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 | “离了婚”的贾跃亭 乐视大厦属于谁?

观点地产网

2019-10-22 00:27

  • 这则司法拍卖公告下,曾经承载者无数荣光的乐视大厦已经物是人非。

    观点地产网 位于北京东四环的乐视大厦,原名宏城鑫泰大厦,高14层,一开始乐视只租用几层楼用来办公。后来随着业务线增多,员工人数急速膨胀,贾跃亭在2013年带领公司整体入驻,并在一年后买下这栋大楼,更名为乐视大厦,用作总部大厦。

    以乐视大厦为据点,春风得意的贾跃亭攥着梦想一路蒙眼狂奔。2014年,以网络视频业务为核心,他声称要打造由七种业态组合而成的“开放闭环的生态系统”,对外言语必提“生态化反”。

    外界对大多数概念似懂非懂,但在贾跃亭超强的PPT演说号召下,各路资本还是像潮水般涌来。乐视大厦灯火通明,进进出出的供应商、投资者,乃至明星们的身影,是一起为梦想窒息的最好注解。

    好景不长,买下总部大楼不到三年,这栋曾经见证了贾跃亭无数风光时刻的大厦转眼间成为乐视债权人的聚集地。2016年11月,这位山西人在一封内部信中公开吐露乐视资金状况出现了问题。

    由此,乐视的债务危机开启。投资机构开始撤离,前来讨债的供应商在乐视大厦门前扎着红帐篷。危机中,贾跃亭拉来了白衣骑士孙宏斌,150亿元是这对惺惺相惜的老乡交好的筹码。

    但故事没有迎来圆满的结局,150亿的入股并没有缓解乐视庞大的债务危机。后来,孙宏斌泪洒业绩会,感叹“愿赌服输”,贾跃亭借着造车梦远遁美国,“下周回国”始终无下文。

    为了偿还债务,乐视系开始频繁出售资产,总部大楼乐视大厦也成为融资的工具,其在2016年曾被抵押,获得14亿元资金,后来又被质押予乐融致新,并在2018年变更成为乐融大厦。

    一年后的10月份,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乐视大厦。这意味着,伴随着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以及离婚的传闻,在这则司法拍卖公告下,曾经承载者无数荣光的乐视大厦已经物是人非。

    乐视大厦司法拍卖

    京东司法拍卖平台在几天前挂出的公告显示,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3号楼1-14层,亦即乐视大厦,将在11月18日10时首次公开拍卖,起拍价6.78亿元,相当于评估价9.69亿元的7折。

    根据公告,乐视大厦总建筑面积约1.96万平方米,其中办公用房建筑面积为1.71万平方米,配套商业建筑面积为2528.26平方米。大厦总层数为14层,其中1-2层为配套商业,3-14层为办公用房。

    乐视大厦房屋所有权人为北京宏城鑫泰,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为乐视非上市体系乐视控股100%持有,而乐视控股则是贾跃亭持股92.07%的公司。

    作为乐视的核心物业之一,乐视大厦曾是乐视的主要融资标的。媒体报道称,2016年11月,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联合贷款。一年后有市场消息传出,乐视大厦被贾跃亭急售,叫价同样是14亿元,但后来并没有进一步的成交消息。

    目前可知的是,此后乐视控股又将北京宏城鑫泰质押给重庆乐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出质金额为5000万,后者为乐融致新(原乐视致新)子公司。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质押的背景下,去年乐视大厦被更名为乐融大厦,这被市场解读为,孙宏斌入主乐融致新后,“去乐视、去贾跃亭化”的一大举措。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到,乐融致新负责彩电业务,是贾跃亭生态闭环中重要一环,也是乐视控股的核心资产之一。不过,乐视债务沼泽之下,乐视控股核心资产不断也遭到司法拍卖。

    去年的9月份,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乐视控股持有的包括乐融致新15.33%股权、乐视影业约21.81%股权的三个标的资产,最终融创集团旗下的天津嘉睿以7.73亿元打包拿下。

    根据乐融致新拍卖前的股权结构,乐视网控股36.4%,天津嘉睿持股30.7%,乐视控股持股15.33%。拍卖后,天津嘉睿持股46%成为乐融致新的第一大股东。

    换言之,从法律层面来讲,目前依然是贾跃亭名下的资产,但已经被间接质押予融创。公告显示,融创控制下的乐视网具有优先购买权,级别为1级,为承租人。但业内人士认为,正处于退市边缘的乐视网已经千疮百孔,孙宏斌是否愿意再出手,或许只有半数的几率。

    “离了婚”的贾跃亭

    几年前还在乐视大楼办公的贾跃亭,有着满腔的创业热情,身边围绕着地产巨头、顶级投资者、当红明星等众多面孔,有人赞他是实干家,也有人讽其是投机者。

    他有着无数的追寻者,投资机构为他的梦想大把大把地砸钱,他还有一个为人称羡的幸福家庭。当他一身黑衣站在舞台上高举双手,大呼“为梦想窒息”的时候,所有人都沉浸在他编织的梦想里。

    从山西的一名小职员,到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这段路程贾跃亭花了二十年。最高峰的时候,他旗下的云服务、内容、大屏、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金融七条业务线齐头并进。个人破产按照贾跃亭的思路,这七个关联不大的产品,通过垂直整合、横向拓展,最终将打造成一个全球共享的完整的生态系统。

    这是贾跃亭一手炮制出来的“生态化反”,根据他的解释,各个生态业务,被糅合到一起产生化学反应,释放出巨大能量。在这套让人似懂非懂的理论以及资本的助推之下,乐视网的市值曾高达1700亿元。

    但在不断烧钱之中,乐视这栋大楼的崩塌也来得猝不及防。2016年的11月,在市场爆出乐视拖欠巨额贷款后,贾跃亭在一封内部信中揭开了乐视资金紧张的迷雾,这家曾经一呼百应的创业巨头从此走进黑暗中。

    乐视大厦门前聚集了越来越多讨要欠款的供应商和投资者,银行开始冻结贾跃亭的资产……,在债务危机越演越烈之下,他拉来了山西老乡孙宏斌,拿到了150亿元的急救款。

    但这并不能填补乐视的窟窿,后来的结果众所周知。孙宏斌在业绩会中留下了“愿赌服输”的泪水,贾跃亭远走美国,追逐造车梦。留在国内的妻子甘薇,被迫成为了贾跃亭的债务处理人。

    身在美国的贾跃亭依然新闻头条的常客,与恒大在FF未来的拉扯,FF融资困难等问题依然是国内媒体及投资者的关注点,当然也包括最近的申请个人破产以及与妻子的离婚传闻。

    据10月14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微博公布,贾跃亭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的同时还设立债权人信托,把全部在美国的资产转让给债权人,彻底解决贾跃亭直接、个人担保及间接债务问题。

    据披露,目前贾跃亭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公司担保的债务,截至目前,贾跃亭已经替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金,待偿还债务总额约为36亿美金,减去已冻结待处置的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金。

    在一份债务重组文件中还提及,贾跃亭和妻子甘薇在2019年10月11日于四川成都锦江区人民法院申请离婚,案件目前正在审理中。

    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入狱的时候,其妻子杜鹃曾说过:“你出狱时,我会给你一个更好的国美”,最后她守住了黄氏家族在国美中的控股地位。在媒体的笔下,在贾跃亭走入人生黑暗时,独力承担债务的甘薇也是可以媲美杜鹃的人物。

    一路风雨同舟,如今骤然离婚,或许也是贾跃亭的财产处理方式。消息显示,在提交破产前,贾跃亭曾在2019年2月28日和2019年7月23日向甘薇支付了40万美元和11万美元,合计51万美元,支付理由为家庭用途。

    世说 | 钩沉里的商业笔记: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撰文:曾剑萍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