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与陈启宗父子面对面:在香港第一高楼里夜宴 | 博鳌20年

观点地产网

2020-08-03 16:54

  • 坐在桌旁,透过落地玻璃,香港城区的风景一览无遗。

    编者按:二十年时光,无论是对人的一生还是一个行业的历史,都是厚重而且无法割裂的。

    对于中国房地产而言,过去二十年是高速发展的黄金年代;对于博鳌房地产论坛而言,二十年就是过去的全部——她从创立以来就伴随着房地产一路向前,记录着这二十年恢弘的历史。

    历史给我们的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值此“博鳌20年”之际,观点地产新媒体遍寻二十年来中国地产商业领袖们的传奇故事与独特视野,并推出“博鳌20年”系列采访特稿。

    未来,我们还将继续见证。

    观点地产网 走向那座位于香港西九龙高铁站上盖的地标建筑,一层薄雾阻挡了视线。

    与陈启宗先生面对面已经许多次,几乎每年都要到恒隆集团总部打扰一番。采访逐渐从“提问-回答”的模式化操作,转变为类似老朋友之间的闲聊。

    为什么不换个氛围更轻松的地方呢?于是,今年的见面地点选择在天龙轩,一家米其林二星的正宗粤菜馆。

    我们很难不去强调这家餐厅的海拔——484米的环球贸易广场是目前香港第一高楼,这栋综合商厦在第10至99楼提供了250万平方呎的甲级写字楼,往下是高档购物中心圆方。

    2018年9月高铁通车之后,圆方成为内地游客赴港购物最方便的目的地之一。

    大厦最上面的15层,吸引了丽思卡尔顿酒店集团进驻,该酒店配备有6家餐厅及酒吧。从地面搭乘专用电梯直达103层,从酒店大堂的扶梯往下走就可以看到天龙轩。

    都说香港传统贵价地段在港岛,西九龙一带就是城中新贵入住的热门豪宅区,受到金融人士的喜爱。

    环球贸易广场是不少金融机构的总部所在,附近豪宅楼盘林立:新鸿基与港铁公司合作的凯旋门The Arch、天玺,新世界牵头建造的名铸Masterpiece,会德丰系旗下的擎天半岛Sorrento,以及恒隆集团开发的君临天下。

    君临天下项目临海而建,由三座75层的住宅楼组成,上一次开盘销售时,这个项目的呎价超过3.3万港元。

    故此,天龙轩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富有客人,走的是时尚奢华路线,十分符合所处位置的定位,收费不菲人气却颇旺。

    尽管过去很长时间里,香港旅游业因为各种原因受到沉重打击,但我们依然要提前几天才能订到一个靠窗的位置。

    坐在桌旁,透过落地玻璃,香港城区的风景一览无遗。

    父与子

    大约晚上7点半,陈启宗先生到了,他走过餐厅门口那段富丽堂皇的水晶走廊,径直来到我们面前。

    他并非自中环恒隆总部过来,虽然一直担任集团董事长,但陈启宗已经很少负责恒隆的日常事务,更多选择在亚洲协会办公。

    陈启宗目前担任美国亚洲协会荣休主席兼香港中心主席,并于非亚协会(南非)、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美国华府)、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美国百人会等国际组织中活跃。

    不久,陈先生的长子陈文博也来了,他自公司(恒隆总部)赶来,蓝色丝质衬衫外面套上西装,看起来温文尔雅。

    陈启宗朝儿子打了声招呼安排他坐下,我们随即将注意力摆到菜单上:简单的“米芝莲盛宴”,包括用鲍鱼、和牛、星斑等食材制作的6道菜,一款龙虾汤和一款瑶柱炒饭,搭配两种甜品。

    “我们现在晚上很多时候吃碗面就算了。”陈启宗说,自己也并非热衷奢华之人,“越南面、泰国面、日本面、上海面、意大利面、广东面,各种面,随便吃嘛。”

    “但今晚恒隆请吃饭。”我们的东道主扭过头笑称:“他(陈文博)付钱,我可没钱。”

    这是来自一位父亲的暗示,大家在成长过程中都有不同的经历,年龄的增长也带来了更多的责任和更大的压力。陈文博已经38岁了,但陈启宗在他成长过程中起到的作用,显然足够巨大。

    由于身体原因,陈文博近年来开始注意饮食。我们看到,随后侍应每上一道菜,陈启宗都会为儿子检查食材,轻声讨论“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父子之情非常温馨。

    陈启宗会在另一方面表现他的严厉,作为家中长子,陈文博一直以来都在努力,并逐渐成长为合格的家族企业接班人。

    回顾他的履历,求学于美国,大学毕业后在北京进修,并在纽约市一家非牟利机构工作过一段日子。不久,赴上海加入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后来又为汇丰银行效力,直至2010年回到香港加入恒隆集团。

    “这两个行业(指毕马威与汇丰)均为身怀抱负的新晋行政人员,能提供实实在在的业务培训。”陈启宗曾评价儿子早年的工作。

    恒隆集团以稳健为经营的重要衡量标准,就算身处在逆市中,仍能够稳当体面地生存下来。这位商界领袖从未掩饰过他对投机和高风险商业行为的厌恶:“在中国,过去20多年,许多出类拔萃的年轻人都向往成为投资银行家,当中不乏商界巨子的子女。”

    “为了创造或合理化其超高薪金,尤其花红,这些银行家的交易便要愈做愈大。以现时资本流动的规模和速度,有可能对整个经济体造成严重破坏。现今高杠杆操作令金融资产的规模远大于实体经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正是这样形成的。”

    据了解,陈启宗总是奉劝身边的年轻人不要投身此行业,但多数时间意见都不被接纳。而“本人的儿子文博是少数接纳本人劝勉的人之一”,陈启宗追求让后辈脚踏实地,拥抱务实精神,因此“在公司也不会给他(陈文博)开绿灯”。

    陈文博从基层做起,最初在租务管理部门任职,负责集团位于内地的在建项目工程,后逐年升迁为行政助理、高级经理、助理董事等。

    2016年,陈文博被选举为执行董事,正式进入核心管理层。

    “他现时是一位能干的执行董事。”陈启宗说,按照计划儿子目前搭档47岁的行政总裁卢韦柏,后者于2018年7月上任,“两人应可确保公司管理层的连续性至少20至30年。”

    “所以你去问他,问我干嘛?”这时候,侍应正将第一道菜花雕醉鲍鱼分好摆到每一个人面前,我们趁着这个空挡发问,想知道恒隆在疫情期间所受的影响。

    陈启宗告诉我们,这种具体经营上的问题应该问文博。

    “不美好”的世界

    如果对现今地缘政治、大国关系、国内外经济形势等话题有疑问,最好的选择还是陈启宗。

    陈启宗喜欢写作,也愿意就一些时事问题发表意见,每年恒隆集团和恒隆地产四份致股东函,是他与外界交流的重要渠道。

    有人评价:“恒隆每年的致股东函完全就是一份世界级的国情咨文——世情咨文。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席间我们将这段话读给陈启宗听,他显得很高兴。随后,我们希望陈启宗能就愈演愈烈的中美博弈发表意见。

    “我们相信多少会有点压力的,只是目前更多系不确定性。”他说:“目前的情况,只能够自力更生。”他提到华为,不过没有打算就此话题作太多展开。

    但我们记得,去年8月陈启宗受邀在全球化智库(CCG)北京总部,为湖畔大学学生进行的一场主题分享上,他曾提出:“你们(现在)要面对的世界是‘极度不美好’的世界。”

    “中国会加速市场及技术资源的多样化,从而减少对美国的依赖,中国也会加快优化各行各业。”最近一份致股东函中,陈启宗表示:“中国与美国同是大经济体……因为有庞大的国内市场,经济体自给自足的能力(比中小型国家)强得多。”

    “世上好像没有甚么可以确定的,包括经济。在这方面,几乎所有行业都无法独善其身。”但他相信:“唯一相对比较肯定的,就是中国个人消费的持续增长,尤其中美贸易紧张关系,正促使中国政府进一步刺激国内市场。”

    在出售完绝大部分住宅项目之后,恒隆地产目前以商业地产开发运营为主业。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末,恒隆地产最主要的资产为位于内地上海、无锡、济南、昆明的9座恒隆广场,以及香港港岛东康怡广场、九龙东淘大商场等购物中心和部分写字楼、商铺组合。

    “在内地我们(恢复得)不错。”陈启宗要了一杯苏打水,陈文博接上话题:“目前我们对零售比较有信心。”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场自今年1月爆发的危机,目前在国内正得到有力控制。而且国内经济韧性很强,陈文博表示:“我们也注意到有些许报复性消费的苗头。”

    年初疫情爆发,确实将不少消费者困在家中,恒隆亦为此拨款1000万元成立了“恒隆抗疫基金”,并向旗下商场租户提供租金减免。

    “类似线上销售,直播带货等,我们在疫情期间做了一些。”炸牛肉藕夹被端上来,陈文博考虑了一阵要不要吃,又讲到:“但顾客最终还是来到我们商场为主。”

    他说,3月份复工复产后,恒隆也在安全的情况下,邀请到一批VIP客户进入商场体验。

    “疫情之后,线下零售还是有很大机遇的,特别是高端零售。”陈文博称,虽然目前的状况是客流量未能与去年同期相提并论,但销售方面,某些城市已经超过去年同期两倍了。

    同时,自今年5月1日开始,上海恒隆广场成为全国首个离境退税即买即退集中退付点。

    “我们设立了跟政府合作的柜台。”这亦有助于刺激奢侈品消费在疫情后的反弹,据了解,上海恒隆广场超过50%的入驻商家是奢侈品品牌。

    “公司办公楼业务方面,也看不到降低的迹象。”陈文博说,要说居家办公未来会不会成为趋势,然后导致写字楼租赁行业收入降低则较难下判断。

    他介绍,公司现时设立了一个新团队,开发了两种新办公产品以应对未来变化,“一种是共享办公coworking space,另一种是半服务式办公室。”

    “至于一些正在改造或建设的项目,肯定会受到疫情影响,工程差不多延迟半年,想快都快不了。”我们问到他接下来的行程:香港和内地交通畅通,或互认健康码之后,是不是要将项目全部跑一圈?

    “那当然啦”,陈文博喜欢吃甜点冬瓜酥,他让我们也动筷:“过往我们每两个礼拜都要飞一次,飞两三个城市,现在第一个目的地是武汉。”

    要跟董事长汇报吗?我们开玩笑道。

    “我不用跟父亲汇报。”陈文博工作的自由度很高,基本上完全靠自己负责。

    “我有事就问他,见面就聊聊。”陈启宗最后总结。

    撰文:刘子栋 黄子慢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2020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