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演讲 | 樊纲:贸易战对房地产的影响比较小

观点地产网

2018-08-02 10:06

  • 1998年我们的住房改革,成就了这20年的发展。我们可以提高政府公租房的比重,但是千万不能再回到政府大包大揽,完全由政府提供住房的体制。

    樊纲(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非常感谢主办方邀请我再次参加博鳌房地产论坛,这么多年逼着我研究房地产问题,也是因为邀请我参加这个会,在这里跟大家学了很多东西,思考了很多关于房地产的问题。

    昨天晚上接受媒体采访,有一位记者问了一个问题,说2001年第一届博鳌房地产论坛的时候,你说中国做房地产的是最幸福的企业家,你现在还会不会说这句话?我说你们现在可能过得不如前几年滋润了,但是中央政府出一个政策,首先想到的是不让房价涨,说明这日子还挺好过的。

    建设雄安新区,先说不能炒房地产;海南建设自由港,也是先说不能炒房地产;刚出一个松动一点的货币财政政策,马上跟着一句话也是不能炒房地产,所以你们的日子应该还是挺好过的。

    昨天晚上还有一位年轻的记者提了一个问题,说房子的属性是居住,又说房子的属性是商品,它可以不是商品吗?政府提供的租赁房、公租房不也是住的吗,为什么不都由政府提供呢?也有另外一位记者提问说,现在的趋势是大家都在搞租赁房,在淡化商品房。我说首先得承认过去这些年有点忽视公租房、保护弱势群体的政策,现在需要矫正,但是房地产市场化的方向千万不能变。

    刚才有两位已经提到了,1998年我们的住房改革,成就了这20年的发展。我们可以提高政府公租房的比重,但是千万不能再回到政府大包大揽,完全由政府提供住房的体制。

    这个体制下,且不说我们等一辈子排队分房,你就想想房子的质量,这20年来我们的房子越盖越好,这不是在替大家说好话,中国这个现象还不突出,你们可以看看俄罗斯,他们过去盖的那些房子,苏联时代盖的房子一年比一年差,一年盖的比一年丑,我们已经走到现在,我们一定要坚持主要以市场化发展住房的方向。

    我们改革40年,住房改革20年,我们应该还是看到这20年改革的成就。现在年轻人不知道这些,他们又有买房的压力,觉得都由政府提供不都好了吗?所以很多思潮、很多观点,有人用意识形态来解释,其实有的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在经济矛盾的产生中,会有不同的看法,我们要重视这些问题,来更好地发展。

    今天给我出的题目是关于地产金融、货币政策,但是我一开始接到邀请的时候,我记忆中一直是让我讲讲贸易战,而且过去这些届我每次都讲点房地产问题,多数的观点我也都讲了,今天我还是讲讲宏观,讲讲大家关心的贸易战和中国经济下一阶段发展的问题,待会儿巴曙松博士还会讲货币政策、政治局会议的事,你们听他的,我就讲讲贸易战的话题。

    贸易战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还会继续打下去,特朗普又把2000亿提出来了,要收25%的税,以前说10%,现在提到25%了,更威胁的是对中国的5000亿都要加征关税。大家现在也都越来越认识到问题的本质不在于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的本质是关于科技进步、大国发展、市场公平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大家不要小看这些问题,中美的摩擦早晚会来,也许早来比晚来更好。中国的发展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国的发展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状态,我们也需要调整,我们也争取要把这件坏事变成好事,更好地发展我们自己。但是无论如何,大家对这个问题要有一个长期的思想准备,它一时半刻解决不了。

    有人提出来谈判,我们可以让一些,但是让什么都搞不清楚了,没什么可让的了,我们能做的都做了,而且我们现在的体制改革,包括对外资的开放也正在做,特斯拉已经在中国建厂,还有一个欧洲的化工厂也是百分之百外资在中国建厂,所以各方面的改革都在进行,但是你跟他谈这些方面的改变,他也不会理,他还有其它的考虑,今天我不多做国际政治的分析,但是它考虑的问题不是贸易的问题。

    但是无论如何还得讲讲贸易的问题是怎么来的,美国贸易赤字,中国的贸易顺差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本身就是不可解决的。美国为什么贸易逆差呢?有三大原因,第一,它的储蓄率太低。中国为什么贸易顺差呢?中国的储蓄率太高,这是一个宏观经济学的基本公式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储蓄率低一定是贸易逆差。

    第二,美元是国际货币,这就不可避免地会有贸易逆差,这是特里芬悖论,美国的精英们不一定不知道这件事,在座的各位钱包里可能还存在着一两块钱美元,这个钱怎么到你口袋里?一定是美国人印了票子,买了你的东西,他没卖给你东西,所以钱就留到了你的口袋里。大家用的美元越来越多,它就每年要有一些贸易赤字。它印美元占了多大的便宜,然后有点赤字它认为吃亏了。

    这两者是一般性的原因,一般性的原因就是它对所有国家都可能有赤字,因为所有国家都用美元,它的储蓄率低,都要买东西,但是确实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特别大。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还有一个特别大的因素,中国想要的东西它不卖。从贸易的角度,如果各国都发挥比较优势,贸易是可以平衡的,我们擅长做中低端的东西。

    就像以前有一个例子,我们做2000万件衬衫换它一架波音飞机,它做高科技产品,它的科技发达,它的比较优势是在于高科技,它就多卖高科技产品,这两个国家的贸易是可以平衡的。但是问题是它不卖中国高科技产品,军火就更别提了,天下哪国的武器最好?美国的武器最好,但是它不卖。结果我们是越来越多的东西自己会做了,我们想买的高科技产品他们不卖,这一定是有赤字的。美国和中国的赤字确实越来越大,谁看着这个表谁都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怎么能够平衡确实是需要思考的。

    中国的发展也对这个贸易赤字有贡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出口增长一直高于经济增长,中国的GDP只是美国的60%,但是中国现在是世界最大的出口国。经济上你不如它,但是你是出口第一大国。中国的储蓄率太高,甚至过高,我们从2000年以后就进入了40%的储蓄率,这在历史上是很少有的,日本、韩国这些国家都号称是亚洲的高储蓄国家,也只有一两年是超过40%的储蓄率,我们从2000年以后一直超过40%,中间还有一两年超过了50%,储蓄率越来越高,贸易顺差就越来越大。

    中国加入WTO以后,也享受了一些特殊待遇,这些特殊待遇现在都被视为不公平,现在国际上讨论的问题是,中国应该被当做穷国看还是当做富国看。用以前WTO秘书长拉米的话说,是应该把中国看成一个有很多富人的穷国,还是应该把中国看成有很多穷人的富国。你要是富国的话,就得遵守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律,如果是穷国的话,还给你一些待遇,中国以前承诺的是15年过渡,15年以后我们有很多还没改变,确实引起了很多的不满,不仅仅是美国,包括欧洲、日本都有共同的感觉,这是需要大家关注的。

    这次也给我们一个重大的提醒,中国必须进入新的阶段,一方面要进一步改革,另一方面我们要在科技上开始进入自主创新的阶段这是这次对我们的一个重要的推动,包括中兴事件,而且进一步看出,高新科技的东西必须有自己的发展。

    从我们的发展阶段来看,这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第一阶段一定是你什么都没有,你没知识,也没资本,就只有靠廉价劳动力。但是廉价劳动力这个因素是很短时期的,即使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也是很短时期,你不能长期依靠它。

    第二阶段,我们在过去20年,利用了一个很大的相对优势,不是低劳动成本的相对优势,而是后发优势,通过学习、模仿、引进、消化、吸收,我们减少了大量的研发成本,包括大量的试错成本,这也是一个企业重要的成本。

    什么是试错成本?除了技术,还包括商业模式的研发成本。以前的研发成本大家都知道风投投10个项目,9个失败,一个成功就可以了,那9个都属于试错成本,以前都不知道这个钱花哪儿去了,现在都知道了,堆积如山的自行车,就是这个创新的成本,这个创新是我们创新的,我们创新的成本就是我们自己付的,其它国家就不用付这个成本了。

    到了后半段,我们就发挥了这个优势,我们引进外资,外资带来的除了资本还有知识,资本到后来越来越不重要,真正的知识、管理特别重要。美国人把这都说成是偷它的技术,都说是强迫外资进来,我说这样就没法讲理了,即使中国有很多规定,但是外资来不来是他自己决定的,他是自主自愿选择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知识外溢,我们通过开放,他们的知识外溢到我们这里来,我们获得了重大的发展动力和发展的能力。

    这样一个长期学习、模仿的过程往往使我们忽视建立自己的创新的体系,包括忽视保护知识产权,忽视让知识产权成为研发者的激励机制,老想靠着政府补贴、政府自主搞点突破,军用的东西你还可以不计成本,但是现在都是民用技术,芯片是一年两年就要换一代的东西,这个东西必须要发明创造者有激励体制,才能不断有创新,我们往往都忽视了这些。

    所有的事都证明,我们必须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必须创造新的机制,使我们一方面进一步改革开放,我们继续要学习,不是说这个阶段以后就变了,它都是一个渐进的逐步替代的过程。我们最初是廉价劳动力,后来叠加上了后发优势,现在继续要发挥后发优势,我们继续要学习,继续要引进外资,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要逐步叠加上来我们的自主创新,这是出路的问题。

    现在大家比较关心贸易战的影响,最初的影响一定是不确定性,特朗普又特别的不确定,现在资本市场的变化,首先是不确定性带来的,真正的效果还没体现出来。

    贸易战一定是双输,大家都受影响。上次是1929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个法案,把平均关税提高到57%,它是针对所有国家的,所有国家也反制,结果导致全世界的贸易就像蜘蛛网一样不断缩小,从1929年到1933年,几年的时间从3000以降到了不到1000亿,对当时十年的大萧条做出了重要贡献,所以这一定是两败俱伤的事情,一定使世界市场缩小,这是毫无疑问的。

    特朗普说打贸易战很容易赢,他的算法是因为他从我们这儿进口的多,他给我们出口的少,所以我们对他惩罚的要少,他觉得他可以占便宜,但是现在已经看到了,特别是在全世界都是产业链的情况下,它很难相互之间能够划清谁是谁的损失,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另外我们也要看到,贸易战也许有一些影响,也许对我们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有好处。首先是对改革开放的推动,第二是上一次贸易战美国的出口也下降了30%,它也有损失,这次它也知道会有损失,但是美国仍然要做,它仍然觉得赚了,是因为它外贸出口少了,但是国内的产业发展了,它通过保护国内的产业获得了很大的发展,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的国内市场大,美国毕竟是一个大国,人口也多,它的经济的潜力、市场的潜力比较大。

    另外,它当时已经有了比较全的产业的分类,各种产业的体系已经建立起来。这和现在不一样,现在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现在要比较起来当时的美国,我们有点像当年的美国。我们的人口规模更大,市场潜力更大,消费的增长刚刚开始,我们的国内市场足以支撑我们的经济增长。

    另外我们的工业门类现在也是世界上最全的,我们在那个门类中可能处于中低端,但是我们的门类很齐,我们自己可以发展。再有一点,美国认为占便宜了,但是我们反过来发展内需,发展我们的产业,我们还是有回旋余地。

    还有一点,现在都是产业链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个iphone卖500美元,只有8.7元是中国人贡献的,其它的要么是美国人,要么是日本人的,要么是韩国的,甚至是马来西亚的。所以它惩罚往往惩罚了自己的一些企业的投放,这个贸易战打起来就很复杂,效果也很复杂。所以从我们的应对来讲,这是一个优势,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会有一个同盟。

    再说到金融风险,现在有人说贸易战可能会捅破全世界的金融泡沫。我说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欧美的股市也许会有一个调整。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恰恰中国有一个优势,中国的股市本来就不怎么样。中国的股市PE值很低,再跌也跌不了多少,美国的股市PE值现在是很高的,它要泡沫破灭,它的影响更大,反倒我们现在的影响比较小。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也不必过于担心。

    对房地产的影响,后面还有嘉宾会说,房地产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它是不动产,它没法出口运出去,所以在一定情况下它受到的影响比较小。

    再说说对策,美国对我们500亿加税,我们也对500亿加税,它现在对我们2000亿加税,他们对我们的出口总共只有1300亿,我们没得加了。所以有人出招,让我们抛美债,这就是打金融战了,你开辟了一个新战场,你敢玩吗?人民币要大贬,是亏了还是赚了,你有把握吗?

    还有人说我们制裁美国公司,美国公司在中国,就是中国GDP的一部分,就是中国公司,特朗普巴不得你去骚扰这些美国公司,把他们赶回美国,你还去骚扰美国公司?你巴不得现在更多的美国公司到中国来,更多的同盟军可以跟你在美国国内政治上起到一定的作用。

    我觉得我们要在贸易领域想办法,你不是对我2000亿吗?我算一下你给我一共征了多少税,我把这个税摊到剩下的700亿里,我对你的进口商品少,但是我的税率可以高。我还可以做点高姿态,我本来应该征70%,我现在只征你40%,表示还可以让一点。我们不去趟别的混水,这样就占领了道德高地,这不是你要发动战争,是他在发动战争。

    最根本的还是我们做好分内的事情,自己不改革、不开放、不创新就没有出路,你自己做好了,你继续发展,才是真正的发展,具体要做什么就不多说了。

    全球化也不会停止,我们也不会停留在这儿,我们还是相信世界市场仍然是开放的,我们自己把事情做好,可以在国际上取得我们进一步发展的一席之地。

    撰文:樊纲

    审校:徐耀辉

    致信编辑 打印


  •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现场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