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如何把海外消费拉回国内?

观点地产网

2016-08-25 22:22

  • 我们研究消费当中要研究这么一个非常明显的大的现象,就是国人消费在快速持续的外移,我希望能有有关方面能呼吁有关方面对这个问题引起重视,出台真正管用政策。

    王健林 目前全球经济包括中国经济都在持续的放缓,这个出口以及投资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在大幅度降低,现在中国经济最重要的一个贡献就是消费,那么大家也指望着提升中国经济的消费。

    那么我们在研究消费研究两个方面,一个是研究国内的消费如何把它搞上去,就是刚才很多专家学者提供很好的建议,通过创新、通过发展来提升中外消费,但是还要研究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如何把外移的过快外移的海外消费拉回国内来。

    主要讲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海外消费的特点,海外消费首先讲海外消费的一个数字,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2015年中国海外的旅游消费是1.5万亿人民币,其中8千亿是用于购物消费,7千亿用于机票住宿,还有一个根据国外的权威媒体公布的,中国人在海外的购房消费大约1500亿美元。那么这两项消费合计就是2.5万亿人民币,这个当中还不包括一些新兴的消费,比方说国外的美容,还有国外其他的消费,就是两个大的占到2.5万亿元,这些消费呈现什么特点呢。第一个海外消费的增速大大快于国内的增速。既使在我们中国经济持续放缓,在去年这么样一个相对来讲相较困难的情况下,海外旅游消费也增长20%

    第二点,在海外的消费由购买奢侈品的消费转向购买日用品的消费,刚才讲到了,这个海外消费有8千亿消费,但是现在出现一个非常新的一个现象,就是大家出去购买很多国内能生产的,其实真的质量可能也不差很多的日用品,奶粉、药品、甚至电器这一类的都是,这个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一个转变。

    第三点就是兴起海外的医疗体育等新型消费。我们国内的比方说很多人去国外体检,这是很新的现象,到海外去医疗,医疗当中当然包括很多到海外整容,因为中国人去韩国,把韩国整个行业都抬升起来,韩国的一个地方政府吧,首尔旁边一个区找我说政府地政府来出不要钱你来投资,投资大概20到30家整形医院,我说为什么呢,他说中国人在这儿整形太多,但是里面鱼龙混杂,影响他们声誉,他们能不能选择2、30家品牌医院在这里,你来搞,我说我还没有想好,我说这样还不如弄到中国来,到中国盖这种整形的区域不更好吗,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我盖了以后把更多的中国人整到那儿去了不太好。那么这种消费的特点,都是值得我们要研究的,就是海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快速增长,这种现象,中国的消费本身国内消费,说实话,现在消费不能说很热潮,只能叫做,也不能说低迷,我们消费总额还保持两位数,但是相对以前15%持续十几年的15%我们已经下来了,而且这个10%这个统计数据的衣依据我还没有看到,就是说我们消费还不是说很兴旺的时候,还有大量消费外移这就是我们值得研究了。

    第二海外消费快速增长的原因,我来分析,那么我觉得首先一个是价格问题,为什么大家愿意到海外去消费,海外购物,海外医疗整形,海外购房,我觉得首先一个是价格问题,这个在研究竞争的这个理论当中,第一位的就是价格竞争,然后才是质量竞争,再往后才可能是品牌竞争等等的,所以多数人还是讲究便宜就更好,价格是吸引消费者最重要的杀手锏之一。

    所以说很多人就选择到国外去购买奢侈品日用品买其他东西,那么这一点呢,我觉得这个原因,这个价格问题,很多把它归结到说是中国的关税高,因为关税高所以我们价格贵不完全是这个因素,它是一个体系是整体价格体系出了问题,不光这点关税,我曾经在政协的时候说过,两次提案降低关税,增加国内消费,其实后来通过调研我也觉得确实不完全是关税问题,整体的体系有问题,我们整体体系设计,所以这个是海外消费首先价格影响。

    第二点就是安全问题,安全因素,那么为什么大家愿意到国外消费,买东西、买房子或者做医疗做体检消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境外基本可以做到放心消费,在我们国内目前还做不到放心消费。比方说举一个例子,在广东,无论是假冒伪劣生产,还是包括假冒伪劣消费,都是有这种很普遍的现象,但是就那一河之隔的香港,假货就很少,所以为什么很多跑到香港去,以前香港曾经出台过一段时间,限购奶粉,还有人多买了奶粉在香港被判刑。这种现象都出现过,这么奇怪的事情,去消费不应该很高兴嘛,所以我觉得这个消费安全是在国内这个消费环境,有问题,消费不安全,是造成我们消费外移重要的原因。

    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消费安全问题,我个人觉得在这方面也许我的评价有所极端,我觉得这个安全消费放心消费问题还没有解决,现在问题甚至更严重。因为这个电子商务的兴起,所以这个问题就更难解决了

    第三是服务方面,在海外消费的确能获得上帝的感觉,北京有句话有钱就是大爷,去了真的有当大爷的感觉,国内消费我们无论是服务的态度还是服务的环境,可能都有问题,消费体验感不好。

    其实涉及消费体验问题,这个就涉及了一个,这里面涉及很深刻的研究,我们万达研究消费公司,我们有自己的商业研究所,成天研究消费心理学,消费里面很重要一个观点,为别人消费,为面子消费,不是为了需求消费,为需求消费是基本的消费,很多中高端的消费,都不是为了自己,那这里非常需要很好的服务,很好的环境,所以我自己的,原因非常多方面,我自己感觉这三个方面,因为价格因为消费安全,因为服务的质量,我们消费比较严重在外移,而且在持续的快速外移。

    第四点把海外消费拉回国。这样第一点要清醒的认识,要有清醒的认识,海外消费这个现象想限制或者制止是不可能的,这个要有清醒认识,那我们所要做的是研究两个方面。

    第一把其中部分拉回到国内来,不要让它持续高速再继续外移,对我们整个国家的生产消费还是乃至发展都会产生一定问题,把一部分拉回来。

    举例,我不讲更大的,刚才讲两个大的方面,旅游购房,2.5万亿,哪怕三分之一30%拉回到中国国内就是一万多亿,什么概念?我们去年67万亿的GDP,所以我们现在经济感到难过,感到增长差就是经济增长率从8%9%掉到6%,但是如果有1万亿回来,我们立刻就增长一个百分点。企业的利润比刀片还要薄,所以我就觉得要研究把这一部分拉回来,同时要考虑到不仅增加消费额度,增加就业。

    第二要研究海外消费过快持续的增长,对国内消费冲击究竟有多大,这点大家都是在嘴上说,我们有没有一个分析判断,这种两位数高速增长,还会持续多少年,最终中国国民产生消费能力究竟有多少会最终丢到海外,这些都没有清晰的判断。对我们国内的消费的影响究竟多大,现在还没有看到有人真正研究这个问题。很多人媒体上一宣传,就是2015年海外旅游人次中国人的消费额位居全球第一,一说全球很多消费地方都在放中文,都有会说中国话的导游导购出来,一看中国人都有钱,其实我要告诉大家,这完全是一种假象,中国远远没有到人均消费的程度,能出去消费的大概只是中国国民的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的人在海外消费,1.2亿不一定每个人出一次,其中还有一些公务出去。所以我觉得中国人还没到真正太有钱,国内消费装不下一定到海外消费那个程度。这是第一个要有清醒的认识。

    第三系统进行顶层政策设计,海外消费之所以高快,把这个消费外移的部分适当的内移回来一部分,这不是刚才说不是一个海关关税问题,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质量问题,它是一个综合因素,所以我觉得需要国家的,国家层面出台顶层设计,而且是系统的顶层设计,很简单一个奢侈品的价格,绝不是关税,也未见的就是奢侈品公司故意在中国定高价,或者故意把新货不拿回来,这就涉及到系统问题,比如我们中国的药为什么不做到外国一样质量,为什么我们中国质量标准就是要比海外要低一点呢,对不对,为什么不做精,还有很多这些问题。所以我觉得应该出台系统的政策设计,下决心来解决这个问题,不是嘴上说一说。我们应该把消费就业税收以及经济繁荣更多留给我们国人自己。第三要大力宣传国产品牌,这个由于中国近二百年,国力的衰弱,形成崇洋媚外的现象,其实这个消费外移很大一个因素有舆论因素,有从众心理,就是觉得国外比中国好,其实好多东西细细研究,刚才学者讲过,许多品牌就在中国生产。但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这个自有品牌,我们更高的价钱买回来,我们中国的舆论不仅要宣传中国国产制造业品牌也要大力宣传中国的服务业品牌,也要宣传中国制造。那这个宣传不是一朝一夕。要持续,要真正去发现进行比较,用比较学的观点来解决国人对国产品牌的信任。

    第四治理假冒伪劣现象,之所以消费外移,刚才讲了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假冒伪劣现象根治不绝,大家对国内消费失去了信心,刚才讲的奶粉,一个三鹿一个公司出了问题,打击整个乳制品行业,而且还不包括国外很多国内的销售,还有这种现象太多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嘴上说发现,中国人的消费能力还不太强的情况,很多转移到国外去,怎么把它移回来,要出台很多很多政策来解决。

    最后我讲就是一点,还要下决心从重打击,不能给这些假冒伪劣怎么说呢,不能藏身之地,还要用重拳,非常简单的问题不用说美国欧洲,哪怕在日本韩国香港卖假货就要判刑,中国看了有几个卖假货判刑的呢,对不对。这个古人有云乱世用重点,现在不干说乱世,但是治乱就要用重点,只有从重从快的打击这些假冒伪劣,才有可能建立我们中国人对自己品牌的信心,真正实现,当然我们也没必要像韩国人那样申屠不二。

    我们研究消费当中要研究这么一个非常明显的大的现象,就是国人消费在快速持续的外移,我希望能有有关方面能呼吁有关方面对这个问题引起重视,出台真正管用政策,大家共同努力,中国人更多买自己的产品,让我们企业更好过一些。

    本文为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于2016’飞凡商业博览会上发表的演讲

    审校:徐耀辉

    致信编辑 打印
  •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商业地产

    海外投资

    万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