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国心态与股市

观点网

2008-07-21 17:23

  •   在外部环境明显有利于自己的时候,却突然盲目自卑起来。

      本周市场环境发生了一些变化,对投资者心态造成了重大影响,这个影响的外在表现就是大盘指数的剧烈波动。如果说在上一周全球股市是国内市场一枝独秀,那么本周反过来:一枝独枯。

      大盘一周下跌2.74%本来不是什么大了不起的事情,蹊跷的是市场下跌时投资者给出的理由,以及在周边情况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下,政府官员和机构投资者给出的种种莫名其妙的解释。

      本周发生的第一件事是,各大媒体统一口径,声称从紧政策成效显著,下半年继续坚持绝不动摇。第二件事是美国房贷危机继续深化,房利美、房地美处于技术性破产状态,由此爆出中国央行在“房二美”中的数千亿投资。第三件事是国际原油市场风向逆转,4天时间油价下跌17美元,击穿长期上升趋势线。第四件事是美国政府准备干预油价和股票市场,市场经济的楷模开始效法中国的计划经济。这四件事每一件都事关股市大局,叠加在一起更让投资者一头雾水,方寸大乱。

      上述事件成因复杂,对于股市的影响也是利空参半,但投资者明显做出了一边倒的解释。第一件事情表明,关于货币政策的争论告一段落,从紧派暂时占优,遂致期待救市和政策转向的投资者脚底抹油,奔涌出逃。第二件事使洋务派大呼不妙,预感全球性灾难来临,甚至怀疑中国外储将面临不可估量的损失,市场抛售压力骤然增大。第三件事原本是市场期待已久的重大利多,无奈熊眼看牛牛亦熊,油价下跌被看成美国经济崩溃的标志,而美国经济走弱会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市场依旧下跌。第四件事,在欧美市场起码视作短线利多,但境内机构认为这是美国市场失控的标志,虽然暂时上涨,却应视作长线利空,导致一批境内基金经理开始全面看空市场,加速认赔出局。到了周五下午,有些机构资金似乎幡然猛醒,进场反手做多,一路上涨100余点,才使本周市场不至过于难看。

      很多投资者质疑:为什么美国是危机之源,越南在新兴市场受害最重,印度和韩国最缺石油,在全球动态数据中,中国经济遥遥领先,但境内市场跌幅最大。尽管本周多空参半,但别的股市该涨就涨,该跌就跌。中国股市似乎出现痉挛,消息一出,不论利空利多,大盘照跌不误,是不是中国人的心态出了问题?这个问题很有水平,确实道出了当今时代我国社会心态的一种本质特征,而我的观点也很明确:这是弱国心态在资本市场的典型表现。为了说明这个道理,我说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的大学同学蔡是个长跑健将,中学时代就是田径队长。蔡的一个师弟刘是个长跑天才,一直在蔡的带领下训练、学习。这种关系造成了刘对蔡在生活和心理上的依恋和敬畏,在体育比赛中刘也从未战胜过蔡。当刘也进入大学后,他再次成了蔡的跟屁虫。有一点体育常识的人都明白,刘的运动天赋远在蔡之上,但是在比赛场上,刘还是每次败给蔡——尽管分别测验时二人的成绩天壤之别。二年后的一天,刘终于鼓足勇气,在最后一圈超过了蔡,并取得第二名。心态改变后,刘每年都是学校冠军、省市冠军,破纪录也是家常便饭。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心态是怎样影响个人竞技状态的,国家及民族也是同理。无须讳言,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是以美国经济为楷模不断成长起来的,很长时间以来美国模式成了中国人的终极目标和梦中天堂,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也逐渐渗透到一代人的骨髓里和血液中,甚至美国流行的主流经济观点也成为国内学者和政府官员的圣经。追随美国模式确实使中国利用后发优势超越传统阶段迅速成长,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中国的经济模式也从孩童时代进入青壮年时期。与此形成反差的是,我们社会普遍的心态还处于婴幼儿时代,与自己已经健硕的躯体极不协调。实际上,我们昔日的恩师已过鼎盛,进入终老年时期,其运行机制的弱点已大量显现,次贷危机更把这些问题快速曝光。然而,就像例子中的刘先生一样,长期落后的历史造就了我们的弱国心态,以至于当自己相对强大了以后还不敢承担自己相应的责任,在模仿美国的同时,总是不敢建立自己独立的思维体系。由于过分崇拜美国,我们习惯于整天检讨缺点而对自己的强项缺乏自信。在很多经济决策者的头脑中,对于美国几乎是顶礼膜拜,其仰慕之情经常到了迷信、甚至颠倒黑白的程度。从大国兴衰的历史上看,弱国心态对于经济和社会发展阻碍作用最大的时候,不是在一个国家弱小的时期,而是在一个国家从二流强国向一流强国的转换时期。历史证明,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心理上的落后,一个强国的崛起也首先是精神上的独立和强大,而我国目前正是处在这种“说强不强,说弱不弱”的历史性转折时期,我们很多官员和主流经济学家依然处于弱国心态。在成功心理学上,弱国心态属于一种敝导思维。这种心态的弊端在于过分迷信他国的强大而过分鄙夷自己的长处,在处事方法上盲目追随“强者”亦步亦趋。造成这种弊端的方法论原因是以己之短比人之长,不能从客观全面的立场分析竞争双方的优势与劣势。这种心态导致的不利后果是,主动压抑自身的长处和潜能形成自我虐待机制,同时不能及时抓住对手的短处贻误战机。国际竞争如同打仗,取胜的关键是扬己之长,克敌之短,方能取得胜利;如果博弈一方总是夸大对手长处而无视其短处,必定是用敌之长克己之短,焉有不败之理?历史上很多后起之秀不能完成关键的超越,其重要原因是弱国心态。

      弱国心态导致中国没有也不敢尝试建立独立的货币政策体系,为美联储马首是瞻,以美国的兴衰调整自身的沉浮。弱国心态使中国过分强调出口创汇,出口导向型战略在实行几十年后都不敢调整。弱国心态使我们长期压抑人民币汇率,在2004年周小川还在声称人民币有贬值风险。弱国心态使我国盲目崇拜西方金融服务业,在银行业改革中大幅低估自身价值,向国际资本让利上万亿元,却对国有银行的运作机制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善。弱国心态导致我们对美国实力及其经济运行模式的盲目崇拜,对其国家信誉的盲目信任,而使得自己的经济发展模式处于长期不变的僵化状态。不顾国际环境的巨大变化,一根筋式的出口导向战略,导致外汇储备过度膨胀的同时贸易条件却在急剧恶化。发展出口行业本身是为了根据禀赋优势赢得比较利益,然而过度操作的结果是用非出口行业的利益损失,全面补贴境外消费者。看着美国脸色调整利率、汇率,每次中美战略对话都要送上一份礼单,更是不把自己当成年人对待。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美国发生次贷危机以后,国际竞争强弱格局已经发生明显变化的时候,我们依然固守先前的“美国至上,共存共荣”的思维定势,在外部环境明显有利于自己的时候,却突然盲目自卑起来。从强国兴衰的历史看,老牌强国的衰落正是新兴强国和平崛起的时机,但我们的主流观点却南辕北辙,好像世界末日来临。我国的发展战略和评价标准突然失去基准,经济政策变得异常模糊。贸易与外汇管理策略思路不清,政策导向前后矛盾;对经济增长的好处突然失去判断力;对美国造成的通胀责任硬往自己身上揽,还要用激进的手段摧残自己基本健康的经济体系;出口退税忽升忽降变化连连所述理由却语焉不详;次贷危机本来是美国估值的价值回归,我们却要削足适履,拼命维持美国的传统地位;美国已经陷入全面的支付危机,中国政府却在害怕美元继续贬值而造成自己账面的财务损失;我国巨大的美元储备本来是一件皇帝的新衣,我们却在拼命地维持这种表面的财富,甚至倒行逆施,提高纺织行业的出口退税,以便造成更大的经济失衡;专门成立资本2000亿美元的国投公司,本来应该从战略角度为国民资产保值增值,却舍本求末,搞起股票市场的财务投机,用境内大股东套利原始股的低档把戏投资黑石、巴克莱,最后弄得大败而归,还恬不知耻地说“战略投资”。

      认清上述问题,并不需要深厚的经济学知识,也不需特殊的智商,只要转变心态,放开视野,尊重生活常识就行。要真正认识事物的本质,最重要的不是智力和知识水平,而是要改变以美国为中心的弱国心态。即使按照纯粹的实用主义逻辑,追随强者的有利时机在它的上升时期,而不是它的衰落时期。

      从生活常识出发,很多问题本来是简单明了的,但在弱国心态下,一切都会变得模糊不清。这种心态,大的方面影响了国家的发展战略,产业政策,外储运用,货币政策;在小的方面影响了股市运行,投资心态。在我看来,中国股市处于严重低估状态,而欧美股市则明显高估,美国正在衰落,中国正在崛起,中国的经济非常健康,股市前景光明,次贷危机对于中国经济和股市是一个机会而不是灾难。

      尽管经济健康,通胀问题也不严重,但是在弱国心态及其衍生政策下,这个股市还会历尽波折,充满悲情。我不是盲目自大,也不是苦中作乐,而是看清了是表象背后的某些实质性东西。从投资策略的角度看,现在是一个大型底部区域,短期波动在所难免,再度崛起也只不需要太长时间。只要您真的了解大宗商品市场的实质,您不会相信通胀压力很大,也不会相信它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威胁——相反,他对美国的威胁远远大于中国。

      关于中国今年的物价上涨是有什么引起的,货币政策对它有没有实际作用,我们早就心知肚明,但是要让它得到多数人的认可,还需要一点时间。我想两个月内一切都清楚,您会发现:物价上涨,不是紧缩政策压得下来的;用不着调控,下半年物价也会自然回落。

      到那个时候,您还担心股市?

    撰文:文国庆    

    审校:0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