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演讲 | 胡伟俊:房地产远不到放松的阶段

观点地产网

2018-08-03 12:48

  • 第三个层次的宽松,就是需要像2012年下半年、2015年上半年,我们放松基建,放松房地产。但是从现在政策来看,我们远远看不到这一点。

    胡伟俊(麦格理集团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我是最后一个发言的,我希望可以快点结束。我是来自麦格理的胡伟俊,主要是看宏观的,所以我主要还是谈宏观的话题。

    我知道这两天大家宏观的话题也听了很多了,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我认为现在大家在看贸易战、去杠杆,在看最近宏观政策的转型上有什么认识的误区,我希望从这个角度来切入。

    我们知道现在贸易战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关于贸易战现在有三个最大的问题,一是要打多久,第二是影响有多大,第三是怎么应对。我认为现在我们观察贸易战一个最大的误区是,我们没有从美国的视角来看。

    什么叫美国的视角?我们知道美国是一个选举政治的国家,从中国的角度来说,大家对选举政治不是很熟悉的,所以大家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都没有从选举政治的角度出发。首先我们看美国要什么,如果从选举政治的角度来看其实很清楚,美国现在有两个很大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它的贫富差距,过去十几年不停地上升。

    第二个大的问题是它觉得中国对它的威胁越来越大,它作为全球老大的地位可能未来不保,这是它面对的最大的两个问题。

    从选举政治角度来说,作为美国的政治家,最重要的是怎么样提出一个想法可以同时达到这两个目的,如果达到这两个目的,大家就会选我,其实他们自己怎么想并不重要,他会从选举的角度考虑。

    对于打多久,也可以从选举政治来看,它不是要一直跟你打下去,现在跟中国有很多贸易争端,它的支持率上升,它就会继续打下去,如果打到一定程度,比如说股市跌了,或者经济不好了,或者说中期选举结束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就可能缓一缓。

    但是你再看得长远一点,它会打多久呢?因为美国这两个问题始终是存在的,它的贫富差距始终是在那里,中国始终是在崛起,所以就算现在不打,以后还会打,这就会变成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对于打多久,从选举政治的角度来看就会看得比较清楚。

    再一个就是我们怎么应对。我们怎么应对呢?我觉得也是有两个层面,一个是战役的层面,我觉得我们的做法是有理有节,我们不能说完全退让,但是我们也要有所节制。但是从战争的层面,我们也要从选举政治考虑,我们怎么样可以在美国有更多的盟友,有更多的人可以支持我们。

    在90年代末的时候,中美有好几次301争端,美国也在讨论是不是要给中国最惠国待遇,当时美国的实业对我们的支持是非常多的,包括三大汽车公司、通用电气都支持给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

    但是现在美国的实业是在衰落的,我们知道最近通用电气已经被从道琼斯踢出去了,美国另外两大比较重要的资本,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金融,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相信在这个贸易战的影响下,我们往前看两三年,我相信中国服务业的开放,特别是金融的开放会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第二个事情是去杠杆,我觉得这方面也有很多误解,大家对去杠杆最大的误解,就是看债务率,中国现在的债务率是GDP的250%,中国的债务很高,我们较去杠杆,我认为这不是主要的方面,如果要降债务率,可以做债转股,可以把债务率立刻降下来,这个意义并不是特别大。

    比方说1978年之前,中国既无内债又无外债,那时候杠杆率是0,但是那时候的经济比现在差很多。所以去杠杆最重要的是去什么呢?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去影响导致高杠杆的驱动力,这个驱动力就是刚性兑付,国企、地方政府很容易能借到钱,但是民营企业拿不到钱,所以去杠杆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我认为要打破这个结构性的问题,这是去杠杆最核心的方面。

    如果你有这个结构性的问题,比如说国有企业,地方政府拿到的钱越来越多,它的投资回报率越来越低,民营企业的投资回报率就算很高,但是它拿不到钱,也没法投资,长期来看中国的经济增长就会下降很快,这是去杠杆的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就是在服务业贸易开放的情况下,特别是金融开放的话,我们需要把这个背后的机制理顺,现在我们是封闭的,我们的资本不能自由流进、流出,我们的风险是不大的,如果我们的钱可以自由流进、流出,我们的风险是很大的,所以我们要在自由金融市场开放之前把这个问题理顺。

    从这两个角度来说,我也不觉得我们最近的政策会有一个特别大的转变,因为这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这其实也和人民币有关系,我们看到过去两三个月人民币贬值的速度非常快。为什么非常快?我觉得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干预。中国人民银行过去12个月都没有干预人民币,就慢慢的让市场决定它的汇率。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认为很大的一点也是看到了我们接下来在贸易战的环境下,未来两三年金融开放、服务业开放有一个很大的进展,如果你开放金融市场,你不可能有一个固定汇率,我们要慢慢让它变成浮动汇率,所以这也是我们最近看到人民币波动比较大的一个原因。

    最近的政策和这个也有关系,包括上周国务院的会议,包括这周的政治局的会议,大家都在讨论是不是要放水了,从我刚刚讨论下来,我其实非常同意邵宇博士的看法,我们不是在放水,是在补水。

    如果你看微信公众号,大家对政策的理解是很简单的,放水或者不放水,我认为这种看法是非常误导的,你要看中国过去10年的宽松政策,它其实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补水或者微调,今年上半年基建投资跌得非常快,M2已经跌到8%,比名义GDP跌得多得多,所以我们要稳住它,所以政治局的会议讲了6个稳,这是补水。

    到了第二个层次,我们2014年11月份的降息,这就是在第二个层次,如果你是从事金融市场投资的话,这时候是可以入市的,因为那时候到了第二个层次,我们知道这个宽松周期已经开始了,因为政府手上工具是很多的,他要想宽松就可以一直宽松下去,这个不行就再出下一个。

    我们现在还远远没有到这个层次。第三个层次的宽松,就是需要像2012年下半年、2015年上半年,我们放松基建,放松房地产。但是从现在政策来看,我们远远看不到这一点。我

    们现在还是属于第一层次的宽松,远远没到第二和第三层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放水不放水这个简单的两分法,不管大家是做投资还是看待中国经济,都是比较误导的。

    最后我想讲一下未来12个月的一个短期的风险和未来三五年一个比较长期的风险。我觉得一个短期的风险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贸易战,也不是其它方面,而是中国的三四线城市。

    我们看到过去两年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经历了一个非常大的上涨,从我看宏观的角度来说,我最近也去过很多三四线城市,我觉得这个上涨很多时候已经慢慢变成了自我实现,就是说它的价格在上涨,觉得我要进去买然后进去买之后,价格就进一步上涨,这到现在为止也还是可以的,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还可以,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今年上半年我们看到房地产住宅的新开工增速达到了15%,我们知道很多一二线城市新开工是很低的,很多三四线城市新开工已经到了20%,这是中国经济很重要的支撑。但是如果我刚刚说的价格上涨,大家去买,价格更加上涨,这个循环如果逆转的话,会对中国经济有一个明显的冲击。

    但是我觉得这也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因为我们都是在讲比较短的周期,现在中国经济已经到了13万亿美金的规模,相当于美国2006年的水平,中国名义GDP增速还有10%,这是非常强的,2006年到现在,美国从13万一开始,它的平均增速只有3%,所以我认为虽然我们短期内可能会有波折,我们的名义GDP增速会放缓,但是长远来说问题不大。

    我觉得更大的风险是中国因为内部的压力和外部的压力,它的开放进程放缓,这是更大的压力,所以我对最近去杠杆的看法,对人民币近期走势的看法,虽然我觉得短期内它有一些冲击,但是如果去杠杆可以让我们有一个更加顺的贬值。

    如果人民币贬值可以让人民币浮动,如果这些准备好,接下来有一个长期的开放的话,接下来的潜力是非常大的,包括房地产行业,中国还是有很大的城市化的进程,还是有很高的增长,所以我觉得接下来也是有非常大的潜力。

    撰文:胡伟俊

    审校:徐耀辉

    致信编辑 打印


  •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现场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