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of Fraser破产易主,英国百年老店何以沦落至此?

观点地产网

2018-08-12 18:12

  • 四年间,估值从4.5亿掉到9000万,中国老板的House of Fraser是怎么一步步落到现在这幅田地的?到底谁是罪魁祸首?

    傅士鹏 House of Fraser这出大戏终于演到最后一章。

    这几天来,中资三胞集团旗下的英国老牌百货House of Fraser在英媒上持续刷屏,破产、清算、卖身、获救是这次的主要关键词。

    这周五(2018年8月10日),拥有169年历史的House of Fraser在申请破产几小时后,被英国富豪Mike Ashley旗下的Sports Direct以9000万英镑的价格买走(按照今天8.72的汇率约为7.83亿人民币)。

    对比中资当年(2014年3月)的收购价:4.5亿英镑(按照当时10.3汇率约为46.35亿人民币),估值下降之快令人唏嘘。

    2014年3月30日,三胞旗下南京新百报价4.5亿英镑(89%股权)收购House of Fraser,交易金额创造了中资收购海外零售公司的最高纪录。

    House of Fraser诞生于1849年,在英国有59家门店,在南京和徐州各有一家名为“东方福莱德”商场,雇佣1.6万名员工。

    接下来,我简单整理一下惊魂周五的细节。

    2018年8月10日早间,House of Fraser率先发布声明,表示与新的投资者和债权人没能达成协议,将申请破产保护。

    House of Fraser声明(2018年8月10日):“与潜在买家未达成有效的收购方案,不过在出售公司资产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House of Fraser今年初曾宣布将引入千百度作为其新的投资人,但自身难保的千百度在8月1日因为盈利预警突然取消了对House of Fraser的投资。

    在House of Fraser急需资金支付2500万英镑的房租以及上百万英镑的圣诞季订货的时候,千百度的退出一下打乱了House of Fraser原本的融资计划,也加速了其破产。

    House of Fraser发布破产声明后,总共1.6万个工作岗位岌岌可危(包括5900名直接聘用的员工和1.01万名为合作品牌和特许经营合作伙伴工作的员工),而这正是英国媒体最关心的。

    担任House of Fraser破产管理人的安永(EY)随后进场,开始执行其破产清算程序,并就潜在的资产出售方案展开协商,以期挽救工作岗位。

    安永表示,即便千百度在最后一刻撤资,仍有公司表态愿意收购House of Fraser。

    但这些公司都在等House of Fraser破产。

    安永接管House of Fraser一个小时后,等待已久的小股东Mike Ashley伺机而动,迅速和安永达成协议,宣布用旗下运动零售商Sport Direct买下House of Fraser及其所有资产,价格仅为9000万英镑。

    Sports Direct是英国最大的运动用品零售商,在英国有440家门店,以价格低廉著称。

    Sports Direct老板Mike Ashley此前持有House of Fraser剩余11%的股权,周五抄底后完成了对House of Fraser的全资收购。

    Mike Ashley是英国零售大亨,除了上边提到的两家,其名下资产还包括:House of Fraser竞争对手Debenhams 29.7%的股份、英超足球俱乐部纽卡斯尔联队、时尚品牌French Connection、零售商 Flannels和体育用品零售商JD Sports的股权。

    虽然Mike Ashley在收购后承诺,将尽可能保住1.6万个工作岗位和所有59家门店,但有分析指出Mike Ashley很可能会将House of Fraser和Debenhams合并,并将一些门店改为Sport Direct。

    我个人也赞同这种说法:Mike Ashley大概率不会救House of Fraser,抄底纯粹为了捡个便宜,Ashley买完House of Fraser后,可以马上给他的Sport Direct、Debenhams输血,并通过关联交易迅速收回这次投入的9000万英镑本金。

    而且从之前的案例看,Mike Ashley最擅长的操作手法就是等竞争对手破产,然后以低廉的价格攫取其资产。

    Ashley这次也是等到House of Fraser破产后才启动收购,除了能以最小代价掏空其资产外,还可以用这样的手法规避掉债务,比如养老金负债和店铺租金。

    说到店铺租金,House of Fraser今年其实一直试图通过公司自愿协议(Company Voluntary Agreement,一项破产保护程序,简称 “CVA”)关闭31家店、裁员6000人,且不支付和房东的剩余租约里的租金。

    CVA允许无力偿债的零售商,在协议好的时间内,与其债权人达成自救协议,比如通过关店来改善现金流。CVA在英国饱受争议,因为关店的后果需要由承受租金损失的房东来承担。

    虽然House of Fraser最终熬到CVA获批,可以不用交房租了,但公司却在这周破产,又让接盘的Ashley占了大便宜。

    House of Fraser沦落至此,谁之过?

    四年间,估值从4.5亿掉到9000万,中国老板的House of Fraser是怎么一步步落到现在这幅田地的?到底谁是罪魁祸首?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分析过原因,这边结合刚刚发生的事件和最新的市场情况,更新一下此前的分析。

    1. 突然增加的营业房产税

    纵观House of Fraser这次破产易主,很多人指责中国老板不懂怎么在英国做零售,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英国2017年的营业房产税(Business rates)改革,突然增加了House of Fraser的经营成本,对其形成很大打击。

    Altus Group发布的数据显示,House of Fraser2017年营业额为7.87亿英镑,但要缴纳3800万英镑的营业房产税。作为对此,亚马逊2017年在英国的营业额接近90亿英镑,却只用缴纳3300万英镑的营业房产税。

    对于英国的线下实体零售来说,相对于租金,营业房产税反而是最大的一笔支出。

    2017年, 英国政府启动税改,重点调整了营业房产税的税基(Rateable Value),税改之后,小企业的营业房产税大大降低,这主要是因为对小企业征税难度大且政府需要讨好小企业主的选票。

    与此同时,英国政府增加了大企业的营业房产税,用来补上税改后的财政窟窿。

    以House of Fraser牛津街旗舰店为例,税改之后,营业房产税直接从2016/7财年的296万英镑上跳到2017/8财年的430万英镑,一年增加了46%,而且未来还将进一步增加,到2021/22财年,牛津街店要支付超过500英镑的营业房产税。

    除此之外,House of Fraser位于Mlton Keynes的门店的营业房产税直接增加了52%,达到138万英镑。

    House of Fraser总共59家店,仅2017/18年就要交3800万英镑的营业房产税,2018/9年还会继续上升到4030万英镑。

    House of Fraser财报显示,在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12个月内,其销售额为7.878亿英镑,亏损4390万英镑,亏损额与营业房产税额几乎相同。

    对比2016年House of Fraser盈利150万英镑的数据,可以看到,如果没有税改,House of Fraser也不至于这么快破产。

    2. 市场消费水平下降,引发关店潮

    英国脱欧造成英镑下跌,由于英国大量商品依赖进口,英镑不断贬值一方面推高了House of Fraser等百货商场的采购成本,另一方面直接导致通货膨胀上升,物价上涨。

    2017年数据显示英国通货膨胀上涨了3%,但工资只上升了2-2.5%,这导致通货膨胀调整后英国消费者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大大降低。

    与此同时,英国年轻人目前更倾向于租用而非直接购买商品,这也造成市场整体的消费水平有所下降。

    巴克莱数据显示,英国消费者2017年在餐饮,酒吧等娱乐方面的消费增加了10%,在服装、百货商场方面的支付则有所下降,Visa的数据也给出了同样的结论。

    受整体市场疲软影响,今年以来英国已有多家零售实体店宣布关门,包括一磅店Poundworld、母婴品牌Mothercare、服装品牌New Look、玩具品牌Toys R Us、家具品牌Laura Ashley等。

    3. 市场定位尴尬,加之电商冲击

    上面提到的税改和整体消费疲软可能是最后一根稻草,但在此之前,House of Fraser已经渐渐跟不上市场。

    House of Fraser在英国市场的定位不如Harrods、Selfridges、John Lewis高端,但价格又不见得便宜多少。这样不上不下的定位瞄准的其实是时间少钱包紧的中产阶级,如果不能给予这类买家特别的消费体验,就很容易受到电商冲击。

    除此之外,英国电商、“微商”这几年发展迅速,而且相比传统线下零售定位更加精准,比如英国“微商”们现在通过Facebook销售母婴用品,在Instagram上销售独立设计师的服装,在ebay上售卖复古物件,消费者们因此也能更加精准的找到自己想到的商品。

    2017年数据显示,虽然英国网购发展没有中国迅速,但电商依然占了所有零售支出的五分之一,去年在线销售额(非食品)上涨了7.5%。

    House of Fraser被中资收购后,新上任的主席Frank Slevin此前供职于汇丰银行,投行出身的Frank没有太多零售行业的经验,上任四年在经营和市场定位上没什么改革和创新,更别说在这次的危机中力挽狂澜了。

    英伦投资客写在最后

    总结来说,营业房产税的突然增加、英国整体消费疲软、加之电商冲击,共同造成了House of Fraser经营亏损的局面,使其不得不在今年寻求更多的资金,而千百度的突然撤资彻底打乱了House of Fraser的融资计划,也加速了其破产。

    破产后,接手的Mike Ashley看上去像个“白骑士”,选择在最困难的关头冲进去,实际上却打着自己的算盘。

    这样看来,House of Fraser未来依然凶多吉少。

    中资方面,House of Fraser曾经的老板,三胞旗下的南京新百最近开始转型大健康,并启动了“百亿瘦身”计划,由“买买买”切换为“卖卖卖”:比如之前几乎和House of Fraser同时收购的美国Brookstone也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破产,并关闭100多家门店。

    傅士鹏 常驻伦敦从事英国地产投资,观点地产网专栏作者

    撰文:傅士鹏

    审校:劳蓉蓉

    致信编辑 打印


  •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