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记 | 探索之旅·三星堆之谜

观点网

2021-12-12 12:50

  • 新的发掘会否发现文字?能否最终揭开三星堆之谜?

    蔡穗声 第一次听到“三星堆”的名字,感觉不到殷墟、二里头、龙山等历史遗址的苍凉和古朴,倒是有星空般的缥缈和神秘感。

    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德阳市辖下广汉市,分布面积12平方公里,距今有4800年至2600年,延续两千多年。

    上世纪20~30年代发现三星堆遗址并初步发掘,1986年发掘出两个祭祀坑,随后勘查了古城。

    古城始建于夏代,成型于商代中晚期,面积约3.5平方公里,有宫殿区、居住区、作坊区、祭祀区等,城墙外有墓葬区。

    古城北边是鸭子河,东南西面有城墙围闭。东城墙局部使用了土坯砖,是中国筑城史首例。

    南城墙残存三个起伏相连的土堆,状若散落星辰,故当地人以“三星堆”名之。

    两个祭祀坑在古城西南角,出土器物的奇异诡谲与数量庞大震惊世界。

    三星堆遗址祭祀坑(复原)

    三星堆是古蜀国早期的都邑 ,夏商时期长江上游文明中心。

    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使古蜀国历史从传说成为信史,改变了人们对中国上古史、世界上古史的看法。

    三星堆遗址(局部)

    2001年在成都城区西北金沙村发现大量文物,揭开金沙遗址发掘的序幕。

    金沙遗址北距三星堆40公里,分布面积在5平方公里以上,有宫殿区、居住区、祭祀区、大型墓地等遗迹。

    金沙遗址的年代约当商代晚期至春秋早期(公元前1200~前650年),是三星堆都邑衰落后兴起的中心都邑,三星堆文明的继承者。

    金沙遗址博物馆遗迹馆

    走进三星堆博物馆和金沙遗址博物馆,各类器物映入眼帘,初始感觉诡异,继而引发思考。

    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青铜器了,其中青铜人头像和青铜面具令人震撼。

    青铜人头像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棱角分明的方形脸、高直鼻梁、大眼睛、长耳朵、阔长嘴,与欧罗巴人种有几分相像。

    青铜人面具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突出成柱形的双眼,夸张的高鼻和耳朵,完全超出我们对地球人类面相的认知极限。

    三星堆文物的神秘性在青铜纵目面具上得到充分体现。

    青铜纵目面具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造型奇特的青铜戴冠纵目面具。额头的装饰物是头朝下的夔龙,夔龙背部铸有刀状羽翅,尾巴上扬向前卷曲。

    夔龙是古代神话传说的动物,有翼能飞,单脚,也称“独脚龙”。

    青铜戴冠纵目面具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戴冠人像。对“冠”的介绍是兽首冠。是什么兽首?看到长方形大口,瞬间联想到的是高速飞行器前端的进气口。

    青铜兽首冠人像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试比较同是商代晚期在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青铜人面,椭圆脸杏眼低鼻梁、脸部平缓、神情平和,与今天东亚人相差不大。

    作为蒙古人种支系的东亚人,面部平缓、鼻梁中等、颧骨较平等是其主要特征。

    三星堆青铜人像及面具与殷墟青铜人面比较,造型截然不同,风格大相径庭。

    青铜人面

    商代晚期(公元前1400~前1100年)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源网络

    青铜大立人像,是令人惊奇的高达2.62米大型铜器。

    采用写实手法,按真人高矮 、比例、动作塑造。头戴太阳纹冠,穿三件上衣,身佩带饰,手足戴镯,赤脚立于祭台。

    青铜大立人像

    商代(公元前1600~前12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这是古蜀国集神灵、巫师、国王三位一体的最高权威。

    商周时期中原地区的青铜器多是食具、礼器、乐器和兵器等。青铜人像及面具在古代西亚和地中海盛行。

    三星堆青铜人像的铸造工艺精湛高超,所采用的铸铆工艺和铸后切割开孔技术在商代中国绝无仅有。

    青铜器之谜:凌厉威严的立人像、人头像及面具源自何处?立人像夸张的双手抱持何物?抑或是作法的手势?

    青铜大立人像(局部)

    商代(公元前1600~前12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青铜神树高3.95米,是同期世界上最大的单件青铜文物。

    神树上有九只鸟,推测顶上应该还有一只,缺失了。一条造型怪异的龙嵌铸在树干上。

    青铜神树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中国古代认为大地两端有两棵大树,东边的叫扶桑,西边的叫若木。树上有10个太阳,由10只鸟在两树之间来回驮运,轮流照耀?地。有段时间10个太阳全都升到了天上,便有了“后羿射日”的神话故事。

    这样看来,西部蜀地的青铜神树就是若木了。

    青铜神树枝头立鸟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鸟是古蜀先民的图腾,是自然崇拜、神灵崇拜的神物。

    青铜鸟造型奇特,风格怪异,纹饰工细精妙。

    青铜鸟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传》)祭祀与军事是古代国家的头等大事。

    青铜神坛高53厘米,分三层。底层神兽代表地界,中层是人间,上层代表神域天界。可从神坛窥探古蜀先民的信仰,理解他们对天地、自然、神灵、人世的认识体系。

    古埃及、西亚、古印度文明崇拜神权,中华文明崇拜王权。古蜀先民对神权的崇拜远超过对王权的崇拜。

    青铜神坛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如果说三星堆文明的青铜器精美绝伦的话,那么,其金器则是流光溢彩,惊艳于世了。金器种类和数量远超同期中原地区,达到很高的工艺技术水平。

    三星堆和金沙遗址出土了多个璀璨夺目的金面具。其中三星堆有2具金面罩和4具戴金面罩的青铜人头像。

    金面罩

    商代(公元前1600~前1200年)

    三星堆1号祭祀坑出土

    戴金面罩的青铜人头像更显尊严高贵,气度不凡。

    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国内在三星堆以外极少出土金面具。

    1986年在内蒙古通辽市出土了辽代金面具,是典型的蒙古人种面相。三星堆的金面具与之明显不同,而与古埃及、古希腊等地区的金面罩相似。

    公主金面具

    辽代(907~1125年)

    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出土

    图源网络

    黄金面具在埃及和希腊多有发现,著名的有古埃及图坦卡蒙金面具(公元前14世纪)与古希腊迈锡尼金面具(公元前16世纪)。

    古埃及和古希腊金面具(图片)

    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金杖是中国考古史上首次发现,为夏商周考古中发现器形最大的金器,堪称绝世珍宝。

    金杖是用金条捶打成金皮后,包卷在木杖外。出土时木杖已成碳化木渣。

    金杖长1.42米,直径2.3厘米,净重500克。

    金杖

    商代(公元前1600~前1200年)

    三星堆1号祭祀坑出土

    金杖极可能就是古蜀国政权的最高象征物。

    金杖作为权杖的一种,象征着最高权力。权杖在古埃及、地中海、西亚及古印度比较流行。商周时期中原王朝多以鼎象征最高权力,以后的朝代以玉玺代表皇权。

    在金杖的一端有鱼、鸟、箭、人物图案,可能是古蜀国的图腾。

    金杖纹饰(图片)

    三星堆博物馆

    金沙遗址出土金器200多件,最吸引眼球的是金冠带和太阳神鸟金饰。

    金冠带

    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金冠带也是王权的象征。其上錾刻的纹饰与三星堆金杖的纹饰类似,说明了两者的文化内涵一致,其拥有者的社会地位相同或相近。

    金器之谜:古蜀国为何有西方王权标志的金杖、金冠带?

    金冠带纹饰(描画)

    金沙遗址博物馆

    置放在圆形大厅中央大型玻璃筒内的是镇馆之宝。

    太阳神鸟金饰在射灯照耀下金光灿烂,熠熠生辉。

    金饰直径12.5厘米,器身极薄仅0.02厘米,重20克,含金量94.2%。

    镂空表现的图案分内外两层。内层是等距分布的12条弧形齿状芒饰,顺时针旋转;外层有绕日的四只神鸟,逆时针飞翔,再现“金鸟负日”的神话故事。

    太阳神鸟金饰以其丰富想象力、非凡艺术创造力和精湛工艺水平,被国家文物局启用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

    太阳神鸟金饰

    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玉器在中国古代是通天地、礼四方、祀鬼神的社稷重器。“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周礼·春官》),也是权势与地位的物质表征。

    三星堆与金沙遗址出土大量玉器,其种类丰富、色彩绚丽令人惊叹。其中种类和数量最多的是玉戈和玉璋。

    戈原是钩杀兵器,玉戈是演变为仪仗用器的礼器。

    玉戈

    金沙遗址出土

    玉璋是古代祭祀礼器,柄端有两排锯齿状的是玉牙璋,礼仪性兵器,也是军队发兵的依据。“牙璋以起军旅,以治兵守。”(《周礼·典瑞》)

    1990年代越南在与商同时期的冯原文化遗存中发掘出玉牙璋,无论是玉料还是造型风格与三星堆牙璋如出一辙。这为解开三星堆文化的去向之谜提供了依据。

    玉牙璋

    商代晚期(公元前1200~前1000年)

    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

    天圆地方是古人宇宙观。“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周礼·春官》)

    璧圆形像天盖,是“礼天”法器。金沙出土玉璧200余件,形制分有领与无领两种,有领的玉璧圆孔周缘凸起。

    玉璧厚薄若一,璧面光洁,有的璧面上细腻均匀地刻划出7组同心圆圈状弦纹,表现出高超的工艺技术。

    玉器之谜:为什么没有发现制玉的切割工具?

    玉璧

    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方形筒状的玉琮是“礼地”法器。玉琮是良渚文化(公元前3300~前2300年)的代表,中国多地均有出土。

    十节青玉玉琮高22.2厘米、宽6.9厘米、孔径5.1~5.6厘米。每节以转角为中心构成四个简化人面纹,其中一面的上部还阴刻一神人图案。十节玉琮在料、工、形、纹上与良渚文化晚期玉琮完全一致。

    这些玉器表明三星堆文化与黄河中下游仰韶文化(公元前5000~前3000年)和龙山文化(公元前2500~前2000年)、长江下游良渚文化、辽河流域红山文化(公元前4000~前3000年)的联系及交往。

    古代“蜀道难”对文化交流的阻隔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

    十节玉琮

    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金沙遗址出土了19块占卜用的龟背甲,有烧灼的孔洞。

    占卜龟背甲

    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占卜是古代祭奠中的重要仪式,一般选择龟腹甲,在龟甲的一面钻(凿)孔,然后烧灼,根据另一面的裂纹(兆)卜问吉凶。

    有烧灼孔洞的龟甲

    金沙遗址祭祀区出土

    商代河南、陕西等地已经出现了契刻在龟甲或兽骨上的文字,今称“甲骨文”。

    三星堆出土的陶器残片上有刻划符号,可能是蜀地文字的雏形,惜未能破译。

    卜甲之谜:中原王朝多在卜甲上刻字记录,为什么金沙卜甲没有文字?

    三星堆刻划符号(图片)

    三星堆博物馆

    三星堆祭祀坑和金沙遗址出土了数量巨大的象牙,堪称中外考古史奇观。

    据分析,这些象牙源自古蜀地的亚洲象群,可能是古蜀先民奉献给天地神灵的祭品。

    金沙遗址博物馆遗迹馆

    象牙

    金沙遗址博物馆

    在三星堆祭祀坑中发现了5000多枚海贝。它们大小均匀,有的还经过了加工,可见每一枚贝壳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据分析,这些贝壳产于印度洋北部地区,主要是孟加拉湾和阿拉伯海之间的地区。

    海贝之谜:古蜀国是远离海滨的内陆腹地,何以大量出现海贝?

    海贝

    三星堆祭祀坑出土

    图源网络

    公元前126年,张骞出使西域13年后回长安报告汉武帝,在大夏( 今阿富汗北部) 看到了蜀国的布匹和邛竹杖,据大夏人告之购自身毒(今印度)。张骞推测在西南方有一条道路由蜀地通往身毒国转而至大夏。

    这就是蜀身毒道,今称为“南方丝绸之路”(亦名:西南丝绸之路),比张骞“凿空之举”开辟北方丝绸之路早上千年。

    没有驼铃悠扬,只闻蹄声清脆,一队队负重骡马在崎岖茶马古道上赶路。

    三星堆博物馆

    发端于三星堆的南方丝绸之路往南方分三路延伸。

    西线经云南入缅甸,抵印度,直通中亚、西亚和地中海。

    中线走礼社江、元江、红河水路,出云南抵达越南和中南半岛。史称“步头道”和“进桑道”。

    东线通过红水河、黔江、西江抵达广州,接上“海上丝绸之路”出南海。史称“牂牁(zāng kē)道”或“夜郎道”。

    南方丝绸之路示意图

    三星堆博物馆

    至此,三星堆文明的诸多谜团解开了许多,但还不是全部。

    自祭祀坑发掘以来30多年,人们反复探究:三星堆文明 源于何处?有西来说、中原分支说、独立起源说,甚至有外星文明说,等等。纵观中国考古史,还没有一处遗址引发出如此多的疑问和讨论。

    先民之谜:古蜀国先民是土著抑或移民?若是移民,来自何处?

    祭祀坑之谜:若是祭祀,为何礼器被毁?若是兵燹(xiǎn,因战乱而遭受焚烧破坏的灾祸),为何被毁礼器有序填埋,且不见人类骸骨?

    消亡之谜:为何在文明鼎盛之际突然在当地消失?

    ……

    三星堆博物馆

    审视历史遗存,辨认其与中原及西方同类器物的异同,尝试领悟其中的文化内涵。

    它们凝聚了古蜀国天地灵气,又兼收多种文明精华,也许还遗留外星文明的印记。

    40年前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1909~1997年)论述新石器时代中国六大文化区系,每一区系都有自身发展起来的文明,颠覆了中华文明发源局限于黄河流域的传统观念,提出“满天星斗”说。

    曾被鄙视为“蛮夷之城”的古蜀国是“满天星斗”中璀璨的一颗。

    金沙遗址博物馆陈列馆

    三星堆和金沙遗址的发掘远未结束。

    听闻三星堆又有多个祭祀坑被发现,发掘活动及研究工作正在严谨有序地进行中。

    考古工作者雕像

    摄于三星堆遗址

    考古发现总是一次又一次突破文明史的时间上限与空间边界,刷新我们对遥远时空的认知。

    新的发掘会否发现文字?能否最终揭开三星堆之谜?

    我期待着。

    摄于2016年8月

    2020年7月

    撰文、制作于2021年11月

    图片如有侵权,告知即撤

    蔡穗声 广东省房地产行业协会名誉会长 观点地产新媒体专栏作者

    撰文:蔡穗声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