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方雄点金

来源: [观点地产网]      时间: 2009-09-15 11:21

中国每年新增的城镇居民1500万到2500万,相当于中国每年都要建一个纽约、伦敦、东京这样的城市,从西方国家的角度来看,这个市场存在非常非常巨大的空间。

  很难想象,百余年前,中国的商人还是在“士农工商”中敬陪末座。

  但今日,诸如杨国强、张茵等人,却赢得了世人艳羡的目光,商业社会中,财富的力量也许是最为炫目的,因而首富们会成为一个社会的符号。而这些社会符号的制造者如龚方雄、蔡洪平同样成为财富社会所关注的对象。

  也许龚方雄和蔡洪平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他们是社会符号的制造者,他们同样是财富的点评者和分配者,他们将通过投行聚集而来的各种社会资金在社会中分配、投资,其中的一部分聚集在那些“首富”的荣耀下。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的言论往往决定着资金的走向,于是在许多人眼中,他们便成了财富的点金者。

  在2009年博鳌房地产论坛上,龚方雄身边总是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开发商,他们有关心未来股市走向的,而对上市的咨询更是从香港一直问到了美国的情况。龚方雄亦乐此不疲的为他们点金。

  点金成名

  2008年8月19日,其时身为摩根大通大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的龚方雄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决策层正在审慎考虑一项总金额约为2000亿-4000亿元的经济刺激方案。龚方雄透露的这份报告包括减税、稳定国内资本市场和支持国内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等一系列措施。“龚版”经济刺激方案的公布,在国内资本市场引起强烈反响。

  这是2008年中国最为著名的一次“点金”。在龚方雄发布报告后的第二天,8月20日,沪深股市均大幅上涨7%以上。而接下来,从2008年9月之后,央行开始一系列货币政策的放松,其中包括4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5次降息。

  2008年11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十项措施,计划投资4万亿元的财政刺激计划。该计划以10倍的规模应验了龚方雄当初的预测。

  后来龚方雄曾对此解释。“我们早就跟我们的机构投资者讲过这个观点,有很多数据图表做支持,而发给媒体的报告只是单独把结论提了出来。”龚方雄表示,在给机构投资者的完整报告里,该预测依据的逻辑推理概括起来是:研究团队从去年1、2月份就开始做报告,跟踪金融风暴的进展,分析政府的应对措施。同时,根据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的经验,当时中国的财政赤字从1997年的1%左右提高到1998年的2.5%左右,上升了1.5个百分点。推测政府应对本次金融危机所定的财政赤字绝对不会亚于亚洲金融风暴。因此,得出结论,赤字至少占GDP的1.5%左右,即2000亿-4000亿这个区间。

  从此,“神算子”的名号落在其头上,而每次在公开场合露面,预测中国经济政策和股市、楼市的发展变化似乎已经成为了龚方雄的保留节目。

  龚方雄2004年6月加盟摩根大通,最初对摩根大通立下的军令状是:其在三年之内做到《机构投资者》中国区最佳研究团队的前三名。相对的,摩根大通专门为龚方雄提供一个心中理想的平台,包含资本市场、外汇市场、债券市场,这也是华尔街第一个把宏观战略和微观战略结合在一起的平台。

  令摩根大通也没想到的是,龚方雄在2006年就拿下了中国最佳研究团队,从2006年到2009年实现“四连冠”。龚方雄本人则连续数年被数个知名杂志评为中国最佳分析师和策略师。

  对于大多数人这是一个相对小众的评比,只有金融圈的人才知道这个被喻为“金融界的奥斯卡”的奖项的分量。而对大多数老百姓而言,知道龚方雄还是在去年8月的那一次“点金”。

  经济学人

  1982年龚方雄考入北大时,还不知道将来想干什么,当时以为上大学能学到学问的惟一就是数理化,于是龚方雄选择了其中最尖端的核物理专业。但在北大期间,龚方雄热衷于去听各种各样的讲座,却将自己专业的物理课堂置之一边。也许枯燥的核物理原本就非龚方雄最终的所求,而改革开放之后,西方经济学给龚方雄以极大的冲击。当时正值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厉以宁是第一个在北大研究西方经济学的教授,龚去听了很多他的讲座,对西方经济学越来越有兴趣,特别是“效益最大化”理论。

  在渐渐对西方经济学产生了兴趣之后,龚方雄决定转学经济。1985年,恰逢厉以宁希望招一些理科出身的学生入门学经济学。于是,龚方雄成为厉以宁的学生,在北大管理科学中心攻读研究生,主修读运筹学和经济学。

  在今天中国金融界,北大恰如黄埔军校。如央行副行长易纲、前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屠光绍、上交所总经理张育军等,均出身北大,而现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李克强也是北大经济学博士。此外,龚方雄的导师厉以宁是中央所倚重的经济智囊,许多弟子均身处中国经济的显赫位置。

  作为成为中国最早的“经济学人”,龚方雄没有走上从政的道路,相反,加入国际投行,进行宏观经济研究,成为龚方雄的选择。这使得龚方雄在中国经济强烈呼唤点金者的过程中,脱颖而出。今年8月,龚方雄从研究者转身投行,用它自己的话来说,经济学人的身份,以及多年的投行研究经历,国际投资机构的认可,是其能够准确把握资金来源的重要原因。

  在2008年,那一次著名的点金之后,龚方雄一直对中国经济“唱多”,虽然可能有部分必然的原因在里面,但以这副对未来信心十足,无比乐观的架势去面对客户,也容易感染别人。让这些把钱拽在手上的人也对中国经济有信心,才会把钱投出来。

  以下为观点地产新媒体对龚方雄先生的采访实录:

龚方雄

  观点地产新媒体:7月底,您从一个做研究的分析师转身到投行里去,这种职务的转变您个人觉得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龚方雄:我的职务转变媒体做了很多报道,我现在还不准备做太多媒体报道信息以外的评论,毕竟刚刚走马上任,很多事情要处理。

  其实我个人觉得这种转变不管是对我本人还是摩根大通都是非常好的。我的转向就个人来讲,从为国际投资者服务转向为中国企业直接服务。虽然过去为国际投资者服务也是为中国企业在资本市场闯荡做服务,但这种服务比较间接。现在的角色是直接为中国企业在市场上融资,帮助中国企业成长壮大。我希望能帮中国企业走出去拓展国际空间,不管在国内资本市场也好,国际资本市场也好,都能通过资产运作来为整个企业长期的发展战略实施做出一些贡献,一些有价值的贡献。

  观点地产新媒体:像您这样从分析师转向投行的职业变化其实我们看到了好几例,是因为分析师在这种角色转换中有什么样的优势吗?

  龚方雄:做投行的人,各种各样的背景都有。相对来讲,从我原来的角色转换到现在的角色,优势就在于我们的市场认可度很高。

  大家知道,我是过去连续四年被机构投资者评为中国最佳分析师,最佳的策略师和最佳的团队。在过去四年连续拿第一是不容易的,国际机构投资者的评比被称为金融界的奥斯卡奖,应该说拿了四年这个奖是有它特殊的意义。四年熊市连续拿奖,或者四年牛市连续拿奖,这个可能没有比我们过去四年这种大起大落的市场拿奖意义大。过去四年不是一贯看好或者一贯看淡的情况下投资者给你认可。在市场大涨大落的情况下我们能连续拿第一,说明什么呢?我们在大牛市的时候帮投资者多赚了钱,在大熊市的时候帮投资者少亏了钱。只有在牛市时候帮他多赚钱,熊市的时候帮他少亏钱,他才会投你一票,这样的话我本人就有一定的市场地位和认可度。从这个角度切换到为公司企业服务,比如帮助一些中国公司、上市公司拓展一些业务,需要融资,钱是谁掏?一般都是机构投资者。从这个角色转换,就可以把我自己作为中国公司和国际资本、机构投资者进行沟通的一个有效的桥梁。而且我在机构投资者当中的市场地位已经建立,那么这个就是能够帮助更好地为中国公司进行服务。

  观点地产新媒体:所以实际上很多人认为您这次职务的调整,人脉资源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龚方雄:人脉资源这个事情看你怎么定义,对人脉资源,还是不要有太多的炒作和评论。我觉得关键还是要实实在在的做事情,要有这种服务意识,要从中国公司本身的利益出发,为他们考虑。我认为我最大的优势就是机构投资者、资本市场的认可度,这为中国公司走向资本市场,为中国公司和国际机构投资者之间的沟通达成一个桥梁,这样能够帮助中国公司更容易地融到资本。

  观点地产新媒体:您现在会有一些新的目标规划吗?

  龚方雄:目标规划就是要做好本身的工作,要有很强的领导力。现在的想法就是全力以赴应对新的挑战,打造一片新的天地。

  观点地产新媒体:龚总在今年8月3日对股市高点的预测是3600点,8月9日的发言是3800点,一个礼拜你的预测涨了两百点?

  龚方雄:很多是媒体炒作的,我每次跟媒体讲点位的时候,我一般都说熊市不彻底,牛市不彻底,不愿意给出点位估计,最多是给出一个区间,最准确地讲法应该是在六月的时候谈指数超过三千点的问题。从超过三千点的那一刻算起,在未来六到十二个月,应该有至少20%的上升空间,这是我的原话。很多媒体说我认为是3688点,这是我跟成都媒体吃饭的时候,他们问我点位,我就让各位媒体猜,他们给出自己的点位,我自己就开了一个玩笑,说这个玩笑不能上报,不能登的,如果真的要我给的话,我就开玩笑祝大家发财,3688,但是这是一个玩笑话。

  观点地产新媒体:8月统计局的数据显示银根有收紧的现象,您会担心下半年会有银根的紧缩吗?

  龚方雄:其实市场早就预测到下半年的贷款增速会比上半年慢很多。一般经验来讲,下半年的新增贷款是上半年的一半,过去的经验都是这样,所以上半年已经出现七万多亿,下半年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规模。如果说这个成为市场调整的借口,那它只是一个借口,说明市场本身需要调整,需要整顿。新增贷款回到三千多亿,在历史上看是正常的区位,如果一直能维持三四千亿的贷款的话,说明贷款回到了正常的增长范围之内,未来不需要太多的银根紧缩,不需要太多的政策调整,贷款增速会自然降下来,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发展。

  但是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讲,调整也是需要理由的,需要借势调整,新增贷款从七月份三千多亿对比六月份一万五千亿,下来了很多,这就成为市场调整的一个借口。对我们来讲,市场本身前期是过大,出现盘整是很正常的。我一直讲,如果按照明年的市盈率来计算,中国的市场并不会在三千点以上。看明年市场的估值的话要到年底再看,现在年中的时候就看明年的盈利,有点早,表示市场提前消化了未来盈利增长的利好消息。所以这个程度上讲,花一点时间在区间上进行整顿,消化一下,然后估值随着盈利的增长也会调上去,这样的话反而有利于市场未来进一步升值。

  我觉得市场最近的技术上的整顿,一是非常有必要,二是非常非常健康,市场应该过一段时间之后再继续上升,这样才会健康。

  观点地产新媒体:你估计调整幅度是怎么样的?

  龚方雄:大概三千点至三千五百点进行整顿,跌破三千点的机会不大,即使跌破也是短暂性的跌破。

  观点地产新媒体:房地产股方面呢?

  龚方雄:房地产股是领先市场上涨,也是领先市场调整。那么大家知道,你看这两天是在调整的时候,房地产不但没有跌,反而涨,这就说明房地产股事先已经调整到位,是先做调整,其他股票才跟着做调整。而且市场如果真的出现调整是一个很健康的现象,表示我们的国家不需要通过货币政策的紧缩来让市场进行调整,市场有一个内在的机制在调整。这样的话,如果宏观政策不发生太多的变化,而且市场调整也不需要发生太多变化的情况下,房地产股我觉得可能会领先市场完成这个调整,然后进入下一轮。

  观点地产新媒体:但这段时间通过和很多开发商接触,发现他们对于未来的市场,包括下半年的情况还是很不确定,比如现在我们看到很多楼盘虽然销售得很好,但是并没有特别大的加速开工,扩大开工量的现象。那么您怎么看待未来房地产市场的变化?

  龚方雄:我觉得对房地产开发商来讲,最重要的是盈利效益,盈利包括很多,拿地的成本、建筑的成本、资金周转的速度,包括施工的进程和质量。房地产开发商的盈利不一定靠房价上涨来支撑,即使房价不涨,只要销量存在就可以,但是如果房价过快上涨,反而抑制了成交量,对房地产开发商的业绩并不一定是好事情。所以说我们觉得要保证市场的健康就要保证不管是刚性需求也好,二次购房也好,要满足各种需求。那么这个价位要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供求关系得到充分反映的情况下,只要房地产有成交量,房地产商的业绩就会好,我们不一定要追求高房价。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国家房价上升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这是由于地价不断上升,城市化过程,土地会越来越值钱,加上国家综合国力的增强,民众财富的积累,而且土地本来就是一个稀缺性的资源。在土地价格下不来,而且上升趋势很明显的情况下,房价上升的态势从长远来讲应该是明确的,但是要避免出现泡沫,上涨的过程反映经济的基本层面,在这个大的背景下,怎么来做大。

  观点地产新媒体:那您觉得现在房地产行业有泡沫的存在吗?

  龚方雄:现在应该说没有什么泡沫,但是要防止未来可能出现泡沫。因为现在的房价即使好的地区、好的楼盘也不过是回到了07年的高价,等于两年房价没涨。但是国家两年的经济增长还是非常强的,收入水平还是继续上涨,城市化程度没有停顿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中国的房价,目前来讲房地产市场还没有泡沫。

  观点地产新媒体:您提到只要房地产开发商有成交就会有盈利,但是现在很多城市楼盘的库存量已经不大,开发商也没有增加开工,也就是说未来的成交量很难保证,甚至可能会萎缩下降,那么开发商的盈利要怎么保证?

  龚方雄:成交量肯定有。前一段时间,中国房地产市场火爆起来就是因为成交量比去年的低谷放大了四倍五倍,随着新房销售速度的加快,去库存化速度的加快,现有房源由于过去开发商没有投入太多新的资金来开发新的房地产的货源,那么未来的增量可能会有所下降。由于库存消化速度很快的情况下,新房的成交量会下降一点,开发商货源不多了,新增货源要到2011年。这种情况下,大家发现房地产成交量不反映在新楼市,而反映在二手楼市,所以从整体来讲一手楼市向二手楼市转换,很多人实现一次性住房不一定是买新楼,是买二手楼,这种现象本身是健康的。

  观点地产新媒体:现在外资对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怎么看?还有兴趣进入吗?

  龚方雄:外资对中国房地产市场是一直很强的,反映了外资对中国房地产看好的长期趋势性,这个趋势性导致中国城市化的进程还在初期阶段,还有漫长的一段路要走。中国每年新增的城镇居民1500万到2500万,相当于中国每年都要建一个纽约、伦敦、东京这样的城市,从西方国家的角度来看,这个市场存在非常非常巨大的空间。这个时间也会非常非常漫长,这是城市化进程的趋势。再就是随着城市化、工业化进程的加快,我们耕地的资源会越来越少,这也会促使土地价格的上升。从这几个趋势来看,国际投资者愿意持有跟人民币相关的资产,房地产就是人民币资产的最好的体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也好,房地产开发商也好,他们的股票只要公司业绩能够长期保持平稳较快的成长,这个板块一直是受到国际投资者的青睐。

  观点地产新媒体:但是写字楼的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龚方雄:写字楼受影响会比住宅要快一点,尤其是沿海地区的写字楼,受到金融风暴的影响很大,因为写字楼尤其是高端写字楼以前都是跨国公司、跨国企业、跟物业相关的公司,而且跟国际贸易相关的一些公司。现在大家知道,有20%的同比速度在下降,从这个角度来讲,商用楼的表现比居住楼要差,这种现象是跟现有的经济成长的结构和全球经济的现状密切相关的。

  观点地产新媒体:以广州为例,我们看见的已经成交的写字楼基本都是国有企业。是不是说明外资对中国商业信心的恢复还是跟贸易这一块关联比较紧密?

  龚方雄:对,跟国际经济和国际资本和公司进入中国的速度是相关的。就是说,贸易和整体的服务业,这个可能要等待一段时间。全球经济虽然现在有个周期性的复苏,但是远景还是非常不确定的。

  观点地产新媒体:有一些对中国经济未来几个月预期的问题,希望能到您的回答。未来六个月中国经济面临的风险,您觉得最主要的会是什么?

  龚方雄:未来六个月面临的主要风险就是政策调控力度把握不当,或者是调整过快,或者是微调不够。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政策要做出适当的调整,但是调整也不能超前,调整也不能过度,要充分地反应现状,但是对未来要有一定预期。

  观点地产新媒体:提高消费率的途径,您认为什么是最有效的?

  龚方雄:加快社会保障体系,尤其是医疗医保体系的建设和改革。

  观点地产新媒体:对于第三季度存贷款利率的预测您认为是什么样的变化?

  龚方雄:不会有变化。

  观点地产新媒体:存款准备金呢?

  龚方雄:都不会有变化。我们觉得今年货币政策出现调整的可能性很小,利率、存款准备金出现调整的可能性不大。

  观点地产新媒体:您觉得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是什么?

  龚方雄:内需。

  观点地产新媒体:有一些认为是新能源。

  龚方雄:新能源要成为拉动内需和经济上涨的火车头还为时尚远。

  观点地产新媒体:您认为当前投资增长的状况是比较理想的吗?

  龚方雄:投资增长差不多维持30%左右就可以了,不需要太高,太高了反而不健康。

  观点地产新媒体:您认为目前民间投资的状况怎样?未来呢?

  龚方雄:民间投资未来会加速增长,明年的经济形势会有所不同,今年下半年的经济形势和上半年有所不同,上半年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主要驱动力还是国有。那么今年下半年到明年,经济在复苏方面的主要驱动力是民间投资,尤其是房地产开发投资的恢复、成长。

  观点地产新媒体:最后是您对于美元汇率的预测?龚方雄:美元汇率可能短期继续在这个区间里进行交易,美金还不到一个结构性走落的时点,比如说兑欧元是1.35,1.45,1.50这个区间,随着美国经济复苏,美金短期不排除继续走强的可能性。

撰文:武瑾莹审校:0

请发言时务必尊重网上道德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以下评论内容不代表观点地产网立场