美元的房地产抵押贷款,占全美未偿清抵押贷款的半壁江山。

  次贷危机中,它们不但扮演着官方救援队,也肩负着最後关头为楼市贷款的重任。他们轰然倒地,美国力挽次贷狂澜于即倒的努力不但可能付之东流,全球经济也将面对很大的危机和变数。

  而中国国民应该了解的是,根据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2007年联合发布的“海外持有美国证券情况的报告(Foreign Portfolio Holdings of U.S. Securities),这两家公司排名前五的外国债权人依次是中国、日本、开曼群岛、卢森堡和比利时。海外投资者共持有1.3万亿该公司的债券,其中中国持有3,760亿美元。而成为美国反对政府接盘者最重要的论据。他们指出,这两家公司的债券既然属于“非政府担保债券”,投资者获得了高于国债的利息,就不应该由拯救“因祸得福”,又享有政府担保。拯救,会事实上成为用美国纳税人的钱,补偿投资失利的中国和其他海外投资者。

  美国前政界人士成立的非官方机构Freedomworks总裁Matt Kibbe就是这一观点的代表,他提醒美国公众注意,中国是最大的债权人。

  Matt Kibbe称,如果中国如果做了不明智的投资,就应该承担後果,而不是美国纳税人埋单。

  非常微妙,需要指出的是,这两家公司的债券虽属政府发起人公司(GSE)债券,而非美国政府担保债券,但却被“视为”後者。背後的逻辑是,他们对美国的举足轻重人所共知,政府不可能坐视其有何闪失。虽然从法律上讲,政府完全可以做甩手掌柜。

  美国国家利益和中国的债权人利益,就这样被绑定为一条绳上的蚂蚱。美国政府心知肚明不可能袖手旁观,虽然拯救计划绝不会比拟定天书简单多少。如果美国政府接盘,很可能令美国政府债务翻番,进而影响美国国家主权AAA的信用评级。标普就在稍早一份报告中,提示这可能招致的“美国大规模财政危机,和美国主权信贷评级被降级的威胁”,虽然该公司也表示短期内这两家公司的AAA评级不会被降级。

  客观地讲,中国的这笔投资不能成为“不智”,但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目前作为仅次于日本的全球第二大美国证券投资者,是否有在美投资的有效风险预警系统和定期的因应调整机制,尤其是在国家投资公司试水黑石浮亏13.13亿美元、中国银行业为次贷记提十数亿美元的减值准备,和又一个3,760亿美元祸福不定之後。

  根据上文提到的联储和财政部报告,中国到去年中仅次于日本所持的1.197万亿美元各类证券,在美国持有总价值9,920亿美元的各类证券。

  分析细目,中日间最显着的的差别是中国偏重债券投资,其中资产支撑证券(ABS)高达2060亿美元,是日本的两倍。这类证券即包括曾有AAA评级,而後来出现问题的次级房贷款证券,也包含被指为次贷後可能落下的另一只鞋子的汽车贷款支撑证券和信用卡债支撑证券。可谓目前正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投资品种。

  2006年到2007年,是次贷从端倪初现到成为焦点的一年,报告分析,日本对美国债券的持有只小幅上升8%,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第二名中国增幅高达32%。

  2004年格林斯潘首次向国会预警称,“和其他金融机构不同,房贷美和房利美没有有效风险控制,却不断扩大的业务规模,潜藏很大风险。”

  而从该报告看,从2004年到2007年,中国对美国证券的持有从3410亿美元三翻至9220亿美元。如今又作为房贷美和房利美最大的海外债权人走上台前。

  无论是次贷问题及其连锁骨牌效应已广泛进入分析家的视野,还是格老已对今日危机作过提示。应该思考的是,如今,拥有全球最大外汇储备的中国,在积极进行的高增幅和大规模在美证券投资的同时,有没有相应的信息收集、风险评估和预警系统,有没有定期的因应和投资调整机制呢?

  这大约是中国政府第一次与美国政府机构同舟共济,共同等待市场的裁决。当美国的信息可以公开查阅时,中国人民作为纳税人是否可以要求政府海外投资的透明度?在全球化的今天,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利益时,请不要再用国家机密来开拓政府运作的空间。

  答案我们不得而知,而这3,760亿美元的命运,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

  作者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及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曾任路透社北京记者站中文组组长,现旅居美国旧金山。

发稿:赵岩审校:0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