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与林惠璋面对面:亚腾没有上限 | 博鳌20年

观点地产网

2020-07-28 16:24

  • “亚腾是没有上限的,别的国际基金管理公司能做到两三千亿美元,我们亚腾没有理由不能做到,和这些国际集团肩并肩。”

    编者按:二十年时光,无论是对人的一生还是一个行业的历史,都是厚重而且无法割裂的。

    对于中国房地产而言,过去二十年是高速发展的黄金年代;对于博鳌房地产论坛而言,二十年就是过去的全部——她从创立以来就伴随着房地产一路向前,记录着这二十年恢弘的历史。

    历史给我们的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值此“博鳌20年”之际,观点地产新媒体遍寻二十年来中国地产商业领袖们的传奇故事与独特视野,并推出“博鳌20年”系列采访特稿。

    未来,我们还将继续见证。

    观点地产网 一袭法国蓝衬衫,怀抱着一摞文件,林惠璋准时踏入亚腾的视频会议室,对所有人笑着打了招呼。

    没有一般企业掌舵人的严肃与不苟言笑,开朗、随和是他给我们的第一印象。

    在采访开始之前,林惠璋还在不停回复信息,此次是特地为专访腾挪了两个小时。

    随着亚腾资产的日渐壮大,网络完美地演绎了“上传下达”的传输功能。因为疫情,线上的沟通变得频繁和必须。透过小小的手机屏幕,林惠璋也得以对亚腾在全球超过1000亿元新币的资产进行远程管理。

    林惠璋对这次采访做了充足的准备,一开始便用几十分钟时间为提纲主要内容做了系统回答和总结,将亚腾的发展历史、策略、未来计划等进行一番详尽介绍,牢牢把握住了采访的节奏。

    林惠璋对这次疫情的分享并不多,如他所说,疫情虽然对地产行业带来了巨大影响,但从长远看,亚腾的发展策略并不会因此有所改变。

    这份举重若轻的态度正是得益于他对未来远景的规划,以及亚腾的前瞻性布局,让他在面对震荡全球的黑天鹅事件时,仍能保持先手优势。

    做改变世界的人

    过去数年间,对林惠璋的采访多有见诸报端,关于他是如何从一个普通家庭的大学生一步步成为国际一线资产管理大拿,都早已为人熟知。

    “发展这一块必须要加速,不可能坐下来等着世界改变,我们必须改变这个世界。”这是疫情带给林惠璋的思考,亦是他一直以来的信条——做改变世界的人。

    与李嘉诚的合作创业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机,也是他对改变世界信念的坚守。

    在不惑之年已经做上企业高管的他,毅然决然放弃高薪,从头开始。

    成立亚腾,并成功推出第一只跨境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之初,新加坡乃至整个亚洲,这样的基金都属首例。

    林惠璋也借此推进了新加坡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行业规则的完善,改变了整个行业格局,更是以一年推出一只基金的效率震惊业界。

    作为亚太地区第一的基金公司,掌舵人的前瞻性策略是亚腾可以领先其他竞争者的要素之一。不管是创立之初对房地产投资信托的敏感,还是后来对各领域的机会把握,林惠璋一直都有一双发现商机的眼睛。

    先人一步的背后,是林惠璋的朝乾夕惕。他对全球房地产与金融市场有着天然的敏锐,更对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风土人情、政策、风向等如数家珍。

    生活从来不会辜负刻苦的人,工作亦是。

    早在几年前,林惠璋就意识到地产思维和投资方式必须做出改变:“三五年前我们就开始重新规划投资方向跟注意力,我觉得整个大方向就是物流、数据中心、基础设施,还有债务策略,所以几年前已经开始策划跟进行了。”

    对投资机会的敏感嗅觉,让他率先发现了物流产业带来的深刻变革。今年3月份亚腾完成了对LOGOS (乐歌) 多数股权的收购,乐歌将作为其全球物流资产专用平台。

    疫情期间,乐歌的表现也印证了林惠璋的判断,成为亚腾表现最好的板块。目前乐歌已经拥有20亿美元资产的庞大产业;据他预计,未来五年乐歌可以做到200亿美元。

    不仅仅是物流,基础设施和信贷也是林惠璋关注的重点。

    “基础设施,我们两三年前开始筹备,开始融资,现在虽然还没有融到,因为疫情使一些融资的程序落后了,未来希望能有好的消息公布。”

    林惠璋对亚太各国的政策及数据,早已烂熟于心,这也是支持他行动的有力支撑。在仔细研究中国“一带一路”政策和东南亚国家对基建的需求后,林惠璋意识到这将是亚太地区一个有待发掘的巨大市场。

    在中国推出基建公募REITs,行业内对基建热情骤然高涨的现今,亚腾已经走到了10亿美金募资的最后收尾阶段,不久将来就进军基建行业,抢占市场份额。

    “两三年前我们已经组建团队出去募资,希望能在这一两个月里有好的成绩报告给大家,现在差不多在10亿美金的最后募资阶段。”谈及即将收获成果,林惠璋言语中透露着兴奋。

    除了基建外,全球市场因为宏观调控缩紧银行对地产行业贷款的大背景下,林惠璋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是一个地产信贷产业崛起的好时机。

    年初亚腾收购了欧洲房地产信贷公司Venn Partners LLP,同时在中国也将信贷业务作为亚腾的主要业务板块之一,而疫情对资金链的影响更加坚定了他对信贷行业的信心。

    对基建和物流的未来憧憬,让林惠璋一时忘了和我们分享关于亚腾资产数码化的举措。

    “还有一部分我忘记讲了。我们也将发展在线市场融资平台。”为了方便理解,他细细描绘这个在线融资平台的运营逻辑。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挑战的领域。亚腾收购的Minterest融资平台,类似于交易所,将产业项目放到平台上跟市场自由沟通,不再限制私人投资者,而是结合高科技技术实现数码化,应用区块链还有代币进行网上交易。

    “我们能够发代币,人家可以投资,不只是投资者,也可以让散户购买,就像股票一样。”

    “我对这个概念很兴奋,就像十年前阿里巴巴开始做网上交易的时候,有很多人不看好,觉得不见得会成功。我们讲的不是P2P,我们就是一个交易所的形式。这虽然是一个开始,相信再走下去,以后将会成为股票的补充代替。”

    亚腾生态圈

    2002年创立至今,资产管理规模从0到超越1000亿新币。18年时间,亚腾的成长让林惠璋倍感欣慰及骄傲,而由此构建起的庞大生态圈,亦是亚腾安身立命的根本。

    “亚腾现在基本上的重点是放在亚太地区,在亚太,我们有很强的队伍跟实力。基本上我们的策略就是跟随资金的流动,资金去哪里,我们就必须在哪里。以前资金从欧美流入亚太,到现在从亚太流入欧美,对于资金的动态,我们比什么人都清楚。比一般人更早知道这些资金的流向,所以会在别人还没有想到之前已经走前一步,这是我们的优势。”

    对资金流向的敏感,让亚腾的触角得以抢先布局全球。从最初的新加坡、香港,到辐射中国内地、日本、澳大利亚、韩国、马来西亚,再到美国、欧洲,目前亚腾的足迹已偏布28个国家。

    18年光阴赠予亚腾的除了“年岁”,还有资产规模。2017年为了以更加无束缚的状态做大做强,亚腾资产完成私有化并退市。彼时,林惠璋用雄心告别资本市场:“我跟他们讲,我在五年内要做到1000亿新币,那时是2017年6月,现在已经超过了1000亿。”

    目前亚腾集团及其附属、联营以及合资公司有接近30%的资产包在日本,新加坡和中国内地资产占比分别为15%及17%,其次为香港、韩国、澳大利亚、欧洲,美国和马来西亚则相对较小。

    在上述的投资目的地中,为了更好地触及当地投资市场内里,亚腾坚持放权,在本土成立投资团队。林惠璋认为,只有本地人才会对当地的民情、风俗、习惯等有最深刻的了解,才能将投资效益做到最好。

    盘子越做越大,目前亚腾在全球有差不多20个CEO,分布于全世界的各个国家、地区及产品线中,林惠璋丝毫不担心他们各自为政。

    在他看来,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是价值观。不同地区的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宗教信仰,这是不能改变的东西。但价值观是可以共同拥有的,只要企业的价值观正确,团队就能齐心协力。

    “亚腾最重视的价值观之一,就是为股民、股东服务,同时做到尊重、卓越、信誉、合作,这是凝聚亚腾集团的核心。”

    各个团队的管理者直接向林惠璋定期汇报工作,确保资产管理的严谨与正确性。同时针对每个团队设计了奖励机制,充分激发团队的积极性,让每个员工都充满了昂扬向上的动力。

    商机、团队,以及一套成熟的管理系统和价值观到位后,接下来更为重要的是形成自己的投资模式。

    林惠璋以乐歌为例,讲述了亚腾的投资生态圈。

    从融资、投资到经营操作,再到资产包上市,亚腾建立了完整的生态系统,并且在发展资产的每一个阶段都具有掌控能力。

    另外,与私募基金到期必须将资产处理回馈投资人不同,作为信托基金,亚腾可以将管理好的物业放入上市公司继续运营,这也是提升管理水平的一大动力。

    生态圈模式的难点并不只是一条龙服务,股民的信任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平台一多,平台之间的利益冲突不可避免,比如如果管理平台为了追求利益,将经营后的物业高价卖给上市平台,上市平台的股民自然会有损失。

    亚腾一路走来一直坚持诚信,坚持对所有股民负责,以最公平合理的价格进行合作,实现双赢,反之股民也对亚腾的抱有最大的信任。

    “亚腾在亚太地区,包括在欧洲的信誉都非常好,因为我们都是以股民的利益为出发点。只要是伤害到股民投资者的利益,钱赚得再多我们都不做,因为我觉得一个投资基金公司,只要做错一次信誉就毁了。”

    林惠璋露出标志性的笑容,缓缓道出亚腾对信誉的坚守,也正是因为各方互信,让亚腾得以行稳致远。

    超越黑石

    探索亚腾这个庞大资产帝国的同时,我们对背后支撑它的新加坡男人有了更多的好奇,话题亦不免有所延伸。

    问及在这么多年的事业生涯中,哪一个阶段是最有挑战性的?林惠璋直言对这个问题并不陌生,不管是创业、开拓新市场,还是挑战未来,每个阶段都有它的挑战性。

    “天天都在挑战,喜欢哪个阶段?一路走来都喜欢,不然也没有热情。”

    两个小时的采访中,我们可以持续感受到他热情的语调,对所热爱的事业一种全心奉献的态度。他将亚腾的发展视为人生的目标,不知疲倦,没有尽头。

    回顾过去,林惠璋坦言亚腾是他最大的骄傲。

    “能把亚腾从零做到5000亿人民币的资产包,在短短的18年里面,这个是我最骄傲的一件事情。”他忆起创业之初的艰辛:“我们2002年开始的时候,完全什么都没有,就是四个人,我跟一个秘书加两个同事,就是这四个人,开始筹备。”

    短短18年将亚腾从0做到5000亿人民币资产规模,一路同行的伙伴是他最敦实的支柱。

    “亚腾主要的团队跟高级管理人员都很相信我,很支持我,很能干的一群员工,都跟我做了很多很多年,没有这群员工的支持,公司做不了这么大。”

    他对于一路走来助他一臂之力的贵人、陪伴他成长的员工,念念不忘;对于支持他的投资者们,则以更加优秀的亚腾作为回报。

    身边多重力量环绕,让林惠璋对未来依旧充满激情与信心。他说:“我本身觉得亚腾是没有限制的,假设黑石能做到四五千亿,我觉得没有理由亚腾不能做到两三千亿新币,或者是有一天超过黑石。”

    林惠璋认为,如今亚太地区才刚刚起飞,欧美的经济和市场发展已经开始缓慢回落,未来亚太地区的发展会是整个世界经济最主要的动力,扎根于亚太板块的亚腾还处于最佳上升状态。

    目前亚腾资产已经是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资金管理公司,在该地区的资产规模已经超越黑石。

    “因为基金管理公司基本上是一个结构的问题,假设结构做得好,亚太地区经济像现在这样的发展速度,再给我们20年的时间,我们肯定会比黑石做得更好。”基于此,林惠璋对亚腾资产的未来没有理由不自信。

    当然,随着亚腾规模的日益上升,林惠璋也感受到了作为企业家的责任感。从普通家庭走向世界,让他感受到了教育对社会的重要性。

    “我是新加坡英才制度的受惠者,从贫苦家庭出身能够有机会读书上大学,有机会成就自己的理想。我觉得这是新加坡制度一个很特别的地方,每个人都有机会出头,只要你肯努力。”

    作为领取奖学金改变人生的受惠者,他也在以同样的方式回馈社会:“慈善改变不了世界,不过我们能够改变一些受惠者的人生。”

    以下为观点地产新媒体对亚腾资产管理公司集团总裁林惠璋先生的采访实录:

    关于疫情对不动产资产投资和管理的影响,以及亚腾管理策略上的调整:

    林惠璋:从全球宏观来看,疫情对全世界的影响是相当严重的。在未来18个月,我相信全世界各大经济体GDP都会收缩,或者呈负数。

    地产业方面,虽然疫情影响在短期内是有的,不过从长期投资来看,我觉得没有那么严重。

    因为疫情的关系,全世界都被封闭了,所以地产行业也跟其他行业一样,不能有效去考虑、研究投资的项目,而且未来18个月全世界的经济也不是很明朗,所以亚腾的策略就是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如果发现好的项目,我们当然会谈,因为我们主要是以长期投资为重点。

    我相信疫情会有解决的办法,当疫苗出现的时候,疫情的控制就会相对减少,不过经济的复苏可能要经过一两年时间。但疫情不会成为亚腾改变策略的重点,我觉得数码经济对地产业的影响,其实才是整个趋势最主要的重点。

    三五年前数码经济影响到商业、零售业以及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感觉到数码经济对未来的影响很大,尤其是大数据将主宰人类未来的命运。

    三年前,我们已经在调整集团的策略,应对数码化的改变带给地产行业的影响,疫情只是加速了整个过程。不是因为疫情才要改变策略,是因为数码化时代开始,我们必须要改变做生意的思维和投资方式。

    没有改变的企业,碰到这次疫情,他们的难度就会相对提高。

    我觉得未来发展方向是物流、数据中心、基础设施,还有信贷,不只是零售、办公楼或者酒店这些传统地产产业,所以几年前我们已经开始进行策划了。

    去年开始跟亚太最大物流公司之一乐歌谈收购,因为网上零售最大受益者就是物流。在疫情发生那个星期最终签了合同,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没有谈好的话,可能现在也谈不成了,局势改变了,可能价钱也会提高。

    乐歌在疫情期间的表现是整个集团最好的,现在管理着70亿美元资产包,未来五年应该可以做到200亿美元。

    基础设施方面,两三年前开始在筹备,虽然现在因为疫情融资程序落后了,但我们希望能在这两个月有好消息公布。

    其实三年前我就研究了习主席的“一带一路”报告,我觉得这个概念是非常优秀的,而对东南亚来说,基础设施都是非常需要的。

    整个东南亚有很多人口都生活在贫穷水平之下,像印度尼西亚跟菲律宾等,这几个国家必须建设大量基础设施把人民生活水准提高,发展城市化,把基建、水电引入到城市里面带动经济。

    基础设施这一块,两三年前我们已经组建团队出去募资,现在已经是10亿美元募资的最后阶段,希望很快能有好的成绩报告给大家。

    去年整个市场因为宏观调控,世界范围内银行对于地产行业的贷款都相对收紧,所以很多发展商在银行贷款方面都有很大问题。我觉得,未来地产债务策略应该有很大的市场,所以我们3月在伦敦收购了一家债务公司Venn Partners LLP,他们的资产包现在有超过50亿英镑。

    这几方面都是未来发展方向,而且疫情加速了这种进程,我们不能等到发生了疫情之后再去调整策略。

    亚腾大的策略是不变的,当然短期因为疫情影响,我们会更加小心,因为未来风险提高,必须找有价值的项目去投资。

    而且,我觉得18个月里整个世界经济会剧烈收缩,相信我们会找到很多投资机会。

    观点地产新媒体:下半年或者未来,有很多机会涌现,亚腾在中国有没有具体的战略?

    林惠璋:现在在中国有两大策略,一是利用乐歌发展物流,因为中国有14亿人口,需求量和市场都很庞大。

    另外一个发展的重点就是债务投资,中国的银行现在钱都要给中小型企业发展经济,对于借给地产比较严格。

    这两大板块是我们目前在中国的重点项目,其他一般主要业务就是商场、办公楼投资,还有基础设施,这是一个很有潜力也是我们强项的产品。

    我们平时在中国的业务有三大板块,第一板块是外资投资,做了差不多十几年,投资者都是美国基金、欧洲基金、澳大利亚基金,都是很大的主权基金;第二个板块是物业管理,有接近500人的团队,投资者都很看好我们的管理效益;第三个板块当然是人民币基金,这一块的市场潜力很大。

    我们希望产业信托监管出来之后,可以以REITs的形式在上海上市。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信托管理公司之一,现在旗下直接管理的有6家,也是亚洲REITs的先锋,经验丰富。

    关于亚腾在数字化上的动作:

    林惠璋:关于数字化的尝试,最近在发展在线市场融资平台。这个平台结合了高科技、数字化的应用、区块链代币来进行网上地产交易活动,是一个很新的概念。

    我们发行代币,投资者、散户都可以购买,就像股票一样能够自由买卖。

    不过作为一个地产基金管理公司,这肯定不是我们的主要方向,但我们还是要探索,因为以后数码化跟高科技应该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新加坡政府已经开始发执照给私人公司设立网上私人平台交易所,可以把你的产业放到交易所,自由跟市场沟通。这虽然只是一个开始,但随着数字化、区块链、代币的引进与接受,私人平台交易所以后会成为股票代替品,本质上是私人的REITs。

    另一方面跟数字化有关的就是共享经济,这对整个地产界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包括办公楼、酒店,共享经济已经严重打击了整个市场的需求和规划。

    线上购物已经影响到零售的布局,联合办公、民宿也是如此。

    这不只关乎到单个发展商,包括整个国家规划的重点、发展商的投资思维都可能需要改变。

    我们不能坐下来等着被世界改变,我们必须改变这个世界,这是疫情带给我的结论。

    关于亚腾的全球投资生态圈以及发展优势:

    林惠璋:亚腾现在的重点基本上是放在亚太地区,就是中国、日本、韩国、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跟澳大利亚这七个最主要的经济体,都有很强的队伍跟实力。

    基本策略是跟随资金流动,从欧美到亚太,亚太到欧美。作为基金经理,资金去哪里,我们就必须在哪里。

    我们对于资金的动态很清楚,因为每天都在与投资者交流,比一般人早知道这些资金的流向,所以会在别人还没有想到之前先走一步,这是我们的优势。因此,当两三年前数码经济改变了资金流动时,我们就已经开始布局。

    每个大的市场都有本土团队,了解当地民情、风俗、习惯,这能给公司发展带来最大的效益。如果团队只是坐在总部办公室,对投资地区不了解,会带来不少困难,而且一旦遇到危机,比如这次疫情,就会面临巨大的考验。

    亚腾现在每个区域都有总裁,负责区域内运营管理操作,他们会直接向我汇报工作。

    虽然每个团队各具特色,但我们必须有同一个价值观,就是为股民、股东服务,做到尊重、卓越、信誉,以及团队合作。只要价值观保持正确,在严格的风险管理和公司治理下,我们就能运营好整个集团。

    一套完善的风险管理和公司治理体系尤为重要,一个好的公司必须要有整套完善的管理制度,才能长远生存。

    作为基金管理公司,必须要有很好的风险管控及公司程序来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同时又有正确的价值观来保障高管层运行,做到对企业、对投资者负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亚腾的生态圈系统,从融资、买地、建设、运营,再到最后的上市,都有完整的系统平台支持。

    生态系统搭建完成后,将资产包放在信托基金里,就可以从短期物业投资变成长期持有运营。不像私募基金,到期就必须将资产进行处理,资产放在信托基金上市后可以长期持有管理,投资人只需要买卖基金就可以了。

    乐歌就是一个例子,为什么乐歌会接受我们以大股东的形式注入资金?因为对他来说并没有卖掉乐歌,只是卖了一部分,另一部分是以基金形式注入公司,可以利用这些资金和平台去发展,乐歌的生态圈已经形成了。

    生态圈模式看起来容易,其实操作起来有各式各样的困难。不过这基本上就是亚腾一路以来的发展模式,目前做得都很成功。

    这个模式重点在于公司的信誉是否受到认可,因为多平台最主要的矛盾就是利益冲突,如果为了追求利益高价卖给上市平台,上市平台的股民自然会有损失。

    而且这种事情只要做了一两次,投资人就会觉得你是一个不诚实的经理人,就不跟你合作,这个公司就没有前途了。

    亚腾一路走来坚持对各种各样的股民负责,以最诚信的态度、最公平合理的价钱及合理的合作方式互相交易,用信誉担保双方的交易是双赢的。

    这一点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一般人就是走不出利益冲突的框架。很多发展商想做我们这种模式,但他们对利益冲突都不是很敏感,总想要把物业以最高的价钱卖出去,这对上市平台和后续管理都非常不利。

    亚腾在亚太地区,包括在欧洲的信誉都非常好,因为我们都是以股民的利益为出发点。

    作为一个独立的基金公司,本身不属于任何集团,自然不会倾向某一方。只要是伤害到股民投资者的利益,钱赚得再多我们都不做。

    作为一个投资基金公司,只要做错一次,信誉就毁了。

    观点地产新媒体:前几个月中国出台了试点公募REITs的政策,您觉得会不会让公募REITs的发展有所促进?国内市场是否完全准备好了迎接公募REITs?

    林惠璋:产业信托是一个很好的产品,是值得发展的。而且这也不是一个新产品,日本、新加坡、香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这些亚太国家都发展了差不多十几二十年了,大家对这个产品的操作概念都很明白。

    REITs本身就是债券跟股票之间的一个产品,利用租金收入给股民分发稳定的股息。长期投资一个产业信托,资产会逐渐增值,在增值期间每年又可以拿到一部分股息,对退休人士是很好的一个产品。

    因为没有股票的风险大,总回报率比债券好,比股市稍微低了一点,在新加坡一般是10%左右,算是很好了,香港也是一样,日本当然少一点,因为日本的利率比较低,回报率差不多6%-7%左右。这是一个很好的产品,中国应该要发行。

    我不知道政府的想法,但可以分享一下几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发展商把最不优良的产品推到市场上去。中国市场这么大,产品的质量很难控制。物业包装得很漂亮,但质量参差不齐,或者一两年后物业管理跟不上导致资产贬值,又或者租不出去没有股息发,都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怎样推出一套完整的评估标准来保证这些资产包的质量,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另外一个问题是股民教育,新加坡也推行了十多年的股民教育。一般人觉得投资必须保本,好像债券一样,但收益又要够高。所以必须对股民进行教育,信托基金不是炒股票,不可能翻倍涨。

    这在香港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对于产业信托就不是很有兴趣,因为每年大概5%-6%的回报对他们来说太低了。

    这两个问题我觉得必须要解决,不然这个产品出来之后大家只会做短期炒作,不能长期发展。

    我们都知道,很多发展商负债都挺高的,如果能够有这样一个产品帮助消化一部分负债的压力,对于整个中国地产都是非常有利的。

    我们也在跟国内很多政府部门进行交流,最开始的产品必须要谨慎,因为第一次如果失败了,后期这个产品就很难发展了。

    所以现在推出的物流跟基建都是比较稳的,因为基建一般周期非常长,资金流动比较稳定。

    如果基建能够试验成功的话,希望在最短两三年内,其他产业包也能够上市。

    观点地产新媒体:在创办亚腾之前您在其他行业也有一些经验,加起来已经有30年以上的地产经历,在这么多年的事业生涯中,您觉得哪一个阶段是最有挑战性的,更喜欢哪一个阶段?

    林惠璋:我最骄傲的成就就是在过去短短18年里,把亚腾从零做到5000亿人民币的资产规模。

    我们2002年开始创业的时候只有四个人,我跟一个秘书加两个同事。一路18年走来,我的合作伙伴也是我的贵人,长江实业、海峡商行,还有华平投资,我很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跟支持,没有他们也不会有今天的亚腾。

    第二感谢的当然是员工,都是跟着我很多年的人。财务总监就是创业四人中的一个,投资总监、首席运营官也跟了我十多年了。所有的团队跟高级管理人员都很相信我,支持我,没有他们,公司做不了这么大。

    第三感谢的是那些支持我们的投资者,不管是股民散户,或者是合作的投资人。2017年退市的时候,股民很舍不得我们,很多人都觉得我们不应该退市。我跟他们说亚腾要做大做好必须要退市,我还说五年内要做到1000亿新币,现在三年过去我们就已经超过了1000亿新币。

    这三组人是亚腾一路走来成功的主要支柱,也是我最骄傲的地方。当然公司的发展也离不开具有前瞻性的远景,我们能够在两三年前能够看清整个趋势,能够定下长远的目标,并带领整个团队去一一实现,这也是最令我骄傲的一个地方。

    1000亿新币这个远景并不是随便定的,我们有经过实际考虑,必须要做到这样的规模才能跟黑石这样的世界级公司竞争。所以在有了1000亿新元的远景之后,我们实行了私有化,引入了华平投资。

    我对这个行业很有热情,最主要的是有信心。我觉得亚腾是没有上限的,黑石能做到四五千亿美元,我觉得我们亚腾没有理由不能做到两三千亿新币,或者有一天超过黑石。

    基金管理公司的重点在于结构,结构做的好,再加上周围环境发展的好,就可以壮大。

    黑石为什么做的这么大?就是因为美国这30年来基金市场的起飞。目前亚太地区才刚刚起步,如果继续保持现在经济发展速度,再给亚腾20年时间,我们肯定会比黑石做得更好。

    如今欧美市场增速开始逐渐放缓,未来亚太地区将是世界经济最主要的动力,而亚腾的根基就在这里。

    我们现在已经是亚太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在亚太的规模比黑石这些公司都大。黑石大部分产业都在美国,在亚太的规模可能只有我们的1/4。

    基金管理公司的上限没有限制,黑石35年能够扩张到四五千亿美元的管理规模,我们才发展了十多年,再给二三十年,我们也能够达到三四千亿新币。

    撰文:周艺初    

    审校:刘满桃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2020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