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 | 孙正义重返地产与“新欢”左晖

观点地产网

2020-03-04 13:16

  • 此前的多次失利已经让投资者们对这位昔日“投资大亨”产生了一丝质疑。而本次投资的自如与贝壳找房最终又是否能够成为提供利润的那“15%”,一切尤未可知。

    观点地产网 如果说投资阿里是孙正义的“封神一战”,那么让他跌落神坛的,无疑是在WeWork的失利。不过,这似乎并未打消其对于房地产相关业务的投资热忱。

    3月4日,据市场消息称,软银将通过愿景基金向自如和贝壳找房分别投资10亿美元。其中,软银以5亿美元直接投资自如,同时,再从自如创始人手中购买5亿美元的股票。

    曾在联合办公领域遭遇滑铁卢的孙正义,如今将目光转移到了中介、长租领域。而颇为凑巧的是,他本次选中的两个投资目标都隶属于链家左晖旗下。

    在两天前纽约曼哈顿召开的一场私人会议中,孙正义毫不讳言地表示,愿景基金中15%的项目将会破产。紧接着,他又补了一句:“但另外15%的项目将会为软银提供90%的利润,2020年、2021年将会是愿景基金的‘最佳年份’。”

    话虽如此,但此前的多次失利已经让投资者们对这位昔日“投资大亨”产生了一丝质疑。而本次投资的自如与贝壳找房最终又是否能够成为提供利润的那“15%”,一切尤未可知。

    “疯狂”的资本

    提到孙正义的投资策略,坊间总喜欢用“疯狂”来形容。

    在2017年年中举行的软银股东会上,孙正义表示,软银在过往18年的投资中共拿到1750亿美元回报,平均每年增值44%。资本总是以结果为导向,几百次投资为孙正义和软银带来了远超传统投资基金的收益水平,也让孙正义对投资有了更大痴迷。

    也就是在这一年,孙正义遇上了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而在双方首次面谈时,孙正义便提出:“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更重要,WeWork还不够疯狂。”

    2017年3月,软银集团首次公开向WeWork投资3亿美元。随后有外媒又称,日本软银总裁孙正义即将完成向美国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注资30亿美元。彼时曾有市场分析认为,如果30亿美元交易完成,WeWork的估值将超过200亿美元。

    对于常年浸淫于互联网行业的孙正义来说,对WeWork的投资或许算得上是他踏足房地产相关行业的一个开始。如今看来,孙正义显然对于这一行业不够熟悉。

    据相关消息,彼时已经传出软银有一部分人并不看好这笔投资,但孙正义依然坚持对WeWork的看法。2017年8月,软银进一步追加了对于WeWork的投资,合共投资44亿美元。在孙正义的频频投资下,WeWork估值一度达到470亿美元的高值。

    在自己鲜少涉足过的领域开展如此大手笔,孙正义的“疯狂”可见一斑。可惜天不遂人愿,随后的IPO不顺,加上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WeWork估值直接被市场下调到了100-120亿美元之间,跌幅近2/3。

    “疯狂”成为了导致孙正义滑铁卢的主要原因之一。

    事后,孙正义也坦言称,自己犯的最大错误是错误地判断了诺伊曼。“我高估了亚当的优点,以至于他的缺点在很多情况下我都视而不见,尤其是在治理方面。”

    与此同时,孙正义也承认,此前自己没有充分重视投资人和公司独立董事的意见,其承诺以后将会更加小心以及“更多地倾听”独立董事和股东的意见。

    不过,投资WeWork虽然失利,但整个过程中孙正义也并非全无收获。

    事实上,尽管孙正义在中国投资过阿里巴巴、滴滴打车等互联网平台,但其真正有机会接触到中国房地产市场,则是通过对WeWork的投资。

    在其2017年追加投资给WeWork的44亿美元中,有14亿美元是直接投向了WeWork在中国、日本和太平洋地区的三个子公司。至2018年7月27日,WeWork再次宣布,旗下中国子公司获得由软银、软银愿景基金、淡马锡等领投的5亿美元B轮融资。

    踏足内房市场

    “赌”是投资的本质,输赢实属常事。WeWork的投资还未最终落幕,孙正义对于房地产相关业务的新一轮投资已经在路上。这次,他的目标锁定在了自如和贝壳找房身上。

    观点地产新媒体就相关投资事宜进行了求证,但企业方面对此并未给出确切回复。贝壳找房方面仅表示:“我们也在等(消息核实)。”

    尽管传闻还未被证实,但从孙正义的投资逻辑来看,这样的选择并不难理解。有说法指出,孙正义投资长租公寓与其投资联合办公的逻辑类似。

    不管是联合办公还是长租领域,都属于房地产产业链条上的一种新兴业务。早在投资WeWork时孙正义便提出,人们工作居住等环境正在发生变化。其表示,自己之所以投资WeWork,是因为他认为WeWork是“这轮技术革命中的先锋”。

    另一方面,对于链家系中只开展线上业务的贝壳找房来说,“互联网”便是其吸引到孙正义的关键标签之一。

    因为出身于计算机专业,孙正义多年来对互联网有着“迷”一样的喜爱。能够看到的是,孙正义在中国市场的投资也基本上集中在了互联网市场上,如阿里巴巴、滴滴打车等。

    2000年左右,孙正义曾宣布,自己通过上百次投资,持有了全球互联网公司7%以上的公开上市价值。

    在今年3月2日的私人会议上,孙正义表示,尽管在过去一段时间遭遇了投资上的接连挫败,但自己的投资理论不会改变。他仍然坚信的是,人工智能将颠覆所有行业。

    除了“个人爱好”外,自如和贝壳找房的市场估值或许也是吸引孙正义的因素之一。

    早在2018年1月,自如便完成了40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当时市场估值为200亿人民币。由华平投资、红杉资本、腾讯领投。而这也是当时中国长租公寓行业规模最大的一笔融资。

    一年之后,自如基本完成B轮融资,募集约5亿美元,由泛大西洋资本领投,腾讯、红杉资本、天图资本等跟投。该轮融资完成后,自如估值约升至45亿美元,约合318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2016年-2018年里,自如的出租房源分别约为35万间、50万间和85万间。

    彼时便有投资人指出,自如的融资情况基本符合市场预期,也不排除未来追加投资的可能。

    与自如相比,贝壳找房的融资金额和市场估值则要更高。据了解,包括本次传闻中软银投资的10亿美元在内,贝壳找房本轮融资金额将为15亿美元。另外5亿由高瓴资本、红杉资本跟投。

    早在2019年7月,消息称贝壳找房D轮融资规模超过12亿美元,彼时其内部人士便向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融资后的最新估值超过一百亿美元消息属实。如果本次软银投资的传闻属实,一旦该轮融资完成,贝壳找房当前的估值或将达到140亿美元。

    不过,与联合办公一样,如今长租公寓和中介领域波澜频起,竞争颇为激烈。除了长租公寓的频频爆雷外,中介行业也正在面临着新一轮的行业洗牌。

    对于孙正义而言,再造一个阿里已然是再无可能,但这一轮投资会不会重蹈WeWork覆辙,则还需要等时间给出答案。

    解局 | 从局外到局内,观察和解读行业、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

    撰文:陆欣 何凯玲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