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丨房多多赴美“拼多多”

观点地产网

2019-10-10 22:33

  • 段毅如同古希腊神话中,那个每日不断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一般,历时5年终于将房多多这颗巨石推上了股市这座山。

    观点地产网 资本市场上有两个“多多”,一个是房多多,一个是拼多多。

    拼多多被誉为是“下沉市场的淘宝”,房多多则被人认为是“房地产界的淘宝”,但两家的资本故事却大相径庭。拼多多在去年赴美成功上市后,股价一路高奏凯歌,市值在今日来到了接近370亿美元。

    房多多的日子却艰难得多,成名很早的它在2014年与今日头条、饿了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5亿美元的估值水平,但从现在来看,房多多在2015年最后一轮融资估值为10亿美元,如今的今日头条估值750亿美元、饿了么估值300亿美元。

    当把目光放到今天的房多多,其终于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拟进行IPO,计划交易代码为“DUO”,计划通过IPO募集最多1.5亿美元,或将成为中国产业互联网SaaS(软件即服务)第一股。

    这是一个历尽千帆终于得偿所愿的故事。

    房多多诞生于2011年末,它是“互联网+”浪潮中的一员,定位为房地产交易服务平台。在那些年,爱屋吉屋、吉屋、平安好房、贝壳找房都受到了市场的热捧,“独角兽”如雨后春笋一般不断涌现。

    只是竞争对手们的后来都画上了句号,好屋中国卖身他人,爱屋吉屋则直接消逝在大家的眼球中,只有贝壳找房在左晖这位资本捕手带领下,越活越精彩。

    从2014年末开始,房多多上市的传闻就不绝于耳,那时候的它风光无限,上市传闻在5年内被多番提起,却从未实现,市场大抵会把他当做“狼来了”的故事。

    在其上市过程中,有一个人的名字贯穿其中,既不是创始人也不是投资方。她是肖莉,是被王石评价为“与投资人打交道是你的强项”的原万科副总裁,在万科呆了20年,从2014年加入公司便放言:“去房多多就是为了助其上市。”

    据招股书披露,肖莉现时职位仍为“Director and Vice President”(公司董事兼副总裁),但其持股不足1%,逐渐退居幕后的她,也让市场对其在公司的未来产生了怀疑。

    还是在2014年,房多多为了上市专门设立了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深圳市房多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通过股权质押方式运营房多多的实体,从而搭建了为境外上市准备的VIE结构。

    虽然一切准备就绪,但时间却悄然走到了2018年。在这些年间,虽然偶露峥嵘,但房多多却沉淀下来,在服务产品端进行了不同的尝试,最终决定回到老路,“做中介的中介”。

    最接近上市的那次是在2018年9月,房多多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计划于2019年上市,那时候大家都以为房多多与市场的暧昧期终于结束,要开花结果时,事情却戛然而止。

    时间没过多久,市场传出消息房多多将上市地点转换成了大洋彼岸的美国,那个对初创公司更为友好的地方,融资额度也从8亿美元缩水至3亿美元。

    终于,公司创始人段毅如同古希腊神话中,那个每日不断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一般,历时5年终于将房多多这颗巨石推上了股市这座山。

    据房多多披露,其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建立了一个开放的、数据驱动型的房地产交易服务平台,连接和服务房产经纪商户、购房者和卖房者、开发商及居住领域的其他服务提供商,主要业务涵盖新房、二手房、租房、增值服务等与居住服务相关的多个领域。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Sullivan)的数据,截至2018年12月31日,房多多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房地产市场,在中国约200万房地产经纪人中,房多多的市场规模超过91万,渗透率达到45.5%。

    房多多开发的网站主旨是以简化传统上繁琐的房地产交易流程,并允许代理商和中介机构通过专注于通过联系最佳买家和最佳卖家来发展业务。通过模块化的SaaS产品和服务,让中介可以轻松地在线管理其客户,清单和交易历史记录;以及还通过智能匹配系统将代理与必要的业务资源联系起来,截至2019年6月30日,房多多平台已经拥有超过107万名注册中介。

    若以电商中极为常见的GMV来计算,房多多上完成的闭环GMV从2017年的739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1137亿元,同比增长了53.9%。截至2019年6月31日,闭环GMV增长至913亿元,比去年同期翻倍,增长了100.2%。

    房多多更大的自信在于其房源数量,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在数据库中拥有1.31亿处房屋,涵盖出售或出租的房屋以及目前未上市的房屋。

    不过,公司高额的应付账款和应收账款则显示了房多多模式的风险,截至2019年6月31日,应收账款为18.52亿元,应付账款为14.77亿元,房多多解释称从2016年开始,其将收费模式转变为直接从房地产开发公司收取大部分佣金,然而开发商通常要求较长的付款期限。

    由于这些延长的付款条件,房多多承担了一个明显较高数额的应收账款。若未能按时收回应收帐款,或地产发展商未能履行其财务责任,房多多的业务及营运结果可能受到重大影响,并因此面临流动资金限制。

    新兴商业公司最为人疑惑的是其“烧钱和亏损能力”,美团、UBER、滴滴,烧钱成为了互联网企业的通病,烧的钱越多,牌局便越大。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房多多共经历过4轮融资,最后一次是2015年9月获得的2.23亿美元的C轮融资。

    从2015年后,便未从公开市场拿钱的房多多,自2011年至2016年时都是净亏损的情况下,在2017年扭亏为盈,净利润为60万元。虽然盈利极少,但相比之下2016年同期则为净亏损3.321亿元。

    其中,最大的区别在于公司营业费用上的支出,2017年为3.86亿元,比上年同期5.92亿的支出下降了34.75%。

    房多多得以扭转这3亿多的净亏损,或许也是其在2018年推动在港交所上市的底气。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2018年,房多多的净利润为1.04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个月内,净利润为1.003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3763万元增幅为166.6%。

    房多多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来自交易的基本佣金收入以及来自创新计划和其他增值服务的收入,2017年的收入为18亿元,2018年增长至23亿元,增幅为26.9%。截止2019年6月30日,房多多收入增长至16亿元,同比增长55.4%。

    在2019年上半年,房多多调整了战略,鼓励代理商以更快的速度出售更多的房产,这将导致更高的基本佣金率,而不是鼓励中介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房产。

    收入与净利的强势增长代表着房多多正走在一条正确的跑道上,但这条跑道上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而是竞争者也可以随意出入的一条赛道。

    市场人士曾对媒体表示:“这个业务技术门槛比较低,谁都可以做。”

    没有护城河的公司在市场极度容易遭到冲击,房多多对此也在招股书中有所揭露:“我们可能无法与现有和新的行业参与者有效竞争,这可能会大大降低我们的市场份额,并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对此,房多多计划此次IPO募集1.5亿美元的一部分,用以加强研究和产品开发能力,并投资于技术,其表示:“我们将继续投资于我们的技术,并整合更多的房源,房地产买家,卖方,房东,房客,租房者和其他资源。”

    另一部分投资于销售、市场推广和品牌推广;和其余收入用于营运资本和一般企业用途,包括资助潜在投资和收购互补业务、资产和技术。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房多多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段毅、董事兼首席运营官曾熙、董事兼首席技术官李建成将持有公司的全部B类普通股,B类股是A类股投票权的10倍。

    “同股不同权”的架构下,三位创始人在资本的浪潮中仍然将公司控制权紧紧的掌握在手中。

    解局 | 从局外到局内,观察和解读行业、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

    撰文:李标    

    审校:钟凯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