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直击 | 郭广昌:我们如何定义复星国际?(实录)

观点地产网

2019-08-28 20:00

  • “我们没有那么幸运,不可能一下子就做出一个巨无霸。过几年后,会觉得豁然开朗,但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一个非常难的事。”

    观点地产网 8月28日早上,复星国际举行2019中期业绩发布会,董事长郭广昌携首席执行官汪群斌,联席总裁、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联席总裁、豫园股份董事长徐晓亮,高级副总裁、首席发展官王灿,高级副总裁、复星蜂巢CEO、豫园股份副董事长龚平,首席财务官薛林楠等一大批高管出席会议现场。

    与年初业绩会一样的是,复星国际仍然采取网上直播的方式与媒体大众见面。稍有不同的是,自4月底以来,王灿的头衔从“首席财务官”变成了“首席发展官”,而首席财务官则由“新面孔”薛林楠接任,此外龚平也首次亮相业绩会。

    观点地产新媒体查阅中期报告获悉,复星国际上半年实现收入同比增长57%至684.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利润为76.1亿元,同比增长11%;产业运营利润为61.2亿元,同比增长52%;此外,将首次派发中期股息,每股现金分红港币0.13元。

    债务方面,上半年复星国际的总债务占总资本比率为53.2%,总资产为6815.1亿元,同比上升6.7%。

    在长达一个小时的业绩汇报后,外界对这家企业的认知轮廓更加完整。随后的提问环节则更多聚焦在多元化、业务间协同发展、股价低估、海内外业务、项目投资指标等,包括一直被市场广泛关注的收购ThomasCook的进展也一再被提及。

    “快乐”夺魁

    如果有哪个企业的业态能包罗万象,既做地产、科技、养老、保险,又做影视、足球、文旅、时尚等,第一个能想到的应该是复星国际,其公司的架构分为快乐、健康、富足板块。

    回顾复星国际上半年的发展情况,快乐板块无疑夺得了头彩。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快乐业务的收入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利润分别为308.94亿及18.22亿,同比增长128.1%及85.6%,这两组数据均超越了健康和富足板块,主要得益于复星旅文扭亏为盈,净利润增至4.9亿元,同比增长292.53%,营收同比增长36%。

    复星旅文曾经历过艰难时刻,花费5年时间耗资9.6亿欧元收购ClubMed(地中海俱乐部),自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持续亏损的业绩表现,让人们相信文旅产业难破盈利魔咒,但现在情况似乎开始发生了改变。

    在健康业务上,复星国际实现收入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利润分别为164.65亿及8.65亿,同比分别增长17.7%及4.4%;富足业务包含保险、金融及投资板块。其中,保险板块的收入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利润分别为155.34亿及10.16亿,而金融及投资板块则在归母利润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除了快乐板块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业绩外,保险业务的发展是这场业绩会被提及最多的板块。

    中报显示,目前复星国际在全国范围内的保险业务收入同比增长607%,此外,Fidelidade完成对秘鲁保险市场领导者La Positiva51%股权的收购,开拓了拉丁美洲市场。

    此外,复星国际收入排名前五的附属公司中,保险公司就占了2个,为复星葡萄牙保险及鼎睿再保险,营收分别同比增长50%及16%。

    当问及这三大板块是否有联系,汪群斌表示,三者之间的联系很大,都是面向家庭客户,产品之间有生态和组合,此外在管理上的很多流程和资源可以共享和借鉴。

    在投资这三大板块的项目或企业上,汪群斌则认为,复星国际内部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创造标准,首先是希望ROE能够达到15%及以上,而对于创新性的,还处于投入期的企业像复宏汉霖,则希望有一个市场化的估值,希望每年20%左右或以上的估值增长,会通过引进第三方或上市来表现。

    股价与否认多元化

    据现场显示,此次业绩会吸引较多投资者的到来,除了各大证券公司外,还有个人投资者,都对这家包罗万象的企业充满好奇。

    尽管上市已经12年,市场对这家企业的印象还停留在多元化的层面,不论是健康、富足、快乐三大板块上的多元业务拓展,“多元化”的标签在复星身上一直摘除不掉,这也让很多人捉摸不透,这家公司的主业到底是什么?

    对于多元化,万科曾提出要“收敛聚焦”,而市场在评估多元化公司时一般会存在较多折价,复星在多元化版图上扩张的同时,也成为股价增长的“绊脚石”。

    不论是伯克希尔(由巴菲特创建)还是复星国际,有市场机构研究表示,两者的股票市盈率常年在10倍以下,用“惨淡”来形容国际资本市场对多元化上市公司的估值再合适不过。

    对于股价被低估,复兴是否考虑回购、甚至注销股权,汪群斌称:“管理层非常关注股价,也在不断加强IRR团队,至于具体的回购和注销,过去我们做了不少,未来会作为我们的方式之一。”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截止今年6月17日,复星国际2019全年回购股权金额约1.1亿港元。而2018年1月至今,复星国际已累计回购逾9亿港元。

    有人问及,随着涉及行业的维度增加,再优秀的管理层也是有管理边界,复星国际如何确保行业内的团队在这个行业内是最优秀的?这对于多业务公司发展来说是另一道难题。

    对此,郭广昌表示,复星不是一个多元化的投资企业,而是聚焦于家庭消费的以科技引领的产业集团。为了成为这样的集团,复星要强化投资、研发、地产开发能力。

    郭广昌进一步解释,定义一个产业或企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从“我”出发,我是做地产的,我是做投资的,我是做医药的。另一种是从客户出发,不管我做什么都不重要,这都是能力,重要的是我能为客户提供什么,解决什么。

    似乎是担心三言两语未能解释通透,郭广昌再次强调:“不要看我们做了这么多产品,但现在我们是非常聚焦的,聚焦家庭消费,更关注客户、品牌和产品。我们要做的事情是非常难的,如果做容易的事情,回报也是低的,没必要去做。”

    “我们没有那么幸运,不可能一下子就做出一个巨无霸。过几年后,会觉得豁然开朗,但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一个非常难的事。”郭广昌最后如是总结道。

    以下为复星国际2019年中期业绩发布会现场问答实录:

    现场提问:在以科技驱动多元业务背景下,从中长期的战略发展来说,公司如何支持整个业务的协同发展,以及近期的战略规划?

    汪群斌:首先以好产品为抓手,坚持以员工为本。第二,在产品里面,进行组合创新的产品。第三要以科创驱动,为客户提供独特的新产品,比如像复宏汉霖等,要做新的东西,市场上还没有的东西。

    在科创上,会坚持30%左右的利润的投入,因为有科创投入,所以在未来两年里面,会有更多的新产品投放市场。

    现在我们上亿的产品有100个以上,上十亿的10个以上,百亿的品牌2个以上,未来十年希望在这个后面至少乘十,所以我们在不断的储备产品线。

    第四,每一个产品品牌,在一年内希望跟客户之间有1000次的因活动而产生更多链接,在会员之间能够更好的共享。

    第五,要有一个很好的智能系统,FBS智能中台,更加的数字化、智能化、精准化和高效,快速进化产品。

    第六,发挥复星投资能力,通过投资合作以及全球化获取更多的好产品,在未来一两年推出上市。在获取产品的过程中坚持价值投资,价值合作的纪律,使投资和产出有很好的效率和回报。

    现场提问:三个板块之间发展的主线和联系是什么?复星国际对这三大板块,的赋能怎么体现?海内外业务未来的发展侧重点会有什么样的区别?

    郭广昌:联系还是很大的,首先都是家庭客户。第二这些产品之间都有生态和组合。第三,在管理上的很多流程和资源都可共享和借鉴。第四个我们是全球化,全球化的很多资源可以相互的共享。

    从赋能的角度,第一个是用户赋能。第二个产品之间的生态合作。第三个,在销售上面有很多渠道,包括全球化渠道,包括资源可以赋能共享。第四个,在管理上,我们的系统可以很好的赋能。第五个,在人才方面,我们有全球化的人才都可以跟每一个产品线进行很好的赋能。

    至于海外发展,第一要让现有的、国内很好的产品走向全球,包括东南亚等。我们现在有一个目标,希望和非洲的政府合作,和非洲人民合作,希望在未来能够帮助非洲消灭疟疾,使我们的产品不断全球化。

    第二个,投资和合作也好,海外的产品能够嫁接中国的消费升级,美好生活的升级,当然还有人才、资源、技术等方面。在海外发展上会继续坚定全球化的战略。

    现场提问:未来还有哪些细分行业布局的计划?是否有计划可能把中国所有的业务向海外延伸,会从哪些方面开始延伸?

    郭广昌:复星前几年根本上是在做产品、产业和区域布局。现在我们在全球的区域布局和产业布局基本完成,所以回到家庭消费,复星从现在开始主要使命是深耕区域和产业,把这些产品做大做强。

    如果能够来补强生态系统,补强产品线,我们也还会继续做一些细分行业。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复星更加会注重于控股性的投资,更加支持已有的产品线,加强自己发展的控股性的投资。

    第二,会特别关注一些独角兽企业的投资,尤其在技术上有领先作用的,也把中国的好产品和业务模式能够发展到全球去。比如像非洲,我们已有将近一年两亿美元左右的销售,我们新的全球化就是双向驱动。

    我觉得不同的产品,消费的家庭属性是不一样的,有非常强烈的家庭消费特性。我们现在有健康、快乐、富足的分类,但这里面是有交叉部分,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大的生态。

    健康不仅仅是身体的健康,也指精神的健康。富足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富足,也是精神上的富足。而且我也相信真正快乐的人,生病也会少一点,很多病都是作出来的。

    相信健康的生活方式应该是立体的,所以我们提供的是健康、快乐、富足的家庭消费,或者是一种生活方式。

    现场提问:怎么样去做国际化的产业管理,怎样形成强大的国际化竞争能力。另外,复星蜂巢地产最新的进展和未来计划是什么?

    汪群斌:复星还是一个科创驱动的家庭消费产业集团,需要物理产品来承载,我觉得蜂巢本身的概念基础上还是一个多功能复合型的物理空间,或者传统的地产产品加上产业元素,这是复星蜂巢。

    2019年复星蜂巢产品纷纷落地面市的大年,里面集合了我们孵化的各种业态,除了复星直接推动的蜂巢产品之外,复星的各个产业发展集团,包括旅游、商业地产,比如说今年陆续开业的苏州的新光耀商业广场、十月份西安的国际级地标项目开放式园区开业,12月份上海宜家对面大的shopping mall也会开业等。

    今年开始一直到明、后年,陆续会有大量的标杆产品落地。

    复星蜂巢的发展意味着很好的租金收入,包括经营带来的收入。但是复星蜂巢未来的发展还在三个维度,第一是坚持走产业化的道路,与快乐、健康、富足产业的深入结合能力,第二,在金融化方面发展,伴随着房地产开发阶段和经营提升阶段,包括收益稳定阶段也会对接不同的资本来源,对接体系内外不同资本来源,进一步强化金融属性。第三,会在全球范围内,尤其是中国新兴的产业区,包括两个湾区、核心重点城市、海外重点区域继续捕捉、深耕,交付蜂巢标杆作品,这是发展的方向。

    郭广昌:复星是来自中国的全球化企业,我们继续看好中国的发展,继续深耕中国,加大在中国的投资,相信在面临着这种国际环境,中国也只能只会,一定会更开放。

    在全球化管理上,复星坚持glocal,就是global+local,我们相信要跟本地的团队密切的结合。我们也是全球合伙人体制,有全球最优秀的精英共同管理的全球化企业。

    我们已经精彩的亮相了一批从0到1的蜂巢城市,除此之外,更能快速的发展、获取利润的可能是从1到N。

    因为我们有蜂巢城市的实践,产品深受各地政府欢迎,市场反映好,为未来从1到N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现场提问:在投资企业上,除了收益率ROE,会特别关注哪些指标?复星国际的股价相对还是被低估的,后续是不是还有一些继续回购甚至注销一部分股份的计划?

    汪群斌:投资也好、项目也好,还是有内部非常重要价值创造的标准,我们希望ROE能够达到15%及以上,虽然现在还没达到,但KPI,OKI里面很重要的指标就是ROE15%,没达到就是要扣分的。

    第二,对于创新性的,还属于投入期的像复宏汉霖,我们希望有一个市场化的估值,估值的增长希望每年是20%左右或以上,但是这个左右和以上要通过引进第三方或上市来表现。

    第三,可能还有一些现在不是复星国际控股的,只是参股的,我们在标准上也是希望RII能够做到20%左右和以上。还有一些投入纯粹是作为产品的,我们也要有类似的量化的投资,回报的标准。

    要做到这么好的回报标准,只有一条路,就是做独特性、创造性,做别人做不到的,才能够为客户创造独特的价值,然后在这个过程中组织包括员工去分享价值,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关于股价,管理层也是非常的关注,我们也在不断加强IRR团队,尤其是国内,至于具体的回购和注销,过去我们应该做了不少,未来也是作为我们的方式之一。

    现场提问:复星和伯克希尔的投资策略有很大差别,复星比较擅长的是把握产业周期、turnaround,像巴菲特说的,去挽救一家处于颓势的企业是非常困难的。比如在复星时尚方面,复星从2011年开始投奢侈品牌Foli?Follie,经过多年沉淀,是不是达到当下的预期,对未来三到五年复星时尚有没有一个规划?另外,随着多元化公司一般市场都会给比较高的折价,涉入的行业产业维度的增加,再优秀的管理层都是有管理边界的,复星涉足了十多个行业,怎么确保每个行业内的团队都在每个竞争性行业中最优秀的,能做到ROE15%?

    徐晓亮:郭同学(郭广昌)在年中会议上跟所有的复星人都描述过turnaround。turnaround就像一部车子,实际上是往下滑的,在它下滑的时候,首先让它停止住,然后转向以后,不是一下子就能跑的,还要爬一个坡,然后进入轨道,才开始能够走。

    turnaround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复星一直在打造这样一种能力,我们认为几个点非常重要,首先你一定要控股,如果是参股的,实际上不具备turnaround,你只能看着,所以复星在turnaround的前提全部是复星控股,具备这样一个基础。

    第二,一个好的品牌再焕发新生,还是要好产品,产品背后很重要的是人。所以我们在turnaround里,对人特别的关注尤其是年轻人。另外,还要有好的团队,好的CEO、CFO、COO,最后一定要C2M,一定是在持续关注客户需求。

    郭广昌:我非常明确的讲复星不是一个投资企业,但是投资能力始终是复星非常重要的能力。投资能力已经内化到复星的产业发展里面去,每一块产业发展都会既注重生性的增长,也注重投资能够为产业带来的更多的助力。

    复星不是一个房地产企业,但是复星的确具备房地产的能力,这种房地产能力已经内化到蜂巢城市建设,甚至内化到医药产业发展里面去,比如如何更好地造一个医院、药厂,这的确都跟房地产有关的,这是地产能力,我们是不会丢弃的。

    复星不仅仅是一个医药企业,我们更加注重的是医药的发展和研发能够为家庭客户带来多少独特性的产品。

    所以我们定义一个产业或企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从我出发,我是做地产的,我是做投资的,我是做医药的。另一种是从客户出发,不管我做什么,这不重要,这都是能力,重要的是我为客户提供什么,解决什么。

    复星定义自己,不是注重能力,而是注重要为客户解决什么来定义自己,所以我们定义成:为家庭客户服务,提供健康、快乐、富足的产品,至于这个产品后面的能力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复星不是一个多元化的投资企业,复星是聚焦于家庭消费的这样一个科技引领的消费产业集团,这是我们的定位。为了变成这样,要强化投资、研发、产品地产开发的能力,那都是能力,目的是做这个。

    不要看做了这么多不同的产品,产品线也不一样,其实我们现在是非常聚焦,聚焦家庭消费,聚焦三条产品线,聚焦产品力,大家要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复星。我们自己也是这么理解,来打造的。不要停留在讲以前复星是一个多元化的企业,以投资为推动,这都是手段和方式,现在大家要更加关注的是复星做了什么产品,这个产品好不好。

    当然最后一点,这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很难的,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非常难的,如果容易的事情,回报也是低的,没必要我们去做。

    复星常说要做难的事,做对的事,做需要时间积累的事。我们没有那么幸运,一下子就做一个巨无霸出来,我们的每一份耕耘都是付出了汗水的。但是一旦把蓝图实现了,那就完全可以豁然开朗。

    其实我们过了几年之后就会觉得豁然开朗了一层,但是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就像我们在滚雪球或建大楼或打造一个大的生态系统,这是一个非常难的事,但因为难才值得我们坚持,因为难才值得所有投资人多多关心我们,共同来支持这样一个长远的发展。

    撰文:郑培茵    

    审校:徐耀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业绩会

    复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