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 | 地产圈最大的猪倌京基

观点地产网

2020-05-24 21:23

  • 对比起新希望、牧原股份等传统养猪大户,像京基等跨界养猪的企业,目前在成本上并不具备优势。

    观点地产网 在万科宣布进军养猪行业,并将外界的眼光全部拉向有多少龙头房企也开始养猪的时候,早已成为养猪大军中一员的京基,已默默开始其猪事业的扩张。

    5月22日,深圳市京基智农时代股份有限公司公告表示,于当日与广西贺州市人民政府签署《京基智农贺州市年出栏500万头生猪全产业链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公告指出,项目建设规划内容包括含原“年出栏200万头生猪养殖产业链项目”在内的贺州市年出栏500万头生猪产业链项目、贺州农业总部和贺州农业技术学院。

    这已是京基年内第三次签署养猪相关协议。其还分别于5月18日与汕尾市农业农村局签署《京基智农汕尾市年出栏60万头生猪养殖产业链项目投资框架协议》,以及于1月20日,与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政府及江门市农业农村局、新会区人民政府及江门市农业农村局、台山市人民政府及江门市农业农村局就建设生猪养殖基地项目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实际上,从康达尔(京基智农曾用名)易主至今,京基智农已与各个地方签署下数个生猪养殖产业链项目。据不完全统计,其中涉及投资金额超300亿元,计划年出栏猪数950万头。而刚刚宣布进入养猪事业的万科,小目标尚不及京基零头。

    地产圈最大猪倌

    尽管猪价已经回落,但是随着万科成立食品事业部,进军养猪事业后,猪也再次重回热点,企业家们对养猪事业可谓是热情高涨。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近一年以来,养猪业入局企业规模暴增1.4倍,据工商信息显示,国内目前共有74万家在业、存续的猪养殖企业。2020年3月以来,新增了约4万家相关企业,同比增长149%。房地产行业中,碧桂园、恒大、万达等龙头房企也早已干起了养猪生意。

    对房地产行业而言,京基虽然不是参与养猪企业中最大的房企,但养猪事业规模做得最大却是它,称其为地产圈最大的猪倌也并不过分。

    而京基养猪事业的快速扩张,则要从康达尔(京基智农曾用名)正式易主开始说起。彼时,为了避免与母公司的同业竞争,京基选择不再新增康达尔的房地产项目,而是选择以农业发展为核心。

    据了解,在2018年8月,康达尔原董事罗爱华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采取刑事拘留之后,熊伟正式被选举为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随后,康达尔的命运便产生了转折,京基系逐渐掌权。

    随后10月份,京基集团发起要约收购,并于11月正式完成,最终持股41.65%成为ST康达最大股东。但随之而来的,是京基集团与康达尔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后来,康达尔明确以农业为核心发展战略,于今年4月7日,也正式更名为“深圳市京基智农时代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京基智农”。彼时的变更理由有两,一是公司发展战略以农业为核心,二是公司控股股东发生变更。

    自2018年末易主之后,京基智农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发力养猪事业。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京基智农合计签署有10份养猪相关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年出栏猪数950万头,涉及金额至少334亿元。

    数据来源:企业公告,观点指数统计

    (注:2020年5月22日广西贺州协议500万头含2019年12月2日200万头)

    而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宣布要进入养猪行业的万科,虽是房地产行业的龙头,但其在养猪事业上的目标显然没有京基宏大。据了解,万科招聘照片显示,“聚落化猪场总经理”工作内容包括参与制定25万出栏生猪聚落规划,而这也许就是目前万科的养猪小目标。这一数字尚不及京基的零头。

    跨界猪倌们的难题

    康达尔曾有着中国农牧第一股之称,更名之时,康达尔便公告表示其以农业为核心发展战略的原因是是其结合市场行情、资源优势以及公司实际情况。

    康达尔也指出,公司将加大农业投入,加强技术研发,在广东及周边地区逐步建设畜禽标准化规模养殖加工基地,重点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利用先进技术构建农业全产业链。而对于养猪事业的重视,从鲜有在公开场合露面的陈华也亲身出现在广西贺州考察养猪项目便可见一般。

    事实上,走上养猪的道路,对于京基而言也有着必然的因素。一方面,康达尔房地产业务与京基之间存在同业竞争关系,平台之间相互掣肘,其中一个平台必然要抛开或缩减房地产业务;另一方面,康达尔另一大业务——饲料生产的营收占比年年未有起色。

    解决同业竞争的路径有很多条,对比起一直将房地产把控在手的京基,显然让这家以农业发家的上市公司重新聚焦农业主业才是最简单的。而撇开房地产而言,康达尔最重要的营业收入来源是饲料生产,但从2016年-2019年四年间,这项业务营收均在10亿元左右,上下浮动,难有起色。

    待剥离的房地产业务,难有起色的饲料生产,或许正是陈华瞄上猪肉的原因。可以看到的是,仅目前而言,京基是在养猪事业上投入最大的房企。

    不过,当一个行业大量涌入新的生产商,这个行业也将逐渐变成完全竞争行业。换而言之,利润水平会因为新的供应商的增加,逐渐被摊薄。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的“猪周期”,可能会延续更长的时间,但随着许多企业加入生猪养殖产业,猪肉的产能会不断恢复,到后年存在出现供大于求和价格跌破成本线的可能。

    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批发市场猪肉价格已降至20元/斤以下,全国生猪和猪肉价格已连续13周下滑,较最高时期价格下降了23%,每斤大约下降6元钱。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表示,随着生猪生产恢复,供求关系也会逐步改善,后市猪肉价格不会再大幅度上涨。

    而值得注意的是,对比起新希望、牧原股份等传统养猪大户,像京基等跨界养猪的企业,目前在成本上并不具备优势。

    就在2019年末康达尔更名京基智农之时,在北京,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务院扶贫办在京举行集中签约活动,15个生猪养殖龙头企业与多地政府签订生猪产业发展合作协议,集中签约项目19个,计划总投资近500亿元,建成投产后,可新增年出栏生猪2200万头的产能。

    国内养猪大户新希望集团,彼时也透露了其生猪新增产能规划,将再投90亿元建9个大型养猪场,用“新好养猪模式”,再养680万头猪。

    而不管是500亿元、2200万头还是90亿元、680万头的投入产出比,均远低于京基智农目前已披露协议金额334亿元,对应900万头的投入产出比。简而言之,成本上京基就比新希望等养殖大户高上不少。

    显然,在面对未来预期稳定的价格,以及没有成本优势的竞争环境,京基们应该思考,怎样发展才能养好猪?

    解局 | 从局外到局内,观察和解读行业、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

    撰文:廖尧    

    审校:刘满桃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创新业务

    京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