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制改革应当从需求侧着眼、从改革入手

观点地产网

2016-04-28 20:46

  • 供给侧改革的核心问题在于供给与需求相匹配,所以要从需求端出发,去考虑供给产品,并推动供给侧改革。

    最近参加了一个关于供给侧改革的论坛。说实在的,其实我也不太懂供给侧改革,似乎是出口下降了,投资下降了,消费补不上,需求侧不灵了,就转向供给侧了。

    那么供给侧是什么呢?专家说是土地、资本、劳动力,还有创新。前三个都是资源,后一个是体制。

    我的理解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问题在于供给与需求相匹配,所以要从需求端出发,去考虑供给产品,并推动供给侧改革。

    如果你要的是房子,我们只能供应汽车,这个改革就是不成功的。现在我们不是没有需求,是有巨大的需求,但是满足需求与提供供给之间存在很多错位。

    比如让农民工进城,但城镇化的路在农民脚下,对于想成为城市居民的农民来说却有“3+1”的痛点:即农民没有进城落户的资本;没有公平的子女教育机会;没有无忧的社会保障;以及进入“后工业化时代”缺少充分的就业机会。

    如果地方政府不能提供这些供给,不能解决农民的痛点,农民就会用脚投票。全国卫计委的数据显示,全国的流动人口不是在减少而是在增加,从2012年的2.3亿人增加到2015年的3.1亿人,说明我们的城镇化并没有提供给农民更实惠的供给,也说明供给侧改革的力度还不大。

    对于供给侧的改革,其实我们既担心改革的力度,也担心改革的方向。

    再比如,近几年三四线城市住房怎么突然供大于求呢?

    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的耕地保护红线是18亿亩,所以在2005年至2009年期间全国住宅用地供应年均只有6.48万公顷,不敢多供地,担心突破了耕地红线。那个时候我们的住宅是供不应求的。2009年底,全国第二次土地调查成果出来了,忽然发现耕地变成了20.3亿亩,于是我们看到,从2010年到2014年,全国住宅用地供应增加到了年均11.8万公顷,其实三四线城市供大于求就是源于这几年土地供应的放松。

    此前三四线城市人口增长已经基本停滞,大多数城市每年人口增长不超过人口自然增长率,新增需求已经大幅下降。三四线城市不需要那么多的住房,却供应了大量土地。为什么呢?

    显然,我们的城市土地管理机制是有明显缺陷的,土地出让的权力在地方政府,虽然国土资源部是有供地计划指标管理,但事实上,要么土地供应计划没有完成,要么土地供应超量,但上报计划却没有超标,只有到土地普查的时候才发现用地已经发生变化。有很多城市建了很好的公路,却用土盖起来一半,种上蔬菜,就是为了不让卫星遥感观测到,这说明我们土地管理的约束机制有些失灵,按照现有的模式是很难管理好建设用地供应的。这就需要大力推进改革。

    一线城市有太多的住房短缺,但政府总是用抑制需求的办法去缓冲,却不肯通过适当提高供给的办法解决供求失衡的矛盾,实际上我们不是不能增加供给,而是没有想去增加供给,这是我们供给侧改革的方向问题。

    以上海为例,自2003-2015年,上海商品住宅用地供应合计1420万平米,按照户均80平米,大约可供应180万套住房,而同期住房销售178.5万套,可建的和销售的套数基本相当,可见上海是多么缺少住宅用地供应啊。

    上海为什么不能多供应一些住宅用地呢?上海要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和城市边界,当然就不希望为外来人口供应更多的住房,但全世界大城市人口都是在增长而不是下降的,大城市的劳动生产率更高,资金使用效率更高,人才价值提升更快,对于人口和资本的虹吸效应是不可逆的,上海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的做法与世界趋势是背道而驰的,本质上还是抑制需求,却并没有从需求侧出发去思考供给侧改革。

    如果上海从需求侧出发,在土地供应结构方面做文章,还是有可能的增加住房供应的。上海自2003年以来累计供应商业面积人均2.49平方米,而同期上海新增住房面积人均仅为8.22平方米,竟然是完全不成比例的。为什么不可以适当增加住宅面积而减少一些商业面积呢?

    改革就是要看人民群众需要什么,政府和社会应当就提供什么,以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物质与精神需求。

    温州市20年土地使用权续期事件引起全国人民关注,国土资源部调查组很快赶赴温州调研,当然是希望尽快拿出解决方案,虽然这个案例涉及到法律打架,不是很容易就能解决的,但是通过改革,提供公共服务产品,解决人民群众的现实问题,恰恰就是供给侧改革的要义!

    吴敬琏先生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是改革”,而不是操控市场、干预微观经济和直接“调结构”。可见,至少我们在城镇化与土地供给侧的改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撰文:欧阳捷

    审校:劳蓉蓉

    致信编辑 打印
  •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政策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