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演讲 | 陈淮:房地产业如何改变了中国?

观点地产网

2019-08-07 14:50

  • 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根本不是取决于刚才这几个字,而是取决于非常通俗的十九大报告说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需求,用老百姓的话说,人人都想过好日子这个趋势。

    陈淮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城乡建设经济系主任):谢谢大家,也谢谢各位来宾和主持人。其实贾康先生所讨论的房地产税的问题,我也很有兴趣,我们企业家很关心当前该不该拿地,短期市场怎么走,我也很感兴趣,但是我们只有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和大家交流,我想说一点更新鲜一点的话题。

    我们这个环节的主题是“周期:政策、市场与资本”。我们一直讨论这个事,把政策摆在市场之前我认为就错了。我当了8年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在这之前也长期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做政策研究工作,但是我以为政策决定不了市场,只能在一定限度的时间内修正市场调整的方向。

    我们这些年调控政策出了多少?但是2018年房地产业不论在销售额、销售面积、销售价格上都创历史新高。是不是市场受到资本的左右呢?也不尽然。我们判断2019、2020年或者更长的一个历史周期,中国房子盖够了没有,这个产业还有没有前景,最重要的力量其实在十九大报告里有一句话,没有太多地引起大家的重视和媒体的关心。

    那里面有一句话说,我们在今后一个长历史时期内,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发展不充分不平衡之间的矛盾。简单说,房地产有没有前景,还能走多远,还需不需要盖房子,什么政策、市场、资本都不是第一位的,第一位是全中国老百姓想过好日子。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决定了,怎么决定的?就是我今天要和大家交流的。

    老百姓不是今天才想过好日子,几千年来人们都想过好日子,想过好日子和社会制度让你过好日子是两码事,我们今天之所以能讨论房地产市场,是因为这个社会让你过好日子了,我们接下来往下说,如果这社会没打算让你过好日子,你也没法说,十九大报告说我们今后一段时间主要矛盾是解决尚未满足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顺着这往下说,老百姓向往什么美好生活?这决定我们房地产讨论的思路和展望。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的社会认知、人们的价值取向,甚至今天的记者写文章也是,认为生产是善,消费是恶。努力多挖煤、多炼钢、多发电,咱们才能社会富裕、国家富强、老百姓涨工资,大家过好日子。

    毛主席说,革命向前,发展生产保障供给,抓供给保生产。以前我们总是认为人是生产者、贡献者,在改革开放之前从来没有消费者的概念。学雷锋也是努力为社会多做贡献,我们认为消费是一种罪恶。如果你想穿好衣服、吃好饭、娶漂亮媳妇,你就是被资产阶级腐朽了,你已经滑到修正主义的泥坑,党组织要对你进行挽救,你要是拒绝挽救,说不定就有很难堪的下场。

    我说的不是一个笑话,是今天你意识和没意识到,其实当你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在讨论的是老百姓认为消费,而不仅仅是贡献和生产才是重要的。

    这仅仅是谁不想过好日子的主观愿望所致吗?不是。是社会客观发展规律,是经济学证明的必然。

    工业化的中期怎么多炼钢、多发电、多盖房子、多造拖拉机,多拉煤,形成生产能力,才是社会富裕的物质基础没有错。马克思写《资本论》的时候就正逢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初中期。我和贾康老师是同班同学,一个老师教的经济学,我们学经济学讲资本的积累、集聚、集中。

    积累讲的是把利润不断转化为扩大再生产。集聚是在深圳或者是广州这一个空间市场里集聚。集中是指大企业不断地占据优势,那是社会发展的关键。在那个时候生产重要。

    但是马克思在《资本论》的最后总结,他说这个时候是这样的,过几十年就不是了,如何解决生产与消费的对抗性矛盾才是关键,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与消费有支付能力的需求相对缩小的矛盾,是我写《资本论》这本书从头到尾贯穿的基本矛盾。

    我们现在动辄讲马克思主义,实际上写这些文章的人,没有一个读过马克思经济学的。工业化中后期,生产出更多的东西,挖更多的煤、练更多的钢没多大难点。我们现在淘汰过剩生产能力,从1929—1933年的经济大危机,到2008、2009年的美国经济危机引起的世界经济危机,到未来中国面临的长期可持续稳定发展的关键,都不是怎么扩大生产能力,而是如何把这些东西消费掉。

    生产和消费对抗性的矛盾,不是生产发展不足导致的对抗性,而是消费不足导致的对抗性。2008、2009年由美国金融危机引起的世界金融危机,不是美国发展能力不足,而是买不掉这么多东西,买不掉怎么办呢?借钱买,所以就导致了从政府到企业、社会、个人部门、居民部门全部过度负债,平衡供给与需求。

    上午巴教授问到,现在房地产是不是挤压了消费了,这是我们多年的一个偏见和错误的认知。买房子是中产阶级不断积累私人资产的过程,是全社会居民私人信用累积的过程。信用的累积才是消费的物质基础。

    银行敢借给你钱,你敢花钱,是因为你们家有家底,是因为你有资产信用。如果你仅仅是在幼儿园就拾金不昧,上小学就不说瞎话,上大学把同学钱都还了,今天是模范共产党员,是不是银行就敢借你钱了?你去问问银行的行长。资产信用的累积考验消费是基础。

    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在这个问题上展开,但是我们可以说,之所以中国保持了今天在三架马车中唯一稳定、持续、不动摇地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消费部门,是和城乡居民的居住环境不断改善直接密切相关的。人们不会在原有的吃和穿上无限地扩大消费,这就是马克思在《资本论》说的,非得有消费结构升级,它从衣食到住行的结构性变化。

    我们曾经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认为,你这辈子不要想过好日子,那是危险的,你要为你过上好日子贡献终生,这是最善的,最符合道德的标准。当人们意识到没意识到买房子、买大房子、住好环境的时候,是不是在追求现世而不是下辈子,是我活得好一点,而不是我儿子、孙子活得好点。你能不能改变这个趋势。

    我们很多年来认为有产是一种见不得人的罪恶的事,物产才是善。诸位年轻人,你小学老师有没有教过你,有一天你都混得人模人样,成为企业家、董事长、总经理,坐在博鳌论坛上,这么有出息了,你得想方设法把自己整成无产阶级才对,一无所有才对,老师教没教过你?我们曾经认为有产是一种罪恶。有产者是社会的敌人,是要打倒的对象,要对你施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人人都应该做想法把自己整成一无所有才对。

    今天当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包含不包括希望自己成为有产一族,你自己说,当你意识和没意识到买房划算还是不划算的时候,当你想着我终于买着一套房,将来我可以对我儿子、儿媳妇有所交代的时候,当你对买不起房百般怨恨的时候,是不是人们在争先恐后地希望成为有产一族?这就叫客观,这就叫规律。我们能不能打断这个历史进程。

    什么叫全面的小康社会?我们在1980—2000年建了一个温饱小康社会,那时候我们实现的目标是衣食有余,温饱为目标的小康社会。

    2020年即将到来,我们这20年叫全面的小康,它和温饱的小康的差别在哪里?就是越来越多的人衣食满足了之后,积累了私人财富,成为有产一族,买房和不买房,人们讨论的不是有没有房住的问题,意识和没意识到我进没进到有产者的俱乐部。

    我们曾经在很长时间认为,农村才是善,城市是一种罪恶。年轻人生长在城市,你的世界观已经是中产阶级的了,你得到农村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是正宗老三届,什么时候你闻到那个屎是香的了,你的世界观就改造好了,我到今天也没闻到香。

    其实不止是这样,我们在建国之后得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并没有真正认认真真地建设城市,我们第一个五年计划,苏联人的156个大学建设项目,都是把城市当工厂来修的。修一条铁路专用线,东边是工厂区,西边是工人新村,把城市当大工厂来建设。今天的棚户区改造,这项政策在7年前专指是远离城市的大型工人集中居住区,这三年菜改为也包括了城市的成片老旧危房改造。

    六七十年代备战备荒为人民,要远离大城市,提出山散洞方针,靠山、分散、进洞,离城市越远越好。二汽为什么选择在十堰,就是离武汉越远越好。边设计、边施工、边投产的三边方针。我们连续三个五年计划,70%以上的工业固定资产投在三线。陕西、四川、贵州的山沟里,越远越好。后来我们知道巡航导弹,你在北京和在贵州山沟里打其实是一样的。

    几千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别以为仅仅是计划经济才有这种农村和城市看法的颠倒,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到90年代的中后期,将近20年之后,农民兴起一个农村工业化的高潮,叫乡镇企业,也不知道是谁给中央写一个建议,说要让乡镇企业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农民兄弟搞企业挺好的,就在你们村里搞,不要进城来,这就导致今天的大中小城市结构失衡。

    现在没有中间层次的中小城镇可以承接、可以缓冲,大量的农民工返乡直接从珠三角、长三角回到贵州山区,所以才有现在的房价问题,如果我们有相当一部分的省会城市和地区中心城市产业集聚度、就业承载力在那个时代有一个大幅度的提高,我们今天的人群不至于过度地向这些少数城市集聚和集中。

    我们今天才知道,根本解决14亿中国人分享经济发展的好处,物质财富增加的好处,不是让人们到农村去,是让农民工到城里来。

    前不久国务院还在强调,李克强说我说了五年三个一亿人,你们落实得怎么样?一亿城镇居民优先改善居住条件一亿在城市里经商务工的农民工就地市民化,一亿中西部农村的居民向就近的中小城镇转移集聚和集中,向城市集聚、集中,城市化、城镇化是解决十九大提出的到2035年中国基本实现现代化,2050年成为现代化强国这个长远战略目标最重要的战略途径。

    这个城市化、城镇化让我们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客观规律,什么是必然选择。市场和资本决定只能是谁住大房子、谁住小房子,谁有房子住、谁没房子住,政策只能是纠正市场选择过程中为了公平起见,让住房困难群众更优先一些的问题。

    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根本不是取决于刚才这几个字,而是取决于非常通俗的十九大报告说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需求,用老百姓的话说,人人都想过好日子这个趋势。

    撰文:陈淮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2019主题论坛

    2019现场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