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国资援手 张近东148亿出售苏宁易购股权背后

观点地产网

2021-02-28 22:27

  • 虽然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但这应该是一笔双赢的交易。

    观点地产网 在市场还在猜测到底是江苏还是广州国资委接盘张近东转让的苏宁易购股权之时,深圳国际的一纸公告宣布了这一结果。

    2021年2月最后一天,深圳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发布了一份3页纸的公告,内容的核心是通过间接附属公司深国际(深圳)、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张近东、苏宁控股、苏宁电器及西藏信托签署了一份转让框架协议。

    其中,深国际(深圳)与鲲鹏资本作为受让方,张近东、苏宁控股、苏宁电器及西藏信托作为出让方,由深国际(深圳)与鲲鹏资本分别收购出让方所持的苏宁易购的已发行股份,比例分别为8%及15%,合计23%。

    苏宁易购紧随其后也公布了这一事项,并表示公司股票将于2021年3月1日开市起复牌。

    深国资入股

    令人意外,是深圳国际参与到张近东“变卖”苏宁易购的交易中。

    在2月25日发布股份转让公告时,苏宁易购便指出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市场猜测南京国资或将成为苏宁易购的新控股方,并牵头商谈苏宁债务重整的方案。

    市场猜测接手苏宁股权的投资方包括江苏交通、江苏国信以及南京新工等。有媒体求证江苏国信,对方表示对此完全不知情,可能是控股股东国信集团在操作。

    事实上,这也符合正常的逻辑,地方企业有困难,地方政府伸出援手,苏宁易购总部也是在江苏省会南京。

    但是仅仅隔了一个周末,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交易对象首先公告了与张近东等的潜在股权交易,深圳国资委参与到这场交易中。

    根据公告,深圳国资委通过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持有约43.39%的深圳国际,将接手苏宁控股、苏宁电器所持的苏宁易购309,730,551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3268%)、435,072,622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6732%)。

    深圳国资委直接和间接100%持有的鲲鹏资本,将接手张近东、苏宁电器、西藏信托所持苏宁易购487,952,858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2411%)、622,352,004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6847%)、286,201,086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0741%)。

    值得注意的是,鲲鹏资本是一家以股权投资管理为主业的战略性基金管理平台,致力于通过母子基金联动整合优质资源,推动深圳市产业布局优化和协同发展。

    交易的价格定在了每股6.92元(框架协议日期前60个交易日目标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以此计算,深圳国际及鲲鹏资本将分别以51.54亿元、96.63亿元收购苏宁易购8%及15%的股份,合计148.17亿元。

    股份转让完成后,张近东、苏宁控股、苏宁电器及西藏信托所持苏宁易购股份将降至1,463,858,572股、61,056,374股、507,013,073股及0股,股本比例15.72%、0.66%、5.45%及0%,合计21.83%。

    另外根据苏宁易购三季报,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持股19.99%。即意味着,若股份转让完成,深圳国资委将成为苏宁易购的最大持股方。

    但同时,苏宁易购也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转让解压

    按照双方公告的说法,虽然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但这应该是一笔双赢的交易。

    于深圳国际而言,其与苏宁易购在物流主业(包含综合物流港和物流服务业务)、项目拓展、资本运营等方面均可能形成较强的协同效应。

    包括强化苏宁易购与深圳国际开发的物流基础设施之间既有的合作关系;深圳国际可适时承接苏宁易购优质的物流资源,加速实现综合物流港项目的全国布局进一步增强市场份额与竞争力。

    另外,深圳国际表示,苏宁易购在线、线下相融合的零售业务,将有效推动集团物流服务业务规模的扩张以及增值收益的实现;双方的合作可助力深圳国际进一步获取稀缺的物流土地资源。

    深圳国际还指出,其将作为产业投资人,会同鲲鹏资本与其他相关方推动苏宁易购共同围绕业务拓展、商业零售、供应链与金融服务、科技与智慧物流、免税与跨境电商等领域开展业务合作,对苏宁易购进行综合赋能,为其在深圳、大湾区乃至华南市场的业务发展提供支援。

    苏宁易购方面亦表示,股权转让将推动相关方为公司及业务发展提供必要的政策、税收、金融等方面的支持;公司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充分依托产业投资人的本地资源优势,全面提升公司在华南地区尤其是在大湾区的经营能力及企业品牌知名度,有效提升市场占有率。

    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深国际、鲲鹏资本将积极推动公司治理的规范化建设,完善管理体制和激励体制,保持公司核心管理团队的稳定,促使公司进一步聚焦核心主业,实现整体业务的高质量发展。

    言下之意,本次股权转让虽然让苏宁易购变为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但深圳国资委不会更换苏宁易购核心管理团队,并在政策上提供便利。

    事实上,此次股权转让可以说是反映了张近东对于资金的渴求。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在苏宁体系中,苏宁电器实际上肩负了苏宁系上市公司之外主要融资渠道重任。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苏宁电器总负债高达3002.89亿元,而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247.96亿元,货币现金为445.9亿元。

    2017年至2019年,苏宁电器有息债务从1366.53亿元,增长至1770.27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38%、69.81%、73.76%,不断攀升。

    值得注意的是,短期债务比例也在不断攀升,从2019年末的57%左右增长至2020年6月末的76%左右。与此同时,经营性现金流在近年来一直为流出状态,在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流出45.81亿元、84.53亿元、177.81亿元。

    本次股份转让款,按照公告将优先用于通过增资苏宁电器等方式来提高股份转让方的资本实力,优化财务结构。

    简而言之,就是为了缓解张近东的资金压力。

    撰文:廖尧    

    审校:徐耀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商业

    零售

    苏宁易购

    深圳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