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粉”周安桥 财务投资者九龙仓绿城进退

观点地产网

2021-04-07 23:18

  • 身份的转变也就意味着九龙仓有可能会依照市况,对绿城中国进行增持或者减持,从而谋求金融投资的效益最大化。

    观点地产网 三月份刚刚减持了九龙仓五万股的副主席周安桥,转头便对绿城来了一次增持。

    据近日消息,周安桥于3月26日在场内以每股平均价9.6港元增持绿城中国5万股,涉资约48万港元,现持股比例为0.02%。在此10天前,周安桥刚刚以每股均价19.88港元减持了九龙仓集团5万股,涉资99.4万港元。

    一增一减的数额都不大,从个人投资的角度看,“高卖低买”的逻辑并不难理解。

    周安桥增持之前,绿城中国股价已经连跌三天,自3月23日低开每股11.74港元,跌至3月25日收盘的每股9.66港元。其减持之前,九龙仓集团股价已经持续波动上行了小半个月。3月1日九龙仓集团开盘价为每股18.38港元,较周安桥的减持价上涨了8.16%。

    但毕竟周安桥除了是一个股市投资者之外,还身兼九龙仓集团董事局副主席以及绿城中国替任非执董的双重身份。因此,其在股市的一进一退,难免会在坊间引发一些遐想。

    有人认为,周安桥对于绿城中国未来发展持有较为充足的信心。除了此次增持之外,周安桥在去年5月也曾同样以个人身份增持了绿城中国20万股,均价为每股7.9港元。

    依照身份来说,周安桥作为一个替任非执董,并不会直接参与到绿城中国的经营上来,从这一角度出发,其之于绿城更像一个纯粹的投资者,这一点和九龙仓之于绿城颇为类似。

    九龙仓集团从2012年进入绿城并成为第二大股东至今,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多年来,九龙仓的角色经历了从一个策略投资到财务投资的转变。

    入场

    “那时候有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当时财务上比较紧张,跟我们谈入股的事情,我们用了比较短的时间就决定入股了。”回想起和绿城“联姻”的开始,周安桥如是说道。

    由于扩张节奏过于激进,绿城在2012年前后一度陷入资金危机。彼时,为了补充现金流,绿城甚至面临着需要出售项目回血的窘境。不得已的情况下,宋卫平开始筹划引入外来资本。

    2012年6月,绿城与九龙仓订立认购协议,九龙仓以每股5.2港元价格认购两批绿城中国配发的4.9亿新股,以及25.5亿港元(约合20.77亿元)可换股证券,总额为50.98亿港元(约合41.52亿元)。

    对于这一场交易,周安桥的总结是“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其中,“偶然性”指的是绿城恰好遇到了资金危机;而所谓“必然性”,周安桥解释说,其实在此次交易之前九龙仓就跟绿城有交往,公司对绿城的产品,对宋卫平先生的为人以及他对作品的执着精神很是佩服。

    不得不说,对宋卫平和绿城品牌的认可,是促成九龙仓最终入股的基本前提。

    “宋总起初会担心九龙仓要把他吃下去,我们一再跟他讲,没有这个想法。”几年前的一场采访中,周安桥曾表示,公司很重视宋卫平,以至于当时九龙仓入股绿城时就特意使自己的股份比他少1%,目的就是一定要请宋总继续留在那里。

    在九龙仓进入绿城一年后的一次业绩会上,当被问及九龙仓是否会继续增持绿城时,时任九龙仓集团有限公司副主席的吴天海坦言称:“九龙仓不会主动成为绿城的第一大股东,因为双方有协议的关系,除非绿城宋卫平自己减持股份或是放弃已有的协议。”

    按照最初的订购协议,在九龙仓完成对绿城中国的认购之后,如果其将可换股证券全部转为绿城股份,那么九龙仓将合共持有绿城大约35.13%股权,并跃升为第一大股东。

    不过,一切似乎正如九龙仓所说的“不会主动成为第一大股东”,因此,双方签署的协议中规定,九龙仓3年内不可以把该批可换股证券换股,而宋卫平也回应称,绿城准备3年内赎回。

    对此,吴天海也表示,相信绿城能在5年限期内赎回有关可换股证券。其还将九龙仓定位为“实习生”,宋卫平是领导,并表示现有管理层不会调整。他直言称:“宋卫平和寿柏年是其中的关键人物,他们承诺5年内继续在绿城工作,否则也不会投资绿城。”

    当然,资本向来都是理性且趋利的,九龙仓入股绿城也同样有更深一层的考虑。据管理层介绍,公司认为,绿城的产品形象、品牌形象能够帮助九龙仓在内地获取更多土地,开发更多适合当地的一些产品。

    按照吴天海在2012年说过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入股绿城是策略投资,而非财务投资。”

    离场

    基于对宋卫平等人的信任,九龙仓几乎没有直接参与和干涉过绿城的经营决策。

    尽管九龙仓已经成为了绿城中国的第二大股东,但其并未向绿城的董事会派出执行董事。根据协议,九龙仓只获得了两席绿城非执行董事席位和一席绿城投资委员会席位。其中,周安桥是非执董之一。

    而据周安桥介绍,为了让宋卫平放心,2012年九龙仓进入绿城董事会时双方还设置了一个投委会的否决权。即如果有重大投资,而九龙仓认为对整个财务有影响的,其可以否决掉这一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双方约定,这一权力的使用同样存在着一定的门槛。当负债率在100%以下时,九龙仓将尽可能不用否决权,100%以上或者有的事情会导致负债率超过100%,九龙仓才有否决权。

    按照周安桥的描述,从2012年进入绿城,到2014年中交入主,这两年多时间里九龙仓几乎没怎么用过否决权,原因是“没有碰到这个线”。

    新的变化发生在2015年。

    2015年7月6日晚间,绿城发布公告称,九龙仓代表周安桥和徐耀祥各自辞任绿城非执行董事职务,并不再在董事会担任任何职务,2015年7月1日起生效。

    在此次变动之前,绿城董事会中共有6位执董和3位非执董。其中,第一大股东中交占据4席,分别为执董朱碧新、孙国强、李青岸以及非执董刘文生;绿城方面占3席,包括宋卫平、寿柏年和曹舟南;第二大股东九龙仓仅占2席,即周安桥和徐耀祥。

    随着周、徐二人的退出,意味着九龙仓正式退出了绿城中国董事会。也是从那一年开始,绿城中国的董事会中完全没有了“非执董”这一席位。

    直到四年后,九龙仓才再一次返回了绿城董事局。2019年7月,绿城中国重新委任吴天海为公司非执董,周安桥为其替任董事。

    直到目前,绿城中国的董事会基本是中交和老绿城们“两分天下”,而九龙仓作为第二大股东,依然是只有吴天海一人留守。另外,绿城还委任了另一位非执董,由新引入的第三大股东新湖中宝所委派的武亦文。

    和第一次不同,重返绿城的九龙仓如今已然是打定主意,只将在绿城的持股视作财务投资。其实,在其2015年退出董事会时便曾公开宣布称,与绿城之间“已经从战略投资转为金融投资”。

    身份的转变也就意味着九龙仓有可能会依照市况,对绿城中国进行增持或者减持,从而谋求金融投资的效益最大化。

    事实上,就在周、徐二人退出董事会后不久,九龙仓便曾增持过绿城54万股。对此,周安桥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九龙仓未来可能对绿城增持到26%或更多,也可能会减到24%或更低。“但无论增持或减持,只代表我们自己的态度,不代表对绿城的经营和管理的想法。”

    随着投资策略的变化,九龙仓于绿城的盈利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刚开始时,九龙仓是将绿城后列为联营公司,每年从绿城的利润中按比例分账。身份转变后,九龙仓便不再分摊绿城上半年盈利,而是纯粹以股息收入的方式做账。

    据公告显示,于2016年-2019年里,绿城每股分别宣派末期股息0.12元、0.20元、0.23元、0.3元。同期,九龙仓对绿城的持股量为540,589,293股;按此计算,九龙仓2016年至2019年分别可获得股息收入约6487万元、1.08亿元、1.24亿元、1.62亿元。

    撰文:陆欣    

    审校:钟凯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九龙仓

    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