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演讲 | 樊纲:埋头苦干,中国经济内循环与房地产的行动

观点地产网

2020-08-12 10:33

  • 如何把我们的事情做好?如何把自己做强做大,把我们的市场做大,把我们的企业做大,把我们的经济实力提高?只有继续埋头苦干。

    樊纲(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非常高兴,博鳌房地产论坛20周年了,我大概是在座少数几个20届都参加过的学者,也很有感慨。所以我提议,我们用掌声祝贺观点地产机构,祝贺创始人陈诗涛女士这20年来的辛勤努力,创办了这么一个很好的论坛。

    我们看这20年中国经历了什么?这20年的大发展,在一定意义上导致了今天的大变局。这个大变局的原因就是中国的大发展,我们要不发展也没事,如果还是像20年前那么落后,那么渺小,也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我们研究发展经济学,按照发展经济学的基本道理,过去40年大概分成两个阶段。

    第一个20年,基本就是靠着我们的廉价劳动力,搞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挣得了第一桶金,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

    后面这20年,我们全方位获得了发展,通过学习,通过发挥后发优势,通过引进、吸收,通过方方面面的努力,我们的科技产业开始有所发展,产业向高端逐步转变,同时房地产、服务业等各行各业也都有了发展。

    我们在参照其它国家的各种业态发展历程,看到了我们的短板,然后努力去改进,这20年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今天讲20年这个概念,确实也是我们思考过去、展望未来的时机。我们还能不能再有20年?能不能再有更持续的增长?能不能真正强大起来?这些确实都是问题。

    今天这个宏观篇,我也想了很多,在一定意义上,我觉得现在宏观是最难讲的,因为不确定性太大了,现在很难说什么东西是确定的。特别是国际形势,不取决于你,有巨大的不确定性。

    有很多事情,现在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可能明天就发生变化。但是仔细想想,在这么多不确定性当中,唯一确定的是我们要把自己的事做好。也许有些事情如果发生会打断我们的增长过程,但是仍然要去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科技的进步、科学的发展、教育的发展、体制的改革、文明的进步,这里面的事太多了。

    最近大家都在谈中央提出的双循环,特别强调的是当前要加强国内循环,这是确定的。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自己的市场做大,这是要发挥的目标。

    作为一个大国,本来我们也是国内为主,出口当中包含的GDP只有百分之十几,最高的时候也就15%,其它80%多都是国内的市场、国内的GDP、国内的销售,包括房地产在内,所以本来也是国内循环为主。

    但是现在国际出现一些大的变数时,出现一些所谓脱钩倾向的时候,国内市场就显得特别重要,而我们国内市场又有巨大的潜力,长期没有发挥出来。

    现在还不能说是最大的国内市场,但是从潜力来讲,从外在发展来讲,我们的GDP不断增长,人均GDP现在是1万美元,我们应该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放眼全球,瞄准国际市场,我们也是国际市场最大的一个市场,所以要考虑怎么把我们的市场做大。

    美国最终确立了世界最强大国家的那个时期,其实是30年代大萧条时期,就是借着欧洲各国正在纷争战乱,市场变得很破碎的时候,靠着自己的大市场,当时就1亿多人口,有健全的产业体系,内部需求和供给相互适应,不断地相互促进,经济最先复苏,增长最快,在别人下降的时候它是增长的,这有点像我们现在的情况,最终实现了新的飞跃。

    美国当时已经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确定了世界最强大国家的地位,这也是我们现在应该思考的问题。

    国内市场要做好的有很多方面,我们一直在讲扩大内需,下一步怎么把方方面面的需求调动起来,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中国居民历来储蓄率比较高,消费率比较低,这个储蓄本身来源于增长,在这个增长过程当中,有人在储蓄,有人在负储蓄,储蓄的是正在挣钱的这些人,负增长的是退休那批人,是用一生的储蓄在完成养老的过程。

    在一个高增长的时期,就会出现高储蓄,因为储蓄的人多,储蓄量大,而过去低收入阶层的消费,也就是退休者在过去挣钱的时候,收入水平相对比较低,这时候他的消费就比较低。因此,当储蓄量很大、负储蓄量很小的时候,宏观消费就会比较低。

    这种状况正在改变,过去二三十年来的高收入阶层现在开始退休了,也就是说有钱人开始退休了,这个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涉及到房地产,包括旅游地产、养老地产等,其实都跟这个新的消费能力密切相关。因此,在这个变迁过程当中我们要看到这些新的增长点,这可能不是人为的,是自然发生的。

    然后就是涉及到房地产的发展,现在想想一个劲的限,反过来说明什么?说明需求很旺盛。这个限的过程,在一定意义上起到了一个熨平波动的作用。

    我们过去20年讲了很多宏观经济、熨平波动的事,前面有一位致辞的嘉宾提到怎么度过房地产的商业周期,不断地压、不断地限,周期就没了;市场总是有需求,总是在限,相对来讲就比较平稳。在一定意义上也起到了积极作用,没有大的波动,也没有大的损失,企业经营也不错。

    刚才观点指数发布的报告,房地产平均利润率都是30%多,一般在20%多就很正常了,房地产企业很多都有30%多的利润率,目前来看这也是一个很不错的状态。大家都在抱怨的时候,利润率还不低。

    现在我们讲内需,讲国内循环,在我看来,房地产最值得重视的需求就是迁移性需求,就是城市化进程当中人口迁移带来的需求。

    限的首要目标是限外地人购房,而我们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后继续会延续的一个事情是什么?农村的人进城,小城市的人到中等城市,中等城市到大城市,毕业生到大城市,迁移的过程远远没有结束。

    中国的城市化率现在仍然不到60%,人们仍然在运动当中,他们原来不是没房子,原来也有房子,但是迁移过程中,起码需要租住一个房子。如果在一个地方定居,买房的需求仍然会有。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将使这个需求具有相当的持久性,我们需要给予高度的重视,不只有刚性需求、改善性需求,还有非常大的一块是城市化进程中的迁移需求。

    城市化进程是当前最重要的趋势,值得我们重视的趋势就是大城市化、城市群的发展,这一点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中央政府的发展战略。最近的文件都在强调城市群的发展,最近刚公布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快速轨道网络规划,还有长三角、京津冀城市群发展,还有中东部省会城市为核心的城市群的发展。

    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几个大城市群可能1.5到2亿人的规模,很多省会城市群也是3000到5000万的规模,通过快速交通,把大城市周边的中小城市甚至农村结合起来,解决房地产和其它的供求关系,包括社会公共服务。

    如果在这方面我们没有很好地研究,可能会有问题。在未来的发展战略中,你是怎么布?大城市、中小城市,甚至跟农村的结合,需要认真研究。

    城市群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共服务均等化,至少先在这个区域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发展。我们做房地产其实很大程度上跟公共服务密切相关,教育、医疗、社保、卫生、防疫,这一系列的内容,都涉及到政府之间的关系,涉及到市场跟公共部门的关系。

    我觉得我们研究房地产,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方向,甚至市场可以跟政府结合起来,推动公共服务均等化,包括城乡一体化,使得我们不仅是居住环境改善,生活整体环境也都能得到改善。

    这些事情做好了,相信国内的循环就会更加顺畅,这里面既包含了供给,也包含了需求,既包含了私人物品,又包含了公共物品,相互的均衡会促使国内的市场能够更好地循环起来。

    循环这个词相比扩大内需这个词有它的优点,过去我们出现了很多梗阻,流通不畅,资金不到位,有需求没供给、有供给没需求,有很多梗阻。循环就是让它能够协调起来,这样才真正能把国内市场开放出来,真正能做大做强,能够使我们的企业有更大空间得以发展。

    这个不解决国际循环的问题,但是能促进我们在国际大循环当中的地位。

    回过头来讲到今年的宏观经济,讲未来的预期,今年由于中国的疫情最先得到控制,我们最先复苏,现在的复苏应该还是很强劲的,很多地方已经是满血复活。

    昨天晚上还有一个国际上的朋友问我能不能参加一个线上活动,我说你不要以为我们还像前面几个月那样有很多时间,我们现在已经基本回到了过去那个正常情况。

    尽管我们还要戴口罩,尽管还有很多检疫,但是我们确实有满血复活的态势。所以,今年经济正增长应该是不成问题,现在问题是1%还是2%、3%,这是值得期待的。

    有人说美国跌了30%多,我们如果有2%的增长,再加上汇率的变化,我们一年就超越美国了。我说这个话说一说就算了,讨论经济实力不是讨论当前短期的增长,而是要考虑潜在增长能力,科技实力、制造实力、服务业实力、市场规模等等,我们还有巨大的差距。

    但是这个对比也说明,只要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保持增长,不管国际形势发生什么变化,我们的地位会不断改变。基本的公式就是这样,我们将会在比较当中不断地增长实力,这也是我们在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国际上会有很多变化,我相信各位专家一会儿都会进行深入分析。在我看来,我们现在应该遵循一个基本道理,就是埋头苦干。

    我们过去埋头苦干40年,现在仍然需要埋头苦干,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们现在确实看到了成为世界大国的前景,但是差距还很大。

    大家现在在谈论这些热门话题的时候,也都看到我们的差距还非常大。如何把我们的事情做好,把自己做强做大,把我们的市场做大,把我们的企业做大,把我们的经济实力提高,只有继续埋头苦干。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2020现场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