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QE下的中国策

来源: [观点地产网]      时间: 2015-04-13 21:29

在这种态势下可以看到,今年对房地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什么样的融资环境。

在这种态势下可以看到,今年对房地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什么样的融资环境。

  沈建光 现在货币放松的态势是非常明显,但中国离QE还很远,我们跟美国的情况差很多。美国的利率降到0还不行,只能搞QE,我们的利率太高,房贷利率7%,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利率8%左右,这是很高的。

  现在有些企业还不能到正规的银行借钱,到影子银行是百分之十几的利率成本,所以常规的利率手段就可以让货币变得宽松,而且正规的金融渠道要对房地产大幅的放开,今年都能看得到。

  中国2010年推出4万亿的时候,货币政策非常宽松,但是跟全球其它国家相比,我们的货币政策还是比较紧的。

  全球主要央行中负债表最高的两个,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英国,现在央行印的货币是在量化宽松之前的5倍。今年中国要力争成为第五个储备货币,但是我们看其它4个储备国的央行的政策,例如日本央行,尽管日本开始大量印钱,但是幅度跟美国和英国相比其实是小巫见大巫。

  再看欧洲央行,前段时间非常兴奋,欧洲央行要搞QE了,但是我们看到它的资产负债表上已经缩短了1万亿欧元。

  从全球来看,尽管美联储要退出QE、要加息,但离真正的退出还差得很远。美联储只不过从零利率开始要加息,但是我们看到美元涨了,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委员会又说强势的美元已经影响到经济了,所以加息的步伐要往后拖。

  不管怎么样,美国经济就是最早搞量化宽松,恢复得最快,现在美元收紧的趋势肯定要比其它央行更快,至少不再加码了,日本央行、欧洲央行还在加码。

  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最近美元出现了一个比较强的走势,但是跟历史上美元走强的幅度相比,还是幅度比较小。

  看中国的经济,看人民币的流动性,看人民币的走势,首先要看美元的走势,因为中国毕竟还是跟美元挂钩。

  这就是为什么人民银行现在努力加入储备货币,因为不加入储备货币,像中国这种发展中国家,其实货币都盯着美元。

  美元和黄金脱钩以后,每一轮美元的下降周期都伴随着全球金融危机,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相对来说,美元受的冲击最小,其它跟美元挂钩的国家受冲击最大。

  80年代是拉丁美洲危机,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都是这些国家盯着美元,当美元走弱的时候,这些国家顶不过危机。美元不管是走强还是走弱,都伴随着对挂钩货币的极大冲击。

  中国通缩的一个最大来源,包括李克强总理的判断,就是"输入性通缩",跟美元有很大的关系。美元强,大宗商品必然走弱,所有这些经济、金融、大宗商品价格都跟美元是密切相关。

  2009年,当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最严重的时候,周小川行长就提到,人民币要成为一个国际货币,因为不成为国际货币就受制于美元,所以要脱钩,使人民币成为一个储备货币。

  这样就需要中国的金融机构进行变革,这里涉及到资本要开放,中国这么高的利率跟全球这么低的利率怎么融合?允许资金自由移动,肯定系是高水位到低水位的变化。还有一个风险,就是大量热钱的外逃,会不会使人民币贬值;第二个是离岸人民币市场;第三个是人民币汇率弹性。人民银行去年和今年加大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区间,今后人民币的汇率波动会成为一个常态;最后一个是汇率市场化,这跟房地产非常有关系,现在存贷款利率还是央行决定,银行已经放开了贷款利率,但是贷款利率是最后一个攻坚。这个利率到底是高还是低,升值还是贬值,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现在中央银行要把人民币作为货币储备需求的意愿非常强烈,而且我们走出去,很大的一块就是企业做强,要在全球布局、竞争、收购资产,这些都需要资本项的放开。

  我们试想一下,今年到明年如果允许融资了,房地产企业是融资成本将大大下降。我们以前估计十年以后人民币才能成为储备货币,这个过程已经大大缩短了。

  现在虽然股市很好,货币政策放松,但是实体经济确实比较差,就宏观上的数据来看,一二月份发电量下降了7.6%,新房开工也都是下降的。在基建投资维持20%以上增长的情况下,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下降非常快。

  PPI通缩了37个月,制造业要承受产品价格下降,但是融资成本还是居高不下,实际融资成本非常高,这对决策者来说一定要解决,否则经济要想企稳是很难的。

  从央行最新表态来看,不是不想改变这种态势,融资难、融资贵,这是最高领导层、央行都想解决的问题,但是在中国,其实也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

  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有些问题,央行降息之后,市场的利率反而上升了,这里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所谓的僵尸企业,很多大量的低效企业、地方融资平台占用了大量资源。

  这些企业有国家信用作后盾,继续可以贷更多的款,占用了大量信贷资源,包括房地产以及其它私人企业的融资成本就很贵了。

  一方面货币政策需要降准、降息,另一方面也要进行财政、国企体制的改革。我们看到今年最大的一个改革就是财政体制改革,要限制地方融资平台进行借贷,不允许去影子银行借钱,而是通过发债的方式,发债本身也是降低融资成本的一个重要手段。

  在这种态势下可以看到,今年对房地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什么样的融资环境。

  有一个是非常利好的,就是实际利率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还这么高,准备金下降会成为一个常态。准备金现在还有19.5%,在经济已经下行、资金已经流出的情况下,大银行的法定准备金率还有19.5%,这完全是不符合稳健货币政策的态势。当然利率也很高,包括企业实际利率,所以今年可能会看到一系列的货币政策放松。

  还有一块就是财政,财政对房地产也有很大关系。财政其实收入在下降,财政支出也在下降。政府有很大一块存量的资金。所以我觉得很奇怪,一方面政府没钱,财政收入下降,去年4季度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下降20%多,但是同时中央和地方的现金存款还有三四万亿,我觉得今年会大量使用这个存量资金,对支持实体经济也是把大量的钱投到民生方面,而且可以用这个钱支持城镇化改革、户籍制度改革,给进城人员提供住房和就业,满足实际需求。

  本文为沈建光先生在2015观点年度论坛上所发表的演讲全文实录,未经本人审定,选入本刊时有修改。

发稿:沈建光审校:劳蓉蓉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