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传真 | 公屋维权指南 深水埗区议会房屋事务会议亲历

观点地产网

2019-04-14 21:56

  • 与苏屋邨有关的讨论事项占了会议18项议题的三分之一,被摆在了议程的首要位置。

    观点地产网 GOGOVAN客货车是港人最为常用的交通工具之一,这种普遍通体黑色的面包车,在香港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

    因兼具私家车日常出行和货物搬运谋生的功能,客货车在香港广受欢迎。但事实上,在一些情况下,关于客货车停车车位应该划作私家车还是运货车也存在争议,这种情况在一些车位尤为紧张的公共屋邨,更为如此。

    在4月11日香港深水埗区议会房屋事务委员会会议上,关于苏屋邨二期停车场租赁的问题讨论是当天会议的议题之一。

    深水埗区议会房屋事务委员会文件名为《要求房署尽快落实苏屋邨幼稚园、停车场及商铺租赁安排》的议题里这样写道:“(要求)尽快安排二期车场投入服务,开放月租车位申请;并将车身与普通私家车无异的“面包车”剔出客货车类别,释放客货车车位予5.5吨或以上货车,确保资源应用得当。”

    这一份文件后面的署名处详细列明了深水埗区议会11位议员的名字,作为会议议题文件的提交人。

    与此同时,议程还列明了另外十七条涉及深水埗屋邨问题的议题,内容占满了整一页纸。

    港人公屋问题如何维权?

    距离会议原定的开始时间推迟近20分钟,上午九点五十分,深水埗区议会房屋事务委员会主席甄启荣第三次打开会议桌上的麦克风强调,由于议题中a-f项议题均属于苏屋邨问题讨论事项,这几项议题将合并讨论。

    当天讨论议题当中,与苏屋邨有关的讨论事项占了会议18项议题的三分之一,被摆在了议程的首要位置,而众多有关于苏屋邨的讨论中,以苏屋邨二期新落成单位“漏水”事件的讨论则尤为激烈。

    香港住房问题的日趋严峻,使得公共屋邨的重建工作一直备受关注。

    作为深水埗乃至香港历史悠久的大型公共屋邨之一,苏屋邨重建工作最早于2012年展开。按照规划,重建的苏屋邨为14座住宅大厦,楼高最高为41层,完全落成后能提供近7000个租住公屋单位,可容纳约1.95万人。

    据了解,苏屋邨第一期七幢住宅大厦于2016年起已相继落成,项目第二期第一部分四幢住宅大厦也于今年2月份开始陆续入伙。

    而根据深水埗区议会房屋事务委员会文件,项目第二期比原定入伙日期延迟至少半年,终于等到项目迎来入伙,房屋过百户墙体却出现了不程度的“漏水”问题,这成了当天会议讨论的焦点之一。

    参加会议的议员不满于房屋署,对于项目二期长时间延期的原因一直没有说明。而新入伙的住房随即出现了“漏水”问题,更增加了议员对于房屋署责任的追究。

    一方面,议员认为新落成单位出现“漏水”,房屋署在房屋竣工验收时存在疏忽;另一方面,房屋署对于苏屋邨出现的问题,不能对其中原因给出一个有信服力的说法,很大程度上亦有包庇房屋承建商的嫌疑。

    根据当天会场情况来看,议员对于房屋署方面指派出席会议代表现场给出的说法,仍然觉得缺乏信服力。深水埗区议会房屋事务委员会议员在提交讨论的文件中表示,为补偿租户损失,政府应该对相关受影响租户延长免租期限,同时尽快跟进解决房屋的“执漏”问题。

    与此同时,另一个讨论较为激烈的议题则是,资本对屋邨居民述求的忽视而导致租户对于社区服务设施的争取。在4月11日深水埗区议会房屋事务委员会会议现场,“要求房屋署确保于丽阁邨将来新商场及新街市中要有酒楼及超市”是当天议程的又一讨论事项之一。

    据了解,2005年,香港房委会分拆出售180项物业予领汇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现称领展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当中就包括丽阁邨商埸、街市及停车场,后经转售,丽阁邨该部分物业现由基汇资本持有。

    会议的讨论文件中这样写道:“由房署出售商场、街市、停车场给领展,最后转售由基汇资本持有,作为商家财团,漠视当区街坊争取保留酒楼的声音,一意孤行的决定,这已经破坏了社区的完整性,更加毁灭了服务当区居民的原则。”

    事实上,资本的投资属性是追求利益最大化,而往往会忽视原始租户的述求。会议议员要求,房屋署应确保留有酒楼及超市服务当地租户及居民,而如有必要,甚至提议政府回购丽阁邨已出售的该部分物业。

    石硤尾邨楼字楼重建呼声

    一直以来,深水埗区因不少低收入家庭、长者和新来港人士居住其中,是公屋的“天堂”。根据深水埗区议会官网介绍,该区共有15个公共屋邨,包括于1954年落成香港最早的公共屋邨石硖尾邨,以及7个居者有其屋屋苑。

    与苏屋邨同属于深水埗公共屋邨,石硤尾邨的历史可追溯到香港公屋诞生之初。1953年,深水埗石硖尾寮屋区大火,当时香港政府为安置受灾居民,随后着手兴建徙置大厦;至1954年,为安置灾民兴建起来的首8座徙置大厦在石硖尾落成。

    随着二战结束与新中国建立,内地移民涌入香港,深水埗更成为新移民落脚聚居的地区。为提供居所给环境恶劣、收入较低但又不合资格入住其他廉租房屋的人士申请,60年代初,香港政府开始推出“政府廉租屋计划”。

    据了解,建于1964年的石硤尾政府廉租屋邨是第四个落成的政府廉租屋邨,该邨于1973年5月更名为石硤尾上邨。直至1984年石硤尾下邨18座原有徙置大厦重建完成,石硤尾上邨与下邨合并为“石硤尾邨”,这些改建或重建的楼宇均用座号进行排列。

    在4月11日深水埗区议会房屋事务委员会会议现场,关于石硤尾数字楼重建的讨论是会议除苏屋邨“漏水”问题以外,发出声音最多的话题之一。

    现场议员指出,石硤尾邨现有多幢高楼龄大厦,当中包括早期的19座至24座、美山楼、美虹楼及美彩楼等。这些大厦于1979至1983年间落成,最高楼龄达四十年。而在这些楼宇当中,已见多宗渗漏和墙体剥落事件的发生。会议讨论要求,应尽快启动该屋邨数字楼的重建项目。

    在这个基础之上,为能让更多的高楼龄大厦得到妥善的维修和更新,会议讨论文件还要求放宽“楼宇更新大行动2.0”申请限制,把计划恒常化,并将资助范围从50年楼龄的限制放宽至30-40年。

    楼宇更新大行动最早在香港政府于2009至2010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推出,该行动开始推出的初衷,更大一部分是为了应对金融危机给香港造成的失业潮。该措施带来的影响是明显的,资料显示,至当时的2012年4月,香港推出的两轮楼宇更新大行动共创造3.05万个就业机会,建造业失业率大为降低。

    相对当时更多出于应对经济下行而施行的措施,现时香港面临的市区老化压力,是不争的事实。资料显示,香港于2008年超过30年的私人楼宇已达1.5万幢,并在2018年增加到2.2万幢。

    据了解,作为市区楼房更新的升级版,香港“楼宇更新大行动2.0”于2017年推出,当中加上“消防安全改善工程资助计划”,共计拨款50亿港元。计划的目的是为资助旧式楼宇进行维修,改善楼宇结构及提升消防设备。

    只不过,该计划划定的资助对象仅为50年楼龄及以上的大厦。

    撰文:李奕和    

    审校:杨晓敏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楼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