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深铁秉承“四个支持”承诺,绝不干预万科独立经营

观点地产网

2020-06-30 17:36

  • 新一届董事会席位延续既往稳定平衡局面,万科的混合所有制结构进入稳定期。

    2020年6月30日,万科在深圳召开2019年股东大会,大会审议了2019年度董事会报告、监事会报告、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并表决通过了董事会、监事会换届、H股增发一般性授权等各项议案,所有董事、监事候选人顺利当选。深圳地铁作为大股东,董事席位数量并无变化,仍然保持三席,分别是深圳地铁董事长辛杰、总经理唐绍杰、副总经理李强强。万科管理层的席位数量同样保持了一致,仍为三席,分别是郁亮、祝九胜、王海武。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宝能的彻底离场,大股东深圳地铁信守“四个支持”承诺,一退一进之间,旷日持久的股权之争终告落幕。新一届董事会席位延续既往稳定平衡局面,万科的混合所有制结构进入稳定期。

    大股东秉承“四个支持”承诺,混合所有制结构进入稳定期

    三年前的今天,在众多镁光灯关注下,万科完成艰难换届,王石主动退休,郁亮临危接班。但外界对万科的未来仍然充满担忧,万科的股权结构仍在动荡中,股权结构仍存重大隐患,宝能虽未入局董事会,但仍居于第二大股东之位,而新晋大股东深圳地铁和万科的联姻能否琴瑟和鸣,国企大股东对万科的市场化机制、文化、团队是否会产生影响,都是留给2017年那次历史性换届的诸多疑问。

    尽管深铁在2017股东大会上公开表达了对万科的“四个支持”承诺,支持万科的混合所有制结构,支持万科的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战略,支持万科的事业合伙人机制,支持万科管理团队按照既定战略目标实施运营和管理,深化“轨道+物业”发展模式。但彼时外界仍有许多不看好的声音。甚至有观点表示,不理解万科为何选择引入地方国企作为大股东,并认为国企深铁大概率会干预万科经营,不可能当“甩手掌柜”,万科有可能被“国企化”。

    然而从结果上看,深铁做到了言行合一,在过去三年严格履行了“四个支持”的承诺,以管资本而非管企业的方式行使大股东职责。三年间未派任何人员来公司,未参与或干预企业经营管理,对万科管理团队也给予了信任和支持。更重要的是,即使深铁管理层出现变化,也并未改变其对万科的承诺。众所周知,深圳地铁近年进行了管理层调整,原董事长林茂德已于2017年退休,原总经理肖民也于2019年初从深铁离职担任公职。但在本次股东大会上,深圳地铁现任董事长辛杰表示将秉承对万科的“四个支持”承诺,并全面支持万科发展,不干预万科自主经营。他还对万科过去三年的表现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万科是世界一流的市场化企业,相信在郁亮的带领下,万科管理团队能披荆斩棘,更好地回报股东。

    业界人士分析,深铁和万科在业务上的合作也在进入加速期。6月29日晚间,万科公告与深铁签署备忘录,拟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推进TOD项目合作。

    三年间,另一个重要变化是宝能的离场。背后的艰辛斡旋外界不得而知,但从结果来看,宝能持有的股份比例由2017年的25.4%一路降低,截至万科2020年一季报,钜盛华持有128,968,966股,占比仅1.14%。

    一位资本市场人士认为:“企业如果股权结构不稳,经营管理必受重大影响,业务和发展也无从谈起,之前市场对于万科还是有担忧的。但从这三年来看,万科当初坚持混合所有制结构,引入深铁作为股东的选择是明智的,既引入了国资作为白衣骑士,又未影响万科的市场化活力,还能有TOD项目的合作红利。再加上宝能已彻底离开,现在万科的公司股权结构相对稳定,有利于公司专注业务经营和长远发展。”

    万科董事长郁亮也在本次股东大会上表示,万科迎来了相对稳定的股权结构,深圳地铁作为大股东,支持万科的混合所有制和事业合伙人机制,为万科经营管理创造一个良好发展的环境,应该感恩和感谢所有股东以及帮助过万科的人。

    应对白银时代挑战,保持健康和免疫力,实现有质量稳健增长

    在2017年董事会换届时,万科面临的另一大挑战来自于业绩和发展方面,一是由于房地产行业的开发周期,2015至2017年白热化的“宝万之争”,对公司业绩的实质影响将在2017至2019年逐渐呈现;二是行业白银时代的特征日趋明显,公司面临的竞争日益激烈和复杂;三是公司进入转型关键期,如何在眼前业绩和长期转型发展之间做好平衡。

    回顾这三年,万科的业绩和转型发展整体表现如何?

    据统计,2017年至2019年,万科销售额从2016年的3648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6308亿元,累计增长73%;营业收入从2405亿增长至3679亿元,累计增长53%;归母净利润从2016年的210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389亿元,累计增长85%;分红从87亿元增加至118亿元,累计增长36%;全面摊薄的净资产收益率(ROE)从18.5%提升至20.7%,提高了2.2个百分点。

    转型方面,万科物业跳出传统住宅物业公司的范畴,形成了住宅服务、商企服务、城市服务的“三驾马车”模式;物流仓储业务已迅速成为行业龙头,一方面成为行业第一名普洛斯的第一大股东,同时自有品牌万纬物流跃居国内规模第二,第三方冷库储藏业务也迅速达到全国规模第一,且运营能力和资产价值已受到资本市场认可;集中式长租公寓保持规模第一,2019年开业规模突破10万间……

    整体来看,在三大严峻挑战下,业绩稳健增长、各业务颇具亮点,万科这三年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上述资本市场人士表示:“万科最难能可贵的一点是对行业的判断有前瞻性,同时危机感很强,率先喊出‘活下去’,其很早就清醒地意识到过度追求规模不可持续,最早提出白银时代要做有质量的增长。即在做到业绩稳健增长的同时,保持企业自身的健康,不牺牲健康去换取短期激进发展,这能够帮助公司穿越长周期,安然度过各种危机,为投资者带来长期回报。事实上近一两年,行业进入白银时代,不过度追求规模增速也逐渐成为行业共识,‘活下去’也成为中国企业界特别真实的存在。”

    根据公开信息,三年间,万科的净负债率分别是8.8%、30.9%、33.9%,持续处于行业低位;经营性现金方面,万科2019年净流入456.9亿元,连续实现11年经营性现金流为正;良好的财务、资金状况也使万科继续保持行业领先的信用评级,截止2019年标普、穆迪、惠誉分别给予了公司“BBB+”、“Baa1”和“BBB+”的信用评级。

    对于过去三年的表现,郁亮在股东大会上谦虚地表示:“我做得怎么样,还是让业绩说话,让股东投票给出答案吧。于我而言,信任是最大的动力,危机感是最强的驱动力,合伙奋斗是最好的过程。”

    审校:徐耀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