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意与观点对话:乐乎十年如一日

观点地产网

2019-07-23 21:51

  • 2007年自北大毕业,时光已悄悄走过了一个轮回。罗意的创业生涯正走入一个新阶段,而他的梦想依然丰满。

    编者按:8月6-9日,2019博鳌房地产论坛将在海南继续举办。连续十九年的持之以恒,造就了一个属于房地产全行业的年度盛会,此间传奇还在继续。

    每一年博鳌房地产论坛,我们都在寻找中国地产商业领袖们的独特故事与视野,寻找引领中国地产创新与发展的力量。

    当他们的故事放置于中国房地产宏大背景时,我们将拥有全新路径与模式,可以观察、记录和解读中国的房地产行业。

    观点地产网 与上次见面一样,罗意仍然十分忙碌,进入会议室的前一刻,他才刚刚面试了一位北大师弟。

    对于人才的渴求,乐乎较以往更为迫切,罗意这样形容过去一年以来的变化:“乐乎去年一年是蜕变最大的一年,完全是一个小团队到大体系的逻辑。”

    很显然,乐乎正经历着一场蜕变,规模增长也一下提速了。在罗意的预期中,到今年年底,签约房源就会突破十万间。

    了解罗意的人都知道,他进入长租公寓的初衷并非为谋取利益,而是为那些处于弱势的租客争取多一点的尊严和权益。

    而去年外界对长租公寓的误解和误导,虽使人寒心,但他依然坚守自己的信念:“我觉得始终要有一帮从业者去推动一些事情的进步,也让租客更加地有尊严。”

    而且他相信,租赁产业未来是积极、阳光的,对于运营服务来说,需求是爆发式增长的。

    2007年自北大毕业,时光已悄悄走过了一个轮回。罗意的创业生涯正走入一个新阶段,而他的梦想依然丰满。

    蜕变最大的一年

    作为乐乎创始人,罗意和大多数企业家一样,将公司看作自己的孩子,将员工当作自己家人。

    据他的助手透露,这位北大高材生还经常给他们写家书,而且一个错别字都找不到,足见其认真和严谨。

    正因为出于对自己一手创建企业的热爱,罗意思考得很多,创业早期的艰难依然历历在目,或许已算是穿越过一次生死。

    “我们创业早期的时候,觉得随时都快废了的感觉。”随着往后面走,乐乎开始被社会认知,有品牌影响力,有资本加持,有优秀的团队来到:“就跟人一样,我们从小长到大,也许是高考,也许是失恋,也许是后来工作的变动,或许不尽如人意,但是让我们变得成熟的、情绪稳定的,确实是那些关键的时刻,我觉得企业要有这样的时刻。”

    如今12年弹指一挥间,乐乎早已脱胎换骨,生存已非首要,增长才是头号任务。但要实现快速增长并非空口白牙,蜕变之前也必定经历磨练。

    罗意这样形容过去一年的变化:“乐乎去年一年可能是蜕变最大的一年,完全是一个做生意的小团队到大体系的逻辑,这个过程其实是非常的痛苦。”

    这种蜕变还改变了罗意看待企业发展的角度:“我们以前的思维逻辑多数都是以现在看未来,但是现在团队的逻辑是以未来看现在,会有一个路径的分解和资源的匹配,现在在什么位置上,也就是哲学上讲的你是谁,你要去到哪里。”

    看清楚了自己是谁,以及要去哪里,所以近期乐乎也积极地去做存量行业一些创新的机会,并获得业务的快速增长。

    “我们这个能力也是从4月份开始,增长一下子提速了。到今年年底,签约会突破十万间。”

    这个目标已是乐乎上下的共识:“我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十万间,公司上下这个认知是非常明确的。”

    对于乐乎,罗意的目标显然不止于此:“我非常坚定地要去做集中式公寓领域的长租运营服务的第一大服务网络。”

    他说,我的战略五年前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所以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是说我十年如一日的去把客户理解得更清楚,把整个组织发展得更健康。

    未来是阳光的

    除了对企业未来充满信心,对行业的未来,罗意同样乐观,所以他笑着说,可能还得干下一个12年。

    “我一直就是乐观派,首先是如何做到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就是我们要回到第一性上来。”这是他针对去年下半年长租公寓行业遭到偏见的想法。

    去年,长租公寓行业可谓多事之秋,从最早的抬升房价到后来的甲醛事件,再到爆雷,这个行业的形象愈发不讨人喜欢,但这是不是事情的全貌呢?

    “我们行业的问题被放大成了社会问题,长租公寓的运营商变成了吸血鬼。”罗意显然不认同:“我认为其实我们是创造了价值,想一想我当时进这个行业的时候,没有我们这样一些机构的时候,非法中介一样非常猖獗,租客的权益不能被保障,哪怕是交易的透明性尚且做不到,更谈不上租客尊严。”

    “不管说这个公寓运营商产品怎么样,服务怎么样,至少在追求把租客当客户这件事情上,我们是作出了努力的,但是整个社会对我们的苛求,有可能也捧杀一部分的从业者。我知道有些倒掉的同行,其实他们并不是魔鬼,他们就是一帮积极创业的人。”

    罗意这样评价整个长租公寓行业的开拓者:“整个从业者,我们也是没日没夜地在干,我们觉得还是给这个行业创造了很多的价值。”

    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虽有阴影,但罗意对于整个长租公寓行业的未来充满信心。

    他指出,首先长租的需求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创业公司杜撰出来的需求。

    第二,企业的能力能不能去弥补供给和需求两端的差距?如果可以的话,那证明你的价值是存在的。

    第三,关于竞争的理解,如何在相同的一个领域里去把自己的效率做得更高,或者把客户体验做得更好,或者品牌流量的聚合能力更强,总要选择一个方面为主,然后在其他方面有所发展。

    事实上,长租公寓行业的发展还很早期,所以罗意对其充满热爱:“我们对这个行业的判断非常笃定,尽管外面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声音。”

    他又说:“我觉得创业者可能天生就要有乐观气质,这个事情才可能会走到最后。因为有时候说人是怎么死掉的,就是因为悲观,会被自己吓死。”

    “如果明天没有未来的话,你怎么会充满正能量去带领你的团队,期望他们看到未来呢?”

    “我觉得租赁产业未来是积极的、阳光的,对于运营服务来说,它的需求是爆发式增长的。企业的能力也在增长,所以总体来讲我是坚定看好,因为我在这个行业有12年,我想我在这个行业可能还得干下一个12年。”

    窗外阳光淡淡洒在身上,爱笑的罗意看起来一如少年的模样。

    以下为观点地产新媒体对北京乐乎公寓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意先生的专访实录:

    观点地产新媒体:创业十多年,您最深的感悟是什么?

    罗意:最深的感悟就是岁月是把杀猪刀,光阴似箭;总体来讲,行业的变化确实是太大了。

    我们当时租个一居室在北京差不多两千多块钱,现在得六七千块。同时,行业从最早的完全懵懂,做一些非常早期的创新,再到后来开始被资本关注,然后来到2017年-2018年,国家的政策出台,整个租赁产业包括去年下半年也发生了很多事情,行业的起伏包括外部的营商环境,包括从业企业的兴衰。

    到现在的感觉,就是整个行业一路走来的变化特别大,三四年就能看到一个起伏。

    观点地产新媒体:从近期看,投资正从狂热到理性,您是怎么看的?

    罗意:我觉得不止是长租领域的投资,其实各行各业的投资,资本市场都是持币观望的态度。

    乐乎还在去募资的路上,资本市场的反响还是很积极正向的,感觉还好。真正有价值的企业,还是有一些机构会关注,会感兴趣。

    观点地产新媒体:您觉得乐乎独特的竞争力在哪?

    罗意:乐乎的独特竞争力,我要解读的是一些形而上的东西。首先,我们对这个行业的判断非常笃定,尽管外面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声音。

    第二,我们的战略,我们看得很清楚,很清晰。乐乎是2015年8月开始做轻资产运营,到现在又衍生出新的轻资产做法,其实都是围绕运营在做文章。我们经历了一些困境,或者是不被理解,但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并且获得了行业的认可。

    第三,我们在组织发展上是有耐心的,多数中层管理人员,高层管理人员都是体系内部成长起来的。当然也会引入一些优秀的人才,我们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体系,和自己对组织的理解。

    所以,我们对行业笃定,对战略笃定,对组织发展包括保持创新的心态,都是竞争力所在。

    近期,我们实际上也受其他赋能业务的影响,正积极去做存量行业一些创新的机会,然后获得业务的快速增长。

    乐乎未来可能还是会保有这种对行业始终保持敏感的状态,然后也会去挖掘一些新的基于运营服务的可能性。

    观点地产新媒体:存量方面的一些创新机会有哪些?

    罗意:构成整个租赁市场的供给是广大中小业主,占整个市场供给量可能达到头部城市的95%左右。

    这样大的存量供给,其实目前是没有机构去给他们做服务的。在过去几个月,我们尝试着给他们做一些运营的提升服务,然后获得了市场的积极反响,这是我们过去几个月在做的事情。

    观点地产新媒体:对于长租公寓,去年的状况您感受是五味杂陈,这主要指哪方面?

    罗意:我说五味杂陈主要是针对去年下半年的状态,因为去年下半年是媒体的狂欢,对长租公寓行业的解读。

    从最早的抬升房价,到后来的甲醛事件,再到暴雷,再到一些鸡零狗碎的事情,我们行业的问题被放大成了社会问题,长租公寓的运营商变成了吸血鬼。

    作为从业者,其实我们创造了价值,想一想当时进这个行业的时候,没有我们这样一些机构的时候,非法中介也非常猖獗,租客的权益不能被保障,哪怕是交易的透明性尚且做不到,更谈不上租客尊严。

    现在,一方面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带来的信息透明化;另一方面,长租公寓的运行其实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因为增加了有效供给。

    不管说这个公寓运营商产品怎么样、服务怎么样,至少在追求把租客当客户这件事情上,我们是作出了努力的。但是整个社会对我们的苛求,有可能捧杀一部分的从业者。我知道有些倒掉的同行,其实他们并不是魔鬼,他们就是一帮积极创业的人。

    对我们来讲,能力不具备,产品不好,可以去克服,可以去提升;组织不好,可以三五年如一日来这样去提升。但是对整个行业的误解,让很多的资本远离我们,其实是限制了这个行业快速放量和供给,最后释放给C端的选择会减少。

    五味杂陈是说,每个人在媒体的时代其实是避免不了的。一些哗众取宠的言论会受到追捧,对于做实业的人来讲还是有点寒心的。

    整个从业者是没日没夜地在干,给这个行业创造了很多价值,包括产品不断迭代,不断去满足明天的需求。

    始终要有一帮从业者去推动一些事情的进步,也让租客更加地有尊严。

    观点地产新媒体:今年其实长租比较冷,您对于未来有怎样的看法?

    罗意:我一直就是乐观派,首先是如何做到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就是我们要回到第一性上来。

    首先,长租的需求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创业公司杜撰出来的。

    第二,企业的能力能不能去弥补供给和需求两端的差距,如果可以的话,那证明你的价值是存在的。

    第三,关于竞争的理解,如何在相同的领域里去把自己的效率做得更高,或者把客户体验做得更好,或者品牌流量的聚合能力更强,总要选择一个方面为主,然后在其他方面有所发展。

    租赁产业现在是国策,未来是积极的,阳光的。对于运营服务来说,需求是爆发式增长的。

    我们企业的能力也在增长,总体来讲我是坚定看好,因为我在这个行业有12年,我想我在这个行业可能还得干下一个12年。

    观点地产新媒体:如果让您给过去一年的乐乎打分,您打多少分?

    罗意:我要打80分。因为去年一年可能是我整个人生蜕变最大的一年,完全是一个做生意的小团队到大体系的逻辑,这个过程其实是非常痛苦的。

    我们以前的思维逻辑,多数都是以现在看未来,但是我们现在团队的逻辑是以未来看现在,站在未来看现在,也就是说会有一个中局思维,会有一个路径的分解和资源的匹配,现在在什么位置上,也就是哲学上讲的,你是谁,你要去到哪里。

    对于乐乎,我非常坚定的是要去做集中式公寓领域的、长租运营服务的第一大服务网络。

    我们的战略五年前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是说十年如一日去把客户理解得更清楚,把整个组织发展得更健康。

    撰文:陈玲 刘满桃    

    审校:武瑾莹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创新业务

    乐乎

    2019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