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实业绩会:撤资、楼市与自由行
作者: 劳蓉蓉 见习编辑 何缘     时间: 2014-03-04 02:41:04    来源: [ 观点地产网 ]

一个公司可以有四千多亿的毛收益,出售400多亿的资产,为什么那么多国家都没有人造谣,就是香港造谣?

  观点地产网 劳蓉蓉 见习编辑 何缘 2月28日,长江实业公布2013年全年业绩,截至2013年12月底,长实全年盈利352.6亿港元,同比上升10.1%,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88%至323.14亿港元,派末期息每股2.9港元。

  同一日,在香港的长江实业中心,李嘉诚一如往常的带着李泽钜和长实的大管家霍建宁出席媒体发布会。在此之前,曾一度风传李嘉诚将取消今年的业绩发布会,大部分人相信,这和之前对其撤资内地和香港的负面声音有很大关系。

  而如果真的取消,这也是继去年中报未做业绩会之后,20多年来第二次。

  还好,李嘉诚如期出现。在活动上,李嘉诚甚至对2013年中期发布会取消做出了解释,他称,当时身体不佳进行了手术,连带影响了声带不能说话,无奈之下才取消活动的。

  而这也反映出李氏家族一直被人担忧的一个问题,在80多岁高龄的李嘉诚身体抱恙的情况下,如今成为长实副主席的长子李泽钜竟不能独自扛大梁应对媒体,难怪有分析人士担心其接班之后“李氏王朝”的发展问题。

  在2月28日的发布会上,向来被戏称为“李特首”的李嘉诚再次回答了去年以来,对长和系,对香港政治经济及对个人的种种提问。

  以下为长和系2013业绩发布会现场提问整理实录:

  现场提问:可不可以说一说你对于占领中环的看法?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去年你都没有出来见我们,是不是接下来的时间会多一点时间来见我们?还是将所有权都交给李泽钜?

  李嘉诚:我到现在都没有说交给李泽钜。第一,占中的问题实际上对于香港是不利的,有这些事情发生对于香港给人的印象已经不好了。第二,你无论是不是在香港的人都是有损害,所以占中来说,我认为是不对的。占中每一个小时都是对于香港有损害,其实争取民主的过程并不一定要以占中才可达到目的。

  现场提问:有两方面的问题。首先第一个是关于零售业务的部署,在业绩中看到2013年度零售业务中撇除法国玛利娜的业绩,照字面来看它应该属于屈臣氏旗下,这个安排是不是跟我们所讲的零售业务的分拆部署有关系?

  李嘉诚:不是,玛利娜是在法国,主力也在法国,但它的业绩不是那么理想。屈臣氏集团还在整顿业务中,所以玛利娜未包括在上市计划很正常。你要知道,在零售来说,全香港大约只有700间,包括所有的零售,屈臣氏、百佳等全部加起来大约是700间。而我在香港以外大概有一万间,所以玛利娜这里也是其中一部分。所以我们的想法是整顿好了之后,在屈臣氏上市后,以公道价钱注入,不会分拆变为两家公司上市。

  现场提问: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去年我们开始中期业绩股东会就没见面,外面有一些说法是跟副主席代一些工作有关系,甚至有很多传闻说以后的安排和黄、长实可能已经转向另一个年代。对于这些的说法,可不可以借这个机会跟股东说明一下呢?

  李嘉诚:你假设的太多了。我跟你说真的,那天我出来的时候,我刚割了胆石,我的胆石跟了我将近80年了,从小就有。但是割完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影响到了声道,说话都说不出来。但好像当时我都有出来,都勉强出来,只是都感觉很辛苦的。

  现场提问:即是说中期业绩的时候,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我们都可以见面?

  李嘉诚:总之很高兴跟你们见面。这次从头到尾我们并没有人提议我不要跟传媒的朋友见面,没有这样的事情。从头到尾,有些人误会了讲了出来,我也不追究了。

  现场提问:刚刚看到欧洲是公司今年整个业绩贡献的主要来源,即是欧美的市况开始改善,接下来在欧洲有些什么样并购的计划?另外就是屈臣氏的分拆上市,因为有些报道说差不多今年上半年可以进行,集资额达100亿左右,可不可以再透露一些?还有报道提到屈臣氏搬到伦敦,是不是准备在伦敦以及香港上市?

  李嘉诚:搬到伦敦是没有的事。但是要知道,我们以股东的利益最重要。我无论如何,屈臣氏一定是在两个地方上市,一定的。但是其中香港是一定绝对的,一定是在香港都是上市。外面呢,我可以哪个国家上市,有一些国家的法例就是你要注册那里的公司才可以上市,但是不是叫做迁址去那里,我并没有想过要将屈臣氏迁址去哪里上市。总言之再三说会有两个地方上市,因为屈臣氏都是相当大的零售店铺,香港一定是其中之一,并且会同一个时间上市。

  现场提问:时间表呢?是上半年还是下半年?

  李嘉诚:时间表来计,因为很多事情要做,现在不敢告诉你一定是什么时候,我是希望在今年可以做到。如果有很多事情我说了做不到的,不想那样说,所以我只能跟你说在今年之内。

  现场提问:欧美并购有什么计划,因为欧洲在今年盈利占有很大的成分?欧美的市况改好了,你们会不会在欧洲买多一点东西?

  李嘉诚:生意是很难讲的。有一件事情我觉得很惊奇,我52个国家的生意,今年只是和记的毛收益是四千多亿,换句话说我卖了四千多亿,但是现在香港的某一些人在这里造谣就说我出售资产四百多亿,包括国内的。一个公司可以有四千多亿的毛收益,出售400多亿的资产,为什么那么多国家都没有人造谣,就是香港造谣?什么原因?第一,我卖的东西,做生意是基本就是互通有无,这个说法是上千年以前讲的。即是做生意有卖有买,是不稀奇的事。所以你刚刚问我,我是这样补充。至于欧洲,我们做得挺好的,只能这样说。对于我们的欧洲的生意,以今年2014来说,我看都得挺好的。

  现场提问:看到你们这次的业绩,在负债以及现金流那里改善了很多。你们未来想要并购的话是不是会集中在欧洲呢?如果做并购的话是做哪一种行业?哪一种类型的并购你们会感兴趣呢?你私人投资方面都有很多很成功的投资,会不会有一些业务跟和黄是有不一样呢?

  李嘉诚:先说新科技的事情,第一是完全没看错的。譬如我讲一个最简单的,因为私人的投资只是投资,不是经营。

  譬如facebook,我最初去买股票的时候,它是正在亏本的。第二,它不是上市的,没有上市的。但是我跟他买了这个股票,其中有一个对我们公司的好处,就是facebook可以在3G给我们无条件的谦让,这个对于我们公司是好的。这个你可以说,如果是后面赚钱都是靠你最初的动机是很好的。这个是回答你的问题。其他的完全回答不了,因为这个是私人投资,而绝大部分一有赚我就给了基金。

  现场提问:关于现金流和负债那里改善了很多。并购那里你们有没有什么目标?如果有的话是在什么行业或者在哪里可以帮助或者强化和黄的业务?

  李嘉诚:给我选择的话,如果香港要一样这样的条件,我当然很想在香港投资。但是呢,香港一个地方700万人口,而世界整60多亿人口,当然不可以每一样事情都在香港做。正如他们问我屈臣氏,我在国外一万多间屈臣氏,在香港是700间,你说将我一万间的10%放在香港做,变成1700间,香港是吃不消的。所以我现在的情形是心想在香港做,但是有没有得做这个问题。

  现场提问:那你怎么看香港的楼市?

  李嘉诚:楼市坦白来说,今天很多地盘已经变成建筑费比地价还贵,在香港过去很少有这样的情形。现在做地产的艰难,不只是说建筑费贵,有时候时间也变长了。这样的话,在我来说,继续下去,现在建筑的这个行业是不够人力的,特区政府有很多基建的事情要做,未来这段时间,工人更加不够,澳门那边也抢的很多人过去那边工作,所以未来我相信建筑费会一路不停升上去,涨上去,比通货膨胀还快,还多。所以价钱来说,我的看法都是那一句话,有能力可以付出百分之五十的钱,其他才分期,而且是自己住的,什么时候都可以买,长远来说不会亏本。炒房就不要了,因为你都不知道,炒房你这个时候是不是炒六个月,六个月也未必涨的,但是如果是长期住就没有问题。

  现场提问:以港铁的天荣站来说,招标招不到就起居屋,感觉上整个香港社会变成一个福利主义的社会,香港本身是一个自由市场,突然之间来说建居屋或者公屋。你怎么看香港以往的自由经济,有没有机会变成一个福利主义的社会呢?

  李嘉诚:我个人来说,我的主意跟你的主意差不多。因为我不赞成一个单单福利社会,我也是纳税人,我可能纳税都挺多的。我公司有纳税多,但未必是那么多,比如说和记,有百分之八十多是外国债。但是我也是不怕纳税多,也不怕我们增强一部分人的工作能力、知识,对于他们长远有好想法,尤其是比较贫困,不要再有跨代贫困的问题。所以教育我看得很重要。如果这样的话,就福利主义的话我不是很赞成,免费午餐我不是认为好。但是应该你政府就尽能力培育我们年轻人,增加他现在职业的能力,提高他的水平,这个是我个人的想法。

  现场提问:现在内地的经济增长挺好的,香港也很容易靠内地自由行来进一步发展,内地尤其是主席上场后大幅度整顿,现在的反贪腐的措施或者内地的经营环境跟香港的关系可以怎么看呢?

  李嘉诚:我认为,香港人和内地同胞的关系,最重要的是,香港市民不要再骂内地来香港自由行的游客,这个大错特错。第一,香港如果没有自由行,经济环境是会被打击得很厉害的。第二,没有骂他们的理由。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不应该这样处理。而将来,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没有国内很多方面的支持,香港是会很困难的。

  现场提问:我们也看到不久前的一则新闻是关于香港《明报》前总编辑、世华网络营运总裁刘进图遇袭一事,不知道你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对香港的营商环境来说,会不会受到一个比较严重的影响呢?

  李嘉诚:暴力事件绝对不正确,因为无论究竟发生什么事,在香港来说,法治都是最重要的。所以对于刘先生的事情,我虽没有跟他见过面,但是看到他的一些新闻,我都是很伤心的。

  现场提问:我们看到公司这次的业绩,在负债以及现金流方面改善了很多。公司未来想要并购的话有没有什么具体的目标?是不是会集中在欧洲呢?

  李嘉诚:我坦白说,如果有跟香港一样条件的地方给我选择的话,我当然要选择在香港投资。但是,香港现在是700万人口,世界上有整整60多亿人口,所以当然不可能每一样事情都在香港做。正如我在国外有一万多家屈臣氏,而在香港是700家屈臣氏,如果大家认为说一万多家已经很多了不用再多了,增加香港的就行。可是我现在的情形是有心想在香港做,但是有没有得做却是一个问题。

  现场提问:我们知道公司的资金实力是非常雄厚的,那么你刚才说香港有机会你就会投。那么,你具体的投资方向会是在哪里?又是去哪里找到这么多好的投资机会呢?

  李嘉诚:投资机会是非常多的。我觉得我们很幸运的是由于很早之前就已经考虑到在只有700万人口的香港是不可能做垄断的,所以才在三十年前就开始一直投资在国外。否则到今天才来开始投资,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所以公司目前虽然负债很少,但是投资的项目有非常之多。

  从目前来讲,我们在国外的生意逐样成熟,然而并不是说所有的投资都去外国。香港有机会我都会在香港投资。我认为做生意、买与卖都是很正常的情况,所以我整天看网上批评说李嘉诚走资多少,其实这是个笑话而已。我希望香港将来能够成为一个无论外国、自己国家都认为香港是一个很理想可以投资的地方。

  现场提问:刚才你说到建筑成本的问题,其实有很多地产商都有类似说法,所以楼价跌不下来。但是我自己的逻辑就是说你这个是作了一个地产商不会亏本的假设。所以,我想请问其实是不是地产商一定不会亏本呢?

  李嘉诚:我们2013年批准的卖楼是不够过去几年的十分之一,只有20多亿。到11月底后面才有一些地陆续批出来。如果每个行家都不会降价的话,以过去一百几十年为例,今天的行家负债为历史低位,实则是不多的。所以今天来说,买地来建房子,和你建了房子不卖是一样的。就是今天的买地加上成本、时间、利息什么都加上都不会差多少,也不会跌得很厉害。

  现场提问:您怎么看待目前内地的发展商来香港买地的情况?会不会因为越来越多的内地发展商来香港买地导致地价越来越高?其实现在有很多年轻人都买不到房子,那么究竟年轻人怎么样才可以买到房子呢?

  李嘉诚:实际上,第一,一个年轻人在20多岁的时候就说我一定要买楼社会才对我公平,这种想法就不应该是这样的。第二,政府也都是希望楼价可以下跌的。当下的情形,地价占市场成本的比例为百分之三十左右。但是因为还有其他的费用,时间一长,成本就会越高。

  现场提问:这段时间香港都有重提一些移民的声音,那么这个情况会不会影响到你们集团的卖楼成绩呢?再加上在香港卖楼来说有“双辣招”等等的东西,这些会不会令生意难做了很多?

  李嘉诚:我们虽然是有难做的一面。但是大家都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能够把负债做到只剩2.3%?就是因为我们做得对。今天来看,无论是过去几年或者是未来,我认为我们长江在香港收入的占比会越来越低。不过,从和记来讲香港才占有15%的收入。所以对于我们的伤害不是那么深。当然,我们也是不想经营得那么辛苦。

  现场提问:我们看到其实长实在2013年卖楼成绩不是那么好,是不是只有50亿?我们知道这可能是政府批预售楼的问题?那么,看到你们今年的目标想卖300亿的楼,你们计划如何应对这方面的情况?

  李嘉诚:真正的销量应该没有50亿,因为有一些是2011年没有卖完的。对于今年的目标,我不是很担心的。因为我们会比在国外更勤奋,我相信这些都是可以应付的问题。

  现场提问:您刚刚说到香港的机会是不是已经爆满了?我们都很担心,你提到香港的竞争力或者是资产方面,你觉得哪一方面是香港最大的隐忧呢?

  李嘉诚:机会还有,不是没有机会。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增加竞争力,不要有能力的人不出声,没有能力的人又争着做事。这个很重要。因为香港如果够竞争力的话,前途会很好。我们不能忘记在1997年,香港跟新加坡的GDP是差不多的,但是香港今天的GDP是少于新加坡的。这个是一个很明确的事实,数字可以证明。

  个人意见来讲,新加坡国家的人口跟香港差不多,但是他们拿了多少新科技?近年来,我们因为教育的问题实际上失去了很多增强竞争力的机会。所以,我个人的意见,不是要做福利,我最希望的就是要增强我们香港市民的竞争力。大家要牢记,18世纪有工业革命,但是今天仍需继续革命。在座的很多都是年轻的朋友,大把机会,但是很容易就这样天天这样过,一、二十年就这样过了。比如说你今年30岁,你到50岁的精力未必会那么好,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提高自己的竞争力。这个我是忠言逆耳。

  现场提问:您刚刚说要增强香港人的竞争力,是不是担心像内地上海都有自贸区,因此担心上海的竞争力会强过香港?对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有所动摇呢?

  李嘉诚:其实香港到今天为止都有我们自己有利的地方。但是要讲究机会,我感觉我们的年轻人,无论在哪个阶级,都不要做那些对人不利的,对自己无益的事情,大家要增强竞争力,这个才是香港的精神。我们的人不是不聪明,其实香港人很灵活的。

  现场提问:有分析研究说现在我们香港楼价就开始下跌了,而供应量又开始增多。你觉得现在的情况跟1997年的情况会不会有一点点相似呢?长实跟你的一些同行都减债到历史地位,是不是大家开始为楼市的蓬勃做好准备呢?

  李嘉诚:大家都知道香港楼市曾经高得很高,但同时也曾经跌得很离谱。所以一般人从事这个行业都比较小心。而作为我们来说,过去也意识到我们不仅是做地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做的,而有其他的事情大过地产也都不稀奇。

  现场提问:从去年7月份开始内地就开始放售一些商业物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内地房地产的店铺出现楼价过高的情况呢?不知道李先生对于内地房地产的走势是怎么样的态度呢?

  李嘉诚:对于内地的房地产,我一直认为是非常好的。一个这么大的国家,有着全世界最多的人口,而且买房仍是国人积累财富后的第一选择。以前中国的GDP数字是很低的,但是现在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有7.5%这么高的增长率。我们买不到地,不是我们不买地,而是如果按照现在的价格来买这个地,建筑成本一上来,可能还不如你现在卖楼的价格。也就是说面粉比面包贵,就是这个道理。因为我们目前手头上还有5年可以够我们发展的地,所以只要价格有一点点合理,我们都很想买。但是今天,地价确实是抢得很高。

  事实上,我们试过,在有不少的国家,我们卖了一些东西,赚一千多亿的都有试过。但是我没有见过任何国家,会批评斥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在一个社会里面是不健康的。做生意,无论是香港自己人也好,还是外国人也好,来我们这里投资、买卖之后,他将来是否继续来投资或者不来投资,都是适合自由经济社会的商业行为。最重要的是如果他是商业行为的话,那就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现场提问:请问李先生您对于日本的投资有什么看法?你觉得在日本的投资机会大不大?

  李嘉诚:就我所知道的,人家去日本那里投资,会有很多不同的条例。不像来香港投资,比如说你买了一块地,那么你建筑条例什么的可以都跟香港人一样,但是如果我们去日本投资,大家一块地,我们外国人可能就拿不到本地人的条件。

  坦白来讲,我们曾经在日本也投资过一个大厦。那么至于你说的机会是否存在,就要看现在这个投资的行情。我不是说没有机会,但是也要看看方向而定。像我们在52个国家都有投资,但是我们感觉到他们对待我们跟他们自己的国民还是有非常大的分别。

  现场提问:大部分香港人都知道你是首富,但是最近报道有亚洲首富的排名出现变动这样的乌龙榜单,那么事实上你对于财富以及首富这个头衔的看法是怎样的?

  李嘉诚:首先我不承认我是首富。第一,我跟你说,我不重视这个首富的名利。我举个例子,国外的杂志上最少有十年计算少了我一半财产,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将赫斯基算成是我的。但是其实我是赫斯基的最大股东,比和记还大,因为那里是私人的。但是我并没有出声,我希望它最好写我少一点,因为写我多一点也没有什么用。第二,我的基金会百分之一百是我自己私人的钱,那里占了我财产的三分之一,捐款都已经捐了145亿。

  现场提问:现在差多远呢?大概的估计呢?

  李嘉诚:写的东西都得不到印证,差了大概40%。但是我认为是不是首富是其次,你的工作是不是做得有意义?别人是不是相信你?你的人生是不是值得人家欣赏?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现场提问:刚才你讲对于你来说做一个被人敬佩的人更重要。其实要做到一个被人敬佩的人需要有一些什么条件?

  李嘉诚:一个被敬佩的人,首先自己不要自私。更重要的是在人生的路上,你认为除了衣食住行之外,你还可以服务其他不认识的人。

  现场提问:电讯盈科在考虑取消3G重合的资费问题,那么和记作为一个参与者怎么看这一个事情呢?

  李嘉诚:不管你信不信,我是很公道的。我跟大家说,跟李泽钜谈生意,你要竞争的尽管去竞争,不要使用不正当的手段就可以了。所以对于李泽钜所做的事情,我不仅不知道,而且他从来跟我都是竞争者。

  现场提问:你是不是比较倾向投资方面的东西?长和会不会大搞科技和互联网?

  李嘉诚:投资方面我做得比较多,我都是用90%来做基金投资的,基金没有成本,一定会涨。对于科技和互联网。我认为没有那么容易搞。

  现场提问:请问你怎么看待自己退休的问题?你会不会少一点参与长实跟和记的业务,给多一点机会让李泽钜去负责呢?

  李嘉诚:现在完全没有想过退休,我现在身体很好,这个是第一。现在我所有的任何会议李泽钜每一样都参与其中,但是我随时都可以交棒给李泽钜。但是今天整个世界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么安定,很多事情想长一点是出于担心。至于担心的事情,我未必百分之百准确,所以就不说出来错误引导大家了。

  实际上,这也跟我自己内心的人生观比较乐观有关,我也没有贪心。因为如果我贪心,我就不会将我赚的钱来做基金,基金里面有我三分之一的财产。第二,很多事情只要对我们香港还有内地人以及一部分是人类有益的事情,我都去做,跟公司没有关系。

  其实我自己来讲,如果我今天退休了,我还有很多事情都做不完,我基金会有教育、医疗还有其他很多事情都在做,这些都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但是今天,世界的投资行情比较复杂一点,所以现在我有这个工作能力,我就尽量去做。



(审校:武瑾莹)
24小时热点>>

观点地产网关于本网站版权事宜的声明:

观点地产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观点地产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观点地产网所有,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020-22375222 或来函ed#guandian.com.cn(发送邮件时请将“#”改为“@”)与观点地产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