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演讲 | 唐芬:建筑工业化进入产品时代

观点地产网

2020-08-12 18:32

  • “因为装配式建筑从设计的源头开始,要更多地考虑到生产,甚至考虑到施工和物流等,对设计的要求是更高的。”

    唐芬(远大住宅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我和潘总、张鹏总本来就是非常好的朋友,把我们放在一起分享,也是一个机缘巧合的事情,我们做的很多事从产业链的上下游来讲也是非常契合的。

    远大住工是作为供给侧,最早在国内从事装配式建筑产业的探索。但是现在提到这个词,大家都已经不再陌生了。我们当时最早进入到这个行业的时候,我们觉得我们是一个非常孤独的行动人,但是现在大家对它的了解不比我们少。我们认为2016年是整个行业的政策元年,从国务院提出产业的发展目标开始,2017年各个省市政府开始在地方的政策上实施落地,2018年我们认为才是中国装配式建筑真正开启市场化的元年,2019年整个的产业规模开始出现明显的增长。

    但是这个行业还是在一个刚刚起步的初期阶段,从规模来讲,产能产效还是不够的,工业标准还是缺乏的,它的市场占有率比较低,民众的认知不够,包括上下游企业对这各行业的理解和认知还是有失偏颇的,中国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所在。现在我们到国外去学,看到人家的装配式建筑确实做得非常好,但是不是学来就能用,因为中国市场要求的体量之大,速度之快,能够接受的成本之低是其它国家没有的。所以我们说在中国做装配式建筑,它其实是一个高度离散型的制造行业,我们要兼顾成本低、效率高、交付快、多品种、个性化,这种大规模定制生产,颠覆了从福特T型车开始建立的现在工业的概念。

    因此我们提出建筑工业的4.0,只有这样才能跟上行业发展的趋势。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创新,能够更好地提高建筑的质量,提升建筑的效率,能够更好地控制,未来进一步降低成本,而且在我们大规模的建设当中,更好地体现对资源的节约和对环境的友好。

    我们现在做的装配式建筑是预制的混凝土的体系,以项目为中心的做法。因为根据不同的项目,不同的楼形,完全是以项目为中心来进行的,在这个过程中实现的全流程也是跟着项目走的。当然它也要经历设计,只是在这个设计当中,我们跟传统的设计相比而言还有比较大的区别和改善。因为装配式建筑从设计的源头开始,要更多地考虑到它的生产,甚至考虑到它的施工和物流等等,对设计的要求是更高的。

    我们前几年也是跟中国建科院一起开发了一个PCmark1装配式建筑智能设计软件,通过这个软件,我们理解就是把装配式建筑本身进行了一个数字化的定义,我们对建筑首先进行一套信息化的虚拟,刚才鹏总提到了数字孪生,事实上我们现在也是大量的运用到数字孪生的技术,但是首先你对产品数字化的定义,是你后端能够进行一系列的智能化的组织实施的基础。我们的设计的智能软件平台就是给它奠定了这个可能。制造实现的过程,我觉得其实是很多人现在还没有真正看到它的复杂度的。

    远大住工的工厂,行业内很多的同行都去参观和考察过,很多人第一眼看过去,他们会很惊讶地说,没想到你们做房子的工厂会这么干净、这么整洁,这些年我们也招募了很多从高端制造业过来的人才,这个行业是非常特殊的,它的产品的前端的需求端是非标准的,不确定的,它的供应端也是非标准、不确定,并且是长周期的。

    工业制造是讲究有序的组织、连续的生产,但是前端也不确定,后端也不确定,每个项目要交付几个月甚至几年,这个星期的计划,下个星期又变了,下星期的计划再下星期又变了,我中间的有序生产怎么来实现?我是不断地去做大我的库存来满足你随时的需要?谁给我提供这么多资金和资源。如果我不做提前这么大量的生产,我怎么满足项目及时的工期的要求?

    所以远大住工这么多年发了很大的力气,我们研发了一套PC-PCS智能制造平台,它的特点是柔性制造+数据驱动,它可以进行柔性化生产,数据驱动是应用数字孪生的技术精准映射、虚实交互、智能干预,我们把很多不确定的过程,在虚拟的CPS系统里面已经全部做了预设,而且根据我们这么多年积累的数据的经验,也设置了很多智能的算法在里面。在实施的过程中,每一个节点都是从需求端直接来打动,然和的调整和变化,由它的算法自动调整和给出指令。

    大家知道以前工业制造管理的过程是从前端的原材料的采购开始,到备料、排产、发货等等。我们现在是从工地的所有需求开始,它来拉动发火、库存,所有这些变动的指令会拉动我的产线做生产的组织,我的产线的东西又会影响半成品的准备,半成品库任何的变动会直接传递给我们的供应商,进行原材料的配货和准备。

    整个过程就来源于我们依托设计的工具,把装配式建筑从设计开始全部进行了数字和的定义。我们把所有有形的实际的工业,全部赋予了的数字身份,让他们能以数字的身份在这里面流动,所有的编码的原则是任何一家工业企业最开始的时候都要制定的,我们现在从生产、设计、物流到工地的施工,所有的过程都会有扫码的动作,而这些动作其实就是在不断地触发指令,然后根据它的系统提供的下一步的指令来执行。

    也正因为两端不确定性,对我们这个产业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虽然我们做了20年,我也没办法改变行业的特质,我不能为了我的生产方便,所有的产品全都设计成一样,那就没有人理我了。所以我们也在做很多的努力,因为建筑本身确实要维持它的多样性的设计,没有办法完全一致,但是我们可以降一个维度,比如说我们设定一些通用的工业标准,我们现在也尝试着跟一些比较大型的房企的研发部门,共同来设立装配式建筑的产品标准。

    这个产品标准其实已经区别于我们以前的建筑设计的规范、验收等等,它更多的是上下游的企业都能够共同遵循,实现协同的体系。我以前经常打一个比方,我们公司的总建筑师是从日本回来的一位女士,她说在日本的建筑师没有人去设计卫生间的,因为它都是标准的卫生间的模块,直接找商家拉过来就行了,为什么国内还要一个卫生间一个卫生间去画,所以它不是设计的问题,是工业标准的问题。所以我们现在在跟有这些方面探索想法的企业合作,比如说万科、金茂、金科、金地,大家都在做这个事情,针对这些产品的细点,我们从设计开始,到后面你的装修、运维等等,我们以工业化的理念、工业化的体系,在确保你的建筑诉求形态的基础上来做最佳的,完全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说白了,其实都是在以项目为中心的目前的装配式建筑实施的环境下尽可能地追求一些标准化程度的提高。

    就在前几天,IOS主席张小刚就说到,近5年来中国已经成为标准领域全球贡献最多的国家,这也就意味着很多工业标准的协同一定能够带来整个产业体系的完备。现在我们除了跟大型的房企客户做合作之外,我们自己也在做一些小小的该和,比如我们可不可以直接把建筑当成标准的工业化产合。城市里面很难实施,这跟各位没有什么太直接的关系。那我们怎么办呢?我们针对乡村的土地,我们针对自建房的需求,因为这个市场也是非常大的,我们推出了一个模块集成建筑,现在要远大美宅,全装配式的低层建筑产品。你们现在看到这两栋房屋,看起来比城市的高层建筑内容更加丰富,但是它是完全标准的产品,它从设计开始就是遵循整个工业化的体系来做的。

    大家知道在我的产线上面,大概300平米左右的房子,我的产线一天就可以做一栋。在我的现场可能最快几个小时就能出一栋。因为它的标准化、工业化的程度高,我们的规模非常容易实现,所以它的品质、效率、价值都能得到更大的发挥,成本也能得到更好的控制。

    所以我们说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在现在城市的PC装配这一块,它还是半成品,但是从远大美宅开始,我们就是把一个建筑产品化,我们现在不仅像造汽车一样造出来,我们还提倡像卖汽车一样卖房子,所以现在我们在全国也开通了叫远大美宅销售的4S店的模式。我可以通过4S店进行销售的管理,销售的传播,同时它的后端的实现,它后续的装修、家居家政的服务,现在全部通过社会化资源的组织和整合来实施。

    所以我觉得从模式上,还有建筑产品本身上,它都是极好的探索。这是一种新材料的模块化的建筑,它比美宅更进一步,它的空间模块连装修一起是在工厂一体化成形,这是一种全新的复合材料,目前这个产品我们还没正式向市场推广,但是在这上面放了一些它的图片。所以我们想通过我们自己做的这些无论是设计、产品还是技术、商业模式的探索,也能为房地产开发行业,为建筑行业,为整个城镇的管理,也希望能够提供一些补充和借鉴。

    远大住工我就不再过多介绍,我们确实是中国最早做装配式建筑的,到现在已经发展到8代技术,在全国有很多的生产基地,我们实施的项目也是最多的,我们也是工信部授牌的智能制造的示范,是这个领域唯一的一家,也感谢很多大型的房企对我们的认可和信任,跟我们的合作应该是非常深入的。希望各位不仅关注到跟我们合作的PC装配式建筑这一块,有兴趣也可以关注一下远大美宅这个产品,你可以看到用我们的完全产品化的远大美宅,来实现你的归田园居的梦想。

    另外,在我们的装配式建筑产品化的过程里面,它其实绝不仅仅是它的房屋的主体本质,它会把你后端的装修、物业、家居生活的很多东西,我们都可以通过前端产品的研发阶段就把它有效地融入进去。如果各位有意愿来做装配式建筑产品化研发的企业,我们都可以做进一步的沟通和交流,你们看到的这些照片都是实景照片,城市里这些建筑看起来好像都比较规整,但是对我们而言这些都是个性化的,没有哪个是一样的。

    大家看上去花花绿绿的别墅,它是纯工业化的产品,现场没有任何的现浇。如果是模块化的,可能两个小时就建一栋房子,连里面的装修都是在工厂集约化制造完成的。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也只能是泛泛而谈,跟大家做一些分享,也欢迎大家在全国各地有远大住工基地的城市,走进远大住工,感受中国制造。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2020现场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