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年重新创业 这些小动物让他重回高中时代

观点地产网

2019-12-06 16:54

  • 而放眼全国,室内动物园还是个“新物种”,这样迅捷的步伐殊为不易 。曹波和他的团队,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现在的上海虹桥,和很多人都发生着交集。这里是熙来攘往的交通枢纽,日均旅客吞吐量百万人次;这里是茁壮成长的中央商务区,3000余家企业扎根壮大;这里还是无数人的理想乡,曹波有关室内动物园的创业梦,就在这里编织。

    年过四十,北京人曹波毅然从熟悉的影院投资领域抽身,清零自己到动物领域创业。创业阶段的总部办公室并不高大上,反而要穿过昏暗的走廊,爬上单独架设的小楼梯才能到达。但重要的是,后台办公室离前台门店够近,3分钟脚程,足矣。

    前台,是上海龙湖虹桥天街5层的茱莉动物园。作为跨界的首个作品,曹波在任何地方都不遗余力:国外国内,几经周折引入近百种2000多只动物;动物互动,不会碰到樊笼阻隔,几乎闻不到异味儿;场景营造,生动还原热带雨林、原始森林、水底世界等,让人目不暇接。

    品质和速度的天平,曹波调到了理想的平衡。茱莉动物园,从灵感闪现到首店开业仅用9个月。去年底至今,虹桥天街店运营不到1年,最高峰值客流达到5000人次,几次霸占上海大众点评实时热搜榜首,更升格为当地科普教育基地。从虹桥天街出发,今年底前,他们在全国开业门店量将达到3家。

    而放眼全国,室内动物园还是个“新物种”,这样迅捷的步伐殊为不易 。曹波和他的团队,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跨界创业重回原点

    曹波也曾经是动物领域的门外汉。但在影院投资行当,他却称得上专家。

    他02年入行,做了16年影院投资,经历中国电影起步、井喷以及震荡、整合全程,聊起《英雄》、《让子弹飞》、《战狼2》等不同时期的电影,更是如数家珍。目送着行业巅峰期走过,他相继出手了一些影院。

    安稳度日了此一生?这不是曹波想要的人生。他一直企盼着,抓住一个新的商机,再搭上一波上行行情,干到退休。

    2018年3月,曹波和影院投资圈的几位老友聚会,一位从小喜欢养动物的朋友谢蝉,带来一个消息:2017年在武汉开业的国内第一家室内动物园嘟噜嘟噜,运营的不错。

    这种业态在韩国、日本盛行十多年,已经成为节假日举家游玩的好去处。而当时在国内,它还是个新鲜事物,累计开业门店不过3-4家。

    曹波和这几位老友敏锐察觉,这是个巨大的机会,大家又都喜欢动物,于是果断决定合伙,跨界创业。

    但隔行如隔山,开业前的三座大山迎面压来:场地,动物,人!

    室内动物园的场地偏重商场,筛选条件严苛,充足客流是基础,为了让动物更好生活,还要有动辄上千平米空间,较好的日晒及基础设施改造条件。谢蝉带着团队,踏足了苏州、石家庄等全国很多城市的商业体,最终龙湖旗下的上海虹桥天街进入了他们视线。

    那个时候,龙湖在全国已经开业26座商场,招商总能敏锐关注到新鲜潮流趋势,在动物保护领域也小试锋芒。联手它基金推出的“爱它总动员”公益活动,正在旗下所有商场启动,以“善待动物、关爱生命”为出发点,宣传科学养宠理念,普及流浪动物保护知识。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龙湖拿出上海虹桥天街带阳光房、连通屋顶花园的3000多平米铺位,给茱莉动物园做经营。

    找动物环节,却不如选场地那样顺利。最早团队规划180种5000只动物,名单包括很多保护动物,如猴子,猩猩,金刚鹦鹉,苏卡达龟,小熊猫等。结果,饲养繁育涉保类动物的证照,批不下来!

    曹波、谢蝉把自己送到了岔路口。原来动物园定位展览展示为主,如果坚持,保护类动物进不来,展览效果大打折扣;如果主动调整,做以互动娱乐为基础的动物乐园,这会造成之前类似笼社、缸体等准备工作,都浪费了。

    再三争论,他们还是选择了后者。按照新定位,团队梳理了挑选动物的新标准:适合互动娱乐、温顺;气味不大;渠道容易获得。

    即便如此,每只动物的引进路径,也很曲折。动物引进是个卖方市场,曹波国内国外渠道双管齐下。国外动物,曹波团队要跟进口商预定,然后飞到国外,去现场挑选毛色、身体状态好的动物,并安排装箱长途运输到国内。到了国内,还需在天津隔离1个月,检疫部门确认无疫情后,才能再用空运发到上海。

    想把动物顺利运进商场,曹波团队还要和天街运营团队一起熬个大夜。动物园提前提交运送动物报事单,天街运营预留24小时货梯,在商场闭店甚至晚上1-2点钟,双方合作将动物从外运进来,动物才算在这里安下家。

    因为是新兴行业,在找人方面,是否有动物相关经验,并不是硬性标准。李俊慧就是被曹波、谢蝉选中的第一个员工,也是现在的店长。他做传统零售门店管理出身,且从小喜欢动物,爱看国家地理频道与动物有关纪录片,自己还养了两年龙猫。

    在后续选人过程中,他们有两个很关心的问题:喜不喜欢动物,有没有怕的动物。现今在职的30多位员工,养动物的比例约占80%,蜥蜴,虫子,蝈蝈等,五花八门。

    “你不怕动物,喜欢动物,才能把动物照顾好,这点很重要”。李俊慧说。

    历经9个月,一切终于准备妥当,茱莉动物园上海虹桥天街店2018年12月正式开业。

    让动物和人更亲近

    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让李俊慧至今还心有余悸。

    一天,值班员工发现羊驼倒地抽搐吐白沫,驻店兽医恰好不在。时间就是生命,李俊慧突然想起,虹桥天街地下二层有家宠物店,于是他抱起五六十斤的羊驼,从5层冲下去,当时羊驼已经奄奄一息,旁边两个女饲养员急得直掉眼泪。

    宠物店店员判断,可能是吃东西噎住了,赶紧做了抢救,羊驼真的吐出一块很长的胡萝卜。后来监控发现,一名顾客自带了没有处理的胡萝卜偷偷喂养羊驼。

    救过来后,大家一下子松了一口气。但这同时也提醒了他们,动物养育必须细致入微。

    现在,如果你问曹波,每天面对种类繁多的动物,究竟如何养育?他的结论是——娇生惯养。但一开始,他根本想不通。

    他曾经抱着疑问请教兽医,凭啥动物来到我这就变得娇贵,凭啥兔子要喝纯净水,还不能吃新鲜的草,野外谁管它呀,能喝水坑的水就不错了。

    后来通过与动物们的“亲密接触”,他才知道,兔子吃草会拉稀,拉稀会让兔子死掉……养护动物要像养孩子一样用心。

    在不断养殖过程中,曹波逐渐摸索出一套标准,覆盖动物的吃喝拉撒,防虫防疫,洗澡美容医疗等,并让每个员工劳记心里。比如动物笼社清洁,曹波要求动物园每个员工都是捡屎官,发现动物粪便主动捡出来,包括他自己;为减少动物园的异味,团队专门做了新风系统及下排风设计;动物园安装过滤器,动物喝的都是纯净水,并保证合适饮水量;动物进食也有标准,每天售卖的饲料提前计算,卖完就不再提供,避免动物吃撑吃坏。

    在团队的精心养育下,茱莉动物园大鸟馆、萌宠馆、小鸟馆、两爬馆、海洋馆、水陆馆、沙漠馆、哺乳动物乐园九大区域,不同种类的动物,都快速适应并快乐成长着,既有澳洲迷你袋鼠、蓝舌石龙子,北欧安格鲁雪貂、巴塔哥尼亚豚鼠,也有人们熟知的土拨鼠、小白兔。

    面对已成规模的公办室外动物园和逐渐增多的室内动物园的双重市场竞争,曹波清楚地知道,如果沉迷在行活里,找不到自己的核心优势,前行的路注定坎坷。而只有做到顾客和动物的亲近,才是室内动物园永远不变的主题。

    为了让动物亲人,曹波和他的团队可是下了苦功夫。曹波专门设了动物陪护员岗位,挑两个对动物热爱的员工,每天陪动物,目的就是拉近动物和人的距离。比如小鸟区的鸟儿,必须由员工手喂,哗啦啦一群鸟飞到他身上吃,绝不许拿个饭盆丢地上让鸟儿吃。开始鸟儿害怕,但世易时移,几个月后客人来了,鸟儿就会主动和客户互动了。

    (视频)如今,每一位进入门店的客人,都会陷入自然温馨的场景中:白玉蜗牛钻进潮湿松软的土地里,睡着午觉;仓鼠藏在土堆和短木搭就的小窝里,时不时探个小脑袋出来;动物们可以互相“串门”,小兔子会在脚下跑来跑去,时不时还有羊驼拦着去路,温顺的等着人们的抚摸。

    在虹桥天街的屋顶花园,经常可以看到羊驼自己溜达出去晒太阳,所有动物也属它晒太阳最多;蜥蜴,则在饲养员肩膀上一边趴一只,享受着日光浴……

    重回高中时代

    运营上的愈发成熟,让几个创始人有了更多时间去思考茱莉动物园的未来。

    就像谢蝉一直提倡的,保护动物最好的方法就是了解它,人只有从小了解动物,长大后才能知道,这个动物值得保护,需要和人类一起生活,自然环境才能平衡。

    因此,他们将视线聚焦到动物与公益的结合。今年初,茱莉动物园就联手新虹街道及闵行区科委做科普巡展,他们带着凤头潜鸭、绿翅鸭等好几种珍稀鸟类来到校园,与两三百位小朋友互动交流,讲解如何与鸟类朋友相处、如何去爱护和保护这些珍惜动物。

    此外,茱莉动物园还专门组建了上海宠物爱好者的交流组织,已有三个500人的微信大群,日常大家在群里探讨动物疾病处理、日常照料等问题。而主要负责解答的,就是店长李俊慧和其他员工。

    “我们希望通过这种组织,去逐步增加人们对动物的了解。”李俊慧说,做这个组织也有意外之喜,有些人无法照料动物了,会转让给茱莉动物园,他们曾接收过兔子、豚鼠等。

    茱莉动物园不仅成为当地政府和动物爱好者们的好伙伴,也与关注公益的虹桥天街频频携手。

    9月14日,2019年上海“全国科普日”启动仪式在虹桥天街举行,龙湖上海虹桥天街变身为科普商场,一楼到五楼分别设置科普主会场、科普阅读、科普互动体验、科普电影、科普场馆等区域。而茱莉动物园就协办了其中的动物科普活动,备受消费者欢迎。

    作为与茱莉动物园一路相伴的平台,上海虹桥天街今年也提出的全新Slogan——“城市新奇遇”,通过像茱莉动物园这类创新体验型业态的引入、生活配套、知名IP活动等举措,不断给城市客群提供全新生活体验。

    这样的转身,也令虹桥天街的客群与茱莉动物园的定位更加契合,二者的互动也不断增加:虹桥天街每次重要推广活动,都会主动拉上茱莉动物园,而动物园只要能贴上活动主题都会积极参加。今年3月,虹桥天街落地奥特曼展,商场人流旺盛,茱莉动物园参与免费送小礼品,并实现了明显的客户引流。3月份比没活动的4月份,客流量多了60%。

    虹桥天街,是茱莉动物园全国版图的第1子。有了这里的成功经验,茱莉动物园更坚定了商场拓展及强互动体验的模式。短短一年时间,茱莉动物园已走出上海,成功在重庆开店,年底前深圳店也将营业。

    同时收获的,还有资本的青睐。茱莉动物园目前已经获得a轮融资,在广东南浔还建立了自己的养殖场。曹波的终极目标,是5年做到20家到30家门店,逐步打通上游,做门店为基础的养殖业。这在室内动物园这个新行业里,都是靠前的成绩。

    根据2018年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美国人均宠物数量是我国的10倍,户均宠物数量为6倍,即使是日本,两者也有较大的差距。与此同时,宠物也从看家护院变成了人们的孩子、亲人,超过半数的宠物饲养者认为宠物是自己的孩子。

    这是曹波眼中,中国动物行业的巨大发展机会。他也坚信,动物行业能出现一波高速成长的过程,这个事儿还能继续干15到20年。而做动物工作,让他又回到15年前高中时代的状态,驱动自己,去动脑,去研究。

    当然,代价是,他回北京变成两个月一次,陪家人的时间少了。但好消息是,7岁的儿子喜欢动物,也支持自己做这项事业,“他来看过,是我们的资深消费者呢”曹波笑着说。

    审校:徐耀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